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e="n;:#;">

    “机会?什么机会,是你给我,还是他们给我,哈哈哈,哈哈哈,季子强啊,你在我面前有点减分了。品书网”

    季子强不动神色的说:“你当然还有机会,我听说你捐出了几百万,我知道你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事情也许没有发展到哪一步,我季子强也从来都不是个赶尽杀绝的人。”

    “你不赶尽杀绝?这还是你吗?”

    “当然还是我,权利博弈的最终目的我一直都很清楚,那就是权利,不是人身的攻击和江湖的仇恨,我可以让出一条道来,但你也要给与我足够的尊重。”

    冀良青从刚才的绝望和惶恐中恢复些许,他说:“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你自己辞职,还想要你对季副书记的反戈一击。”季子强说的很慢,但字字千钧,一下下的都砸在了冀良青的心头。

    冀良青的脸就突然的红了,这是一种被激怒的愤慨,他也一字一句的说:“我不会那样做的,恐怕你会失望。”

    季子强静静的看着冀良青因为愤怒而情绪激动,他点上了一支冀良青办公桌上的香烟,抽了几口,等冀良青脸上的红晕都消退的时候,季子强才说:“那么好吧,我就不再强求你什么了,但季副书记还是不会因为你对他的忠诚而摆脱危机,这一点你比我清楚,本来我是想你至少还能保留人大主任的职务,现在看来,你什么都不想要了,也好,也好,这样干净轻松。”

    说完这些,季子强抬手,很稳定的把手中的烟蒂摁熄在了烟灰缸中,笑一笑,站了起来,收回了还放在冀良青面前的那几份材料,说:“好吧,我也言尽于此了,今天打扰你了,冀书记。”

    季子强转身离开了,他的步伐不快不慢,但每一步都是坚定的,每一步也都像是踏在了冀良青的心口,踏的冀良青呼吸艰难,喘息不均,冀良青不由的捂住了自己的心头,在季子强用手搭上了门板上球星把手的那一刻,他喊了一句:“等一下,等一下。”

    季子强站住了,他没有回转身体,但显然的,季子强的脸上已经露出了一种如释重负的笑容。。。。。

    离开冀良青办公室的时候,季子强抬头看到了一缕阳光,它是一丝丝的,从漫天的白云间洒下来,落在地上,落在树叶间,落在行人的面上,落在季子强的心里。一丝丝的温暖,是美好的,季子强抬头仰望,阳光在他的眼波里形成了影子,好像他的灵魂也被洗涤了一遍似的。

    季子强想要放声高歌,或者拔剑四顾,或者吟诗作对!但终于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静静的带着难以捉摸的微笑,走进了这个温暖的世界。

    新屏市的反应是快捷而致命的,冀良青的一封辞职报告和一封反省书拉开了北江省季副书记厄运开启的大幕,在这个冀良青的反省书里,他列举了很多自己的错误,但这些错误都是无关重要的,只是有一样成了整个常委会讨论的主题,这就是冀良青说到自己在季副书记的指示下,轻率的协助季副书记的儿子在大宇县借得大量资金,给大宇县的发展带来了影响,造成大宇县很多的企业现在应为资金短缺无法正常运营,这严重的损害了干部在基层百姓中的声誉,虽然他也是迫不得已和大意失误,但还是有错。

    省常委会对此事极为关注,在安排人员到新屏市了解情况的同时,及时的冻结了季大公子在股市的所有资产,并将此事上报了中央,希望获得中央的许可,对季副书记以及季大公子做出更深一步的调查。

    这是无可厚非的决议,作为一个省级部门,是很难对一个副书记进行调查的,所以在常委会讨论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除了季副书记回避之外,其他的常委,不管他们过去和季副书记关系多么的密切,但也很爽快的举手同意了,因为谁都知道,季副书记已经要日落西山,这个冀良青的材料不过是一个引子,从最近上面的一些议论导向上看,季副书记已经完了。

    季副书记请假休息了,这是一种自知者明的表现,面对这样的局面,他必须回避和收敛起来,儿子从大宇县借钱那是抵赖不掉的,不要说自己帮了忙,就算不帮忙,一样也是涉嫌违规的,何况他还知道,自己儿子在其他几个省管的国企也借的有钱,这样的情况自己是开脱不掉的。

