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他还是想好了另外一个献礼:“华书记,那我就给你汇报一下近期宣传口上的一些工作吧?”

    这到是可以,季子强点头说:“是啊,我请你来,也是想听听这些工作的,新屏市现在各行各业都有了显著的发展,而作为宣传口,你们任重而道远,怎么为下一步新屏市做好舆论宣传和推广工作,我可是全靠你了。”

    何部长赶忙惶恐的说:“不敢,不敢,以后还是要华书记经常指导。”

    季子强挥一下手,说:“你说这些虚的,你谈谈你们亟待解决的一些问题吧。”

    何部长忙言归正传,给季子强做了很详细的汇报,季子强对宣传这一块还是比较生疏的,也想利用最近的时间,对这些工作多做一点理解,将来自己的角色变了,那肯定工作重心也会偏移到更多精神领域方面,自己要对这些了解一下,过去在洋河县和柳林市季子强也做过书记,但那个时候,由于一些特殊原因,他其实干实事的比重更大一点。

    现在季子强觉得自己应该有所调整了,下一步新屏市到底会是谁来做那个市长,不得而知,自己也要做好两手准备,万一来的是一个能力很强的市长,自己就要收手一下,不要破坏了整个体制的规则。

    何部长在宣传口干了一辈子了,所以对这些汇报到是驾轻就熟的,他的汇报详细而不累赘,有层次,有逻辑,季子强听的还是比较满意,等他完全汇报完了,季子强才说:“嗯,不错,不错,我看何部长这个对宣传工作的理解还是很深刻了,我现在还是门外汉,也说不上什么建议和指示,我能做的就是,你哪里需要什么协助和支持,你尽管的提。”

    何部长谦虚两句,说:“其他的到没有什么,只是我感觉现在新屏市在华书记你的领导下,進入了一个发展辉煌的局面,在这个新形势下,我就觉得宣传部是需要加强一下力量了,现在宣传部就一个副部长,工作忙起来有点捉襟见肘的。”

    “奥,”季子强沉思了一下说:“你希望给你再配一个副手?”

    这其实有点让季子强感到稀奇的,一般的正职,并不愿意给自己配太多的副手,那会是一种分权和威胁,但不知道这个何部长是怎么想的,自己提出了加配副手的请求。<>

    “那么何部长你感觉谁合适啊。”季子强问了一句。

    何部长赶忙表态说:“人选的问题我可是不敢参与,我就是有这个要求。”

    “这样啊,那抽时间我和组织部门交流一下再说吧。”

    “嗯,嗯,好好,不过啊,我觉得最好还是从我们宣传口上来一个,比如像江局长那样的干部就正好,人也年轻,业务能力也强,过来继续分管广电等部门,那是一点都不吃力的。”

    季子强就笑了,这何部长绕了半天是给自己来送礼的,当然了,相比而言,江可蕊要是到了宣传部肯定是更好的,不管怎么说,宣传部副部长将来晋升一下那就是市委常委了,但季子强也了解自己的老婆,你让江可蕊整天在办公室那样务虚闲扯她肯定不愿意,再说了,自己刚上来,就把老婆调到市委来,这也说不过去,而且两人在一次上班,也不好管理。

    季子强就摇着手说:“这是肯定不行的,她那个人坐不管机关的,喜欢每天瞎忙,这事情另外安排吧。”

    何部长是有点失望的,他的想法是,只要季子强同意了江可蕊在宣传部来,自己凭着自己多年练就的讨好,献媚之能,紧紧的拉住江可蕊,抱稳江可蕊的大腿,那么量来季子强就会放自己一马,现在看看希望是落空了。

    “华书记,其实这也不矛盾啊,让江局长以后继续的兼任广电局的副局长也成啊,要不就调整一下,让她直接兼任广电局局长吧,这她就不继续在业务口跑了。<>”

    季子强还是摇摇头,不过季子强却想到了另一个人选,季子强就说:“老何啊,你看这样行不行,让我的秘书小赵到你那里,你帮着好好的培养一下。”

    何部长一愣,不过很快也感觉这不错,季子强的秘书虽然是比不上江可蕊的威力,但至少这也说明季子强是对自己还是不准备动手的,因为以小赵的资历和级别,那三五年之内,对自己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威胁。

