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易雪坐了下来。品书网vodtw她是坐在季子强这边的,和江可蕊面对面,本来,心理上就没想要和季子强有距离,坐得很贴近,就碰了季子强一下,季子强心里有点紧张。

    萧易雪显得很坦然的样子,拿起他们的菜单看了看,说:“怎么就点这些?”

    她看着江可蕊说:“点些好的。喜欢吃什么就点什么!”

    江可蕊淡然的摇摇头说:“萧总太客气了,实际上这就是我们喜欢吃的。”

    萧易雪不由的多看了江可蕊一眼,心里暗自的叹息,难怪季子强会拒绝自己,这个女人的魅力是很强大的,她从容自信,周身散发出超然洞明的气质,她坐在初冬的阳光中,目光无尽流漫,神情美好安祥,那份高雅让阳光都黯淡了许多。。。。。。

    萧易雪心中一阵的伤感和失意,她多么希望季子强的妻子是一个庸俗而普通的女人啊,那样自己才会有一份希望。

    几个人正说着,萧易雪带来的那些人都出来了,手里都拿着酒杯,嚷嚷着要和华书记喝酒,他们说,认识华书记是荣幸。

    他们说,听说华书记很能喝酒,赏个脸,进去和我们一起喝酒吧!

    萧易雪也嘻嘻的笑着,说:“对了,我还把华书记叫成季市长了,看来该罚两杯。”

    季子强忙站起来,忙手,说:“不了,不了。我还是在这里吧。我下午开会,是不能喝酒。”

    一个银行的什么科长就伸出手要和他握手,季子强只能伸出手,一面握手,一面说:“下次吧,有机会一定陪大家喝好。”

    这样就吵吵嚷嚷的热闹了一回,萧易雪便和他们回房间了。

    江可蕊摇摇头问:“都是什么人?”

    季子强说:“有几个是银行的,还有几个不认识,可能是影视城的客户吧!”

    江可蕊说:“不认识也要你喝酒?”

    季子强笑着说:“那里是叫我喝酒,是叫华书记喝酒!”

    江可蕊说:“这书记当得真够累的,又要干活,又要喝酒,而且,还要跟不认识的人喝酒。”

    季子强说:“这有什么办法呢,当官的都不轻松,越是不认识的才越要喝,不喝还不行,人家说你看不起人,不给人家面子。”

    江可蕊撇嘴一笑,说:“我看你倒一点不累,人家叫你华书记的时候,要给赏脸喝酒的时候,你那脸上的兴高采烈,像当了土皇帝一样,你会不会有这样一种感觉,总喜欢有人围着你,总喜欢听好话,有那么三两天,没人围着你,没人对你说好话,心里就不舒服?”

    季子强就哈哈的笑了起来。

    江可蕊还是一本正经的说:“你成天嘴里说,要当官是为百姓干事,官当得越大,越能为百姓干大事,但心里是不是也希望满足一种虚荣,满足这种千人捧万人抬的虚荣?”

    季子强笑了,说:“分得开吗?这能分得开吗?好像应该是连在一起的。也想干大事,也想得到这种荣耀的满足!”

    他们说着讲着,菜上来了,就一边吃,还一边谈,吃到一半的时候,季子强想起了什么,拿出手机拨打电话,江可蕊迷惑了看着他,想他这是打给谁?饭才吃到一半,又想起什么事了?

    只听季子强说:“你出来一下!”

    江可蕊看到萧易雪走过来时,才知道,季子强那电话是打给她的。

    萧易雪问:“有事吗?”

    季子强挪了挪身子说:“坐吧!”

    萧易雪坐了下来,脸有点红,显然是喝酒了。江可蕊坐桌对面也闻到她呵出的酒气,季子强向服务员招手,然后问萧易雪:“喝点什么?”萧易雪笑了一下说:“那就来杯茶吧!”

    茶端上来了,萧易雪也喝了,却不见季子强想说什么,她的手机却响了,季子强这才问:“是他们打来的吧?”

    萧易雪说:“叫我回去喝酒的。”

    季子强说:“别理他们,再坐一会,让他们再喝一阵。”

    萧易雪就看着他。她是手肘撑在桌上,手扶着脑袋坐着的,看他时,只是抬了抬眼帘,她知道,这是季子强在关心她,他知道自己的酒量不好,怕自己喝醉。

    季子强说:“别跟他们死拚!等他们再多喝二两,你才回去,形势就不一样了。”

    萧易雪还是那个姿势,却很妩媚地笑了一下,江可蕊看得心跳,想她怎么对季子强那么笑呢?又想自己是不是多心了,是不是喝了酒的女人笑得都这么妩媚?

