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豁达的笑笑说:“过去的事情,我没放心上,你是我们班长,有什么不能说的,呵呵呵。 ”

    哈县长也笑笑::“话不能这样说,我是你的上级不假,但万事都有个分寸,那天可能我是急了一点,不过对这个案件我还是担心啊,我不希望因为他影响到我们的经济建设,年底了,各项指标都要考核,北山煤矿对县上也是有影响的。”

    季子强点头说:“我会叮嘱郭局长谨慎对待这个问题的,应该不会出乱子。”

    哈县长摇头说:“郭局长未必有你这样理解大局,对这个人我是越来越不放心了,这事真要是出了什么乱子,恐怕是会影响他个人的前途的。”季子强心一沉,哈县长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这个小小的范晓斌会让他如此小题大做,他竟然毫不掩饰的对自己和郭局长发出了这样的威胁,用的着吗

    莫非他和范晓斌是有什么利益纠葛

    季子强就没有想下去了,这不是一时半会可以想清楚的事情,他淡淡的笑笑说:“郭局长那人一直很谨慎的,虽然有点固执,但我想他还是看的请大局的,请哈县长放心。”

    哈县长就意味深长的看看季子强说:“这样最好,我希望他可以明白其中的一些道理。”

    季子强也没再说什么,离开了哈县长的办公室,哈县长望着季子强的背影,若有所思,今天季子强再一次展现了自己的能力,让哈县长心里不太平静了,他开始担心,他不得不祭起权利的大旗,来给季子强,包括郭局长增加更大的压力,他也明白这样是一招险棋,但有的时候,可供自己选择的方式并不太多。

    季子强还没走进办公室,就看到那个叫林逸的女副乡长了,季子强招呼了一声说:“林乡长,今天进城了”

    林逸笑容满面的说:“季县长啊,好像我们都是野人一样,回趟城都这么稀奇。”

    季子强哈哈的笑着说:“很少见你来政府,今天有事啊。”

    林乡长说:“今天在农业局和政府办来办点事情,现在是特意来看看你的。”

    季子强倒是有点意外了,他和这林乡长熟悉倒是熟悉,但两人的关心还没到让人家来看望的这一步,季子强也马上客气的说:“是吗,那谢谢你了,进来坐吧。”

    两人在这一会的说话中已经走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门口。

    林逸也不推辞,就随季子强一起进了办公室,坐下以后说:“晚上我请办公室黄主任和马局长吃饭,想请季县长也参加,不知道会不会唐突。”

    季子强奥了一声,一时也还没确定是答应还是推辞,这林逸又说了:“马局长刚才也说了,你去他才去。”

    季子强明白了,一定是这个林乡长要请马局长办什么事情,可能没有请到马局长,就想让自己给做一个托,这样马局长就推辞不掉了,他暗暗想笑,自己怎么成了这号角色了。

    但感觉基层的干部也不容易,来县上办点事情求爷爷,告,自己今天那就当一会托吧,何况是如此漂亮风韵的一个美女所请呢。

    季子强就爽快的说:“那行吧,我下午就讨扰林乡长一顿,蹭蹭饭。”

    林乡长见他答应了,喜出望外,脸也红艳艳的了,忙说:“那我先去安排,一会给你打电话。”

    季子强像是很傻的说:“好,好,我等你电话。”

    其实他知道这林逸一定是拿他的名字去邀请马局长和黄主任了,只是自己不能点破,那样会伤人家的自尊心的。

    林逸就像燕子一样轻快的离开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季子强自嘲的笑笑,就那起桌上文件看了起来。

    这样又过了个把小时,也就到了下班时间,他也接到了林逸的电话,说好了吃饭的地方,季子强看了下时间还有一会,就进了里间,准备冲洗了一下,今天到乡上去,一路上吃了不少的灰,现在卫生间有点冷了,他先把浴霸开开,等里面暖和了一些,才脱个精光,洗了起来。

    天色暗了下来,夕阳渐渐沉下去,洋河县的上空缓缓泛起了一片金黄,那颜色是如此的炫丽。

    小城仍然是不夜城,车水马龙、灯光闪烁、人声鼎沸,仍是城市夜的标志,与白天比,人声更加嘈杂,似乎到了夜里人更加欢实,许多人都成了不回家的人。

    在翔龙酒店最大的包间里,响着如梦如幻的曲调,那样的柔婉娇媚,给在座的人们带来了美好的幻觉,今天有季子强,马局长,黄主任和林乡长,还有一两个农业局的干部。

    季子强刚刚在主位上坐下,就听黄主任意味深长的说话了:“林乡长,今天你到底是请谁的,我和老马不会是灯泡吧”

