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冷冷一笑说:“你还到南区批评她?真可笑,我现在要告诉你,以后不要在有这样的想法,你对我的脾气应该是很熟悉的,昨天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但下不为例,否则我会让你很难堪的。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季子强也看透了刘副市长目前的心境,所以知道就算自己说话重一些,他刘副市长也是不敢反驳,现在的形式是今非昔比了,自己在新屏市已经没有谁能阻挡和对抗,包括他刘副市长,也只能俯首帖耳的对待自己。

    这刚好就是自己一个杨威之际,杀一杀刘副市长的威风,从今天起,就给他立个规矩。

    刘副市长果然是不敢反击,连连的道歉,说:“是是,绝没有下次,这点你放心好了。”

    季子强见自己的效果也已经达到,就缓和了一下口吻说:“我也知道,你现在遇上了一个坎,这对你来说应该是很重要的,不过你可以放心,我不会给你设置什么障碍的,至于最后花落谁家,那就看你们的造化了,所以你也不用在我身上下功夫,我头大的事情很多,顾不过来你们这些事情。”

    刘副市长没有想到季子强一下就看出了自己的企图,他脸上出现了一些很难为情的表情,不过也好,至少季子强表明了他不会给自己找麻烦,这对自己来说,也算一点安慰。

    “我哪里敢让书记你为这是劳心劳力啊,只要你不生气,我就很庆幸了。”

    季子强心中不由的叹口气,这个人啊,一但进入了贪婪的误区,整个人的骨气都没有了,过去这刘副市长是何等的跋扈,自己都没有落在他的眼里,但现在他看到了一点点的希望,一下就小心翼翼起来,想一想啊,谁都不能脱俗。

    等刘副市长唯唯诺诺的离开了季子强的办公室,一会王稼祥又来了,季子强对王稼祥就更不客气,还没等王稼祥坐下,季子强就说:“昨晚上你怎么搞的?最后怎么能让刘市长安排。”

    王稼祥有点莫名其妙的说:“怎么了?他没安排好?”

    “他安排的好的很,差一点就让我犯错误了,你说好不好。”

    王稼祥眨了下眼睛,想了想,有点明白了,难怪昨天刘副市长那么热情的把大家都支开,看来想给季子强吃小灶,王稼祥就忍不住嘻嘻的笑了,他才不怕季子强呢。

    “那给你安排的妞漂亮吗?你没上啊,唉,这老刘真是的,给我安排多好。”

    季子强一下瞪起了眼,桌子一拍说:“王稼祥,你少给我吊儿郎当的,我今天叫你来是郑重其事的和你谈话的,不要i给我一副痞子的样子。”

    王稼祥没有想到季子强今天真的是发脾气了,赶忙收敛起嬉皮笑脸的神情,坐正了身子说:“这个,这个华书记啊,你批评的对,我昨天有点大意了,没想这么深。”

    季子强深吸一口气说:“我今天叫你来是两个意思,一个是昨天晚上你太过大意,就没有想深刻一点,没有想到人心的险恶,这很危险,虽然是发生在我身上,但你也要引以为鉴。”

    王稼祥连连的点头。

    季子强又说:“在一个就是你对自己也要严格要求一下,刚才说到我的事情,你看你满不在乎的样子,很多事情都是一个态度问题,你很年轻的,以后的路还很长,特别是下一步你晋升之后,更要严格要求自己。”

    王稼祥有点脸红起来,他也觉得季子强说的不错,要是昨天晚上换做是自己,说不上已经那个什么了,看来啊,自己还是差的远。

    季子强说:“我今天所讲的是一个领导者起码的、也是经过努力完全可以做到的。这可以概括为‘三不’、‘三重’。所谓‘三不’,一是不贪,着重是金钱、美色、权利这三关;二是不躁,主要是不浮躁、不急躁、不急功近利;三是不糊,听话不糊、办事不糊、用人不糊。所谓‘三重’,一是重德。德的内容很广,我今天只强调做人要真实,对党要真实,对人民要真实,对同事和朋友要真实,对家人要真实;二是重行。做了官但决不能‘当老爷’,任何行为举止都不能败坏‘人民公仆’的形象。‘仆’古已有之,而‘公仆’是我党领导者的本质和特点,如果哪一天我们把人民群众视为‘仆’,那我们的政权就危险了;三是重智。智慧有先天的成份,但主要是后天的努力,这就迫使我们必须坚持不懈地从书本中学习,从实践中学习,从别人的经验教训中学习,学有所悟,即成智慧,学而不悟,即成教条。”

    王稼祥脸有愧意的说:“谢谢华书记就要的教诲,是啊,这些问题我很少想,现在你这样一说,感觉也是很严重的,我知道,下一步我会在这方面多注意的。”

    季子强恨恨的瞪他了一眼说:“你自己回去好好的想想,另外,这几天准备一下,到时候陪我上一趟省城去。”

    “上省城做什么?我准备什么资料?”

