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没有想到自己这次败的如此干脆和利索,连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自己设置了一个巨大的,精致的圈套,到头来却把自己装了进来,不由得,季副书记就想到了那句古话,‘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自以为自己这一生纵横官场,所向披靡,每每在危机之时,总能翻云覆雨,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自己的这一生中,除了真心的佩服乐世祥之外,真还没有谁让自己心悦诚服,当然应该也有人,只是自己没有遇到而已。

    但这次却实实在在的败了,没有一点的预兆,没有一点的警觉,而且自己还正在沾沾自喜之中就输了。,现在反省一下,自己是大意了,一个是对王封蕴的大意,从他第一天到北江省的时候,自己就从内心里在排斥和小瞧他,自以为是的人为这里是自己的阵地,自己在这里早就扎根,展枝,开花,结果,这是自己的主场,鸟瞰北江大地,谁能与自己一校长短。

    正式因为这样的想法,才彻底的让自己麻痹和轻视了对王封蕴本来应有的顾忌和警惕。

    季副书记还反省到另一个问题,那就是自己对季子强的重视不够,虽然自己从来都知道他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他没有乐世祥的血液,但他却有乐世祥的城府和睿智,自己本来应该把他作为一个平等的对手来看待,而自己到最后也没有那样做,是季子强的年轻和职位让自己过早的轻视了他,正是这两个人,才让自己陷入了这不伦不类的危机之中。

    但大错已经造成,悔之晚矣,在这里,绝没有忏悔的地方,更没有神父来听你的忏悔,每个人都只会幸灾乐祸的看着别人的笑话,也都在期盼着别人倒下,就算那个位置永远轮不到他来坐,他们依然兴致盎然的想要看到那段你方下场我登台的热闹。也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贫瘠而黯淡的生活有了一点点的波澜和愉悦。

    季副书记有点厌倦了,可是这场博弈就这样让他一败涂地是他心不甘,情不愿的,最近上面黄副部长也在尽力的发挥他所有的能量为季副书记奔走,但季副书记通过各种渠道反馈的信息证明,事情并不会发生根本的改变,自己想要摆脱这次危机的可能性也是越来越渺茫了。

    季副书记对坐在对面的秘书示意了一下,让他给自己身下又垫上了一个枕头,这样他就可以坐的更直一点,实际上他身体并无大碍,但由于精神和情绪上的虚弱,导致了他满脸的病容。

    秘书帮他倒上了一杯水,季副书记指了指门口的中央空调开关,说:“温度有点高,降几度。”

    秘书赶忙放下水,就过去调低了两度,也就在这个时候,响起了敲门声,秘书拉开门,一愣,招呼道:“苏省长来了,请进来,请进来。”

    门口的苏副省长笑呵呵的站在那里,在他的身后跟着几个办公室的干部,手里提着水果和营养品。

    季副书记听到了秘书的招呼,也转过头看到了苏副省长,他的眉心略微的皱了一下,对这个苏副省长,他从来都是不怎么瞧得上,当然了,同样的苏副省长也从来都不把他当回事情。

    苏副省长走了进来,看了看床上脸色惨白的季副书记,笑笑说:“今天我是代表政府来看望一下季书记,你怎么样啊,身体恢复的不错吧。”

    季副书记的秘书端来了一条藤椅,请苏副省长坐下,苏副省长点头表示了一下感谢,就把胖大的身躯装进了那条椅子里,而跟随他一同前来的省政府几个干部,都放下了东西,一起对季副书记问候一声。

    季副书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算是做出了回应,这些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是来看自己笑话的,特别是自己面前的这个苏副省长,更是会幸灾乐祸的偷着笑,嗯,不仅仅是笑,肯定还会心花怒发的,说不上啊,他已经在活动着想要坐上自己的位置了。

    苏副省长很舒适的把腿伸长了一点,让脚探进了季副书记的床下,这胖人啊,坐下来要是不伸长脚,总感到肚子窝的难受。

    苏副省长今天真的奇怪的很,过去他看到季副书记的时候脸总是瞪得平平的,一副横眉冷对的样子,但今天苏副省长却一直笑着,这样的笑容换个场合一定会很感人,但今天在季副书记的眼里,就是一种让他恶心和憎恶的表情。

