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e="n;:#;">

    天色暗了下来,今天中午吃饭晚,季子强一点都不饿,但不饿也的回去,所以季子强在小赵的第三次提醒下,还是暂时停止了自己的谋划,走路回到了家里。

    一回家,却只听到江可蕊一个人在卧室里打着电话,从江可蕊有点发嗲的声音中,季子强判定江可蕊只怕今天也是喝了酒,作为多年的夫妻,这一点季子强还是有把握的。

    季子强朝江可蕊走过去,听见江可蕊笑声不绝,断断续续的在讲电话:“没事的,我还想喝……在呢,他就在我身边,正冲我笑呢。”

    待江可蕊收了线,季子强走上前问江可蕊:“是谁啊”

    江可蕊说:“我老妈,她关心你,问你最近怎么样。”

    季子强就见江可蕊双腮乱酒,春半桃花,如水的眼,含情满溢,脉脉如流,尽是迷離朦胧之态,季子强呵呵笑问:“我能怎么样啊,你喝了不少,没事吧?要不要休息一下?”

    江可蕊一手把住季子强的胳膊,身子无助的向季子强靠过来,喃喃道:“有点晕。”

    季子强伸手扶住,心里想,支撑她的,便是我了,是我,舍我其谁。

    一时间,季子强但觉江可蕊柔若无骨,醉香萦绕,耳边漂浮起江可蕊慵怠的喘息,人在此处,她在怀里,季子强心肝好像被江可蕊取走了一样,心疼起来,他抱住江可蕊,紧紧地抱着,却感觉,她把自己抱的更紧。

    周围的事物逐渐模糊,季子强说:“你休息吧。”

    江可蕊仍然埋在季子强怀中声音空灵:“好啊,不过你要陪我。”

    季子强说:“小雨他们呢?”

    “出去逛超市了,刚出去一会。”

    季子强就觉得江可蕊的话中有一些暗示什么的味道。

    他,拥着她走,收她今生所有。她,随他而来,还她前世情怀,潮涨如海,泛滥成灾。

    后来季子强迟疑着问:“现在可以吗?”

    江可蕊说:“可以,进来吧。”

    潮水翻滚,激浪滔滔,几经汹涌,渐渐退落,一切归于沉寂。。。。。

    786

    第二天一早,季子强就坐车到大宇县去了,今天他要会一会大宇县的那些土豪们,为最后的总攻吹响嘹亮的号角。季子强刚到大宇县的地界,就见凤梦涵和张光明带着众多的属下很恭敬的等候在路边,这个地方离县城还有10多20公里的路程,也难为他们跑这么远来接季子强。

    按季子强一贯的轻车简行的习惯,这样隆重的欢迎仪式他是会反感的,但今天却很奇怪,季子强没有一丝的不快,他让车停下之后,很亲切的下车,和张光明等人一一握手,招呼。

    他对张光明说:“辛苦你了,我只是想来看看大家,你搞的这排场,我有点担当不起啊。”

    张光明见季子强脸上没有责怪的意思,就讨好的说:“过去季市长来大宇县,我们都太简单了,现在回想一下,很过意不去。”

    季子强哈哈大笑,说:“好吧,好吧,这次就算是补偿了,不过下不为例。”

    说完拍拍张光明的手背,亲密之情一目了然。

    在和凤梦涵握手的时候,季子强就比较简单了,只是说了句:“辛苦你了。”

    但手中略微的用点力气,让凤梦涵感觉到了一种信任,一切都在不言中。

    不要看一个小小的握手,其中的内涵还是很丰富的,一般说来,握手往往表示友好,是一种交流,可以沟通原本隔膜的情感,可以加深双方的理解、信任,可以表示一方的尊敬、景仰、祝贺、鼓励,也能传达出一些人的淡漠、敷衍、逢迎、虚假、傲慢,以及第一次见面的激动,离别之际的不舍,久别重逢的欣喜,误会消除、恩怨化解的释然等等。

    但其中握手人的态度,笑容,还有时间长短,力度等等都能展示一个人和对方的感情深厚程度,这对于凤梦涵这样经常握手的人,她是可以感觉很明显的,凤梦涵也就深深的看了季子强一眼,说了一句:“欢迎季市长前来指导。”

    季子强放开了她的手,又和其他人都握了一遍,在上车准备继续前行的时候,季子强却叫上了张光明:“光明啊,你坐过来。”

    换做平时,张光明一定会欢欣而得意的,但现在的张光明早就是惊弓之鸟,他对季子强有一种难以描述的惧怕,在听到这个招呼的时候,就感到后背有点发凉,硬着头皮笑笑,快步跑了过去,帮季子强先拉开车门,等他坐进去,自己才从另一面上了车,紧靠车门坐着。

