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刘乡长点头说:“都认识的,这几人当初是伤人罪,刚放回来两个月。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季子强说:“你把他们的名字,和岁数什么的情况都写下来。”

    刘乡长一面答应着,手一招,乡文书和他一起就到了会议室外面,去写东西了。

    这面季子强也站了起来,对乡上的其他几个干部说:“我们到门口看看去,和大家见个面。”

    这些个乡干部,都有点担忧,但见季子强坦然无惧的样子,也只好挺挺胸膛,拿出各自的大义凛然气概,和季子强一通到了乡政府的门口。

    外面吵闹的群众见县长带的人走了过来,都一去向前涌了过来,他们等待季子强给个说法。

    他就慢慢的走到了乡政府的门前,面对着群情激动的村民,渐渐的,吵杂声小了,季子强还是没有说话,他很清楚,什么叫先声夺人,现在他就这样冷酷坚毅,咄咄逼人的看着对面的人们,声音从他身边逐步的降低,慢慢的就扩散到了后面,人们开始安静,也开始冷静。

    季子强这个时候才说话说:“老乡们,我们正在查找当初的分地协议,估计还要一会,你们在耐心的等等,今天谁都不要走,我是专门来解决问题的,一定给你们一个说法。”

    所有的村民都露出了笑容,感觉这次算是有搞头了,就见人群中两三个剃着青皮头型的青年大声的说:“那什么时候有结果啊没有个说法我们肯定不走,老乡们,你们说对不对”

    就听一片的符和声响了起来,气势很是宏大,季子强看了几眼这几个青年,估计这次事情就是他们几个煽动起来了,季子强不露神色的说:“这不是一件小事,我们会慎重处理的,我想你们多等待一会也愿意吧对了,一会找到了协议,你们要选几个代表出来和我谈谈的,这事情是严肃的,都要备案,将来有了问题还要追查责任,所以请你们慎重的选几个代表。”

    他这一说,村民都安静了下来,大家本来都市抱定了时间来磨的,也不在乎多等一会,听他说到一会要找代表去谈,还要备案,以后还要负责任,大家都有点紧张了,他们心里也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情,今天就是来瞎闹的,万一将来有个问题怎么办。

    季子强很耐心的等着,他一点都不急,有的是时间陪他们玩。

    安静了很长时间,村民们就把眼光慢慢的聚焦在了那几个留着青皮头型的年轻人身上了,这几个混混见大家都看着自己,也是心里发虚起来,一个混混就说:“我们不要代表,以后钱每人都有,我们一起谈。”

    季子强很好笑的说:“你们这几百人一起怎么谈,七嘴八舌的,想要解决问题就要坐下来好好的协商,代表是必须要,不然这事情就没办法处理了,你们再想想。”

    说完季子强就掏出烟来,自己叼上一根,还没来得及点火,旁边一个副乡长就把打火机打着,送到了季子强的面前。

    季子强就着火,点上了烟,慢慢的抽了起来。

    那村民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一起对那几个混混说:“就你们做代表吧,你们经常在外面跑,懂行情,见过市面,你们怎么定,我们都认。”

    这几个混混想要推脱,但所有人都在这样说,知道推不掉了,只要硬着头皮说:“好,我哥们几个就帮大家谈。”

    季子强见他们选出了代表,就扔掉了烟蒂说:“大家既然都推选他们几个,那到时候他们是要代表大家谈的,谈的结果你们都认可吗要是不能所有人都认可,那你们现在可以继续选,也不要急。”

    村民就轰然一声说:“他们谈的结果我们都会同意。”

    季子强笑笑说:“那就好,你们在等等,我去看看他们资料找到了没有。”说完季子强转身,就回了会议室。

    几个乡上的领导都是暗暗的焦急,刚才这选的几个代表就是里面最难缠的人,季县长肯定不认识,大家又不好当面对他说,那个副乡长给季子强使了几次眼色,他都没反应,这一会谈起来就麻烦大了。

    刚进会议室,副乡长就忧心忡忡的说:“季县长,这几个代表就是这次闹事带头的,要不我们找个借口让他们重新选几个代表,这几个垃圾不好对付啊。”

    季子强笑笑说:“怕什么,一会我们给他们讲道理就成了。”