    中央当然快速的介入了对季副书记的调查,总理在上面亲自签字,要求认真调查。

    而新屏市也很快地迎来了省委调查组的人员,他们要落实季大公子在借贷中是不是动用了权利,同时,还有对当事人的一些取证和调查。

    这件事情一下在一直都不平静的新屏市更引起了一阵的更大的轰动和震撼,所有的人都开始打听和盘算起来了,稍微有点政治敏感度的人,也都看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冀良青的时代已经宣告结束了,未来的新屏市会成为季子强的天地,这不太起眼的城郭,将掀开崭新的一页。

    而随之带给季子强的就是无尽的烦扰和困惑了,那些各行各色的人,都一下的聚集在了季子强的周围,他们不断的讨好,纠缠,献媚和表白,每一个人都争先恐后的想要获得季子强的青睐和关注。

    在办公室,季子强肯定是躲不住的,小赵根本都无法阻挡这汹涌澎湃的大军,回到家来,季子强依然是无法安静,就算他卸掉了门铃的电池,那毫不间歇的敲门声都闹得小雨无法安睡,前来送礼的人在进不了季子强家里的情况下,竟然厚颜无耻的等在季子强家的门口,互不相识的也可以发烟聊天,隔着防盗门对季子强赞颂,这实在让季子强忍无可忍了。

    他只好大张旗鼓的离开了新屏市,说是到下面基层去检查,实际上他找了一个宾馆住了下来,知道他在这里的人很少,他安安静静的在酒店睡了一个上午,不管谁来电话,他都说自己正在路上。

    但下午吃饭的时候却无意间碰到了鸿泰地产公司的老板柯瑶诗,柯瑶诗是在这里接待一个自己的客户,她很奇怪,风头正劲的季子强怎么一个人形只影单的在这里吃饭,这太反常了,反常的有点离谱。

    “嗨,季市长,你一个人。”柯瑶诗送走客户之后,返身回来找到了正在隔断中吃饭的季子强。

    季子强吓了一跳,一看是柯瑶诗,稍微的安心了一点,毕竟柯瑶诗算不得官场中人,要是遇见自己的是个局长,县长什么的,自己就彻底的暴露了。

    “是啊,今天一个人吃饭,你怎么来这里。”

    “我陪一个客户过来的,你是在躲避什么吗?”柯瑶诗饶有兴致的问。

    季子强就把他拉了一下,让她不要站在那里太显眼,因为柯瑶诗的美丽是足以让人动容和遐想的:“可不是吗,最近每天找我的人多,实在是不堪其扰,过来住一两天。”

    柯瑶诗就笑了,说:“这是好事啊,证明你已经人心所向,该登顶了。”

    “唉,现在谁知道呢,这些人不过是提前来预投感情而已。”季子强摇着头感慨的说。

    柯瑶诗眨眨眼,说:“那我想也预投一下。”说到这里,柯瑶诗的脸上就飘起了一片红晕。

    季子强心里是连跳了几跳,也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柯瑶诗就坐了下来,一直等着季子强吃完饭,而季子强在吃饭的时候也有点拘谨和不安起来。

    后来季子强吃完了不得不回到房间,柯瑶诗也跟了进来,房间的气氛便有点窒息和曖昧,

    柯瑶诗就那样看着季子强,看的季子强心里发慌,他力图让自己镇定,但柯瑶诗的魅力和美丽是具有强大的能量,因为她是那样的风韵万千,那样的引人幻想,季子强就记起了自己和她那一次纏绵,虽然已经很久很久了,但季子强依然清晰的记得。

    “你在躲避我吗?你怕我吗?”柯瑶诗说着就靠近了季子强,她从心里是喜欢这个男人的,他给过自己无私的帮助,让自己度过了人生中最大的一次难关,但他又绝不相求其他的东西,包括自己的身体。

    而自己难道还有什么其他的方式对他感激吗?没有,自己有的也就是这幅身体。

    柯瑶诗一下拥抱住了季子强,这一刻,柯瑶诗时间已经不再流淌,万物都已经不复存在,她觉得现在仅有的就是他们两个人。

    季子强想要对她说点什么,想要告诉他这样不好,但是话还没出口,就让她的舌头伸进嘴里

    渐渐的,这俏媚的女人,开始用她那纤细柔嫩的手指探索到季子强的兴奋之处。

    季子强有点把持不住了,他想推开柯瑶诗,可是推出去的力度却很小,他有点像一个被骚扰而激动的少妇一样,显得有气无力的,或者季子强也无法残忍的推开柯瑶诗,男人总归是男人,面对这样的誘惑,谁能真正的拒绝。

    本书来自品&书#网//27/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