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也没有什么可意外的,我说过,权利的博弈不是要对方的命。品书网(vodtw)”季子强淡淡的说。

    冀良青点了点头,又问:“但不得不说,你这样还是有点冒险,万一我过了这关,平安无事了,你不怕我稳住位置,展开反击。”

    季子强摇摇头:“不怕,在开会前的半个小时,我已经接到了省里的信息,你的辞职被批准生效了,所以以后我们不会再斗,相反,你还要辅助我,因为对你来说,那已经是最后的一步退路了。”

    冀良青深深的看着季子强,他想,假如季子强没有在开会前接到省里的消息,那么他还会在刚才帮自己吗?冀良青没有答案,这恐怕将会是永远的一个谜了。

    新屏市一下子就又回到了往日的单调和平静中,冀良青在不久后的一天,就离开了书记的位置,而大宇县的张光明,也同样的被一撸到底了,季子强呢,暂时的代管了新屏市的全部工作,成了党政两面的一把手

    但越是这样,季子强的心里越是紧张起来,他担心啊,季副书记还没有倒下,自己这个市长代书记会不会在有意外呢?

    记得当初在柳林市的时候,也曾经有过这样的一段党政双挎印的时间,但后来自己还是什么都没有保住,这样的历史会不会重演?

    很难说,至少季子强自己是不敢保证的,‘历史不会重演’,这是一句老话,但还有一句话叫着‘历史惊人的相似’。季子强于是就徘徊在这两句话中,惶惶然,一天没有正式下文,他一天都不会安心的,本来一场漂亮的战役是足以让季子强感到慰籍的,可是我们的这个季市长反而紧紧张张起来。。。。。

    冀良青搬到人大去了,不管怎么说,这次冀良青能全身而退也算是很不容易了,他自己也认命了,想一想在自己的手上挤掉过好几个市长,今天自己让别人挤掉也算是因果报应,人不可能总是那样的顺风顺水,有过五关斩六将的风光,当然也就会有走麦城的机会,人世间就是这样一回事情。

    在他卸任新屏市书记的时候,季子强亲自为他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欢送仪式,冀良青也是打起精神,强颜欢笑,尽力的表现出了一个政治人物的应有的风度和气质,整个宴会还算圆满,季子强也在这个宴会上给与了冀良青应有的尊重,虽然冀良青战败了,但季子强一点都没有轻视和小瞧他的想法,这样的一个对手,如果不是种种的机缘巧合,自己也很难侥幸的胜出这场。

    作为冀良青本人来说,他现在心中对季子强的那种怨恨只能深深的埋在心中,败军之将不言勇,自己在书记的位置上都不是季子强的对手,现在下来了,更不能和他旗鼓相当的展开对垒了,这个人的潜力和运气就不是自己能够匹配的。

    冀良青又想起了当初王老爷子对季子强的那番话,不错,他的气运确实很好,但冀良青也从来没有后悔过曾经和季子强展开的那一场场争斗,这没什么好后悔的,假如时光可以倒流,一切可以重来,自己还是会这样做的,因为这里是官场,是一个永远没有平静的地方,不进则退,就是这里的生存法则。

    新屏市的百姓也到处在议论和传播着这次变动,在她们的嘴里,事情就已经脱离了实际情况,变得扑朔迷離,刀光剑影,每一个版本的传说中,都少不了季子强顶天立地的高大形象。

    季子强在听到小赵一条条的给自己汇报时,连他自己都忍不住的笑了,说:“这都成了小说了,哈哈,真是三人成虎啊,好了,我们先不谈这些了,看看今天还有什么事情要做。”

    小赵说:“刚才市委办公室主任来过一个电话,想过来看看你,问一下你对办公室还有什么要求,他们好尽快的按你的要求准备一下。”

    季子强很是高兴,当然,他的高兴不在于他能搬进冀良青的办公室住,季子强还没有肤浅到如此的地步,他高兴的是,这个市委办公室主任赵军成一直以来都是冀良青的铁杆嫡系,但他却在刚刚送走了冀良青的一天之后就第一时间的表明了他谦恭归顺的心意,这也说明了冀良青在新屏市的势力随着他的下台,就要土崩瓦解了,这个市委办公室主任赵军成只是一个小人物,对整个新屏市各派势力的平衡中是没有太大的份量的,几乎可以说可有可无。

