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叶眉扭过头来,晶莹的脸上红扑扑的,她看了季子强一眼,轻柔说道:“子强,这次到省城来一定有事情吧?”香~軟的嬌躯往季子强身边靠了靠,伸手挽住了他的胳膊,一切都显得那么的顺其自然。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熟悉的幽香清晰地荡~漾在季子强的鼻端,胳膊被挽处传来香暖、柔绵的肉~感,曼妙的嬌躯更是不时地碰触他的身体,季子强觉得很久都没有见到叶眉的这种旖旎、浪漫的举动了,季子强身体也不由地一僵,目光一躲,说道:“是的,想来办点事情。”

    季子强的窘迫、受惊的神色一一落入了叶眉的眼里,她心里暗笑,说:“什么事情?要我帮忙吗?”

    “我这次想要。。。。。。”季子强就详细的把自己想要帮助*的事情给叶眉说了,还说到了今天到王书记那里去的情况,这些都是要给叶眉汇报一下,以免她在事情判断和处理上产生误区。

    叶眉一直挽着季子强的胳膊听的很仔细,也很认真,她需要从季子强的言谈中获得最准确的信息,偶尔的,她也会问上那么一句两句。

    但当季子强轻松的说到王封蕴书记最后还问起北江市谁的茶艺很好的时候,叶眉的脸上就突然的出现了一种凝重的表情,她好一会都没有说话,当季子强讲完之后,却也不见叶眉说话,就很其奇怪的转头看着叶眉,他一下就从叶眉的表情中看出了另外的一些内涵了,因为他对叶眉太了解,太熟悉,纵然是分隔多年,但依然的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叶眉的思想。

    “怎么了,你好像有很大的烦恼。”季子强问。

    叶眉恍然惊醒,挽紧了一点季子强的胳膊,把整个身体都贴在了季子强的胳膊上,这也就是在这样的夜晚,要是平常这样,那一定会在省城行成轩然大波的。

    叶眉犹豫的看看季子强说:“是的,我是有烦恼。”

    “什么烦恼?为什么啊?”季子强对叶眉很关心。

    叶眉幽怨的说:“王书记对我表白过。”

    季子强点点头,实际上他还是听的莫名其妙的,什么表白过?他根本不懂。

    叶眉有看了季子强一眼,苦笑着说:“你听明白了吗?是那种表白,王书记也在几年前丧妻了。”

    季子强不算笨,说到了这个份上,他肯定也就听懂了,季子强一下站住了脚,傻愣愣的看着叶眉,好一会才说:“这,这样啊?”

    这个时候,季子强的心中突然的就冒出了很多奇奇怪怪的感觉,心酸,苦涩,伤感,哀怨,也还有一丝自责和愧疚来,这纷繁各异的情感都犹如浪潮般的涌动起来,他迷惑,错乱着,他一会觉得惋惜,一会又觉得应该这样,只有这样,才是叶眉最好的归宿,也只有这样,才能带给叶眉最后的幸福,自己是不是应该祝愿她一下。<>

    季子强带着异动的情绪说:“我该怎么说呢,应该祝福你吗?”

    叶眉就把他的身体搬正,直视着他的眼睛,说:“你真的想要祝福我?”

    季子强强忍住心中的哀伤,强装笑脸,点头说:“当然了,王书记人不错,你一定会幸福的。”

    叶眉眼中流出了如雪的悲哀,她这些天来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了,她一下把头拱进了季子强的怀里,双肩抖动,无声,却泪流满面。

    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突然伤感。每一种悲伤的背后,必定会有一段刻骨铭心的往事。回忆是止不住的泪水,止不住的悲伤,还有止不住的思念,叶眉心里不断的呐喊着,这泪水是因为你,因为你季子强,我认真过,我改变过,我努力过,我悲伤过----我傻,为你傻;我痛,为你痛;深夜里,你是我一种惯性的回忆——我不想在为过去而挣扎,我不想在为过去而努力,我不想在为思念而牵挂,可这些都只是不想,我,做不到。

    毫无征兆的,季子强也流泪了,他知道,也完全理解叶眉的伤心,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呢?自己能给与叶眉的还能有什么呢?季子强拼命忍住,紧闭着双唇,跟孩子似的把呜咽哽咽下去,可是眼泪还是涌上来,亮晶晶地挤在眼圈边上,一忽儿功夫两颗大泪珠离开眼睛,慢慢地顺着两颊流了下来,流到到叶眉的脸上。

    滚烫的热泪就在叶眉冰冷的脸上炸开了,把浓浓的愁苦一下都传递给了叶眉,于是,叶眉也哭出了声,她哭的是那样的委婉,那样的凄漓。。。。。她为自己苦哭,也在为季子强哭,叶眉知道他舍不得自己,可是他还必须要舍弃自己,他的心多苦啊。

