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说的随随便便的,但听在张光明和凤梦涵的耳朵里都是一震,张光明的心就扑通扑通的急跳起来,他很难辨别季子强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在一个,真的动一动,到底是提升,还是平调,是不是季子强想要剥夺自己的权利,总之,张光明的思维就陷入了混乱中。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而凤梦涵也就有点理解了季子强的意图了,她脸色红红的看了季子强一样,像是很感激的样子,其实在心里说,这人,满嘴跑火车,说假话脸都不红一下。

    但还有人开始担忧起来了,那就是借给季大公子资金的那几个矿老板,他们几个对望一眼,心中都有点紧张起来,最近的股市一直不好,所以他们也一直在为自己的资金焦虑着,好在有张光明代表政府做的担保,现在张光明要是调走了,政府还会不会认这个帐呢?

    这很难说啊,他们耍起赖皮了,比谁都难办。

    当然,这下面也有一些其他的老板在暗自叹息,自己刚刚把张光明喂饱,这一下他调走了,可惜了自己那么多的时间,金钱和笑脸啊。

    季子强还没有停,继续说:“。。。。。要是有那些老板还有什么未了的事情可是要抓经办理了,说不定这最近调令就来了。嗯,这个事情先不说了,说说来年大宇应该奋斗的目标。。。。。”

    季子强看自己要说的话也都在这里面表达出来,才收住了口,时间也到了吃中午饭的时候了,本来从新屏市到大宇还要跑一两个小时,现在又扯了这么多的闲话,时间当然过的很快。

    最后凤梦涵就在季子强之后,结束了会议,大家一起到酒店吃饭去了。

    中午吃饭,季子强是没有让多喝酒的,最近酒是喝的太多,胃里一直不好受,今天他是最高首长,他说不能多喝,也没有人敢勉强他,其他那些老板能和市长坐在一起,再粗鲁的土豪也都变得文质彬彬,在权利面前,他们那点金钱上的优越,根本的不值一提。<>

    每个人都来和季子强碰酒,敬酒了,但季子强总是稍微的喝上一点,他们却要一口喝干,这很不公平,但他们还是愉快和满足的,至少,在今天之后,他们可以给别人吹嘘自己和市长喝过酒了,这样的经历,那就不是你用钱可以买来的。

    酒还在喝着,声声不断的奉承还在响着,季子强却已经对这样的聚会没有了一点兴趣,简单的吃了一点,季子强就结束了这次活动,临走的时候,季子强带上了张光明,他要为凤梦涵留下一个恰当的时间,让她来帮助自己完成对那几个老板的最后压力。

    季子强走了,大宇县里和他判断的一模一样,那几个借出去钱的老板坐不住了,他们相约着到了凤梦涵的办公室,一面讨好的拍拍马屁,一面就说起了上次借钱的事情。

    一个姓王的老板说:“凤县长,奥,不对,以后就是凤书记了,这个事情我想问一下,张书记担保的这个钱你接手肯定还是要认可的吧?”

    凤梦涵刚才在他们说情况的时候一直都没说话,摆足了书记的架子,现在见问到了具体的事情,凤梦涵就很玩味的一笑,说:“你们想想我会认可吗?”

    这话说的就有点恐怖了,几个老板一起看向了凤梦涵,其中的一个有点战战兢兢的说:“凤县长,这话不是这样说啊,当初也是张书记软硬兼施我们才借给的钱,现在他要调走了,你不管我们怎么办?”

    凤梦涵对这个事情在昨天和季子强谈过之后都是有准备的,就冷笑一声说:“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情,不能说你们把人情都给他了,最后来找我要把,再说了,现在的股市你们不知道留意没有,又是几百个点下去了,你们的钱我看玄乎,不要是三个亿,就是三千万,真要是飞了,你让我怎么认,怎么还,我剁指头啊。”

    话越说越可怕了,几个老板后心发凉起来,这种事情最怕的就是换领导,一般接手的领导都不会买前任的帐,虽然有县委的担保书,真正的想要和县委,政府打官司,那能赢才是怪事,法院的院长都是县委书记任命的,你指望他给书记发传票,帮你伸张正义啊,你娃脑袋让水泡了。<>

