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e="n;:#;">

    萧易雪轻笑了一声,又是那风~情万千的样子,笑笑说:“算了,我也想赶到工地去看看,刚接手,事情会很多,还要到银行去处理资金问题,没时间在你这瞎晃悠。品书网。。。。嘻嘻,我是不是说的有点太真实了。”

    季子强有点尴尬的说:“不错,事情确是如此,你快去吧。”

    其他的几个副市长都在暗自好笑,也只有萧家的人敢说这样的话啊。

    萧易雪带着手下,分乘了好几辆车离开了,季子强这面的接待会也算结束散伙了,本来季子强还安排的有一个招待宴会的,但现在看来也是用不上了,也罢,对季子强来说,这些繁文缛节,能减就减。

    他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心情越来越好了,悄无声息的战车已经滚滚开来,第一个回合也告一段落,现在剩下的就是等待,季子强也相信,这样的等待不会太久。

    但也绝不是这样空空的等待,是的,自己绝不能等待,既然你们的招数已经出了,接下来就要看我的了,季子强冷静下来,他要好好的思考一下,自己的反击该从哪里开始,而反击之后呢?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这所有的问题和细节,都是需要仔细的谋划一下,不动则已,动就要一剑封喉。

    而在街道对面的市委办公楼里,冀良青缓缓的放下了电话,他眼中失神,呆呆的愣了好一会,在坐了下来,刚才的电话已经让冀良青明白了现在的局面了,虽然给他汇报的人只是说萧博瀚的妹妹来了,接管了影视城的项目,而且据说银行也会很快的给他们资金解冻。

    但冀良青之所以是冀良青,那就是他对局势有自己研判和分析的超乎常人的能力,他已经从这个表象中感到了更多的内容,窥一斑而知全豹,冀良青有了极大的惊恐,他陷入一个看不见敌人的恐怖而奇异的战场里了。

    是的,没有敌人,萧博瀚是没有对他发动攻势,他一直在受着自己的进攻,他根本都没有还手,但显然的,自己已经受到了攻击,这攻击其实就来源于自己的攻击反弹的力量,自己失算了,也许不仅仅是自己,是季副书记失算了,大家过于自信的认为萧博瀚不可能翻身,但萧博瀚现在已经翻身了,所以,围绕着他展开的所有阴谋都在霎那间曝光和失效,自己败了,真的败了。

    冀良青在想,实际上自己败的有点委屈,自己从来都是小心翼翼的,但这次因为过多的贪婪让自己丧失了警惕和谨慎,自己在梦幻般的憧憬中不经意地忽略和淡忘了危险,更淡忘了季子强这头饿狼的存在,如今危机迫在眼前,怪只怪自己这个土皇帝当的时间长了,对一切都麻痹,都太理所当然了,而导致今天这个使人惋惜和遗憾的错局,所谓百密一疏,自己威风一世,得意半生,自己这个在这个弹丸小地也数得上是顶天立地、历经沉浮的老人了,本来自己应该在黑暗和龃龉、残酷与算计、欺骗和贪婪、争斗和虚伪的官场里度过我自己的一生的,可是仅仅就因为一时的大意,情况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唉,这个变化外人是看不出来的。

    冀良青的脑海里浮现出这些人——季副书记,王书记,季子强等等如果不是这些人,自己又何曾能够走到今天这步田地,不是冤家不聚头啊!人的一生是因果报应的一生,所有际遇果然都是天定,都隐藏着人自身永远无法预知的玄机的呢!到了此刻境遇,冀良青同志算是彻底地领教了、明白了,也彻底地折服于命运和造化的捉弄之潜能、之神奇、之永恒了。

    冀良青有点迟疑的拿起了电话,拨了出去:“季书记,我冀良青啊。”

    电话的那头传来季副书记神清气爽的声音:“呵呵,良青同志啊,今天一起都还好吗?”

    冀良青黯然的说:“新屏市影视城正式复活了,萧博瀚的妹妹来接管和解冻了资金。”

    冀良青就听到了那面‘咣当’的一声,他猜想,季副书记应该是把手里的杯子掉在了地上,好一会,那面才传来了季副书记虚弱无力的话:“你怎么不早说?”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对方也是一个小时之前才出面,所以我们算错了。”

    季副书记有点难以置信的,喃喃自语:“不可能,怎么会这样呢?怎么可能这样呢?一切尽在掌握中啊,但怎么就会这样呢?”