    季副书记冷冷的说:“我这样的情况,真不敢麻烦苏省长的大驾。”

    “这话说的就不对了,现在你还是省委副书记呢,生病了我们政府当然应该来探望一下。”

    季副书记恨恨的瞪了苏副省长一眼,听的出来,苏副省长是在讥讽自己这个副书记只怕当不长久了。

    其他几个人在应有的礼数都做完之后,是不好留在这个地方的,这里是北江省三号人物和四号人物在对话,作为他们必须回避,床上那位到无所谓了,但坐在椅子上的这位可是不敢马虎,说不定人家很快就要晋升一步,成为北江省的三号人物了,所以几个人连同季副书记的秘书一起,都轻轻的离开了房间,在外面走廊的长椅上坐下来,等待里面谈话结束。

    季副书记端起床头柜上的水喝了一口,说:“那就这样吧,人你也看了,该心满意足了吧。”

    苏副省长一点都不介意的呵呵一笑说:“这都什么话啊,不过你身体不好,心情郁闷,我理解你,老季啊,我们也斗了这些年了,我看以后就不用这样了。”

    苏副省长的这话也不是完全的假话,其实作为他们这样的人,很多时候是犯不着说假话的,现在的局势对苏副省长很是有利,只要稍微的努力一下,自己就很有可能坐上季副书记的位置,在这样重大的利好中,过去那些若明若暗的争斗,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季副书记在听到这话的时候,是有一种悲哀的,是啊,该结束了,连老苏都看的出来,自己是不是真的气数已尽,但季副书记真的有点不甘心。

    “老苏,你是不是已经在想一些东西了,我劝你啊,还是低调一点,这不,我还没撤职吗?”

    苏副省长摇摇头说:“那里的话,我一点都不心急,该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不该自己的,强求也难啊,随遇而安最好。”

    季副书记刚要反唇相讥,却突然的想到了点什么,他慢慢的合上已经张开了的嘴,想了起来。

    苏副省长很是好奇,过去能言善辩的季副书记现在真的垮了,要是搁在过去,自己可根本都不是他的对手,他那辩术北江省的一绝,苏副省长看着沉思中的季副书记,心里还是很愉快的,自己总算有了超越季副书记的一天,这一天来的真迟啊。

    两人都不说话,枯坐了好一会,苏副省长就收回了一直伸的老长的腿,准备告辞离开了,本来今天应该是李云中代表政府过来看看季副书记的,但李云中刚好有事,就让他帮着来探视一下,这都是个形式,谁都知道季副书记再难崛起,但官面上的礼数还是不能少,既然现在两人都无话可说了,那就告辞吧。

    但季副书记在这个时候开口了:“老苏啊,有的时候我挺为你惋惜的。”

    苏副省长一愣,接着就笑了,你还为我惋惜,你自己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还有那闲情逸致啊,你是想了半天,想不过,就准备给我也添堵一下吧,苏副省长说:“呵呵呵,为我惋惜就不用了,我挺好呢,到是老季你啊,要多保重,哈哈,我也准备走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事情就直接说。”

    季副书记对苏副省长的挖苦并不在意,他摇摇头,叹口气说:“从我认识你的那天起,你就是这样样子,胸无大志,目光短浅,想一想,要是没有李云中这些年的照看,你能走多远?”

    刚才还笑容可掬的苏副省长,慢慢的收敛起了脸上的笑容,他冷静而认真的看着季副书记,有一股怒火在他心里慢慢的燃起,他深吸了一口气,把这怒火又压了下来,说真的,这些年里,苏副省长最为忌讳的就是别人说他是靠李云中起家,自己跟着李云中这些年来一直走到现在,表面看确实是李云中提升一次,自己跟着提升一次,真有的亦步亦随的样子。

    但难道自己全靠李云中吗?自己为李云中做过多少工作?自己为李云中顶过多少次雷?这谁知道呢?自己这些年也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走到今天,自己也不容易啊。

    苏副省长在冷冷的凝视了好一会季副书记之后,还是散去了心头的怒火,算了,自己何必和一个行将就木的人来计较,自己的未来是光明,而他呢?只是风雨飘渺中的一片枯叶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