    几个乡上的领导都心里不以为然的想:这季县长还是缺乏基层工作经验啊,这些人你讲道理能说的通真是天方夜谭了。

    季子强不管他们心里在想什么,依然是该喝茶喝茶,该抽烟抽烟,还不时的和会议室其他干部开两句玩笑,一点都没有焦虑的样子。

    刘乡长也准备好了那几个人的资料,给季子强递了过来,季子强大概的看看,就从自己包里摸出了电话,翻动了几个菜单,调出了刑警队王队长的号码,拨了过去:“王队长,我季子强,现在我给你说几个黑岭乡,李村人的情况,你帮我把他们的档案调一下,准备好了传到黑岭乡来,嗯,我急用,你现在就办。”

    他又详细的把这几个混混的名字,年龄什么的给县城的王队长说了,那面答应马上就去查,季子强合上了手机,对大家说:“有会挖坑的吗,来几个,我们玩几把。”

    刘乡长眼睛睁的老大,呆呆的看着季子强说:“季县长,你奥,好,张文书,你到我办公室去拿一副牌来。”

    其他人也是很感意外的,这样的情况下,季县长还有心情打牌,我们愁都愁死了,他一点不在乎,哎,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啊,不知道个轻重缓急。

    大家想是如此想,但县长要玩,也必须陪啊,就上来几个干部陪着季子强玩了起来,季子强也不赢钱,让刘乡长每人发两包烟,大家赌烟。

    这一打就到了上午吃饭的时间,刘乡长很为难的问:“季县长,你看今天这情况也没办法招待你,就在乡上吃一点吧。”

    季子强手气正好,门前已经赢了一堆零散的香烟了,他顺手就给刘乡长发了一根,眼睛看这桌面,嘴里说:“简单点,没人下碗面就可以了,晚上我们好好吃。”

    刘乡长答应一声,就去准备了。

    这面张文书也收到了王队长的传真,他手里拿着传真,也不好打扰季子强,就在旁边站着,季子强在洗牌的空档发现了他手里的传真,就说:“是王队长传来的这几个小子情况吧”

    张文书忙说:“就是,就是,很详细的,你现在看看。”

    季子强挥挥手说:“你先放那,不急,吃完饭在看。”

    说着话,他有抓起牌,开始打起了下一轮

    等刘乡长张罗着让厨房炒了几个小菜,又端上一大碗红油肉丝面的时候,季子强才停止了打牌,他已经很赢了一堆烟了,他也不要,就放在会议室的桌上,大家随便的抽。

    等季子强吃完了饭,他才慢条斯理的拿起了早就送来的传真,认真的看了起来,他核对这传真上模糊不清的照片,一个个把他们几个人的名字记下,又把他们每人犯法的经过和判决的结果也记在心里。

    刘乡长就走过来说:“季县长,你看老乡们在外面时间不短了,要不我们给他们送点开水什么的,缓和一下关系。”

    季子强摇摇头说:“不用的。”

    刘乡长有点不理解了,季县长过去很体恤民情的,现在怎么连开水都不给送。

    等季子强慢条斯理的看完了王队长的传真,时间又过去了很久了,刘乡长有点焦急的说:“季县长,你看现在是不是可以让代表来谈了,时间不早了。”

    季子强说:“不急,在等会,我还想练几把。”

    这话一出,不仅是刘乡长一个人感到难以理解,会议室所有的人都感觉季县长不可理喻,大门外还有几百的村民等着要说法,你怎么光顾着玩了,是不是怕解决不了,故意拖时间,一会就屁股一拍,回县城去,不管这事情了

    季子强又走过去,坐在刚才的位置上,一面双手哗啦啦的洗着扑克,一面说:“谁来,谁来。”

    房间里没人相应了,刚才陪他玩那是情非得已,因为传真没到,还算是有个借口,现在一切准备工作都好了,他还不干正事啊。

    季子强问了一遍,见大家都是面有难色,就呵呵的笑了起来。

    他们哪里理解自己的想法啊,这些村民今天既然是专程来闹事的,都有准备,士气也很旺盛,自己和他们接触的越早,对自己越是不利,只有先磨一磨他们的耐性,让他们在饥渴的折磨下,在疲惫和等待中消耗掉旺盛的斗志,那个时候自己再出面,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但这招术有点损,所以季子强是不能说出来的,好在自己现在是黑岭乡的老大,想什么办就怎么办,他们也不敢和自己争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