    但季子强还是觉得这是一个好的机会,就像毛爷爷说宋江一样,这个人可以做为反面教材,自己也要好好的利用一下这个市委办公室赵主任,让他来做个旗杆,以显示自己的宽宏大量和不计前嫌的博大胸怀。

    季子强就对小赵说:“你回复他,可以过来,我现在有时间。”

    小赵站起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打电话通知了,这一会的功夫,政府里面包括刘副市长,副市长郁玉轩,副市长叫茹静,秘书长王稼祥等等都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大家一来当然先是祝贺了,祝贺季子强成为了代理市委书记。

    这里面所有的人都很愉快,谁都知道,拔个萝卜多个坑,季子强一但当了市委书记,这接下来的市长,常务副所长,包括副市长,政府秘书长等等一长溜的都会出现相应的位置,换句话说,动一个冀良青,下面估计会动几十上百个人,所以大家都满怀期待。

    刘副市长自然是当仁不让的期盼着市长的位置,假如不从上面空降的话,他接人季子强的概率是最大的,他唯一的竞争对手就是尉迟副书记,但尉迟副书记当初在选举上那一次事故下来,现在基本是残废了,他能坐稳这个副书记位置,都是烧高香,他哪敢觊觎市长的宝座。

    不过眼目之下刘副市长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季子强是否认可自己,从这几年中,可以说他和季子强的关系很一般,两人斗过,合过,也相互依靠和利用过,但唯独没有那种很铁很信任的感觉,这就增加了刘副市长内心的很多忧虑。

    要说刘副市长这几年到是贴上了苏副省长,每年的逢年过节他都会亲自过去拜访,但终究这只是一个人而已,季子强就不同了,他既有举足轻重的建议权,他还有和上层良好的人脉关系,在这件事情上,他的一句话恐怕比起苏副省长更要管用。

    当然了,最好是他们两个都推荐自己,但这难度有点大啊。季子强这个人,如雾中之龙,飘渺无迹,不见首尾,自己你能不能拿下他,把握不大。

    刘副市长就说:“华书记,我们几个刚才商量了,下午给你搞一个庆祝,大家热闹热闹。”

    季子强忙说:“使不得,使不得,现在上面一直在提倡勤俭,另外这事情也没最后下文,我们自己到庆祝上了,传出来不好,谢谢各位的美意,心领了,心领了。”

    刘副市长不以为然的说:“华书记你太小心了,今天没有外人,就我们这些人,不会闹出多少动静的,这几年大家跟着你干,也都长了不少见识,看看你高升了,以后想求教都没那么方便,想想都很惋惜。”

    季子强就感到一阵的肉麻,你还别说,刘副市长过去并没有太把季子强当成一回事情的,他一直都是很牛的,不管是全市长在,还是庄峰在,都不敢太过小瞧于他,这主要是在所有副市长中,他的资格最老,几朝的副市长了,想不牛都难啊,所以他绝没有拍过季子强的马屁,今天应该是第一次,季子强虽感肉麻,却也感到难能可贵。

    另外的几个人都说话了,大意都是在劝季子强。

    副市长茹静说:“季市长,奥,华书记,这就是你见外了,不就吃顿饭了,至于如此谨慎,反正你不去不行的,别人我不管,我是跟你耗上了。”

    一个姓张的副市长就嘻嘻的笑着说:“对对,茹市长这次可是要展示一下魅力。”

    茹静问季子强:“华书记,你看我还有魅力吗?”说着就凑近了一些。

    季子强赶忙说:“有啊有啊,谁敢说你没有,我就和谁急。”

    “既然你说有魅力,那怎么不给这个面子?”

    季子强只能无可奈何的说:“给给,行了吧。”

    大家这才高高兴兴起来,他们都知道,自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这几年不管怎么说吧,和季子强的关系也还过得去,相比于那面市委的很多人,自然要轻松一些,说不定啊,季子强上来之后还会大张旗鼓的收拾一些人,那是不是又会出现很多机会?

    所有的人都是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和期待的,这里面最安心的就是王稼祥了,季子强早就给他暗示过,所以只要最近自己低调一些,老实一些,事情肯定会如愿而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