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e="n;:#;">

    冀良青的秘书也突然的感受到了一种奇怪的寒冷,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就觉得有一种让他窒息和难受的压力扑面而来,他忙招呼了一句:“季市长你来了,请坐,我给你倒水。”

    季子强没有回答他的问候,步履坚定的走到了冀良青办公桌的对面,一直还是看着冀良青,没有转移目光,轻轻的坐了下来。

    冀良青的眉紧缩在了一起,那眉毛的尾部像一把利剑,斜斜的刺向两旁,他也一样没有回避季子强灼人的眼光,好一会,当秘书把水端过来的时候,季子强才从兜里掏出了一叠纸来,展开,掉头,把他们平平的铺在冀良青的面前,说:“王秘书,你先回避一下。”

    秘书迟疑的看了一眼冀良青,冀良青不动神色的挥挥手,秘书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办公室。

    冀良青问:“这是什么?”

    “大宇县张光明和几个矿老板写的几份东西,我想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奥,是罪证吗?”冀良青带着一种调侃的一起问。

    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冀良青也已经做好的搏击的准备了,这是新屏市两个最为强劲的人物,他们的岁数相差甚远,经历也各不相同,性格也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但两个人都很清楚对方,也都很了解自己,所有的虚情假意和花言巧语都没有任何一点作用,因为彼此都知道自己和对方的目的和想法。

    季子强摇摇头,说:“这什么都不算,但却是原稿,我只是想让你看看,看完哪怕你撕掉,我也不会说什么的。”

    “既然如此,何必让我看?”

    “我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让你明白,什么叫树倒猢狲散。”

    冀良青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冷光,一直以来,冀良青都仿佛是个从桃源来的圣人,从来没有因为怒火而在外人面前暴怒过,但现在他几乎忍不住了,自己倒了吗?好像好没有?

    冀良青依然还是有自信的,他知道自己是难逃一劫,但绝不是败在季子强的手上,自己怎么会让他击败,要想打败自己,至少得有更高层的人出面发力,你季子强有点太小看我了,任何的一件小事的背叛和欺骗都逃不过我这双炯炯有神的法眼,就靠几个矿老板,就靠一个张光明就像置我于死地,你也太小看我了。

    季子强眼睛也闪动了一下,冀良青果然够狠,失望,打击和震惊,都不能让他屈服,看来今天真的是一场鏖战了,自己能不能击垮冀良青的信心,能不能让他奔溃,现在真的还很不好说。

    “你确定不看?”季子强再一次说话,并作出了一副准备收起材料的动作。

    但这还是没有效果,冀良青轻蔑的笑了笑,说:“不用看,我知道上面写的什么,从你和张光明走在一起的时候,我就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何况你昨天还特意的跑了一趟大宇县,所以我早有心里准备了。”

    季子强摇摇头说:“没想到冀书记的信息一点都不差,好吧,我承认,我不管是让张光明反水,还是到大宇县去,都是为了这几份材料在努力,正如你说的,这材料在你我之间一钱不值,但换个地方,换个时间,他的作用就会凸显出来。”

    “换个什么地方,换个什么时间呢?”冀良青嘲弄的问。

    “换到省常委会上,换到季副书记下台的时候,你想想,它还会一钱不值吗?”

    冀良青一下就收缩了瞳孔,愣愣的看着季子强,不错,换到那个地方,换到那个时间,这肯定会要自己的老命的,而且这一点季子强是能够做到的。

    不过冀良青却不会就这样让季子强击垮的,他在沉默了一会之后,朗声的大笑起来:“哈哈哈,不错,你很懂得把握时机,问题在于这上面不管写什么,我都可以反驳,因为他们缺少了至关重要的一件东西。”

    季子强黯然的摇摇头,冀良青果真够强悍的,是啊,是缺少一样东西,那就是证据。

    实际上在这个时候,冀良青也知道自己下台是迟早的事情了,但人总是想要一种侥幸,他也在不断的鼓励自己,一定要挺住,假如季副书记能挺住不倒,那么自己还是有一线生机的。

    而季子强现在也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季副书记倒那是肯定的,但倒下的时间是哪天,对这一点季子强却很难判定,毕竟那是更高一层的安排,身处在小小的新屏市,季子强是有地位上的局限性。

