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e="n;:#;">

    季子强想了想,摇头说:“我还有几个文件要处理一下,但先通知下去。品书网(;)”

    季子强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他估计凤梦涵应该还没起床,自己马上就去,那会让凤梦涵手足无措的,给她一点时间。

    但季子强却想错了,就是这一点点的时间,让季子强再也出不去政府了,20分钟之后,*就快步走进了季子强的办公室,说:“季市长,有麻烦了,影视城很多工人把政府大门堵了。”

    季子强有点震惊的一下站了起来,走到了窗口,但这不过是已种下意思的动作,实际上从他这个窗户是看不到政府的大门的,他也只是看了一眼,就明白了这个道理,转身问:“来的人很多吗?”

    “很多,我看足足有上千人,现在还不知道他们的要求是什么,我过来给你说一声,我马上下去和刘副市长处理。”

    季子强不用问这些人来的是什么原因,因为在蔡书记已经暗示过了,祝老板也帮他打听清楚了,只是季子强很遗憾,自己本来已经想好了对付的办法,可还是晚了一天啊,没想到冀良青的动作如此之快。

    *又补充了一句:“但问题还不是表面这么简单的,我还看到了很多媒体记者,这是不是有点蹊跷。”

    季子强没有说什么,这些事情冀良青一定会安排的很妥当的,记者媒体不赶来,那才叫怪事呢,季子强垂下了头,这个变故迫使季子强要从新的调整这个方案了,现在他只能先应对目前的局面,大宇县是来不及去了,其实就算今天赶过去了,但冀良青的战车已经启动,自己的招式也毫无意义,现在唯一的就是想办法解决影视城的资金。

    *建季子强没有说什么,他也不敢多在这里停留了,说:“那我先下去,市长你暂时不要出面吧,等我们搞清楚他们把的目的再说。”

    季子强挥挥手,让*离开了。

    他转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旁,拿起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大门口的乱像季子强是可以想象的,但他不想去看,因为他也明白,这都是表面的动作,真正的大动作,狠招式是在看不见的地方展开,季子强想到这里,就拿起了电话,他要把这个情况尽快的给省委王书记通知一下,要他也做个准备。

    电话直接打到了王书记的办公桌上,还是秘书接的电话,不过在稍微的一阵静音后,话筒里传来了王书记中气十足的声音:“季子强,你一大早就打电话过来,什么事情啊。”

    季子强让自己平静了一下说:“王书记你好,我有一个新情况给你汇报一下。”

    “嗯,说。”

    “就在现在,新屏市影视城的很多工人把政府大门堵住了。”

    “奥,为什么啊。”王书记好像并没有太关注这件事,或许他还没有想到后面将会发生的问题。

    季子强觉得自己是有责任做出更明显的提示:“这个行动我在前一两天刚刚听到,是一次有组织,有预谋的行动,他们的目的就是要用影视城的资金短缺闹上一场。”

    “资金是萧博瀚的事情,闹政府有什么作用,真是的。”

    季子强叹口气说:“这不过是一个引子,他们的目的当然不是想要简简单单的解决资金问题了,他们会在别的地方,发动另一场战争。”

    由于时间和事情的紧张,所以季子强就把话说得更直白一些了,他不想让这件事情影响到王书记,更不想因为这件事情给北江省带来一个新的动荡。

    “另一场战争?”王书记难以置信的重复了一句之后,又说:“你是说他们背后还会有动作啊。”

    “是的,我是这样预测的,他们不会仅仅为这点事情大费周折的,我预估,很快新屏市的事情就会引起更高层的关注,也会还会波及到你。”

    王封蕴朗声的大笑起来:“危言耸听,危言耸听啊,你以为你在拍谍战片,真是的,你们政府好好的给民工做工作,让他们赶快离开,资金的事情会逐步落实的。”

    看来季子强的提醒还是没有引起王封蕴足够的关注,似乎季子强的判断和推测只是一种井底之蛙的见解,这让季子强心里有点发急了,他声音变得大了一点:“王书记,我这绝不是臆断,更不是妄想,事情真的。。。。。”

    但王封蕴是很忙的,一个省委書記,他要面对和处理的事情太多了,他不想再听季子强絮絮叨叨的话了,所以一下就截断了季子强的话,说:“好了,好了,不要什么事情都推给省里解决,作为新屏市政府的最高首长,你要学会自己处理问题,我这马上要接见一个外宾,先挂了。”

