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e="n;:#;">

    这个美女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这个陪自己逛了几个小时的男人,她很惬意,不错,这个男人真的很有意思,就像堂哥萧博瀚和堂姐告诉自己的一样,很有味道,很有感觉。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季子强在惊诧了好一会之后,才喃喃的问:“你是谁?”

    她噗哧的就笑了,说:“你这人,不是刚告诉你了吗,我叫萧易雪啊。”

    “但是,但是你怎么知道萧博瀚的名字?”

    “因为他是我堂哥,我是他堂妹,而且以后的影视城是我i来管理,我今天来还会带上一个庞大的团队,并到新屏市办理资金解冻手续。”美女为自己成功的作弄了一次季子强而满足的笑着。

    季子强完全的震惊呆了,他痴痴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美女,真有一种想要扑上去抱一抱的想法了,他们总算来了,救星啊,红军啊,这就好,这就好,困扰了自己多日的影视城项目总算就要恢复正常的,这应该说对季子强是一个巨大的好消息,并且,这也意味着萧博瀚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

    季子强眼中就有了一种激动和喜悦,他看着她说:“你这人,怎么不早说,怎么不早说,还让我陪你瞎转悠了半天。”

    她笑来,她也感受到了他的喜悦,是啊,他是在为萧博瀚喜悦,在为影视城的项目在喜悦,唉,这个男人啊,难道他就没有为认识自己而喜悦吗?难道他真的就像萧博瀚说的那样,满心都是百姓,都是工作吗?

    她收起了刚才嬉笑的表情,人也变得峻峭起来,说:“我一来就想找你,但刚到政府门口,司机就认出了你,所以我想要看看,到底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现在我很满意,你值得大哥对你的信任和爱戴。”

    季子强也逐渐恢复到了他正常的心态,郑重其事的说:“欢迎你的到来,我还想知道,萧博瀚怎么样?他没事吧?”

    萧易雪凝重的点点头说:“没事,一切都过去了?但很遗憾,恐怕你们也很难见面了。”

    季子强不解的看这萧易雪,有那么一会,季子强以为萧博瀚是遇难了,否则怎么可能很难见面呢?季子强就雨点惶恐起来,他要好好的研判一下萧易雪这句话的全部含义。

    萧易雪似乎看出季子强的紧张很担心,她伸出手来,轻轻的撫摸易一下季子强的手说:“不是你想的那样,你放心好了。他活得好好的,不过短期之内是不能回国。”

    季子强一下就松了一口气,这时候,他才感到自己的心头在砰砰的跳动,他长吁了一口气说:“他为什么不能回来?”

    萧易雪收回了自己的手,缓缓说:“这事情说起来话长,简单的说吧,在好几年前,大陆国安局就盯上了博瀚的组织,曾经通过第三方几次和博瀚联系,希望可以收编他们。”

    “国安局要收编他们?”

    “是啊,相对于国安局来说,博瀚的组织在国际上是很有实力的,他的分支机构也很多,他们可以帮着完成很多政府和国安局无法完成,不便出面,难度较高的任务,但堂哥却一直没有答应,他不想卷入这样的漩涡中来,他只想好好的做做生意,过自己的生活。”

    季子强点点头说:“更重要的恐怕是他不想受制于人,这些年他是闲云野鹤做惯了,他也受不得那种约束。”

    萧易雪摇摇头,嘴里啧啧两声,说:“难怪你们是知己,你真实太理解他了,但这次的事情却出现了意外,他不得不做出选择,所以在别墅被围住的时候,他通过第三方联系了国安局。”

    “难怪了,这就对了。”

    “也就是这几天双方才搭成了协议,萧博瀚作为安全部第八局三处的处长,常驻国外,执行外勤任务,但他的组织还是独立于安全部之外。”

    季子强有点难以理解的说:“还能这样啊?”