    何部长就连连点头说:“好好,这样也好,小赵跟你也几年了,是该放出来锻炼一下。”

    季子强也是这个意思,自己确实应该让小赵离开了。

    后来何部长就说自己回去之后,把这个想法准备一下,等那天上会的时候提出来,争取早点让小赵过去上班。

    季子强也就默许了。

    现在季子强已经对常委们都做了一个摸底和沟通,感觉一切还是不错,至少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这样过了没几天时间,氮肥厂重组挂牌和开工典礼就要举行,政府整个都忙了起来,*作为季子强的代表人,召集相关领导,直接到氮肥厂去布置了,还有季子强等几个领导的讲话都开始准备起来。

    到了开业典礼的那天,氮肥厂四周,已经是人山人海,近10台大型机械等候在工地上,1000多穿戴一的施工人员,整齐站在旁边,市直单位干部职工,按照划定的区域站好,很多的居民赶到了工地,公安干警紧张维护秩序,武平和公安局的韩局长等人拿着对讲机,忙碌指挥主席台四周的戒严干警。

    这些干警按照季子强的要求,身穿便装,而省、市电视台的记者,扛着摄像机四处穿梭,他们要记录下这里的盛况,就连江可蕊也亲自到了现场,手里拿着对讲机,指挥这电视台的各项工作,她已经是满头大汗。<>

    等季子强带着新屏市四大家的头头脑脑们进工地的时候,干警守候在临时开辟出来的道路两旁,季子强,尉迟副书记,还有冀良青,政协主席等人走向主席台的时候,四周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季子强不断挥手,向四周的干部群众致意,今天的季子强很满意这样的效果,脸上荡漾着微笑。

    而冀良青的神情是有点落寞和失意的,这样的场合他真的不想来,不愿意来,但是他又不能不来,他不想在气势和舆论上输给季子强,但显然的,他发现,自己还是比不过季子强的气势,位置变了,自己的心态的自信也差了许多。

    9点10分,仪式正式开始,*主持,介绍了到场的所有人,每介绍一位领导,便会响起热烈的掌声,季子强致辞,接着,氮肥厂双方的合作人都做了讲话,刹那间,掌声、鞭炮声、机器的轰鸣声响彻四周,氮肥厂改扩建工程正式动工了。

    这样的仪式季子强每年多会参加很多个,对她本无太大的新意,但今天他还是很有点激动的,他把这看成了自己掌控新屏市的一个开端,他希望接下来的工作也会以这个起点为基础,让新屏市進入到一个快马奔腾的时代。

    典礼结束之后,新屏市南区氮肥厂的改制正式启动了,氮肥厂过去的厂长是南区工业局副局长兼任的,现在自然就离开了氮肥厂,回到工业局上班了,其余所有人,都要解除劳动关系,关系还是在劳动局,不过,国家正式工人的身份不存在了,重建立保险档案

    新屏市的两个专家到了南区,市工业局也派人到了南区指导下面的工作,改制之后,南区氮肥厂不存在了,要注销称号和法人资格,部分领导委考虑保留,遭到了市上两个专家的否定,他们认为,保留氮肥厂法人资格,就是允许成立皮包公司,这与如今的政策不相符,从目前情况看,新公司已经正式成立,办理了所有手续,南区在保留氮肥厂的称号,容易混淆,如果遭遇特殊情况,区委、区政府很有可能会吃官司。

    但是氮肥厂的工人不干了,他们非常看重国家正式职工的身份,他们认为,有了这个身份,国家就要保证他们的生老病死,这是铁饭碗,下班的工人三三两两议论,情绪越来越激烈,眼看着要酝酿出集体大规模上訪了,市里的两个专家不以为意,这种情况,他们见多了

    南区氮肥厂一共有587名职工,其中已经退休的86人,这几年氮肥厂依旧在招工,劳动局和工业局分配招工指标,能够進入氮肥厂工作,是南区不少人的愿望,职工中间,有不少人是干部家属,还有部分干部子女。

    赵猛主持召开了第一次改制动员大会,利用晚上的时间进行,氮肥厂依旧在生产。

    第一次改制大会以失败告终,工人早有准备,提出了一系列的问题,负责解答问题的市专家的解释,工人不满意,从头到尾,他们不同意解除劳动关系,如果不解除劳动关系,一切都无从谈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