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张秘书很快的收拾干净了办公室,轻轻关上门出去了,办公室里只剩下了叶眉和王封蕴两人,他们两人却都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对王封蕴来说已经有很长时间了,到底是那天开始的,王封蕴说不上来,但他却知道,每当自己看到叶眉的时候,总是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是一种温馨,一种安详,一种舒适和熟悉。品书网vodtw

    他知道,自己可能是喜欢上这个女人了。

    有时候王封蕴会感到好笑,自己都这把岁数了,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每天也可谓是日理万机,但就是这样的一种情况下,自己怎么能平白无故的生出这少年人的儿女情长了?

    他曾经以为这是自己的一种错觉,或者是一种对夫人的怀念,不得不说,叶眉在自己的眼里,很多地方也越来越像自己的夫人了,那温馨的笑容,那走路的姿态,还有看着自己的时候那种欣赏和尊敬,这一切都让自己心动。

    而叶眉也对王封蕴的这种感情有了一种懵懵懂懂的感觉,不明显,似有似无,断断续续的,可是不能否认的是,它确实存在,好多次叶眉都看到过王封蕴在看自己的时候那种眼光里的忧思和迷離,是的,没有错,好几次都是那样的。

    但叶眉却一直既不能确定,也不想去确定,她对王封蕴在目前依然是一种尊敬和服从,她曾经在有一次看到王封蕴那种眼光的时候,有那么一次思考,会不会真的王书记想要对自己表达什么?

    当然,最后叶眉自己都笑了,就算王书记有那么一点点的想法,他也绝不可能那样说出来,或者表现出来,一者,两人都不在年轻,都会很含蓄,很理智的考虑问题。二者,这里不是普通的地方,这里是官场,每一个人都会对别人有意无意的做出防范的,谁能把自己的情感暴露出来,所以叶眉一直以来都是坦然的。

    但今天王封蕴的表情显然有点过于明显,让叶眉心中过去的那种朦朦胧胧的感觉一下清晰了许多。

    他们在等着电磁炉上的水烧开,王封蕴看着水壶,好一会才说:“你喜欢喝茶吗?”

    “喜欢。”

    “喜欢功夫茶吗?”

    “不喜欢喝,感觉太浓,但喜欢看别人泡,感觉那是一种艺术,一种美的享受。”

    王封蕴有点惋惜的说:“我以为你也喜欢喝。”

    叶眉轻轻的摇摇头,说:“忘了告诉你,我还喜欢看别人喝,那种端起茶来很享受的感觉真好。”

    说到这里的时候,叶眉的眼光就朦胧了,时光的隧道一下子就把叶眉送到了多年前的柳林市,是的,就是柳林市,就在那个市长办公室里,每次看到季子强泡茶,喝茶,自己都有一种愉悦的感觉,虽然自己不喝,但还是会在自己的办公室准备一套茶具,等着他来的时候让季子强给自己泡。

    自己会美其名曰的说自己很喜欢闻那个茶叶的味道,其实自己不过是想看到他享受,轻松和惬意的那副表情而已。

    叶眉陷入了回忆中,王封蕴说了句什么,叶眉没有听清,等王封蕴再说一次的时候,叶眉才一下从那时光隧道中穿越归来。

    王封蕴说:“是不是当初你先生喜欢。”

    叶眉轻轻的摇了摇头,说:“不,不是。”

    王封蕴也沉默了,他突然的有了一种预感,似乎在叶眉的心中还有另一个人的影子没有放开,那么这个人是谁?他难道优秀的已经超过了自己这样一个封疆大吏,不可能,不可能,应该是自己的误判。

    当茶冲好之后,王封蕴递给了叶眉一杯,叶眉就那样痴痴的端在手里,慢慢的放到鼻尖,轻轻的嗅着,后来她突然的放下了茶杯,摇摇头,她必须赶快的纠正自己的这种情绪,自己现在面对的是省委書記,是一个掌控这几千万人衣食住行的一品大员,自己怎么可以去想那些东西呢?

    王封蕴也放下了茶杯,看着叶眉说:“你今天一直在走神,情绪一直在波动,还好,我不是你的政敌。”

    叶眉长吁了一口气说:“是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注意力有点分散,现在没事了,书记有什么指示我保证不会失误。”

    王封蕴呵呵的大笑,说:“其实我留下你也就是想谈谈新屏市的事情,现在我们是不是该考虑一下季子强的问题了。”

    叶眉闪动了一下眼光,说:“书记的意思是?”

