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既然苏副省长说出了这个问题,自己不表态也不成,中央这几年一直都强调节约开支,明令禁止年底的突击花钱,自己不管管,也说不过去。

    王封蕴想了想,说:“我看这个事情啊,不能一概而论的,有的部门有钱,有的部门没钱,所以应该区别对待,我认为应该从长计议。”

    苏副省长就一面拿笔记着,一面说:“那我们到底整顿不整顿呢?”

    王封蕴很是犹豫的转头看了李云中一眼,说:“李省长你的意思呢?”

    李云中也迟疑了一下,他的心情是很复杂的,他已经明白苏副省长展开了他的攻击,这个事情是个死结,不管王封蕴采取那种态度来处理,最后王封蕴都会掉入到一个很深的陷阱中去,一但他同意了,苏副省长一定会大张旗鼓的借着王封蕴的名誉在北江省掀起一阵恶浪,让所有的北江省干部都对王封蕴恨之入骨,这是极有可能引起很多连锁反应,让北江省乱成一团,最后导致王封蕴无力控制局面,引起高层的关注。

    但如果王封蕴拒绝了,那么可能苏副省长就会把这个精神传到了下面去,最后出现超支,猛花钱的局面,苏副省长一样是可以用这个理由,引起高层对此事的不满,最后倒霉的还是王封蕴。

    可是李云中将要面临的问题就是自己是戳穿苏副省长的阴谋呢?还是保护苏副省长,因为不得不说,他这样做,也是为了自己,更为重要的是,苏副省长的这个提议是冠冕堂皇的,放四海都无法反驳,他很好的把一个阴谋用阳谋的手法施展了出来,让你难以回避。

    所以李云中就有了一个短暂的犹豫,而这个时候,苏副省长正紧紧张张的盯着李云中,李云中的态度对事情的走向是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的。

    会议室里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李云中。

    李云中在好一会之后,说:“我听封蕴同志你的安排,你说抓一下,我们回去就行动起来,你说放一放,那就先缓一缓,我支持你的决定。<>”说这话的时候,李云中是有点沉重的。

    而苏副省长也露出了这次会议以来的第一次笑意,他已经看到了胜利在对自己招手了。

    而王封蕴在得到了李云中对自己绝对支持的表态后,就很果断的说:“这事情今天暂不讨论,下次会上再说吧?”

    苏副省长眉毛一杨,说:“封蕴同志,为这个事情我是做了很多准备的,你这样我看是在推脱。”

    王封蕴冷眼的看了苏副省长一眼,心想,连李云中都已经表态支持我的决定了,你怎么还不收手,他沉稳的说:“我没有拖,只是这个事情关系重大,今天定不下来。”

    苏副省长有点不愉悦的说:“我还是保留我的想法,支持马上对下面展开整顿。”

    王封蕴点下头,说:“有不同的意见可以坚持和保留,这是你的权利。”

    接着他看了看省委秘书长,说:“要是大家没有其他的问题,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秘书长很领会王书记的意思,及时的宣布了散会,会议结束了,没有人在提出什么问题来,虽然苏副省长今天的提议被驳回了,但他似乎在会后一点都没有生气的样子,他怎么能生气呢?他已经把一个巨大的陷阱挖好了,上面连伪装都没有用,就已经把王封蕴推了进去,这确实很难得。

    王封蕴也根本都没有想到这个圈套正在套向自己的脖子,这不怪他,因为刚刚结束了一场的北江省风暴中,李云中坚定不移的站在了自己的身旁,那么对李云中旗下的苏副省长,王封蕴是没有太多的防备的,他以为局面现在很好,一切都在掌握中,但宦海之中,风云突变,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谁能正真的,永远的完全掌控呢?

    面对北江省即将出现的狂风暴雨,季子强是绝没有想到的,他在第二天下午上班的时间,见了一下李云中,李云中也是对他做出了很多赞誉和鼓励,希望他再接再厉,给新屏市带来更为显著的变化。<>

    不过季子强还是从李云中的眉宇间看到了一种不太寻常的表情,那是一种忧虑和期待,两种截然不同的表情同时出现在了一贯都稳如泰山的李云中身上,这确实让季子强奇怪,可是职务的悬殊,让季子强无法过深的探究为什么会这样,他只能带着疑惑,离开了李云中的办公室。

