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权谋第一千三百八十章/p

    季子强认真的思考了一番虽然鹅与鸭的叫声大体相似,但鹅的厉声喝斥有别于鸭的小心翼翼。|小说排行榜m|鸡和鸭惧怕人,当人走近时一定让步逃走。鹅胆子大,步调从容,见了陌生人还会咬,可以看家。鸭子步子急促,有局促不安之相。鹅看上去要傲得多,显得庄重而大气。可见众生百态连同女人的脸,光看表面是不行的,要透过现象看本质。/p

    季子强当下茅塞顿开,很有成就感,对江可蕊说“其实分辨它们就简单的很。抓来扔锅里煮了,肉硬的是鹅,軟的就是鸭。或直接问它“出不出台?”出台的就是鸭子,冲上来打架的就是鹅。”/p

    江可蕊嘻嘻的笑了起来,一下笑的茬了气,好半天都肚子疼。/p

    但回到家里之后的季子强并没有因为院子里的开心而忘记自己面临的危机,晚上季子强很难入眠,现在他越来越觉得自己瞌睡少了,江可蕊也能体会到到季子强的心情,她也没有很快地入睡,就靠在床头上,依偎在季子强的身上看电视,似乎看的入迷,但她不时的如无其事的看一眼季子强,心里也在为季子强担忧。/p

    后来她决定今天施展一下自己的魅力,让季子强好好的睡上一觉,因为季子强经常都把和江可蕊的床事说成是安眠药,不管再多的烦恼,在怎么失眠,只要使劲的闹那么一场,最后一定会安然入睡。/p

    江可蕊就说“算了,都是些烂片子,不看了。”/p

    说着朝前挪了挪身子,用遥控器关掉了电视,而后一条腿盘起,一腿妖艳的伸开,简直是撩人的姿势,这很快就吸引了季子强的注意,看的季子强有些意乱情迷,季子强就动手了。。。。。。此处省略十万八千字,你们想,使劲的自己想。/p

    季子强离开了新屏市,到党校报道了,党校还是那个党校,味道还是那个味道,上午的开学典礼依然按照惯例由省委党校常务副校长主持、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作动员讲话,省委常委副书记季涵兴最后作重要讲话,借腹生子今天从表面来看,是精神抖擞,容光焕发,他勉励参加本次干部培训班的学员扪端正态度认真学习,努力提高自身素质和修养,从站在更高高度来看待此次培训,为日后回到各自岗位上更好的开展工作打好基础。<>/p

    在他讲话的时候,他的眼光也有几次和季子强的眼光相撞,因为作为正厅的季子强,在这里面应该是很引人注目的,这不仅是他的级别高,也不仅是他年轻帅气,更重要的是他已经成为了北江省政坛的一个神话,很多关于他的事情,在这些同为校友的副厅领导眼中,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和耐人寻味。/p

    谁都知道,他是这次王封蕴和季副书记对阵的中心点,刚开始,他大获全胜,但眼看着就要击溃季副书记的时候,却风云突变,另一把钢刀砍向了王封蕴,让季副书记从危局中挣脱出来。/p

    大家也都关注着这场北江省最高层的大博弈,谁都想知道北江省的未来回事一种什么结构,作为这场博弈的交单人物季子强,当然是备受大家重视。/p

    不过季子强从自己和季副书记的几次眼光对峙中,却还是发现了掩饰在季副书记那轻松自如背后的一种焦虑,这种神情很微妙,除非特别细心,或者身在剧中的人才能感受,而季子强恰巧就是这样的一个人。/p

    季子强心中莫名其妙的有了高兴起来,原来季副书记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淡定和纵容,或许就算今天,他也依然没有决胜的把握,他不过是要摆出一副姿态来,以喝止其他人站出来对他進行挑衅。/p

    这是一场心理站,不错,应该是这样,季子强想到这里,心情好了许多。<>/p

    比起大学里的课堂来,党校学习生涯显得宽松而富有人性化,尤其是像这种厅级干部培训班,谁都知道这一个月其实也就是来开拓一下视野,让这些干部适应一下不同高度和角度上看待事情问题的差异性,了解一下国内外形势,感受一下国家高层关注焦点,以便回去之后能够有机的将本职工作和中心工作结合起来,这大概也就是这个所谓厅级干部培训班的目的了。/p

    由于有一个月学习时间,所以这一次党校培训时间安排上就显得较为宽裕,上午四节课倒是排得满满的,但是下午有时候是自习,有时候则是自由讨论,对学员们也就没有太多要求。/p