    两个威名赫赫的一方大员,就这样,在这清冷的街边落泪,感伤,面对无可奈何的命运,他们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后来,还是叶眉先停住了哭泣,她抬手试图帮着季子强擦去了泪水,当撫摸着季子强俊美的脸庞时,当感受到季子强浑身洋溢出清香淡雅的健康男人气味时,叶眉用手抹擦季子强脸上的泪痕,用白皙修长的手温柔的撫摸到季子强的下巴,轻轻抬起脚,上身慢慢向季子强那边倾斜而来。

    季子强也开始回应了,他也俯下身来,向叶眉贴近,叶眉看着他俊美的脸缓缓而来,越来越近,叶眉羞涩的缓缓闭上眼,而季子强无限温柔的吻住她嬌嫩的双唇,轻轻的*、柔柔的啃噬,舌尖在她唇上轻舔啄吻,辗转反侧,吸取她口中所有的甜蜜,似在亲昵一件珍爱的无价之宝。<>。。。。。

    后来他们携手而行,他们像一对初恋的晴人一样,缓缓的走在马路边,走那么一会,两人都会情不自禁的互相转头看上一眼,他们的眼中都充满了无限的眷恋。

    偶尔的,他们也会在一个无人的拐角停下来,轻轻的吻上一下,天上很黑。不时有一两个星刺入了银河,或划进黑暗中,带着发红或发白的光尾,轻飘的或硬艇的,直坠或横扫着,有时也点动着,颤抖着,给天上一些光热的动荡,给黑暗一些闪烁的爆裂。

    有时一两个星,有时好几个星,同时飞落,使静寂的冬空微颤,使万星一时迷乱起来,余光散尽,黑暗似晃动了几下,又包合起来,静静懒懒的群星又复了原位,在寒风上微笑。

    月亮出来了,穿过窗帘的缝隙,落在卧室的床上,光线有一些暗淡,乳白色的床罩上放着一件男人的裤子,裤子的左边,叶眉横躺在床角,两腿垂在床边,长长的头发墨一样摊开在床上。

    叶眉好一会才挣扎着把头靠在了枕头上,一只手放在了季子强的胸膛,说:“是不是很累。”

    季子强在黑夜里露齿一笑,说:“累,很少有这样累过。”

    叶眉也轻笑了两声,说:“我也是,这样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今天谢谢你,让我又做了一次真正的女人。”

    季子强听到叶眉的话的时候,心里有一种慢慢溢出的忧伤,叶眉过的太不容易了,自己不过是和她这样一次短暂的浪漫,就能让她心满意足到如此,自己是不是带给她太多的影响,以至于她很难在寻找到自己的所爱,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季子强不得而知,他只能静静的拥着叶眉,尽可能的多给她一点点的温柔和纏绵,叶眉也是很享受的躺在季子强的怀里,她感觉,自己这些年的守候没有白过,这一霎拉的最美,已经是人生最大的享受了,这样的享受,可遇而不可求,自己却得到了,自己应该很满~足。

    整个夜晚,他们就这迷迷糊糊的拥抱着,时而醒来看一看对方,时而模糊着说上两句,他们都惟愿这夜色一直延续下去,不要天亮,不要醒来,就这样,一直,一直到永远。

    但天还是要亮,当第一缕阳光穿透窗帘落在了床上的时候,他们都不约而同的睁开了眼,总是要分别,总是要离开,叶眉舍不得,她从收藏架上拿出一盒50年的普洱极品陈茶,对季子强说:“我去冲一下,就给你准备早点,你自己泡茶。<>”

    季子强穿起了衣服,听着叶眉为他打开的音乐,给自己泡上一壶茶,然后美美地独自品味。对茶,季子强情有独钟,他喜欢那种优雅的富有禅意的茶艺茶道,更喜欢那股甘醇中草木的香。

    叶眉靠在卧室的门口,痴痴的看着季子强的背影,看着他喝茶,她把音乐开的很舒缓,看着季子强手中的一片片绿茎黄牙在透明的水中载沉载浮,如心事,如回忆。。。。。。

    季子强还是离开了,他今天要去军区医院看望一下季副书记,他让司机送自己到了医院,在医院的门口买上一个果蓝,一个人到了季副书记的病房。

    季副书记正在病房的练着太极拳,最近这些天,他情绪好了许多,精神状态也不错,季子强站在门口,没有急于进去,他不想过早的打扰季副书记的练拳,不过季副书记还是在一个招式的转换时,看到了季子强,他脸上任然是一副全神贯注的样子,动作上也一样的流畅,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或许在他的心里,季子强来看望自己一点都不足为奇。

    这样又过了好一会,季副书记才练完了整套太极,收势之后,接过了秘书递来的毛巾,擦了擦脸和脖子,说:“进来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