    同时,季子强还明白,不管怎么说,冀良青是一定会撑的更久,因为他更隐蔽一点,从正常的情况上看,就算季副书记倒了,冀良青也未必会马上下来,除非季副书记会在倒下的时候把冀良青也拉上垫背,但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这对季副书记没有一点意义。

    所以自己必须制造出一个杀局,来让冀良青自己垮掉,自己不能等,也等不起,夜长梦多,在这瞬息万变的官场,什么样的人间的奇迹都是会发生,既然现在自己的眼前有一个机会出现,自己就一定要努力的抓住。

    冀良青显然也看出了季子强的短板,所以继续说:“证据,证据,季子强你懂吗?一个厅级干部,就凭这几个东拼西凑的材料就能整倒吗?亏你想的出来。”冀良青用一种很笃定的语气对季子强说。

    季子强静静的看着冀良青,眼中生出了许许多多的怜悯和无奈,他就那样一句话不说,就那样看着冀良青,让冀良青在后来就无法再延续自己的笃定和微笑了,因为冀良青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面对的根本就不是一个按常理出牌的人,自己面对的是一匹狡诈而凶狠的狼。

    笑声也慢慢的停歇下来,冀良青的心也慢慢的收缩在了一起,季子强的表情让他开始对自己的判断有了一种怀疑,季子强一定已经有更好的办法对付自己了,否则,他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神呢?这个想法刚刚一冒头,冀良青就无端的生出了难以名状的恐惧,这些天来他一直强迫自己坚强起来的信心开始动摇了。

    他看着季子强那迷蒙的眼光,说:“怎么?难到我说的不对吗?难道你能证明我什么吗?”

    季子强用充满了同情的语气说:“你以为我就拿这几份材料就到你这里来了?你认为我是一个考虑不周的人?你认为你看的出的问题我能看不出?冀书记啊,我一直以来都把你当着一个强大的对手在看待,但你显而易见的,小看了我,这会害了你。”

    冀良青的眼睛就眯起来了,是的,自己是应该重新的衡量一下目前的状况了,季子强不是一个傻蛋,他没有决胜的把握,怎么可能就这样冒失的跑到自己这里来宣示胜利呢?这根本就不是季子强一贯沉稳和谨慎的风格。

    冀良青眯起的严重射出了冷冷的光,但敏感的季子强还是能在冀良青貌似威严的表情中看到他内心的慌乱,不然为什么他的眼皮会不断的颤动,那是因为恐惧。

    “季子强,既然如此,我们的敞开来说吧,你有什么可以让我认输的证据,假如有的话,我无话可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输就输了。”冀良青急于要知道季子强手中到底还有什么底牌。

    季子强点点头,说:“好。”

    接着季子强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我的手机上有一点东西,假如冀书记你有闲情逸致的话,我可以放一段你给张光明做指示的录音。”

    冀良青一下怔住了,他呆呆的看着季子强,有点难以置信的自言自语:“张光明录音了。”

    季子强叹口气,摸出了自己的手机,在手上翻转着说:“正如我刚才说过的那样,你轻视了所有的人,包括张光明,你对他太小看了,他本来是一匹狼,但你把他看成狗了。”

    冀良青脸色变得灰暗了许多,不错,难怪季子强可以堂而皇之,有恃无恐的到自己的这里来,他手上确实有一张能置自己于死地的好牌,有了这张牌,胜负已经就不用再去研判了。

    季子强继续说:“这还不算,他们还有你秘书的录音,张光明一直都防备着有这么一天的来临,所以,我想事情应该结束了。”

    冀良青恍惚中感到,自己的天空是黑暗的,心里空空的,原来世界也有抛弃自己的一天,一种孤独,寂寞,失落涌上了心头,漫漫悠长的人生道路,冀良青觉得自己尝试了所有!爱过,哭过,笑过,沮丧过,悲伤过,痛心过,付出过,被抛弃过,虚伪过,这林林总总的感情一直在折磨过自己,现在总算都结束了。

    他第一次在季子强的面前垂下了过去一直高昂的头颅,他孤寂而忧伤的说:“好吧,你胜了,你现在可以按你自己的想法办了,我无话可说。”

    季子强眼中闪出了一种王者的威严,淡淡的说:“你还有话可说,你还有机会可抓。”

    本书来自品&书#网//27/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