    北江大学国际关系专业的两名教授,分别以《中美关系二十年》和《中国对外关系和对外政策》为题,讲述中国改革开放几十年来的国家外交关系发展情况,两个教授旁征博,引口若悬河,加上诙谐幽默的比喻和形容,再不时混杂一些民间野史事例在其中赢得了三十多名学员的一致好评,党校第一周课程就获得了学员们的青睐,让上课上座率几乎创造了历史新高。/p

    季子强一進入课堂就将手机开到震动,一般电话他都不接,而是等到下课之后再根据情况予以回电,第一天因为上课没有及时回电话,惹得新屏市方面不少人心生疑窒,一度以为季子强已经被省纪委雙规,失去了自由,后来还是季子强回过去电话之后,大家才算消除了疑心。/p

    电话不怎么接也的确容易引发不必要的误会,虽然其他学员都是来自外地市,或者就是省直机关职能部门的副职,唯独新屏市季子强是厅级正职,而且目前还是双跨印的人,更重要的是这个党校的校长还是季副书记,这也就难免让人怀疑季子强究竟还能不能读完这个培训班。/p

    季子强能够感受到不少人怪异的目光和眼神,季子强能做的也就是视若无睹,该干啥就干啥,一个星期下来也没见有啥动静,一个班的学员们也就渐渐适应了这份生活。<>/p

    省委党校这一次对于这批厅级干部的食宿条件都安排得相当好,也许是邻近年底的缘故,在省委党校里培训進修的其他班级也都大多已经结束,季子强他们这个厅级干部培训班在党校里也就显得格外清静。/p

    晚上有几个外市的副市长说请季子强他们出去坐坐,季子强摇摇头拒绝了,他抱着一堆书籍慢吞吞往宿舍走。/p

    一个同学就开玩笑的说“华书记,得了,别做出一副你要奋发向上的味道,党校这一个月出来,你还打算考个研究生出来咋的?”/p

    季子强笑笑说“今天晚上我有朋友过来,所以不好意思啊。”/p

    季子强说的是实话,今天接到了二公子的电话,他是专程从新屏市赶回来看望自己的。/p

    几个同学有说了几句,看季子强像是真的有事,也都算了。/p

    到了快吃晚饭的时候,二公子果然是很嚣张的开车他的奔驰到了党校,这里的人没有几个认识二公子的,但见他这番打扮,都认为肯定是个老板,只是大家对季子强也多了一份感慨,这季子强都什么时候了,也不注意一点影响,还在这里和生意人光明正大的来往,太嚣张了一点。/p

    其实季子强也不想发生这样的情况,可是有什么办法,二公子要来,谁阻挡的了,不过没等二公子上楼,季子强就拉着他,上车说“走走,出去找个地方我请你吃饭。”/p

    二公子有点不可思议的说“我靠,要你季子强主动请客,这真少有啊,成,今天我要好好的宰你一刀。0”/p

    季子强主要是不想让他在这里扎眼,等车开了之后,季子强才说“先说好,我今天兜里就2千元钱,你自己看着办,超支了你补啊。”/p

    二公子那个气啊,说“你的卡呢,你出来不带卡吗?”/p

    季子强摇摇头,说“我从来都不喜欢刷卡的,感觉那不实在,没有用现钱方便。”/p

    二公子就摇着头在车上给季子强上了一课,什么现在是一个互联网时代啊,要有超前的意识啊,他还从网易的免费电子邮箱到联众的棋牌游戏,从个人网页玩主们到黑客当道等等,季子强发觉这个二公子的激情被彻底燃烧起来。/p

    二公子还告诉季子强,自己想要弄一个网络公司。/p

    季子强的耐心和认真倾听,让二公子很是把自己所了解的一切展示给了自己,不过二公子很快就意识到,比起自己的激情四射来,季子强的冷静睿智也许才是成功的真谛。/p

    “啸岭,我也听你讲了这么多,也感觉你想要到那个行业去试下水,那你告诉我,你是想要在这个所谓的网络世界上成为一个一时风光无二的名人呢,还是真的想要在这世界里成为一个成功者?”/p

    季子强这一句话就把二公子给问傻了,他有些不明白季子强话语中的意思。/p

    “季子强,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二公子讷讷道。/p

    手机版上线了!阅读更方便!手机阅读请登陆/p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