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e="n;:#;">

    赵猛头上的汗水都出来了,不断的点头说:“是是,我知道错了,辜负了华书记对我的希望,以后绝对不敢了,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你直接就把我一撸到底。品书网”

    季子强有点落寞的说:“你要相信我,下次你在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一定会那样做的。你回去休息吧。”

    季子强挥挥手,让赵猛离开了,但季子强在此后的很长时间心情都不好,他很苦闷,面对这样的誘惑,自己却没有一个有效的办法来遏制,今天赵猛是自己诈出来的,但明天还有多少个赵猛也会发生同样的事情啊,想到这点,季子强都有些后怕起来。

    季子强神情复杂的站在窗前,新屏市干部廉洁自律的局面不容乐观,反腐倡廉任重道远,这个情形他早已料到,作为西部地区的一个边缘城市,新屏市经济在前几年间取的长足进展的同时也是沉渣泛起,干部贪腐现象相当突出。

    什么五十九岁现象,豆腐渣工程。矿山企业入干股,为黑势力充当*,*卖官,这些在其他的方一样存在的情况在安原更显突出。椎对于这些情况来说,生活腐化,作风飘浮,脱离群众,这些现象都不过是一些小儿科了。。。。。

    第二天,季子强就带队回到了新屏市,合同虽然签订了,可是,巨大的任务摆在了季子强面前,南区投资5000万元,连同原来氮肥厂的资产,占据30%的股份,现在,氮肥厂改扩建工程,需要在12月底开始动工扩建氮肥厂,在这之前,要完成征地工作,过去南区氮肥厂占地500余亩,远远不够,改扩建后的氮肥厂,占地1500亩,巨大的仓储,就需要占地600余亩,李老板家要求建设的是花园式的氮肥厂厂,所以,李老板依然是两个亿的投资,这样算起来,氮肥厂改扩建的资金,高达25亿元。

    摆在新屏市领导面前的三大任务,征地、贷款、改制,其中,征地和贷款必须马上完成,然后进行改制,赵猛和秦书记主动承担了改制的工作。

    市国资局和发改委的领导带领审计局的人,进驻氮肥厂,开始审计所有账目,清产核资工作进展顺利,干部职工高度支持,甚至有职工主动给审计组的人送饭

    向银行贷款的事情却有点麻烦,搁在平常只要是政府出面,这五千万还很快解决,但现在是年底啊,所有银行的规定都是年底收款,开春放款,所以南区到市里几家银行跑了几天,一点动静都是没有,最后不得不找到季子强头上,希望季子强能出面协调一下。

    季子强只好暂时停下其他工作,先帮着解决这个问题。

    在试了几个地方都没有效果的情况下,季子强又想到新屏市农行的女行长顾秋月,这个行长在上次季子强找过一次的,后来人家还是不错,帮着季子强解决了春耕贷款,季子强后来也是工作太忙,本来说好回请一下人家,表示感谢的,但大家也是看到的,季子强一天哪有消停的时间啊,这一来二去的就直到今天也没有请过人家。

    所以季子强想是想到了人家,又有点不好意思地,感到自己是不是有点势利啊,用人家了就找到人家,笑的跟一朵花一样,用完了就把人家忘了,从实情上来说,也不是他忘记了,只是确实忙,想起来的时候没时间,有时间的时候又没想起来。

    这年底市里的钱也是很紧张的,省里很多费用和返税都要等过完年才给,有点钱也不敢乱花啊,年底市里花钱的地方也不再少数,在职人员的工资就不用说,年底了,在不怎么的,也要发电奖金,福利什么的,还有迎来送往的各种应酬,季子强就真的很为难了。

    这样想了好长时间,季子强还是拿起了电话,这我不去脸厚,谁去脸厚?

    他拨通了对方的电话:“顾行长啊,你好,你好,呵呵呵,我季子强啊。”

    “哎呦,是华书记啊,好久没亲自听到你的电话了,跟天外来音一样啊。”那面顾行长很是亲热的开玩笑说。

    季子强就腾的一下脸红了,这不是寒碜自己吗?不过随后就听那女行长嘻嘻的笑着说:“开玩笑的,知道你忙,最近是书记了,一定更忙吧?”这语气一变,那风~情无限的韵~味就出来了。

    季子强忙讪讪的笑着说:“还是代书记呢,没下文,没下文。”

    对面软香细语的说:“那还不是迟早的事情,对了,今天华书记有什么事情呢?该不会是想请我吃饭吧?”