    “我准备让他担任起新屏市市委书记的职位,上次没来得及在会上研究,争取在年底调整的时候定下来。”

    叶眉说:“行吧,上会应该能通的过。”

    王封蕴也很自信的笑笑说:“那是肯定的,现在我们工作的阻力小了很多啊,不过季副书记的事情还是有点让人担心。”

    叶眉很警觉的问:“怎么了?是不是京里传来什么话了?”

    王封蕴点点头说:“是啊,听说组织部还在死保他,所以最终是个什么结果现在也不好说,不过总理那面好像有想法拿下他。”

    “既然总理都有这个想法了,那事情还能有什么问题?应该只是个时间问题吧?”

    王封蕴端起了茶杯,深吸一口气,闻了下,才缓缓的喝了下去,放下茶杯说:“等你到了那个位置你就知道了,谁都有自己的难处,包括总理。”

    叶眉的心就‘咯噔’的一下,要是这样的话,事情真的有点棘手了。

    两人好一会都没有说话,这时候墙上的时钟敲响了7点的时刻,王封蕴恍然醒悟过来说:“哎呀,都过饭点了,这样吧,我来请你一顿吧,秋书记。想吃点什么你自己说。”

    叶眉在王封蕴的提醒下,真的有点饿了,这女人和男人是不一样的,男人一顿吃的多,可是过了饭点也忍耐力好一点,女人一次就像猫吃食一样,吃那么一点点的,所以饿的也快,叶眉说:“那就在你们小灶上弄个菜吧。”

    “那不行,既然请你,肯定就要请的像模像样的,不然浪费了一次机会。”王书记在说这话的时候,是有点意味深长的。

    叶眉心里又是一动,王封蕴的话是有双重的含义的,这一点叶眉能够敏感的听出来,叶眉一下就有点慌乱起来,她感到自己有点脸红心跳,忙低下头,端起了一杯茶,不过喝了一口,就感到很苦,她还是皱着眉头喝了下去。

    王封蕴现在也是很紧张的,他已经再一次的表露了自己的心机,叶眉的选择,将决定着自己是继续还是停止,自己和叶眉都不是年轻人了,都有很多的工作,很重的责任,不可以去玩年轻人的那种浪漫和追求,更不会有什么苦苦挣扎,念念不忘。

    成,就商量后面的事情,不成,就必须停止动作,以免将来在一起配合工作时候的尴尬。

    所以现在就只等叶眉一句话。

    叶眉也知道,自己将要面临人生的一次重大的选择,自己的一个态度,或许都能改变很多人的命运,也会给北江省带来一场剧烈的震动,更能让自己的下半生发生转轨和变化。

    在沉思良久之后,叶眉还是微笑着站起来,说:“我们就在你们小灶吃吧,我饿的有点受不了。”

    王封蕴一下就愣住了,他知道,事情只能这样的,至少在近期只能这样的,也许把,假以时日,情况会发生改变,但现在显然是应该放手了。

    王封蕴能放手吗?不!绝不能,他用舌头舔着下嘴唇,张开双臂就扑了过去,一下就摁住了叶眉,三下五除二,就剥掉了叶眉的。。。。。。靠,这是我瞎想的,实际人家没有,也不可能有。

    叶眉和王封蕴客客气气的吃完了饭,王封蕴还特意的让自己的专车把叶眉送回了家,虽然王封蕴的心里是失落和惆怅的,但一个如他一样坚强的男人是绝不会让这样的感情轻易击倒,也许击倒根本都谈不上吧,因为他们是官场的人,他们的责任和权利在他们的生命中永远都是第一位。

    叶眉在离开省委的时候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份落寞和感伤,说真的,王封蕴是一个不错的男人,他正直,有担当,体贴而充满活力,但自己还是无法接纳他,不是他不好,是自己的心中已经再也装不下其他的人了,自己心里只有那一个遥远的身影,他笑起来,自己就觉得天空是灿烂的,他忧伤的时候,自己便觉得生活是无趣的。

    他的每一个表情都会在不经意的时候出现在自己的脑海,所以自己已经再也装不下其他的感情,自己的心只有这么大,自己的回忆只有这么多,其他的都已经淡漠和模糊。

    叶眉轻轻的叹口气,身子一缩,靠在了北a--0001号车的靠垫上了。

    这个夜晚,这个城市,其实何止是叶眉一个人惆怅伤感,比她更痛苦的还大有人在,在省军区医院的高档病房里,季副书记的痛苦谁能知道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