    这几个人现在都急了,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真弄飞了,会要人命的,几个人就一起围着凤梦涵七嘴八舌的诉起苦来了。

    最后凤梦涵也是让他们说的心酸了,才无可奈何的说:“这样吧,你们把上次借款的情况写一下,到时候我找季市长帮忙给你们要,不过写的时候可是要把该说的话说到位,该占的理占住,不要让别人感觉你们是为了讨好季大公子给的私人借贷,那谁也帮不上你们了。”

    这些人中也是有反应快的,马上就明白了,看来凤书记是要弄一下张光明的,这也正常,他们两人最近本来的关系一般,再说了,全新屏市都知道季子强和冀良青不好,看来这上面还要把冀良青的秘书写进来。

    “我们不是私人借贷,谁认识那个姓季的人啊,还不是张书记和市委冀书记的秘书逼着我们借的,他们说不借的话以后我们的生意就不要指望好好的做了,你想下,又不是高利贷,要不是把我们逼的无路可走,谁会把自己辛辛苦苦的钱拿出来借给不认识的人啊。”

    凤梦涵一听,咦,这话怎么说的比自己想要的话都好呢?这些个红口白牙,满嘴放炮的人,真能说的出来。

    凤梦涵还没有接上话,其他几个老板也都一下反应过来了,都说了起来,说的那个悲惨的啊,就差说张光明和冀良青的秘书把刀架到他们脖子上了。

    凤梦涵看看也就这样的,便在告诫他们一番,让他们回去准备材料去了。

    她在大宇县忙着,季子强在新屏市也没有闲着,在他的办公室里,张光明就认认真真的写了一份当时借贷的细节情况汇报,这里面他自然要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的,那就少不得要把冀良青如何如何的逼迫自己,给自己打电话等等写成了重点,等着写完,修改几次之后,天色早就晚了,也过了下班的时间。

    季子强在收下了这封比较满意的材料之后,就让*安排了一个地方,带着张光明好好的吃了一顿,酒也喝的不少,不过今天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季子强和*都不约而同的针对张光明喝,最后张光明还能怎么样,只能醉了,在*安排的酒店住了下来。<>

    等把张光明安顿好之后,季子强和*出了酒店,*问:“现在干什么?”

    “等消息。”

    *听不明白季子强的话,问:“等什么消息?”

    “等大宇县的消息。”

    *现在有点隐隐约约的明白了一点,原来灌醉张光明是有深意的,一定是在给谁争取更多的时间,那应该就是给凤梦涵了,看来啊,季子强真的准备动手了。

    *也就有了一种跃跃欲试的兴奋,说:“季市长,我能帮点什么忙?”

    季子强摇摇头说:“恐怕你帮不上什么,你好好的待着,有时候啊,耐得住寂寞才成,不是什么热闹都要去看看。”

    “我想帮你出点力啊。”

    “事情已经差不多了,现在你置身事外最好,我来帮你们拔刺。”季子强若有所思的说。

    *有点言犹未尽的说:“可是。。。。。”

    “不要可是,”季子强截断了他的话,说:“让你置身事外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

    “如果一切顺利,那么到了开春的时候,呵呵,你小子说不上就走狗屎运了,会被上面摸底调查,你说你现在不置身事外,到时候都说你坏话,那多麻烦。”

    *一下愣怔了,季子强的话让他好一会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从季子强的话中,他听出了季子强那种执掌乾坤,俯瞰新屏市的浩大气势,季子强已经开始在为下一步接掌新屏市做准备了,这实在是让*难以想像的,就在几天前,季子强还在饱受着冀良青的严酷打击,但就这短短的几天时间,形式却要发生一个乾坤大逆转,而自己,也会在这个变化中获得一个自己从来没有想过的收获。

    按现在的自己,只要提升,至少都是副市长,这确实是自己难以想象的,就在几年前季子强刚来的时候,自己还是吊儿郎当的,整天想的都是混日子,那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到来。

    但现在这已经不再是一个幻想了,它正真实的向走走来。

    从*的心里,他对季子强的感念之情是深厚的,因为季子强的到来,就像是良师,也像是益友,他带给了自己一种更为踏实的生活,工作影响,这个影响对*来说,是巨大的,会成为他一生的宝贵财富。

    本书来自//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