    省城之行总的来说季子强还是很满意的,一切都很顺利,一切都很满意,包括自己再一次和叶眉的浪漫之旅,更让季子强得到了一种身心放松的愉悦。

    所以在回新屏市的这一路上,季子强的情绪很好,这也就极大的感染了*,两人一路谈笑风生,一点都没有来的时候在车上的那种乏味和沉闷,连司机都感受到了季子强的愉快,所以也适时的说上几个段子,调节着车厢里的气氛。

    这样,他们不知不觉中,在晚上89点种的时候,就赶到了新屏市,看看这个时候了,三人也不准备回家吃饭,找了一个*很熟悉的窝子,三个人美美的吃了一顿,这才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从第二天开始,季子强干劲就更足了,他已经把新屏市看成了自己的新屏市,他知道,过不了多久,自己就会成为新屏市的市委书记,而后,自己就会在新屏市大展宏图,恐怕要不了多久,自己就能让新屏市从北江省脱颖而出,这确实是值得自己努力工作的,因为那样的成就感会让自己很满足,很快乐。

    到了季子强这个份上,说实在的,他们的工作已经脱离了我们初级阶段的为了生活,为了生存而工作的现实,他们已经站在了更高的地方,是为了精神上和心理上的需求在工作了,这和我们是有极大的差别的,当然,前提是你必须是一个高尚的人,纯粹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季子强也刚好差不多就是这样的人,所以他的工作热情在回来之后就被点燃了。<>

    他连续的开了好几个会议,对新屏市的未来发展也做了详细的论述,这些都是他最近几年一直想做,但没有做成的事情,没有做成那是因为有各种的原因,有的是因为条件不够成熟,有的是因为权利不能到位,现在季子强觉得一切都已经适合了,他准备好了,在来年大干一场。

    在此其间,季子强还和新屏市的几个常委都沟通了一下,特别是在冀良青离开了书记位置之后,现在的市常委都各自为阵,紧紧张张的,他们不知道接下来新屏市还会出现什么变局,特别是几个和冀良青过去走的很近的常委,更是忧心忡忡的,季子强既然能搬掉冀良青,那么肯定一样的能搬掉自己。

    不过有一点他们确实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季子强再厉害,他和上面的关系再牛,总也不能一次全部换掉所有的冀良青嫡系,他只能挑出其中的一两个来作为打击对象,达到杀一儆百的效果,那么现在问题就是自己绝不要做那最危险的一两个人。

    所以几乎所有的常委在季子强和他们单独沟通的时候,都是怀着一份小心和谦鄙在讨好着季子强,从最近的一些情况来看,季子强对过去跟冀良青最紧的市委办公室主任都能容忍,希望自己也是能侥幸过关。

    就连过去和季子强矛盾最大的宣传部的何部长,在走进了季子强办公室的时候,也露出了献媚的微笑:“华书记,没有让你久等吧,我接到电话就放下手里的工作赶过来。”

    季子强一笑,说:“没有,这才几分钟啊。坐吧,坐吧。”

    季子强讨厌这个何部长吗?那是肯定的,但讨厌并不代表就要排挤,季子强要考虑和处理的事情很多,而且一个市常委要动起来也是很麻烦的,季子强也没有这个心力和时间来为这些小事忙,更为重要的是,季子强在最近几天和常委们交流之后,已经可以很自信的说,自己能掌控整个常委会的大趋势了,这就足够了,而何部长这样的人也不是全无好处的,这种人总是很好用的,只要他不给你捣乱,相对而言,比起很有个性,很固执,很顽固的一些领导,这样的人更好利用和指挥。

    何部长就躬身献给季子强发上了一支香烟,再殷勤的帮季子强点上,而后才小心的退到了沙发上坐下,说:“我是来给书记你承认错误的,过去啊。。。。。”

    季子强眉头一紧,很快的截住了何部长的话,说:“何部长你不要这样说,过去怎么样,我是不管,也记不的,我只管未来,所谓的未来就是在我以后的工作中你怎么配合的问题,对不对,所以过去的事情不用在提起了。”

    何部长本来是准备了好多道歉,愧疚的话要说的,这一下就让季子强给完全堵住了,好一会想不起来下面该说什么了,这也是他自己过于紧张的缘故,他自己是知道和季子强隔阂很深的,曾经暗算萧博瀚的事情,自己可是没少出力,现在形式变化了,要是季子强单独的想要对付自己一个人,那肯定没有太大的困难。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