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李云中慢慢的收回了自己的眼光,他眼中的忧愁又多了几分,他必须做出一个明确的表态,但好长时间过去了,他还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苏副省长给他出了一个很大的难题,大的让他都难以决断了。。。。。。

    在李云中发愁的时候,季子强已经回到住的地方,他一回去,就和叶眉联系了一下,但叶眉很遗憾的说:“嗨,本来想好晚上陪你吃饭的,但现在看来只好改时间了,省钢打来电话,说他们最近谈的一个国际钢铁集团的老总突然到省城了,晚上有一个接待,他们联系李省长也没联系上,我只好出面了。”

    季子强心里也是很有点失意的,不过也罢,这省城的书记不是那么好当的,哪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呢?季子强就说:“没事,没事,你先忙你的正事要紧。”

    “那行吧,我有时间就会和你联系,先这样,来人了。”叶眉匆匆忙忙的就挂断了电话。

    季子强无可奈何的瘪瘪嘴,又拿起了床头的电话,给旁边房子里的*和司机打了过去:“收拾一下,过一个小时我们下去吃饭。”

    “咦,你不是说你要出去办事吗?”

    “人没约上。”季子强挂上了电话。

    等季子强小睡了一个来小时的时间,天已经暗了下来,*和司机就过来了,三个人也不想在招待所吃饭,开着车,东游西逛的到了省城的小吃城,这里是个夜市,吃的东西很是丰富,集中着本地人、外地人。

    本地人来这里开心,外地人来这里见识。所以,有人说,逛夜市是认识一个城市最好的方式。再加上夜市随到随吃的方便快捷,深藏巷子的勾魂摄魄美味,夜市几乎成了淘宝控和美食家们最不可错过的饕鬄阵地,每一个日落后的夜晚,这里都成为人们流连忘返的地方,成为省城璀璨夜晚中的一道独有风景。

    停下了车,季子强他们三人就步行而去,一面逛着,一面随意的买点什么小吃,一次也不买多了,就买一点,然后站在街边吃起来,季子强是感到很惬意,很享受的,几首流行乐曲混杂着,分辨不清,捉摸不透。无端欢乐的人群拥挤着,一切被覆于虚无的表面下。路边排列有序的小摊,各式各样的物品,那并不宽阔的路在这时反而显得特别的井然有序。问询声伴随音乐声淹没了人群的欢笑,嘈杂吞噬了夜的宁静。

    闪烁的霓虹,让夜更显张扬,新一轮的人潮涌动着,涌向道路的每个分叉。

    后来季子强被那香气四溢的肉夹馍吸引了,这是当地的特色吃食。馍是白吉馍,肉是腊汁肉。腊汁肉并不是腊肉,而是用陈年老汤炖煮出来的肉。<>食腊汁肉单吃可,下酒佐饭亦可,然真正欲领略其风味,最好配刚出炉的热白吉馍夹着吃,这便是所谓的“肉夹馍”。

    松軟的热馍夹着美味*的腊汁肉,季子强咬上一口,额的个神啊,这满口肉香,让他满~足不已。

    后来他直接就和肉夹馍干上了,一口气吃了三个,吃的后来肚子都有点胀了,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人家的摊子。

    但在后来季子强还是后悔了,当烤羊腿,涮牛肚在*和司机嘴里吃的津津有味,嘴角流油的时候,季子强后悔了,早知道刚才给肚子留点地方,当然了,世上没有那么多的早知道,要是都早知道晚上要尿床,那谁不会给床上铺张塑料布呢?

    季子强正在愤愤不平的时候,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季子强接通电话,一听是叶眉来的,就找了一个清静一点的地方,说:“秋书记接待完了。”

    叶眉那面也是好像挺吵杂的,说:“刚吃完饭,现在他们拉来跳舞了,你过来吧。”

    “这,我去不合适吧?”季子强说。

    “哪有什么关系,你来吧,否则明天我说不上又有事情了。”

    季子强一想也是啊,叶眉可是很忙的,现在过去也成,省城这地方,本来此刻才是夜生活刚刚开始,季子强问清了地点,就过去叫上司机和*,让他们先把自己送过。

    季子强赶到了省城最大也是最豪华的银座歌舞厅,这里不仅装修高档,而且大大小小的包间也都很上档次,叶眉她们这个包间很大,很宽敞,要是放在其他场子里,就这一个包间都抵得上一个歌厅了,看来这省钢也是拿出了诚意,想谈成这次合作。

