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e="n;:#;">

    “好的,我会尽快的处理这件事情,绝不会形成大的危害。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王书记很笃定的说。

    挂上电话之后,王封蕴的有深思了好一会,把一个电话又拨了出去。

    打完了电话,王书记才打开车门,对秘书和司机招招手,很快的,车队又启动了。

    季子强现在有点焦头烂额的,他就像一个无头苍蝇一样,在办公室来回的独步,电话却不断的在响起,先是冀良青来的,厉声斥责季子强,指示他尽快的处理,让闹事的人员离开政府,冀良青说:“这像什么话,政府的形象和尊严不能让人随意践踏,要不就直接上公安。”

    季子强心中早就对冀良青恨之入骨,可是在这样的时候,他也只能说:“我会处理的,请书记放心,至于公安倒还用不上。”

    “该用就要用,抓几个带头闹事的。”

    季子强冷哼一声说:“该动用的时候我会动用的,要是没其他的事情,我挂电话了。”

    “挂吧,挂吧。”

    冀良青在放下电话后,真的有点想笑,他当然是知道季子强不会动用公安局了,就是季子强真有这个想法,自己也会制止的,做什么事情都要恰到好处,都要留有余地,这从来都是冀良青的处事原则,不过刚才和季子强通话的感觉实在是很不错,就在前几天这个季子强还在王老爷子的家里嚣张的很,还在自己面前卖弄他的权谋之术,现在呢,现在怎么样了,你小子傻眼了吧。

    不过冀良青也不想让事态过于扩大了,刚才已经接到了季副书记的电话,知道所有的目的都已经完成,接下来大家就只能等待上面发生的变化了,听季副书记的口气,年底的大调整肯定会在北江省出现一种让所有人都震惊的局面,到那个时候,或许冀良青也会迎来自己一生中从来都不曾设想的一吃幸运。

    所以冀良青在高兴之余,又给外面拨打了几个电话:“你们要严密的控制住事态,不能出大乱子,特别是让包工头管好自己的民工,绝不能发生流血,冲突事件。”

    放下了电话,冀良青美美的把头靠在了那碩大的雕花椅背上,他真的有了一种飘飘然,醺醺然的感觉,他似乎不是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他像是已经在飘荡了,身下是蓝天白云,还有一片金色的阳光,而冀良青低头鸟瞰一下脚下的城郭,那郁郁苍苍,无边无际的大地,以后都应该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自己会在这里叱咤风云,纵横无敌。

    不过季子强现在是有点头大,*刚来过电话,说:“事态不好控制,现在民工们都在政府门口静坐下来了,但刘副市长在出来指示一番后,找不到人了,不露面了。”

    “真是鸟人?”季子强罕见的当着下属的面爆了粗口。

    想了向,季子强一面接着电话,一面快步从办公桌后面绕了出来,脸色严峻的说道:“这样稼祥,你等我,我到现场来看看”。

    *有点担忧的说:“你就不要下来了,他们喊着你的名字呢,我在这和他们慢慢的耗吧。”

    “没事,我倒要看看他们能怎么样?”

    *见季子强心意已决,也就忙挂上了电话,给公安局的武平去了个电话,让他多带一些便衣过来,以防季子强发生不测。

    季子强下楼的时候,也接到江可蕊的一个电话,她是担忧,所以让季子强千万不要直接出面,季子强就笑着安慰她说:“我在办公室喝茶呢,你放心,我又不傻,我去做什么?”

    季子强到来门口一看,我的个乖乖啊,上千人把市政府大门围了个水泄不通,不住的有人呐喊助威,场面异常壮观,隐隐约约之中,还听到有人在喊着自己的名字,说自己是骗子。

    季子强是苦极而笑,奶奶的,自己什么时候成了骗子了,要说你们是美女,我骗一下还情有可原的,你们都是大老爷们的,我骗你们做什么啊,又不搞基。

    *见季子强来了,远远的就跑了过来:“市长,我们还是离远一点吧,您站在这里,我怕有危险。”他担忧的说道。

    “有什么危险?”季子强看了*一眼,又说道:“我们的群众还能把自己的同志祸害了不成?没事的。”

    不过季子强还看到了那个上来不久的办公室主任挺不错的,站在人群前方声嘶力竭的呼喊着,劝告着,但现场的气氛仍然“热烈非凡”,不住的有人叫嚣,让市里领导给个说法,这些声音就湮灭了这个主任的声音。

