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e="n;:#;">

    但即使是在新屏市办酒宴,依然客人云集,有知道消息的省城特意赶来的客人,还有新屏市官,商两面的客人,可谓是香车宝马,络绎不绝。品书网

    季子强在门口看见这对新夫妻,笑容可掬的迎接宾客,发放喜糖,门上零零稀稀的贴满了新人的韩范儿婚纱照,季子强微笑着接过伴娘手中的喜糖,嘴里生硬的蹦出了几句祝福语,不好意思的随众人入了大厅。

    大厅灯火通亮,室内装修以淡黄色为主,上百只吊顶灯努力的迸出刺眼的光,似乎想穿透堂内所有的人。大堂呈约260平米的长方形,向北正中方向搭了个1米高玻璃t台,早已用鲜花装饰得浪漫温馨。由几十朵洁白怒放的百合簇成的拱形桥迷人地散发出淡淡的幽香,台正中布置了一个碩大的水晶球,球体剔透,似乎可以看穿世上一切伪善。台下两旁顺次摆着放满美食的大餐圆桌,左右各10张,贪婪的填滿了整个大堂空隙。

    政府里面除了季子强之外,连带常务刘副市长之下的好几个副市长都来了,一个是二公子本来也和他们比较熟悉,在一个现在二公子的身份已经没在是秘密,所以谁不愿意来锦上添花呢?

    攀龙附凤尚且来不及,所以但凡请到的,几乎全都来了,就算没有请的,也会不请自到,并且都准备了厚厚的红封,做了加深感情的准备。

    洪仁昌的那个电视台的主播女朋友栾若皎也来了,她是今天婚宴的主持人,而让季子强感到好笑的是,南区的季红竟然也跑来了,而且看样子她和柯小紫还熟悉,这到让季子强好奇,她们两人怎么会认识。

    其实也很简单的,柯小紫曾经多次在南区办事都是季红接待的,季红这女人,只要听说别人有后台,她是一定会想办法接近。

    不过刘副市长在看到季红的时候是有点头大的,他不希望在这个场合见到季红,就算季红装着没有看到他的样子,刘副市长还是有点紧张兮兮的。

    柯小紫今天别提有多神气,多幸福,多得意了,记得还在学校念书的时候,大家有感于今天物质喧嚣、慾望纵横、欺骗盛行的残酷社会,几个小女生为自己的前途倍感忧虑,也粗鲁而刻薄地分析起当今社会生存的便捷的对应之道时,柯小紫总是胆子最大,也敢想敢干,她“嗨”地一声说:“怕什么,关键是我们要正确和利用自己作为女人的特殊资源和作用,你们没有听说过大胆献身,美梦成真;洞口一松,变成富翁吗”?

    大家哈哈大笑起来,只当是个笑话,但是事实胜于雄辩,具体压倒虚幻,现在很多人也不得不佩服柯小紫的能力,她令人惊讶万分地实现了自己人生命运的变化,从一个小小的名不见经传的的小巡警,一跃成为几十亿资产的老板夫人,柯小紫确实值得骄傲,这些年的功夫也算没有白下,总算是钓到了一个金龟。

    而作为季红今天也是很有点嫉妒和羡慕的,自己在新屏市也算混的不错,从一个小小的名不见经传的的低微小学老师,一跃成为一个政府官员,在新屏市也算是一种非常值得骄傲,值得自许的了,但和眼前这柯小紫一比,自己就差的太远,想到这里,她心头掠过一丝烦愁。

    没有人去注意这些心里难受的人,二公子的婚礼依然热闹而隆重地举行。这也又是人间“几家欢喜几家愁”的又一场景和真实写照,今天的婚礼在新屏市比起来,可以说是少有的气派和奢华。

    因为请的人中,除了不得不请的直系旁系亲戚之外,大多是新屏市体面的领导干部和有钱的爆发户,而这些人中,最为抢眼的当然是冀良青和季子强了,因为他们代表着新屏市最高的权利。

    不过今天的两人表情却让很多人费解,本来就在一天之前,还被冀良青下手弄得灰头土脸的季子强为什么笑的这样开心,而作为胜利和发起攻击的一方冀良青,今天怎么神情萎靡,这真实有点不解。

    季子强却知道为什么,他看着冀良青说:“书记你也来了。”

    冀良青脸色黯淡的点点头:“我当然要来,我不是你想像的那样脆弱。”

    “也许是的,但有一点你错了,我从来都没有把你想象到脆弱上。”季子强说的是真话。

    “奥,看来你还是很顾忌我?”冀良青有一丝嘲讽的口气。

    季子强笑笑:“当然了,你让我很疲惫,不过现在大概就要结束了。”

    冀良青的脸上肌肉抖动了一下,季子强的话像一枚钢针,直插到了冀良青的心头,他长吸一口气,让自己坚强一点,说:“你的乐观有点太早了吧?事情才刚刚开始,怎么就会结束呢?”

