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e="n;:#;">

    而季子强刚才给所有人留下的震撼是很大的,季子强的冷峻和霸气,让那些包工头都有点心有余悸的,特别是季子强的‘秋后算账’那句话,这哪里是一个市长能说出来的,就算真的他想这样做,也不能说出来啊,但季子强就是说出来了,而且季子强在新屏市的这些年里,办下的一件件大事,也充分展示了季子强的铁腕强势。请大家搜索(¥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这些包工头也是接到消息的,这次就是做个样子闹闹,也并不是真的要把新屏市政府推翻,成立一个新屏市独立王国,那等事情结束后,季子强还是市长,他能不秋后算账吗?

    民工或许是不怕的,大不了老子换个地方,到别处打工,但包工头就不一样了,他们吃的就是新屏市这碗饭,出去了他们人生地不熟的,屁都不是,所以他们还是有点紧张的,按季子强说的那两条来看,不管是有钱不给,造成了现在的事件,还是给过钱还私下组织这个活动,这都完全的能让自己吃官司。

    他们的低气一点点的泄了。

    等到政府吃中午饭的时候,已经有惧怕的包工头带着手下的人俏销的溜掉了,还有的民工是自己的肚子饿了,这喊了一早上,政府又不给管饭的,平常他们可是三个馒头不够吃的主,那能忍受,慢慢的有人溜号了。

    这样等到下午上班的时候,政府门口的人几乎走完了,连好事的居民准备看热闹,最后也实在是感到无趣,也都走了。

    可是这对季子强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喜事,季子强在听到*给自己汇报说政府门口已经没有人的时候,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他也深刻的明白,冀良青和季副书记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所以围堵新屏市政府的时间长一点,短一点,现在都不重要了。

    下面所要面临的就是上面的人什么时候发力,发多大的力。

    当然,另外还有一个人心里也不舒服,对这样草草的收场,冀良青心里是很不服气的,怎么可以这样呢?自己精心设计和动员了好多天的一次活动,就让季子强三言两语给解决了,这太让人失望了,虽然对整个行动冀良青是不希望发生不可收拾的局面,因为一旦出现了那样的情况,说不定上面就会有人来调查。

    但这次行动也不能就是半天结束,至少还要在闹点动静出来。

    冀良青就在办公室拿起了电话,连续的拨打了几个出去,声色俱厉的提出了批评,责令他们,务必在明天在搞一次。同时,冀良青还说:“季子强有那么可怕吗?就是几句话就把他们吓成这样了,告诉他们,秋后算账的事情不是他季子强一个人就能算的,新屏市里他还做不到一手遮天。”

    和他通电话的那几个局长都唯唯诺诺的,哪敢不听冀良青的指示,一个个放下电话,又去串联组织开了。

    季子强在下午很忙,本来在前几天就安排的有一个南区氮肥厂改制汇报会,但由于一直忙,所以就临时推迟了,现在刚好有些时间,季子强就让小赵通知南区的书记和区长,到政府来汇报。

    南区的区长赵猛和区委书记秦家勇刚一上班就带着区里的几个局的领导一起到了政府,小赵把他们安排在了一个小会议室,等他们坐定了,才过去请季子强。

    季子强自己端着水杯,到了离他办公室没几步的那个会议室,赵猛等人赶忙起立问候,季子强一一点头应答几句,就居中坐下,说:“最近的事情多啊,耽误你们汇报工作了,不好意思。”

    南区的区委书记秦家勇忙说:“市长工作忙,我们能理解,能理解。”

    “是啊,是啊,那现在就开始吧。”现在的南区两个领导都是季子强的人,所以季子强也就少了许多的客气和寒暄,很快就转入了正题。

    南区的氮肥厂过去还是不错,但这几年的情况就不是太好,除了设备落后和管理机制问题之外,还有一个市场问题,作为销售在一个厂矿的地位是很重要的,特别是销售队伍的建设,更是重中之重,但没有一个好体制,真真有本事的销售人员你就留不住他,他能销售氮肥,也就能卖水泥,能卖饲料,能卖建材等等,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所以这两年可以说氮肥厂的销售已经是垮了。

    在加上外面的各种磷肥,化肥的冲击,氮肥厂的日子很不好过。

    赵猛上任一始,就提出了对氮肥厂改制的问题,也谈过几次,但今天是比较正式的一个汇报,在季子强说完话,赵猛代表南区政府,就详细的汇报起来。

    其间有的时候季子强问上几个问题,有的时间南区的秦书记也补充几句,反正这个汇报时间比较长,也很磨人的。

    最后赵猛说:“我们区招商局接待了一个闽南的客户,他对氮肥厂还是很有兴趣,我们想请示一下市里,以便展开氮肥厂的重组。”