    萧易雪一笑说:“安全部执行的都是非常规任务,所以他们的处事方式,手段和规矩都和你们这是不同的,不要说博瀚这样有实力的人,就是很多被判刑的黑客,甚至是杀手,最后也能被收编了,这在每一个国家都是一样,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是常人,他们要出去对付的也更不是常人。”

    季子强细细的想了好一会,最后觉得,也只有这样才算让萧博瀚走上正途,这应该是一个好事,当然,这都是常人所认为的,对萧博瀚来说,他未必喜欢这样的安排,可是局势差强人意,在当时,他不这样也没有其他选择了。

    两人都沉默了好一会,季子强就暂时的不去想萧博瀚的问题了,他要考虑眼前的事情,季子强问:“你是从萧博瀚那里来的吧,不过很算很及时,你在不来啊,我都不知道怎么应付了。”

    萧易雪却说:“我和萧博瀚分手好几天了,到你们北江市也住了有5天,也不知道你们省委的王书记为什么,就是不让我和你联系,也不让我到新屏市来,直到今天早上,他才打电话过来,说让我们到你这来。”

    季子强感到头一下就晕了,晕的很严重,萧易雪到北江市5天了,自己还在这里急的堂堂转,但王书记就是不让他们过来,他可是真沉得住气啊。

    现在季子强什么都明白了,自己以为王书记对这个事情一点都不重视,政治敏感度不高,实际上啊,他比自己更看的远,更看的准,虽然他没有来新屏市,也不可能获得冀良青想要动手的信息,但王书记依然用他异于常人的睿智,准确无误的判断出了对方可能攻击的方位。

    他留住萧易雪就是要让新屏市闹出一堆事情来,就是要让对方动手,而现在他同意了萧易雪到新屏市,这是不是也昭示了事情已经圆满的结束,这一场争斗可以告一段落了?

    想到这,季子强一下轻松了,不错,不错,对阵双方现在都自认为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恐怕此时此刻,不管是季副书记,还是冀良青都正在满意的回味自己的省里。

    但最后鹿死谁手,结局如何,却并不是按他们想象的结果出现,这样“于无声处听惊雷,不动神色出刀剑”的博弈,根本就不是自己过去遇到的那些小巧腾挪之技,这需要绝对和丰富的经验,需要冷静的思维和判断,才能做到这一点。

    季子强不由的对王书记刮目相看了,这才是儒将风格,这才叫谈笑间樯橹灰飞烟。

    这是一种更为深沉的,更扑朔迷離的争斗,不要说局外人,恐怕就连当事人冀良青和季副书记他们都无法感受逐渐倾斜的危险,因为一切都是那样环环相扣,一切事都是那样举重若轻,季子强突然的有了很深的体会,他就像任督二脉轰然打通的武林学子,恍惚中,就走进了一间更为华丽的殿堂,虽然那些朦朦胧胧的感触还不完全的清晰,但季子强已经能感受到了那其中博大的意境,就是这一刻,他的整个思维和灵魂都得到了一个升华,犹如凤凰磐涅,御火重生。

    他露出了最为满意的微笑,说:“好了,我们不去讨论你为什么没提前来新屏市的事情了,说说下一步你的打算,还有你对影视城项目的构想。”

    “好吧。”萧易雪微笑着,侃侃而谈。。。。。。

    这个晚上他们两人谈了很多的话,萧易雪的话那么多,而季子强的话也不少,而且最后连他自己都感觉到自己说的尽是废话,说的都是一些没有营养的话题,不过在这里没有营养的话题中,季子强知道了萧易雪以后会常驻新屏市了,而萧博瀚和他的两个女人将要在国外待上好多年,这还是让季子强有点感伤,人海茫茫中,自己唯一的一个知己,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次重逢。

    但不得不说,这个夜晚对季子强也是少有的一个夜晚,他在逛街,喝茶,聊天,看行人中,居然混了这么长的时间,季子强的心情很好,咖啡厅里的红酒也很好,季子强喝了也不少,这已经大概是季子强喝的最舒服的状态了。

    后来季子强还是提出了结束,当然了,是萧易雪买的单,季子强看似有点微醉,其实一点没醉,萧易雪一定是微醉了,季子强觉得她其实没有喝多少,最多一瓶的红酒吧,尽管,她的脸色似乎一点没变,可是,说话的语气,腔调,已经骗不了人了。

    让季子强惊讶的是,当他们走出了咖啡厅的时候,却在门口停着两部小车,几个彪形大汉站在车边,当他们看到萧易雪出来的时候,一起都站直了身子,季子强不用问,就知道这是萧易雪带来的保镖,只是季子强不明白,他们怎么能找到这里,自己并没有看到萧易雪打电话叫人,但很快的,季子强也又明白了,原来整个下午,其实自己和萧易雪的身后,一直都有他们跟着,对,应该是这样了,好早今天自己还做了一会正人君子,要不然啊,现在真还有点不好意思呢。

    萧易雪说:“你不用打的了,坐的我的车吧。”

    本书来自品&书#网//27/html<=":"><="="/js/"></><="age">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js/"></><="nfx">读权谋:升迁有道,请记好我们的地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