    季子强很认真的点点头:“我不是乐观,也没有幸灾乐祸的意思,我只是觉得很多事情本来是可以避免的,为什么非要那样做呢?”

    季子强的话让冀良青沉默了一下,其实这个问题他也在这一两天反复的思考,这确实是一个很值得深思的问题。

    沉默了一会的冀良青摇了摇头。冷笑了一声,说:“我们不同,作为你当然可以不那样做,你有一个好的背景,有一些愿意扶持和帮助你的人,你还有年轻的优势,你只需要等待,一切都可以拥有,但别人不一样,就比方我吧,我没有你这样的条件,我只能依靠自己的努力,对努力,或者说权谋,才能获得你可以轻易获得的东西,这便是我们的差别。”

    季子强有点惊讶了,不错,冀良青的话其实还是很有点道理的,但这个逻辑也不完全正确,可是什么地方错了呢?季子强却一时很难反驳。

    这个时候,二公子跑了过来,他西服革履,胸前戴朵花,头发弄得油光锃亮,看见谁都以笑脸相迎,俨然一副新好男人形象。

    季子强就没有在理会冀良青了,他笑着说:“今天的感觉怎么样呢?”

    二公子嘿嘿一笑,说:“感到很无聊啊。”

    季子强就很轻松的调侃:“奥,要是这样的话,那完全不要勉强自己,现在换新郎还来得及。”

    二公子哈哈的大笑,给季子强和冀良青都发上了烟,还帮他们两人点上,这才玩笑几句,又去迎接别的客人了。

    而洪仁昌的礼物就是相当的独特了,他拿着一副装裱的冠冕堂皇的画卷,很神秘的对二公子说:“这是一副古诗,很难得,我专门为你淘来的。”

    二公子大卫感动,就很是显摆的把这幅字拿到了季子强的面前,说:“季市长,你对古文应该看得懂吧,帮我看看这上面写的什么?”

    季子强就接过来,打开了画卷,但见上面两行楷书大字:一堆新夫妇,两个旧家伙。

    横批:新婚之夜。

    季子强就实在是忍不住了,放声大笑起来,二公子自己在认真的一看,娘希匹,他一脚就踢向了洪仁昌,大厅里一片的哄笑声响起。

    >

    后面的婚礼对季子强来说很是无趣,一些认识和不认识的,喜欢和不喜欢的人到处都是,规模庞大,气势宏伟,摄像师把每一个瞬间都丝毫不露的记录下来,主持人把场面弄得既感人有温馨,既活跃又不失庄重。

    但季子强却很难融入到这欢乐之中,他觉得,中国人就是太注重结婚了,总是把结婚看得太神圣,为此也付出不少代价,父母辛苦操劳了大半辈子,省吃俭用积攒了点积蓄,还不够儿子婚礼上的酒席钱,更别提雇佣豪华车队和众多闲杂人等的开销了。尽管如此,父母仍坚持把婚礼办得隆重,哪怕以后自己咬咸菜喝粥,也不能在亲朋友人面前丢人,哪怕以后儿子负债累累也执迷不悟,死不悔改。这样年少气盛,血气方刚的新郎就因为这一场隆重的婚礼而背负半辈子的债务,然后又将债务传给下一代。

    这样一代传一代,永无翻身之日,导致一代更比一代穷,直到穷困潦倒,娶不起媳妇为止。他们的后代也许并不知道就是因为祖先的一场盛大隆重的婚礼而造成自己如今连媳妇都娶不起的惨破境遇。

    季子强的心中还没有感慨结束,二公子与柯小紫的婚礼便由他们的长吻拉开序幕,众人只见热气球缓缓得降下来,渐渐都被新娘的美貌惊艳到。

    柯小紫的确犹如不食烟火的的美是让人惊艳的,水灵的眼睛此时因为羞赧幸福而蒙上一层水雾,显得双眼更加灵动,小巧鼻翼下的櫻桃唇欲滴饱满,不禁让人想一亲芳泽。

    婚礼的程序还在进行,各种的讲话让季子强仿佛又回到了政府的会议室,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的讲话安排,难道平常人们对空话,假话还听的不够吗?

    但仪式就是这样,季子强只好忍耐,无聊中,季子强抬头想看看冀良青在什么位置,但这个时候季子强已经看不到冀良青了,今天来的客人是很多的。

    本书来自品&书#网//27/html<=":"><="="/js/"></><="age">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js/"></><="nfx">读权谋:升迁有道,请记好我们的地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