    萧易雪头却在手里摇晃说:“没用。我那几个人喝不过人家。”

    季子强问:“你怎么不找几个能喝的呢?”

    萧易雪说:“我那知道他们那么能喝!”

    季子强说:“凡是出来吃饭,都要防着点,越是不明底细的人,越是要防,怎么也得找又个能喝的护着自己,更不要当光杆司令。”

    萧易雪说:“我现在几乎就是光杆司令。”

    季子强问:“他们都是干什么的?不喝不行吗?”

    萧易雪说:“不喝不行。我也不是那种和什么人都喝酒的人,但这次,不喝不行。”

    季子强犹豫了一会,他并不是想英雄救美,但对萧博瀚的这个妹妹,季子强还是不能不去爱护和保护的,他说:“我去帮你喝几杯吧!”

    他站了起来,江可蕊还没反应过来,萧易雪先站起来了,可能喝了酒的人反应都比较快。她先把季子强的出路给堵住了。

    萧易雪说:“不用你帮了,你陪嫂子好好吃饭吧”。

    季子强又缓缓的坐了下来,说:“那行吧,自己长个心眼,少喝一点。”

    萧易雪点点头,默不作声的转身离开了。

    江可蕊犹豫了一会,说:“算了,我们赶快吃。”

    对江可蕊来说,她对刚才这个女人有点害怕了,不为别的,就为她对季子强的那个妩媚的笑容。

    下午上班,季子强倒还稍微的清闲了一点,处理了几个亟待处理的公文,然后主持召开了一个市长工作会,通报了南区关于氮肥厂改制收购和扩建工程的谈判事宜,会上,季子强要求政府个部门的领导要齐心协力,如果谈判成功,将有很多的事情摆在面前,需要一件一件去完成,任务依然艰巨。

    开完会也就要到下班的时候了,几个副市长一起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季子强知道自己肯定躲不过去,陪着大家就去吃饭,不过在路上,季子强让王稼祥给市委办公室的赵主任也去了个电话,让他也过来了。

    而远在省城的王封蕴书记办公室里,也是刚刚结束了一个小型碰头会,也或者谈不上会吧,就是几个相关的常委在一起为几件事情沟通了一下,等大家都离开的时候,王封蕴叫住了叶眉:“秋书记,能耽误你一点时间吗?”

    叶眉转过身来,雍容华贵的一笑,说:“王书记怎么一下变得这样客气了,有什么事情要指示,直接吩咐啊。”说着话,叶眉就坐在了沙发上。

    王封蕴看着张秘书手脚利索的收拾着茶几,自己就对叶眉说:“干脆坐过来吧,那里乱糟糟的。”说着,王书记站起来就到了靠窗的那个茶桌旁坐下了。

    这个茶桌据说已经经历过好几任省委書記了,王封蕴也不知道它有多少年,反正自己来的时候听办公厅的领导说,这张茶桌在他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就知道在这里放着。

    王封蕴书记还是懂一点的,知道这是黄花梨茶桌,这应该是在花梨木中最珍贵的,这种珍贵木材的供应因其被大量砍伐而迅速减少,而物以稀为贵,其价格之高堪称“绿色黄金”,茶桌色泽高雅,质地温润细腻,纹理清晰美观,是难得的佳品。

    王封蕴等叶眉坐过来之后,对张秘书说:“小张,先不收拾了,把茶具端来。”

    叶眉就问:“书记是要喝功夫茶啊。”

    “是啊,是啊,不过今天我亲自来泡,让你瞧瞧我的手艺。”

    叶眉眨了下眼睛,说:“那到是真的难得,早就听说书记的功夫茶是北江一绝,我要学习一下。”

    王封蕴一面接过张秘书放下的茶具,一面说:“真的想学,那我就免费收你这个徒弟。”

    “好啊,好啊,那今天就教我。”叶眉也很愉快的说。

    王封蕴一面操弄着手里的泡茶工具,一面说:“今天不行,今天不行。”

    “为什么啊?”

    “这个啊。。。。。”王封蕴犹豫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有点变化,说:“今天不让你动手,我来给你服务。”

    叶眉很少见王封蕴书记会出现这样犹豫不定,而又奇怪的神情,她心里是一愣,莫非今天王书记要和自己谈很重要的事情吗?那会是什么事情呢?

    叶眉思考着,又看了一眼王封蕴,但刚好王封蕴也正在看着她,叶眉起初没有觉得什么,后来发现王封蕴眼光在躲闪自己,而且脸也莫名其妙的红了起来,叶眉一霎拉,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她的脸也升起了一片红云,两人都快速的转过了头,好一会,只能听到煮水电炉的发出的丝丝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