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工人不会耽误生产,这涉及到他们的工资,现在,工人收入大幅度提升,因为新老板在全国各地具有广大的生意合作资源,所以氮肥供不应求,每天都有外销的车皮在运输,所以,工人的干劲很高。

    第一次改制大会失败,赵猛急的吃不下饭,眼看着时间要到了,不能完成氮肥厂的改制工作,将直接影响下一步新公司的招工事宜,他也总算是明白了其中的奥妙,改制工作涉及到区财政的支出,工人進入社会养老保险体系以后,区财政要出钱,保证退休人员的收入,工人上缴的养老保险费用,根本不足以支付其工资,或者说是生活费、保险费按照政策,国家将适当补助一部分,大部分的缺口,还是区财政承担氮肥厂的情况好很多,氮肥厂评估后,核算买断工龄的价格,由氮肥厂向银行贷款支付,新公司承担,贷款也不多,不过职工买断以后,参加公司组织的培训,培训合格以后,与公司签订用工合同,正式上岗,其收入的一部分,用来购买养老保险,公司承担一部分养老保险费用。

    但现在这个方式行不通,赵猛只能愁眉苦脸向季子强汇报了第一次改制动员大会的情况,季子强听了以后,安慰了赵猛,告诉他,组织第二次的大会,他要亲自参加。

    第二次改制动员大会在氮肥厂的礼堂举行,季子强坐在主席台的正中,不少工人见到了年轻的市委书记,窃窃私语,他们很佩服这位市委书记,转眼间,就让新屏市的境况大为改变,几个大工程项目听说都是他办成的,这很不简单啊。

    看来老百姓眼里也是能分清好坏的。

    或许也是基于这个原因吧,今天的会议的秩序很好,南区的秦书记主持会议,市里的两个专家再次解释了改制的具体政策,赵猛宣布了改制的初步方案,此刻,工人很安静,他们明白,今天市委书记参加会议了,肯定有话说,看看这位年轻的市委书记会说些什么

    主席台上,赵猛是脸色严肃,秦书记面无表情,

    话筒到了季子强面前的时候,礼堂里异常安静,接近600人,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同志们,今天是氮肥厂召开第二次改制大会,第一次的大会,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成功,市委能够理解,关系到任何人的切身利益,都会出现波动,我们都是吃五谷杂粮长大的,从事着不同的工作,我们的最终目的,是挣钱养家,能够养活家人,能够过上好日子,才会考虑到为社会做出贡献。<>。。。。为什么会改制,原因我不说了,大家都知道,改革,必然会付出代价,。。。。可是,我们能够怎么样,阻止改革吗,示威遊行吗,肯定是行不通的,改革的洪流,谁都不能阻挡,螳臂挡车的结果,谁都明白”

    季子强说到这里,下面的工人中间,有些人眼里已经有了泪花,整个礼堂加安静了,季子强接着说:“这次的合作,具体情况,大家都知道,应该说,在谈判的过程中,对方是做出了巨大的让步,就是吸纳我们氮肥厂的所有工人,区委、区政府在谈判的过程中,始终牢记氮肥厂兄弟姐妹的利益,没有忘记大家,李总经理是参加了谈判的,知道其中的情况,李总,我没有说假话。”

    李总用力点头,季子强端起面前的玻璃杯,大口喝了一杯水,水是刚刚续的,有些烫,季子强被烫到了,滑稽的表情缓解了紧张的气氛:“说到最后,还是那句话,想不通要改,想得通好,公司明年过段时间开始正式招工,我们氮肥厂的同志们想通了,迅完成了改制,那么,我可以请求公司,提前招聘在座的各位,早日参加培训,早日上岗,早日拿高工资,你们很多人是干部家属、干部子女,我相信你们的觉悟,当然,丑话说在前面,如果有硬是想不通的,抵制改制的,我的意见是,暂时不上岗,我的话说完了,算是讲话,也算是对大家的要求。”

    季子强说完,端起面前的杯子,又想起了什么,摸了摸水温,摇摇头,将杯子放下了,这个动作,引得哄堂大笑,热烈的掌声随即响起来。

    季子强的讲话,对氮肥厂的改制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随后召开的南区领导会议上,季子强要求家属子女在氮肥厂的区直机关干部职工,要做好工作,维护改制的决定。<>

    随着一项项工作的落实,南区秦书记和赵猛的面容改变了,市委书记亲自主持氮肥厂的改制工作,这种情况是很少见的,效果也的确显著,他们都很感慨的说:工人还是很买华书记的帐啊。