    季副书记和冀良青一样的清楚,萧博瀚的事情一但出现转机,他们的所有计划都完蛋了,而且不止是这个问题,更重要的是这里面分明就是有一个巨大的圈套在围绕着自己,有一条看不见的绳索就在自己眼前晃动,自己看不清,但它确实存在。

    相比而言,自己将要面临的危险比冀良青更多了,冀良青的级别不高,而且他没有给总理上那个意见稿,所以他就算受到打击,也只会是在第二波,而自己要首当其冲的遭遇到第一个打击,关键他是来之最高层的打击,自己接不住,也扛不住。

    他有点颤抖着嗓音说:“良青,你要好自为之,恐怕接下来我们会有麻烦了,特别是影视城工地罢工的事情,你更要处理好,不然会成为一个最大的麻烦。”

    冀良青叹口气,从电话中,他分明感受到了过去一直让自己仰望的,崇高的,绝对威严的季副书记已经倒了,这种精神的奔溃自己见过太多,自己现在何尝不是如此呢?但自己至少还没有倒下。

    >

    “这到是小事,我就是给季书记汇报一下,请你自己有个准备,我这里放心,不管怎么也不会扯上你什么的。”

    “嗯,嗯,那就好,那就好。”

    冀良青第一次在对方没有说完的情况下挂断了电话,他不想再说什么了,接下来对方的打击将是严酷和残忍的,自己要做好全方位的防卫工作,能不能辛存下来,这就要看天命了。

    整个上午,冀良青办公室的电话分外的安静,他再也有了往日的繁忙,好像大家都明白了现在的局势,实际上这或许就是一种巧合吧,更多的人是无法从这表明的事态中看透其中深刻的结果的,除非智商奇高,或者参与其中的当事人。

    但冀良青现在的情绪是无限悲观的,他有了一种树倒猢狲散的感觉,他不抽烟,不喝茶,就那样坐了一个上午,面色惨白,心底低沉地哀号着——这个只求利益的世界,大家彼此就只是相互利用而已,哪里会有什么真情哟!

    下班了,冀良青拖着沉重的步履回到自己的家,刚好老婆也在,冀良青阴沉着可怕的脸,第一次向老婆安排任务说:“明天你到银行把家里的那三百万存款提出来,转到我家乡的小学里的帐户去,转好后,即刻动身,赶到那里,跟校长说明我们的捐赠意愿,要声明这是校舍改造和资助学生的伙食和有关学生各项支出的专门费用,记住,要让人家知道是你这个书记夫人捐助的。”

    他老婆一听要从自家的钱袋里,割出去那么大的一块,几乎是全部的家产,在女性贪婪物质的本性驱使下,那种不舍和心疼何以可用语言形容,脸一变形,就嚎出声来。

    她也突然醒悟过来了,一定是冀良青遇上了一身中最大的麻烦。

    自己女人一哭,本来就心慌意乱的冀良青更加绝望透顶,心智全失。

    “别闹了”,冀良青空前绝后地大声制止老婆:“我这也是为你今后的生活着想,如果不预先摔出这点钱,我怕你今后连农民那样的生活都保证不了”!

    为什么是对自己好?为什么不丢出这三百万,今后就连农民那样的生活都保证不了?这其间为什么会有这样难以置信的联系?

    他老婆当然无法把它联系起来,她战战兢兢地看着一贯对自己听之任之、漠然置之,再或者是形同路人的丈夫,见他眼前摆着一副有生以来第一次出现的阴沉得几乎变成铁块的脸色,死死地盯着自己,仿佛只要一违逆了他的意思,就要立即将她生吞活剥一般,当下吓的自己的脸也变绿了,抖抖索索地小声答应说:“好,好,我明天就抓紧去办”。

    看着冀良青跌跌撞撞地歪进了卧室,她明白,自己的丈夫是真的出事了,自己这个家真的要天塌地陷,往日的风光从此不复存在了。

    新屏市还是过去那个样子,但在冀良青和季子强的眼中都已经变样了,他们两人都已经预感到了最后的结局,所以就在第二天见面的时候,季子强在微笑着,而冀良青不管怎么努力,也笑不出来了,他现在也算是体会到了笑在最后才算笑的真正的味道。

    今天季子强和冀良青都是来参加二公子和柯小紫的婚礼的,现在的二公子很低调,他没有把婚宴办到省城,也没有让老爹李云中前来,因为在新屏市的这几年里,他明白了许多,也学会了许多,这多多少少也算是得益于他身边有一个像季子强这样的朋友,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季子强不同于他过去所有的那些狐朋狗友,季子强带给二公子的是一种全新的理念和思考。

    本书来自品&书#网//27/html<=":"><="="/js/"></><="age">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js/"></><="nfx">读权谋:升迁有道,请记好我们的地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