    季子强微微一笑,说:“光明啊,今天我来想和你们县的大企业家们见见面,为你们鼓鼓气啊。”

    张光明小心翼翼的说:“谢谢季市长的支持,你能来对我们的工作肯定是具有非常重要的促进作用。”

    “哈哈,也没有那么玄乎,但起到一点鼓舞作用还是有的,另外啊,恐怕到时候要委屈一下你了,我在谈话中可能会夸张几句,你要有思想准备呦。”

    张光明不知道季子强将要在会上说什么,但现在的他也只能顺从和配合季子强的想法,所以心里有点担心,人却不断的点头说:“季市长随便说,我肯定不会在意的。”

    “嗯,这就好,对了,开完会你跟我会市里,我们恐怕要准备一下上次季大公子到大宇县借钱的经过材料,说不上最近就要用。”

    张光明脸一下就白了,嗫嚅着说:“这。。。季市长,这我怎么写?”

    “实事求是的写啊,冀书记怎么给你下的指示,还有他秘书怎么来督阵的,你都写上,放心好了,我自然会为你开脱的。”

    话是这样说,张光明还是心中七上八下的,他犹豫了好一会,鼓足了勇气说:“现在这应该还都是私人性质的接贷吧?只要这些老板不急着要,事情就能缓一缓。”

    季子强冷笑一声,说:“他们很快就会闹起来的。”

    张光明睁大了眼睛,呆呆的看着季子强说:“为什么?”

    “因为我来了。”季子强淡淡的说了一句,就把头靠在了车后垫上,不在说话了。

    张光明的心就起起落落的,他真不知道迎接自己的将是一种什么样的未来。

    一二十公里的路在季子强他们前有警车开道,后又警车护卫的情况下,只用了20来分钟就跑完了,车直接就到了大宇县的政府大院,一行人众星捧月般的把季子强带到了会议室里,这里早就准备妥当,水果,香烟,好茶和瓜子满桌子都是,二,三十个当地的企业老板也正襟危坐在会议室等候季子强,在季子强刚刚走进来之后,就响起了一片的掌声。

    季子强就像是一个刚刚下飞机的总统一样,挥着手就走了过去,脸上挂上了最为标准的职业微笑,眼光扩散开去,让每一个看到自己的人都感受到自己亲切的目光和微笑,就这样保持着,直到坐在了中间的位置。

    他左面是张光明,右面是凤梦涵,还有大宇县的好多位副职们,也一长溜的分两边坐下,季子强等掌声停歇之后,笑着朗声说:“我今天是特意来看望一下各位土豪的,希望没有耽误你们的时间啊。”

    下面嘻嘻哈哈的响起了一整笑声,实际上,季子强并不熟悉这些老板,有那么几个是见过的,可是季子强每天要见多少人啊,那里还能记得,不过这一点都没关系,他不需要很熟悉他们的,就算是第一次见面,季子强还是能很好的控制住会议的节奏和气氛。

    季子强在大家笑过之后,就开始讲了,这当然都是一些鼓励和赞许的话,说这些人为大宇县的发展如何如何的添砖加瓦,说这些人带动了大宇县乃至新屏市的经济发展脚步,说自己代表政府和市委对它们表示感谢和慰问。

    季子强讲了不少,接着也有几个老板谈了谈县委和县政府对它们的支持什么的,反正今天就是一个年底座谈会,没有太过明确的主题,大家也都是泛泛而谈,季子强等大家都说的差不多的时候,就做了第二次总结讲话。

    季子强说:“大宇县的发展是卓有成效的,这也说明了大宇县委和政府的正确领导,也说明了张光明书记和凤梦涵县长的勤勤恳恳,一丝不苟,勇于开拓的良好工作作风,在此我要提出表扬。。。。。”

    季子强对大宇县的大小领导都做了高度的评价,这让不管是张光明,还是凤梦涵都有点如坐云雾,莫名其妙的,凤梦涵是知道季子强今天来有重要事情的,但却一点都没有从他的话中听到他的企图。

    而张光明也已经预测到季子强肯定不会到大宇县来闲扯,这样的座谈会对季子强这个级别的市长来说,真是微不足道的,所以他们两人都想知道,季子强到底要说什么。

    季子强依然是在漫谈:“。。。。。对这样的领导,我们是要重用的,最近我就在考虑,光明同志在大宇县工作的时间不短了,应该动一动,凤梦涵同志啊,能力也不错,将来要担起大宇县这个重担,可不要让在座的各位老板失望啊。。。。哈哈哈,他们都是好同志啊。”

    本书来自品&书#网//27/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