    舞厅里灯光柔和而幽暗,已经有十几个女孩子坐在一边,不过以季子强的经验和判断,知道这应该不是小姐,估计是省钢的女员工,特意来陪客人跳舞的。

    每一个休息的桌子上,各种果盘、茶点早已摆好,前来的客人也是不少,还有很多高鼻子,蓝眼睛的老外,季子强几乎是一个都不认识,好的一点是晚上,而且大家都是酒后,所以叶眉只是把季子强给省钢的几个老总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也没有给外宾介绍,因为这个时候,谁也不会太注意什么了。

    音乐再一次的响起来了,马上就有几个女孩子过来邀请客人们跳舞,舞厅里立即荡漾起双双起舞的身影。

    季子强还没有和叶眉说上几句话,就来了一个高鼻子的老外,过来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意思是请叶眉跳舞吧,季子强按说自己的英语还不错的,上大学都过了六级,但听这个老外的话,却是一点都听不懂,季子强估摸着这个老外肯定是英国乡下的,说的不是外语普通话。<>

    叶眉看了季子强一眼,示意他先找个人跳一下,她就随这个老外下了舞池。

    季子强也不想跳舞的,有两个年轻的丫头过来邀请他,他也是客气的摇摇头,一个人坐在角落里的沙发上,无聊地看着翩翩起舞的身影,其实有时候啊,季子强也蛮喜欢跳舞的,而且跳得相当不错,不过,这种场合不是他该表现的地方,做个好的看客,也是一种能力的表现,这就叫甘于寂寞,所以虽然无聊,他还是安静地坐在那里。

    一支舞曲过后,又起一曲,眼前人影一闪,一缕熟悉的幽香飘来,叶眉就到了眼前,微弱的灯光下只见她脸色绯红,一双美丽大眼睛透着微醺的水光。

    她看着他,他也看着她,两人相视一笑,叶眉说:“怎么,都不准备邀请我跳舞啊,我记得我们应该有很多年没有跳过舞了吧。”

    一霎拉,季子强也让自己的回忆飘向了遥远的过去。

    他微微一笑,站起身来,潇洒地对叶眉一伸手,恭谨地说道:“秋书记,我能否有幸跟你跳个舞?”

    叶眉莞尔一笑,顿时让季子强感到一种久违的柔~情,那白玉雕成、五指纤巧的柔荑轻缓地伸出,轻轻搭在季子强的手掌上,季子强握住叶眉温润如玉的小手轻轻一拉,叶眉修长匀称的身体借力优雅的到了季子强的怀里。

    季子强随即将右手往叶眉纤细的后腰一搭,轻轻一揽,待她的嬌躯往前一靠,脚步娴熟地滑动出去,带动着她的柔軟身体翩翩起舞,这一刻他完全掌握了主动,挺拔修长的身材,娴熟的技巧,将叶眉曼妙的身体完全带入他的旋律之中。

    叶眉舒服地锲入到优美的旋律中,完全放松开身体,任由季子强旋转带动,那种感觉非常的美妙动人。

    而高大挺拔的身材近距离所带来的迫人气势、温热,阳刚韵律,都让她生出异样的感觉,尤其是萦绕在她身周、无处不在的清香淡雅的男人气味,那紧贴她脊背肌肤的温热手掌,更是带给她巨大的感官刺激和陶醉的晕眩。

    季子强可不敢迷醉在温柔的香氛里,他得顾虑怀中叶眉的形象问题,因此一直表现的中规中距,许多花销的技巧他都没敢表演出来,不过,当他瞥到怀中叶眉秀眸微闭、美得放光的双颊一片酡红、樱红小嘴微启,陶醉沉迷的醉人样子,扶在腰背上的手不由地滑动了一下,又滑又嫩,柔軟得好像没有骨头一般,那种醉人的感觉让他不由有些迷醉,嬌躯一颤,吓得他没敢再继续动作下去,眼睛直视前方。<>

    叶眉睁开眼睛,半是羞涩,半是嗔怪的瞪了季子强一眼,美眸变得水汪汪的,嬌羞而妩~媚,可惜华某人胆怯他望,没有发现。

    接下来,叶眉在和对方几个重要的客人都礼节性的跳完一曲之后,就提前告辞了,当然是有很多人挽留,但叶眉都拒绝了,她带着季子强出了舞厅,她的小车过来了,叶眉让司机先走了,她对季子强说:“我们走走。”

    说着苗条纤细的身躯已经沿着人行道向前走去。叶眉的身材就是好,纤长匀称,走起路来优雅娉婷,韵味十足,季子强赶紧急走几步,与她并肩而行,天还是很冷的,月色也不很明亮,街上行人很少,唯有呼啸而过的小车,夜静悄悄的,叶眉的裙摆不时被晚风撩起,轻轻荡着、拂着季子强的身体,荡漾起他心里异样的情愫。

    本书来自//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