    马局长也嘿嘿的笑笑说:“老黄你别说,这两人我感觉还蛮般配的。”

    这一说,包间里就所有人都笑了起来,季子强就自然的看了看林逸,没想到她也在看季子强,两个人在那对视的一刹那间,都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季子强到是没有太大的想法,虽然林乡长很漂亮,他还没有花痴到那个地步,只是惯常的对所有美女的一种喜欢,林乡长就不同了,她是爱慕他的潇洒风流,更爱他现在手握重权,这都是很大的一种诱惑,很多人不一定要去借用这样的权利,但却会从心的底层对权利崇拜,权利本来就可以叫一个老,丑的人变的高贵,可爱,何况现在还是这样一个英俊帅气的有权男人。

    就在刚才,她也有过一种幻想,如果自己对这个孤独的男人用自己最原始,但也是最有效的方式来接触一下,是不是会让自己的前途更为灿烂。

    为打破这两个老家伙对自己发起的攻势,季子强就说:“各位,今天我们就少喝点吧。”

    黄主任就嘿嘿一笑说:“请领导喝酒能少喝,你说是不是小林同志。”

    林逸也对着季子强妩媚的一笑说:“今天我请客,我不说结束,谁说了都不算。”

    季子强啧啧两声说:“我怎么感觉是掉进狼窝了一样。”

    几个人就笑了一回,马局长就赶着催起了菜,把几个小服务员指挥的堂堂转。

    一会的时间满桌子的好菜就端了上来,几个凉盘,有荤有素,红绿搭配,色香味美,几个热菜,那也是各具特色。

    季子强看看这么多的菜就说:“林逸,我们今天人少,菜差不多就可以,太多了也浪费。”

    林逸笑容满面的说:“就这些,就这些了。”

    黄主任在旁边帮腔说:“没关系啊,吃不完的我一会都打包。”

    服务小姐就打开了酒瓶盖,给他们几人杯中添满,林逸端起杯子说:“今天难得请到几位领导,我很高兴,感谢领导一贯的支持和帮助,来,我也没什么酒量,但第一杯我们还是要干了。”

    东道主发话,是不能推辞的,包括季子强在内,大家一起举杯相碰,喝了下去。。

    酒过了56巡,菜也过了78味,现在就是自由式了,有仇的可以去报仇,有冤的可以报冤,有感情的可以去联络,不服气的也可以开始拼酒了。

    马局长一马当先,跳了出来:“哎,林乡长,我们现在应该稍微喝一下了吧,你是女同志,我先邀请你,来三杯咋样。”

    林逸也是客气两句就碰了三杯,喝的时候都很干脆,好象那不是在喝酒是在喝水,三杯很简单,也很快就喝掉了,马局长把瓶子就交给了她,说:“现在该你了,你说几杯。”他的眼神很有点藐视的样子。

    林逸实际上是能喝一些的,今天是来找人家办事情,不陪也不成,就说:“行,我也邀请马局长和三杯。”

    马局长很高兴的接了三杯,这才坐下。

    林逸打发了马局长,就走了过来,季子强知道是该自己了,就很客气的说:“看你们喝的热闹,我也想喝点,我们适当的喝个一两杯,你看怎么样。”

    林逸妩媚的笑笑说:“你是领导,我肯定不敢灌你酒,但一两杯怕说不过去。”

    林逸今天就是想和他接触,沟通,酒到是次要,她就站在他旁边给他添满酒,碰了几下,在碰酒的时候,季子强分明看到她暗送秋波,含情凝睇着自己,那如淡烟般的凤眉,一双秋水般明眸流盼妩媚,娇俏的瑶鼻,粉腮微红,吐气如兰的樱唇,如花般的脸娇羞含情,吹弹可破的雪肌如冰似雪,更是让他心中激荡。

    季子强也就没再说什么,赶紧的低下头,陪她喝了三杯。

    今天的林逸,很是美丽,两人距离很近,季子强还可以闻到那如兰似麝的一阵扑鼻的清香,她那飘逸的长发、闪光的眼神、白皙的皮肤、细长的双腿,都让季子强有点不敢正视。

    一会办公室黄主任也来敬酒了,季子强就想要推辞一下,这面那黄主任就说了:“季县长这酒你不喝就有点重女轻男了,人家林乡长给你的酒你就喝,喝的还舒服的很,我这就不喝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