    季子强紧蹙着眉头,走到了前面,他一出现,场面马上有了一点微妙的变化,刚才的叫嚣声渐渐的减弱,以至于停歇了,他们大部分人认识季子强的,在季子强停职的那个时间,几乎每天都跑工地去宣传和鼓励他们留下来,所以大部分人对季子强还是有好感。

    当然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也有不买季子强帐的,但作为民工,说真的,在面对强大的政府威严和权利之时,还是会从心里有点惧怕,关键这次也并不是他们真正自发的前来,上次季子强从二公子那里借来的几千万钱,基本已经给他们都发工资了,这也没多少天,就算是月结,也还没到时候,何况工程项目很多都是工程完工才算账的。

    但他们不得不来,包工头要求他们来,他们当然要来,吃人家的,肯定就要听话,除了个别民工是趁机捣乱,想弄事情,发泄一些这些年来的心头不满之外,大部分民工还是来混时间,壮声势的。

    季子强还看到了外面很多市民,这些人应该是来看热闹的人,道路两头更是堵满了汽车,有路过的,有的就是到政府办事的,虽然不少的交警在指挥着交通,但是效果却不是很大。

    远远的也有一些警察在,这些警察却没有人敢动手驱散人群,因为谁都知道,这要是一个不好,就会发生暴亂,那时候事情可就复杂了,没有上面的指示,他们也都只是在旁边站着,不过季子强到时看到了挤在前面来的很多便衣,这些人里面还有武平在,他们明显是来保护自己的,不过他们这些人混在民工队队伍里面看起来有点不伦不类的。

    季子强接过一个政府办公室人员递来的喇叭,高声大喊了一句:“想解决问题的都静一下。”

    季子强这一冷声大喝,声音中带有着一股威严和肃杀之气,好似周围的温度都降低几度,而正对着季子强指手划脚的一部分民工,在听到季子强的这声大喝后,心脏跳动的速度陡然加快,刚刚准备喊出口的话,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季子强说:“你们不就是因为资金的问题在这里来请愿的吗?那我倒向问问你们?你们的工钱领了了没有?如果没有领到,很简单,你们做个登记,我们政府出面帮你们问建设商要钱,国家有法律啊,不给民工工钱,是肯定会受到惩罚的。”

    下面的人都有点愣了,没想到季子强从这个事情上谈起,而且季子强上来就说要帮助民工要钱,还要对包工头们强硬的打压,这和刚才政府那些人的讲话就截然不同了,那些人都是劝大家离开。

    季子强冷冷的看了一眼下面人群,继续说:“就是前些天,我刚刚从别的地方找来了几千万,明确说是发大家薪水的,这个问题你们也应该是知道吧,我现在倒想问一问,你们拿到钱没有。”

    下面的人都让季子强问傻了,那是肯定拿到了的,这个是不能随便胡扯的。

    季子强见自己这个思路还是不错,就继续说:“如果没有拿到钱的可以马上登记,你们的包工头是谁,我们会处理的,钱给他了,为什么不给你们发到手,这必须追究。”

    看到下面有几个小老板的脸上有点变色了,季子强暗自一笑,知道自己击中了他们的要害,季子强继续加强攻势:“但要是他们给你们把钱都发了,你们还是故意的在这里闹事,那恐怕事情的性质就完全不同了,你们是在扰乱社会安定,是有意的破坏正常的工作,是对政府的挑衅,要是这样的话,后果你们要考虑一下。”

    季子强不仅没有给这些人下话求饶,还义正严词的对事情做出来自己的分析,并对所有的人都形成了一种威胁和压力,这一点是民工,包括那些包工头都没有想到了。季子强见自己的话起到了一定得震慑效果,又说:“当然了,有句话叫法不责众,就算你们都有问题,我也不可能处理所有的人,但还有一句话叫秋后算账,恐怕你们要好好的想想,那些故意闹事和组织闹事的人,你们自己掂量一下后果,现在撤了,还好说,要是继续的这样,你就等着接受惩罚吧,不管是有意不给民工发钱,引起了现在的骚乱,还是发过钱还组织民工闹事,这两样的后果都很严重,都足以让你在监狱好好的反省改造,我的话就说怎么多,你们自己想。”

    说完,季子强愣愣的在人群中一个个的找那些包工头看,这些包工头季子强大部分是有点影响的,当然,人很多,季子强也只能找到那么三两个站在前排的包工头,季子强就那样目无表情的看了他们一会,什么都不在说了,转身就离开了大门,回自己办公室去了。

    本书来自品&书#网//27/html<=":"><="="/js/"></><="age">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js/"></><="nfx">读权谋:升迁有道,请记好我们的地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