    季子强问:“从你刚才汇报中,大框架我看还成,但细节你们要把握好,特别是具体到销售,生产的规模等等,还有股权的分配,这些你们要谨慎一点,我个人认为还是可行的,但需要你们更具体的细节方案。”

    赵猛连连的点头,很受鼓舞的,季子强个人同意了,其实也就表示了市政府对此事的认可,他说:“季市长,据最近前来的洽谈的这个客商规划,以后氮肥厂年产100万吨氮肥,销售收入接近两个亿,税收就是就是上千万元,这样看来,不仅对氮肥厂自己有好处,对我们南区的财政也大有好处的。”

    “你不要激动,也不要高兴的太早,现在还是纸上谈兵,我的意见,这次谈判你们争取要成功,哪怕是牺牲一些代价,也是可以的”

    “季市长,有你今天的这句话就好了,我们接下来就去谈判。”

    季子强感觉问题不大,说:“谈判中对方有什么要求,有什么计划,你们要及时报告,具体怎么做,你们两人协商配合,需要市里支持什么,需要哪些人帮助,也可以提出来,但是啊,这件事情,暂时保密,没有结果之前,不宜大范围宣传”

    “季市长,你放心,我和老秦一定全力准备好这件事情,你还有其他指示吗?”

    看着赵猛迫不及待的样子,季子强忍住了笑,摇摇头,但感觉今天秦书记说话不多,就问:“老秦,你还有什么想法吗?”

    秦书记就说:“季市长,这件事情非同小可,涉及到南区很多事情,我考虑,谈判开始前,我们要有底线和要求,请市长大概的确定下来”

    “老秦说的很对,赵猛,你是什么意见?”季子强转过头问赵猛。

    “季市长,你说,我听你的”

    季子强想了想,说:“我考虑过,有两个底线,一是我们要拥有改造后水泥厂20%的股份,二是现有的工人要全部安置。”

    赵猛一愣:“季市长,要求会不会太高了啊,这样定,对方会答应吗?”

    季子强就笑着说:“谈判嘛,我们总是要提要求的,具体情况,你们去处理,今天就暂时这样吧。”

    南区的两个领导见季子强也确实该说的都说了,就一起站起来告辞了。

    季子强回到办公室才整的感觉有些累了,昨天晚上他和凤梦涵也折腾了一宿,早上又遇到这个麻烦,现在听汇报又是几个小时,他也不是铁打的,感到有点困乏,就想在办公室眯一下。

    但眼睛还没闭上,电话就是不断的响,根本静不下心来,后来季子强干脆叫来了小赵,让小赵帮着自己守电话,自己就想出去转转,清醒一下,这一天忙忙碌碌的,也没有时间好好的考虑接下来的很多事情,特别是在新屏市发生了这个事情之后,上面会发生那些变故,

    这些问题在目前季子强都只是一个大概的感觉,到底会怎么变,变成什么样子,其中的几个关键点在什么地方,这些因为季子强身处的位置局限,所以很难精确预计,他需要多一点时间想想。

    这样季子强就拿上电话,离开了政府,一路迎着落日的余晖,慢慢的走这,想着,不知不觉就到了一个公园,这个公园季子强来的不多,不过记得过去和凤梦涵来过一次,当时也是路过进来转了转,要说起来,季子强也很少有这样的闲情逸致到处看看的。

    只是季子强没有注意到,在他身后,一直有一辆车在跟随着,不远不近的一路跟到了公园的门口才停了下来。

    季子强漫步走进了这里,看看青草,看看鲜花,心情也放松了许多,同时有点喜欢这里了,喜欢这懒洋洋的气氛,喜欢这的好空气。

    季子强来到了一个小溪旁边,他站住了,后来干脆坐了下来,看着小溪边发呆,走神之间,突然有点什么不一样的感觉,季子强抬头间,看见身后小溪的一个小拱桥上,有一个美女,是美女,绝对的美女。不是现如今说的那种只要不缺胳膊少腿,是女的就叫美女的那种。

    本书来自品&书#网//27/html<=":"><="="/js/"></><="age">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js/"></><="nfx">读权谋:升迁有道,请记好我们的地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