    在接下来的短短10天时间,南区就完成了氮肥厂的改制的工作。

    这让季子强当然就有了一点沾沾自喜的感觉了,在他的感觉中,似乎一切都是这样的美好,自己也可以在耐心的等等,也就能名正言顺的成为新屏市的市委书记了,但北江省官场的一场暗流涌动,却在所有人都没有警觉的情况下突如其来的冲击过来。

    首先被冲击到的就是省委王封蕴,他本来是一点都没有察觉到的,但一份高层内部的党报却对北江省做了点名批评,而且在党报的批评中,赫然醒目的挂上了王封蕴三个字,这一下就让他惊出了一身冷汗来。

    这不是一种普通的报纸,他的发行量很小,几乎还没有街头小报的发行量大,但他对于一些特定的人群,却是具有极大的威力,这威力大的足以让你粉身碎骨,因为能看到这个报刊的人,都是具有极高的级别,连季子强那样的人,都是没有资格看到这个报刊的。

    这篇文章中,详细的阐述了北江省厅局部在年底突击花钱中的很多事例,其中详细到很多单位,很多花钱的方式,而更让王封蕴惊讶的是,这个文章还详尽的描述了几十天前那个省委常委会的情况,上面说在会上,省政府的两位省长都一致的提出和同意要按中央的指示,对那些截留的款项做一个收缴和整顿,但作为北江省一把手的王封蕴书记,却以自己的独断专行,严厉的否决了这个提议,并在会上暗示可以让下面放开花钱。

    显而易见的,没有绝对知情的人通报,这个记者是写不出来怎么详尽的报道,这已经是很清楚的一件事情了,王封蕴在很短的时间里,便明白自己中招了,他有点愤怒,也有点无奈,他没有想到,在自己刚刚获取了一场重大胜利之后,就遭受到了一次这样的陷阱,而且在他仔细的回忆和思考后,他痛心的发现,自己不仅是中了苏副省长的暗器,这里面应该还有一个人,假如不是他,自己恐怕早就会有警觉。<>

    但现在这一切都已经毫无意义了,王封蕴不是一个后悔和强调客观原因的人,他有的只是反省和补救,他希望可以亡羊补牢,马上着手先刹住这个年底突击花钱的行为,所以他在第一时间就给好几个地方打去了电话,并准备召开几个规模和影响力度较大的会议,给上下各方都表明自己的态度和决心。

    这样做会不会有效果已经不重要了,王封蕴急于展示的是自己的一种态度。

    当把这一切都安排好了之后,他还没来得及做出第二个行动,他就接到了一个电话:“封蕴同志,我是乐世祥啊,你好啊。”

    王封蕴有点惊讶的,他和乐世祥有过几次通话,但都是应为有重要的情况,一般来说,他们的联系并不频繁的,他忙客气的说:“是乐部长啊,你好啊。”

    “我都好,最近你们北江天气冷了啊,你可是要多注意一点。”乐世祥淡淡的说。

    这话让王封蕴感到了一丝的寒意,他绝不会把乐世祥的这番话仅仅套在一般的问候上,因为现在是非常时期:“谢谢乐部长的关心,是很冷了,你那里还气候不错吧?”

    “也冷,我刚从里面开会回来,看来啊,你们北江省的寒风已经吹到了我们这里,所以你要多保重,我可是被那里的气候折腾的够呛,现在回想起来,也都心有余悸呢。”

    王封蕴的心就更冷了,他似乎已经看到了一个慢慢对自己收缩的绳索,它就在自己的脖子上,正在格叽格叽的响着,一点点的勒紧,但到底是哪只手在用力,王封蕴是看不到的。

    “谢谢乐部长的关心,我已经感到了寒冷,我会注意的。”

    “嗯,嗯,那就好啊,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协助,一定不要客气。”

    “好好,谢谢,谢谢。”

    放下电话的王封蕴脸上露出了一种沮丧来,这应该是他来到北江之后第一次感到的沉重,过去他也有过多次这样的危机,但显然的,都没有这次让他感到惧怕,多少年的风风雨雨了,早就让他们这个阶层的人有了一种常人没有的敏感和预知,他们可以从一点点的风吹草动中,看到更为深蔽的暗影,可以感受到危险的程度,更能体会到将要对自己形成打击的力度,以及自己是否能够抵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