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e="n;:#;">

    率先说话的是省建一公司的老总李远海,大约四十五六岁的样子,给人一种精明干练的感觉;挨着他坐的是省重型设备厂的厂长王亮,胖胖的脸上透着圆滑,总是笑嘻嘻的;顾行长左面的是省电信公司的总经理蓝汉强,几位老总里数他年轻,大约三十五六岁,长得白净,带着一副眼镜,显得文质彬彬的;还有一个是电力设备公司的老总,一位非常稳健的中年人。

    按照主先客后的惯例,等顾行长提完酒,已经六七杯酒下肚了,好在杯子不大,只有三钱,但她清丽的小脸已然染上一层红晕,看来她确实酒量不成,季子强开始有点发虚了,这几个老总都不是好对付的,自己现在成了单枪匹马,能不能全身而退实在是难说啊。

    为了争取主动,轮到季子强提酒时,他提议喝个三杯美酒敬主人,可惜这几个老总也很狡猾,人家不干,说不能一起敬,要敬就单个敬。

    季子强这敬酒的话已经出口,若收回难免让人看轻,他只能很豪爽地应允,不过季子强有季子强的办法,他举止间不自觉流露出敏捷聪慧、飘逸潇洒的本质,举杯敬酒,睿智幽默妙语如珠而出,直说的老总们酣畅大笑,心甘情愿的连干三杯。

    一圈酒敬下来,他连干十二杯,豪迈洒脱的气度,睿智幽默的语言都给老总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只看得顾行长异彩连连,竞体贴递给他一杯茶水,轻声道:“赶快喝水顺顺。”

    季子强客气笑道:“谢谢顾行长。”拿起茶杯喝了一大口。

    酒过三旬,气氛越发的热闹起来,大家纷纷互相单个敬着酒,顾行长肯定成了几位老总单喝的目标,由于注意力都集中在她身上,这样的时间不长,顾行长就招架不住了,可怜兮兮的看看季子强,季子强叹口气,他不得不挺身而出替她包拦几杯。

    这样下来,季子强的压力就大了,顾行长每喝一杯白水,他还是得替喝两杯白酒。

    见季子强又是七八杯酒下肚,顾行长或许是心中不忍了吧,终于强忍住,露出巾帼气概,一圈下来就是三两多酒,喝的几位老总打晃而退,她自己则满面绯红,连喝了好几口水才压下翻涌的酒意。

    这一下才让季子强=缓了一口气,人也恢复了一些。

    这一场酒喝完,大家都是醉意朦胧的了,后来散场之后,顾行长已经步履漂浮,送走了这几个老总,顾行长就忍不住一把挽住季子强的胳膊,嘴里喷着酒气说:“谢谢你,今天要不是你,我恐怕的趴下了。”

    季子强也不能推开她,眼看着这人就要倒了,他值得扶住,说:“我送你上车吧。”

    银行的司机早就把车开了过来,但顾行长就是不松手,说:“你要送我回家。”

    季子强在酒店门口也不便和她拉拉扯扯的,只好也上了车,没几分钟的时候,到了顾行长住宅楼的楼下,顾行长还是拉着季子强不放手,无可奈何,季子强扶着顾行长下了车,下车时,他就发现顾行长的脚步摇晃,嘴里含含糊糊的对司机说:“你回去吧,明天来接我。”

    刚说道这里,顾行长一缕昏眩的感觉袭上心头,暗道不好,酒劲上来了,忙道:“快扶我上楼。”

    季子强刚想说点什么,没想到顾行长酒劲说上来就上来,身子一软,就往地上倒去。

    季子强眼疾手快,及时伸手抱住了顾行长的蛮腰,酥软的嬌躯仿佛无骨一般瘫软在他的怀里。季子强现在的感受可就复杂了,手触处一股滑膩如脂,充满弹性的感觉涌上心头,贴在怀里的温热嬌躯,柔軟如绵,蚀骨醉人的舒畅迅速蔓延全身,鼻端满是清雅醉人、如兰似麝的幽幽香气,直薰的他晕晕乎乎、轻轻飘飘。

    如此亲密地拥抱女人,季子强还是有点震撼、慌乱而心悸的,顾行长虽然一米六几的身材,但好像没有什么重量,季子强感觉没费什么劲就将她一路背上了三楼,不过,对方一双纤细匀称、圆润的小腿,那滑膩、粉嫩、弹性十足的美妙则永远印刻在了他的心里。

    这里每层只有两户,很容易就找到302的门牌,季子强放下顾行长,就有些为难了,不知钥匙放在她身上什么地方,只好硬着头皮挨个衣兜掏去,在对方嬌躯柔然的情况下,掏兜跟直接摸对方的身体没什么区别,其中的香艳感觉当真是惊心动魄,外带心惊胆战的刺激。