    电话就这样挂断了,季子强看着手里的话筒,好一会愣住了,事情难道真的是自己的瞎判断吗,应该不会的,整个事情的脉络是清楚的,在官场磨砺这么多年的季子强,对各种陷阱,机巧都具有很强的敏感性,他不相信这次是自己的妄断。

    >

    当然不是妄断了,季子强的推测一点都没有夸大,不管王封蕴信不信,但远在京城的黄副部长是信了,他在接到了季副书记的电话之后,就打开了电脑,很快的浏览了一会网上的信息,不错,他看到了他想看到的那些信息。

    黄副部长摇下头,心中暗自向,这个北江省真的是风起云涌啊,才一两个小时的时间,联网上都开始出现了传言了,可怕啊。

    在坐了一会,黄副部长就拿上了一份文件,穿过一条弯弯曲曲的林荫小道,到来总理的办公室,总理很忙,办公室里还有好几个人在等着他的批示,他只是对黄副部长点了点头,就再也没有招呼他了,但黄副部长的耐心很好,就那样等着,直到所有到总理这里办事的人都离开了,他才走进了总理的办公桌,笑着说:“总理真称得上日理万机啊。”

    总理一笑说:“事情是比较多,不过也习惯了,还能应付,你什么事情?”

    黄副部长就拿过了一个文件,说:“这是一些干部考察的情况,我送过来,你抽时间看看,有什么指示就直接批示在上面,我们好做调整。”

    “嗯,好i吧,不过这事情不急,还有一段时间,你也是的,让秘书送来就得了,还跑这一趟。”

    “嗯,事关好几个省的高层人员,所以我不想弄得满城风雨的。”

    总理笑笑,点头说:“也对,谨慎一下是有好处。”

    不过说完看黄副部长还有点没有向离开的意思,总理又问:“怎么,还有事情啊?”

    黄副部长点头说:“前两天给总理送的那个北江省季副书记的意见稿你看了吧。”

    总理眼光一闪,说:“嗯,昨天刚刚看过,里面有的地方还是中肯的。”

    黄副部长忙说:“现在的事情又出现了一点麻烦,他意见书中说的那个被强行复职的市长啊,已经惹下麻烦了,刚才我听了汇报,看了看网上的一些评论,那个影视城因为资金短缺导致了千人大遊行,已经把当地的政府围了。”

    总理的脸色就冷峻了起来,向了好一会才说:“嗯,我知道了,我会问一下情况的。”

    黄副部长就笑笑,说:“也不是太大的事情,不过顺口给你汇报一下。”

    总理点点头:“我理解,那就这样吧,我一会给北江省打电话了解一下。”

    黄副部长笑一笑,就告辞离开了。

    总理看着他的背影,摇摇头,拿起了电话:“叫封蕴同志听电话。”

    王封蕴已经坐上小车了,这时候看到秘书从前排递过来电话,小声说:“好像总理的。”

    王封蕴一惊,拍拍司机的肩膀,司机也很理解他的意思,打一下转向灯,就往路边靠去,同时对后面的车队招招手,一溜小车都在通往机场的高速路边上慢慢的停留下来,前面和后面车上的人都忙绿起来,在路边立下了警示标志,而王封蕴的秘书和司机,也很快的下车,在外面等候了。

    这个时候,王封蕴一个人在车里,对电话说:“总理你好啊,我王封蕴。”

    “嗯,封蕴同志,听说你们下辖的一个市里有点不太平了,就是你上次说的那个姓。。。。。姓华的市长哪里吧?”

    “奥,总理这么快都得到消息了。”王书记说。

    “有人刻意要让我知道,我不知道都难啊。”

    “这样啊,是有这回事情,不过不是什么大问题,最多明天就能平息吧。”

    “奥,那就好,不过你还是要关注一下,你们北江省有人想浑水摸鱼了,有那么一个高层领导,还专门的给我打来了一份意见书,要不是上次我听你介绍过情况,恐怕我也要蒙在鼓里了,而且这个意见书和这个**配合的如此环环相扣,真值得我们深思一下。”

    王封蕴叹口气说:“是啊,人总是不愿意满足现状的。但他们有点过火了。”

    “行了,我就告诉你一声,尽快的处理一下,不要把事情闹得太大了,年底了,大家事情都多,不要因为这样的事情影响到工作。”

    本书来自品&书#网//27/html<=":"><="="/js/"></><="age">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js/"></><="nfx">读权谋:升迁有道,请记好我们的地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