    “什么都不用准备?把脸洗干净,你说去做什么?你以为天上能掉下来个副市长的位置啊。”

    王稼祥心里一阵激动,知道季子强是要忙他去游说一下了,他嘿嘿的笑了起来。

    季子强也无可奈何的看了他一眼说:“好好准备一下,特别是对市里的一些情况多了解一点,这次就是让领导认识一下你,知道一下你,不要领导问起什么来,你一问三不知,那就麻烦了。”

    王稼祥说:“是是,我现在就过去找点资料复习一下,绝不让你为难。”

    “嗯,好,去吧,我刚才说的那些道理你在好好想想。”

    看着王稼祥离开了办公室,季子强又坐了一会,拿起了电话,新屏市未来的格局他暂时还不敢贸然变更,毕竟自己还只是一个代理书记,手太快也不是好事,但作为王稼祥,自己是一定要帮一帮的,这是一块好材料,打磨打磨,假以时日,定能大放异彩的。

    季子强就拨通了叶眉的电话号码:“秋书记,你好啊。”

    “奥,子强啊,怎么这个时间想到给我打电话了,新官上任三把火,你还没开始烧吗?”

    季子强听的出来,叶眉的话里充满了调侃的味道,他也嘻嘻的笑着说:“要烧,要烧的,这第一把火就是找你烧的,你可要支持啊。”

    叶眉‘且’了一声,说:“我能支持你什么啊?有事就说呗。”

    “我想最近几天到省城去一下,一个是看望一下你们,一个是想让你们帮点忙。”

    “什么忙?”

    季子强说:“现在不说,到时候见面谈。”

    叶眉也懒得多问:“莫名其妙的,行吧,来的时候提前电话联系,不然抽不出时间见你,你不要怪我。”

    “那是,那是一定的。”

    放下电话,季子强就在细细的想了想,王稼祥是必须要放到政府要害位置的,这一点从整个布局上很重要,大动的话,自己暂时还不能,但零零星星的布置却要做做功课,不然等自己离开了政府到了市委那面,万一这上来一个不对路的市长来,这面说不定就会闹出什么麻烦来。

    其实所有的人都开始在为自己布局了,包括刚刚从季子强这里离开的刘副市长,他也需要布局,而且他感到了一种少有的迫切,他就决定要做点什么了,所以在从季子强这里出来之后,刘副市长就带上车,带上几幅早就准备好的字画,到省城找苏副省长去了。

    今天苏副省长是到省城附近的一个郊区考察工作,到了这个叫三君区的政府宾馆时,将近中午10点,他在会议室召集相关区上的负责人开了一个简短的座谈会。首先,他肯定了三君区在经济建设特别是旅游开发方面的思路、措施和成绩。其次,他强调这是领导班子紧密团结合作的结果,特别表扬了区领导顾全大局、办事扎实的作风。最后,对领导者的个人修养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苏副省长的一番话,既似在勉励人,又似在表扬人和批评人,每个人心态不一样,感受就不一样。

    座谈会结束后,按照苏副省长的要求,这里安排了以农家菜为特色的午餐,大家在苏副省长面前喝酒不敢放肆,讲黄段子也很收敛。倒是苏副省长兴致极高,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并且频频举杯向大家敬酒和劝酒,气氛非常融洽。

    中午吃完饭,苏副省长稍微的休息一下,又带上人在附近转了一圈,4点左右的时候,检查全部结束了,他告别了区上的这些领导,说自己要赶回省城去,但实际上他没有回去,他只是把这些人打发走了,车绕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了刚才住的那个宾馆,他今天来到这里,还有另外的一个事情,那就是到这里后山的三君山看看,他不希望有人陪同,只带上了自己的秘书和司机二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