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回去的路上,那农业局的马局长就和季子强坐的一个车,这马局长快50了,一看就知道是那种经过世面,老奸巨滑的人,他对县上的局面是看的很清楚的。

    他在县上这些年属于二三不靠的人,但对本部门那是抓的很紧,外人很难进来开展工作,不管是吴书记还是哈县长,他都是不靠的太近,也不离的很远,让人感觉他是一个可以随时拉过来的人。

    于是,他就在这夹缝中稳稳的坐了好几年的局长,从这点来说,他也算的上是个高手了。

    此刻他从兜里就拿出了一个信封,对季子强说:“我是理解你的难处的,这是我准备的一点招待费,你先用着,到时候把发票给我就可以了。”

    季子强心里一惊,但看他话说得不温不火的样子,心里很快的转了几个圈,想想自己要打开工作局面,没钱真是寸步难行,自己不要,他们也是吃饭喝酒,糟蹋了,他就没说什么接了过来。

    至少这样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两人可以暂时的进入一个默契的状态。

    马局长也不会无缘无故的给人钱的,他也不是傻子,他看问题看的很透,这季子强过去是叶市长的秘书,上面关系可想而知,自己不可以像对待一般副县长那样对待他,那样做,将来自己是会有危险的,还不如借花献佛,知道副县长经费紧张,自己先给他来个雪中送碳。

    季子强装上了信封,两人也就都没再说什么了,也不用说什么,因为一条看不见的线,已经把他们连在了一起。

    到了县城,农业局的马局长就一定要请季子强一起吃个饭,这同来的还有几个单位领导,大家都来相邀,季子强也抹不开面子,就一起找了一家县上比较上档次的饭店,几个人跑了一天,都是肚子里空空如野,也没那么多的穷讲究,一人先来一碗面条,吃完了再喝酒。

    垫了个底,几个大男人就放开量的和了起来,时间不长,就撂掉了几个酒瓶子,有人就提议去唱歌,季子强想要推辞,那马局长就不答应了,带着酒劲,踹着脸厚是拉上他的胳膊就到了ktv歌厅。

    进去以后,他们就要了个最大的包厢,刚一落座,漂亮的领班小姐就摇曳着跟了进去:“几位老板,要不要找人陪啊”

    既然玩,哪儿能不尽兴啊,不由分说,马局长就按人头数了,又要六架啤酒。

    酒过三巡,大家正在热闹着,就见包间的门一下子被撞开,几个人冲了进来,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他们就和追进来的几个保安打着一团了。

    这里面除了季子强年轻以外,其他都是四五十的人了,平常也是养尊处优,颐指气使惯了,哪里见过此等阵势,不禁也慌了手脚,早都吓的来回躲避。

    包间的茶几也被推翻了,就也洒了一地。

    四五个人就扭成一团在打,季子强还是很有些胆气,就看不下去了,连声的喝道:“都住手,都住手。”

    可谁听他的话啊,在这些人眼中,他也就是个寻花问柳的骚人罢了,打的这么热闹,才没人理他。

    他气的刚想发作,就见包间门口一身低沉的话语传来:“住手。”

    那几个保安就像是过电了一样,立马就跳开,不再动手。

    季子强一看,这是一个剃着版头的四十多的男子,这人的长相真是不敢恭维,又矮又胖,皮肤又黑又粗,暴牙凸眼塌鼻梁,刁钻狡黠,丑不堪言。

    但不要管人家长的怎么样,人家的气势还是有的,一听他发声,那几个刚才还如狼似虎的保安,马上就变得像是绵羊一样了,一个保安就叫到:“老板,这两个小子嫌我们ktv的消费太高,说要去投诉我们,我们就小小的教训了一下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