    当然也有本质上的区别,目的不同,找钥匙可以更理直气壮一些。

    结果摸遍了几个衣兜都没有发现钥匙,季子强的目光不由望向对方上衣的制高点,那里有个小衣兜,不会在那里吧?他很是怀疑,职业女性两截套装上衣兜一般只起装饰的作用,很少有女性往那里放东西的。

    可在门外耗着也不是个办法,抱着姑且一试的念头,季子强小心翼翼地将食指和中指伸了进去,立刻感受到制高点的豐盈和反弹的力量,指尖终于触到了东西,心中大喜,双指用力,压下职高点的挤压,终于把钥匙夹了出来。

    一手抱着娇媚的嬌躯,一手抹了一把汗,赶紧打开门,将顾行长抱了进去,放到一间卧室的床上,季子强如释重负地坐在床边喘了口气,四处扫了一眼,暗道,女性的卧室就是不一样,温馨、整洁、充满了香味。

    目光落到仰面躺在床上的美妙嬌躯上,顾行长女性凹凸有致的嬌躯轮廓完美地显露出来,当真是山峦起伏,曲线玲珑,惊心动魄啊,季子强忍不住的多盯了两眼,这才移开目光,给她脱掉高跟鞋,找了个床单给她盖上,然后逃逸一般飞快离开。

    不过有了这一场喝酒,过了两天当季子强给顾行长打电话,说想要贷款的事情的时候,顾行长一点都没有推辞,直接说:“华书记,既然你找到我的名下了,那什么都不用多说,我马上到省城总行去给你要指标,亲自在那督办,争取早点批下来。”

    季子强很有点感动,说:“谢谢你,谢谢你,我会记住顾行长这番情谊的,改天找时间一定好好陪你喝两杯。”

    那面顾行长就有点羞涩的笑了笑,说:“我那天是不是丑态百出,让你看笑话了。”

    季子强就一下想起那天顾行长的温热嬌躯,柔軟如绵,蚀骨醉人的感觉了,他嘿嘿的笑笑说:“没有啊,那天你还不错,都是自己上楼的。”

    “我自己上楼的吗?真的吗?”

    季子强哈哈的大笑起来,说:“假的,你真沉啊。”

    那面顾行长愣了一下,也嘻嘻的笑了起来。新屏市这些事情解决的差不多了,季子强就准备带着*到省城去了见见几个北江省的最高首长,这次之行,季子强除了想帮*解决职务问题之外,自己要去探一探虚实,看看自己的任命能不能下来,想到几年前柳林市的做代理书记的结果,季子强自己都紧张起来了。

    今天一早,天还没有亮,季子强就带着*到省城去了,冬天的野外一片萧瑟,车上的季子强和*也不知道是因为昨夜都没休息好,还是因为外面的景色感染了他们,他们两人的话很少,车里显得沉闷。

    季子强靠在座椅后垫上迷迷糊糊的,半睁半闭的双眼一直在不经意的看车窗外,他或许正在思考,昨天已经和省委王书记的秘书联系过,所以今天下午可以见到王封蕴,但和李云中的秘书联系的之后,得到的回到确实不确切的,所以季子强还是有点担心,怕去了见不到李云中。

    他就这样想一会,眯一会的,摇摇晃晃的到了中午1点多钟的时候,车就进了省城,三个人当然是先吃饭了,早上走的太早,早餐都没有时间吃,一路上为了赶路,季子强也没有让小车停下,这时候都很饿。 好在省政府招待所的餐厅是全天候上班的,他们简简单单的点了几个菜,没用多长时间就吃完了,上楼稍微的收拾了一下,看看时间也就差不多了,他们就到了省委大院。

    现在季子强坐的是新屏市的01号小车,这情况就是不一样,省委门口执勤的武警只是看了一下车牌,就举手放行了。

    停下车之后,季子强又一次的给王书记的秘书去了个电话,那面张秘书说王书记还在路上,让季子强先在大院等等。

    季子强放下电话的时候,看到*脸色有点不对,季子强就笑了,说:“王秘书长啊,是不是很紧张。”

    *点点头,说:“不知道怎么的,这一想到待会要面见王书记,我就感到腿肚子抽筋,心跳的砰砰的。”

    季子强拿出了自己的香烟,给*递了一根,*赶忙转过身来帮季子强也点上,季子强在给了司机一根,然后说:“你小子不是平常挺痞的吗?你也知道害怕啊。”

    本书来自品&书#网//27/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