    “哎,这你也知道啊,顾行长真了不起,实话实说,就是想请你吃饭。”季子强也多少恢复了一点刚才尴尬的情绪,这季子强你别说,脸厚起来也是很了不得的。

    顾行长就说了:“呀,你这饭估计不好吃,说吧,还有什么企图,一次说清楚,免得我去了吃着也心惊胆颤的。”

    季子强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说:“你看看你,说话说的那么见外的,好像我请你吃顿饭有多少阴谋一样,就是很久没见面了,想一起坐坐。”

    那面顾行长就想了想说:“今天啊,恐怕有点危险。”

    季子强心里‘咯噔’的一下,是不是对方感觉到自己想要贷款的事情了,有意的回避,季子强就问:“怎么了?是不是顾行长不方便,那就。。。。。”

    对面女行长很快的说了:“是这样的,省城来了几个老板,约好了一起坐坐,你也知道,我们有时候为了拉储蓄,只能出来应酬。”

    “这样啊,看来只好改天了。”季子强也不知道对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但作为一个堂堂的市长代书记,他也总不能死皮赖脸的纠缠。

    “我是这样意思,晚上要不你陪我一起去吧,你知道我酒量一般,我都有点担心。”

    季子强一想,这到不失为一个机会,自己也没有时间天天的等着请客的,既然遇上了,那就去一趟,看看能不能找到说话的时机。

    “好的,那晚上我过去。”

    “嗯,嗯,好,不见不散啊。”似乎对面的女行长很愉悦。

    季子强心里有突然的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这顾行长该不会有什么其他想法吧,嗯,应该不会,自己怎么总是那样的自作多情呢?自己是潘安再世啊,真无聊。

    季子强就很爽快的答应了。

    到了下午下班之后,季子强就准备过去了,但想着自己也是去蹭饭的,就不好多带人,他让自己把他送到了王朝酒店,自己一个人上楼,到i了包间的门口,

    刚一进去,季子强不觉眼前一亮,只见顾行长一改以往略显老成的职业女性装束,浅灰色绒毛上衣,水洗色系的牛仔裤,清爽、淡雅、宜人,洋溢出青春健康的朝气,一向盘着的秀发也如流水般披肩飘逸,弯弯的柳眉,剔透的双眸,小巧的粉鼻,薄软的双唇,羊脂玉一般光滑洁白的肌肤,都现出一种女人少有的清丽气质。

    季子强心中感叹,眼前这充满韵味、俏丽可人的形象才应该是顾行长的本质吧。

    顾行长一见季子强进来,优雅地直起身来招呼,立刻凸现出身材的纤美修长,豪华的包间里,还有几位企业的老总也一起招呼,这几个人季子强是不认识的,不过看对方的派头,气质,季子强明白这几个也一定是大国企的领导,他们和小老板,暴发户在整个外形和面貌上还是有区别的。

    季子强就客气的和顾行长招呼了一声,又潇洒自如地应付着几位老总的殷勤问候,举止沉静而矜持,老练而温和,言语得体而智慧,让几个老总也都是刮目相看。

    一个老总说:“不简单啊,刚才听顾行长说到你了,这样年轻就到了厅级,可见能力不凡,今天一见更是耳目一新,不错,不错。”

    季子强就淡然的笑着,说:“呵呵呵。这可是过奖了,和你们几位相比,我还是后生晚辈呢。”

    刚才通过介绍,季子强也知道了,这几位都是大国企的老总,按现在的级别,也都是厅级领导,这些人也是很牛的,别的不说,手里钱多啊,国家稍微的倾斜一点,他们花不完,用不完,更重要的是他们还有双重的体制,嘿嘿,按中国目前的国情,他们是可以两面使用这个体制的,讲级别,那就按公务员算。发奖金,拿红包,人家就按企业自主决定的来,你说方便不方便。

    虽然是初次见面,客气和礼节还是不能缺少的,季子强代表的是新屏市的一个形象问题,不过季子强的幽雅风度虽然没有迷倒这几个老总,倒给顾行长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

    季子强的座位就被安排在顾行长的身边就座,酒宴很快就开始了,几杯酒下肚,大家也就熟悉了不少,季子强逐渐将注意力转移到几位企业老总身上,默默记下他们的情况。

    本书来自品&书#网//27/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