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微微一笑说:“不是还有一个张光明吗?他能背叛我,就一定能背叛冀良青,只要他咬死是冀良青让自己那么做的,而且还有冀良青的秘书陪同,这就完全够了。品书网”

    凤梦涵也慢慢的理解了季子强的思路,不禁的莞尔一笑,瞅了季子强一眼说:“你啊你,真是太可怕了,谁要做你的敌人,一定会痛不欲生的。”

    季子强也哈哈的大笑起来,今天整整一天让他心神不宁,忧思重重的情绪,也就在这一刻都烟消云散了,他端起了一杯酒来,一口就喝光了,然后也不等凤梦涵给她到上,就自斟自饮的连续喝了好几杯,才长吁了一口气,看着凤梦涵说:“明天我到大宇县去,亲自见见这个张光明书记,让他知道一下什么是真正的恐惧。”

    凤梦涵满眼欣赏的看着季子强,他每次在这样的时候更具有魅力,他的坚韧,睿智,冷峻和洒脱,这些都让凤梦涵深深的沉醉了,她完完全全的被眼前的这个男人迷住了,那些想要和他保持距离,想要和他控制感情,想要回避和远离他的想法,统统的不见了,原来女人也有迷失的时候啊。。

    这两天的担忧和紧张都消失了,季子强一下就感到了轻松,酒也在不知不觉中喝了很多,季子强醉了,他想醉,不想回到那个清醒的世界,醉了多好啊,可以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怕,任由思绪尽情的飞翔。

    季子强几乎是在凤梦涵的搀扶下离开的酒店,这个酒店的旁边就是政府上次给凤梦涵奖励的那套房子的小区,一个很新的电梯公寓,凤梦涵的房子不大,有将近50个平米的样子,一个大通间,季子强刚一走进去,一眼就看到了那张铺着红色床罩的床了,季子强也在这一刻,心里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防盗门关上的那一刻,凤梦涵就抱住了季子强,她多长时间的渴望,在这时候就完全的控制不住了,一句话都不说,只是用力的死死的抱住季子强,而季子强的脑里便成了一片空白,一片的混沌。

    好一会,季子强才迷迷糊糊的有了知觉,他略微的抗拒着说:“梦涵,不要这样,有话好好说。”但连季子强自己都感觉到自己的拒绝是那样的空洞和无力。

    凤梦涵不说话,紧紧抱着季子强,就那样抱着,把头埋进了季子强宽大的胸膛里面,季子强不好硬来,两人就这么站在那里。

    再过一会,凤梦涵才说话:“我就那么惹人讨厌吗?”

    季子强努力稳定住自己有点摇晃的身体说:“不是,梦涵,我不能在这样耽误你,我不能对不起你啊。”

    凤梦涵倔强的说:“我不在乎,我做你的情人,永远做你的情人,我没有其他要求,只要能够看见你,我就心满意足了。”

    季子强半闭上眼,摇晃着脑袋说:“梦涵,说什么呢,你这么年轻,还要成家的。”

    “我不成家,一辈子不会成家了,不要说了,亲亲我。”

    凤梦涵抬起头,看着季子强,然后闭上了双眼,凑上嘴唇。如此近距离观察,季子强发觉,凤梦涵的确很漂亮,让他的心不由的跳动的快了起来,此刻,凤梦涵双颊红,身体软软靠在他的怀里,季子强真的有点迷醉了,他不是柳下惠,但他在很多时候也是可以拒绝誘惑的,可是在面对凤梦涵这样一个把一切,包括第一次都奉献给了自己的女人,季子强是很难拒绝的,他慢慢低下头了头,亲吻凤梦涵的嘴唇,尽管他知道这么做,意味着什么。

    凤梦涵非常主动,凤梦涵的身体越来越软,季子强几乎抱起了整个凤梦涵的身体。

    良久,两人的嘴唇才分开,季子强感觉到凤梦涵心跳很快。

    凤梦涵喃喃的说:“晚上不要走了。”

    “不行的,让人看见了不好。”

    “我知道,不会让人看见的,你清晨离开,不会有事情的,没有人怀疑,这里没有我认识的人。”

    季子强还准备说话的时候,凤梦涵已经不听了,她直接走到里面一点,静静坐在了床上。

    季子强迟疑了一下,他无法现在就转身离开,他知道凤梦涵在伤心,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让她伤心,季子强走了过去,在凤梦涵的身边坐了下来。

    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凤梦涵慢慢的把身体靠近了季子强,

    好一会,好一会。

    凤梦涵在悠悠的长出了一口气说:“你知道吗,很早你就打动我了,我本来看不惯男人,可是,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感觉到似曾相识,那时候你还是新屏市的副市长,感觉你心里也有很多落寞和忧伤,我那时候就想要安慰你,想要拥抱你,可是我一直不敢,一直等待。”

    季子强睁开了眼,他的酒精浓度应该已经随着身上的汗水挥发掉了不少,所以他感到了很清醒,他说:“其实我也有过同样的想法,但我知道我不配那样对你。”

    “为什么不配,你很优秀,看到你,我想起了古代的君王,他们不会属于一个女人,我想你也是这样的,你不可能只属于一个女人,我想到了英雄的标准,醉卧美人膝、醒掌杀人權,我多想回到古代啊,那样,你就可以多娶几个女人了,你就可以娶我了。”

    季子强苦笑了一下,原来女人也会有这样的幻想,他还以为就他过去想过去阿拉伯国家找几个媳妇,原来凤梦涵也会幻想,季子强说:“其实我不是你想象的你那样优秀,我也只是一个凡人,真的有点承当不起你对我的青睐。”

    “不要这样说,你不属于我,见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你不属于我,我只是你生命里的一朵浪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也许很久以后,你就不会记得我了,可是,我很满足,今生今世,我心里只有你,已经装不下其他人了,能够有这份感情,我非常满足了。”

    “凤梦涵,你怎么能这么想,你以后的路很长很长啊。”

    “子强,不要说了,我很满足,也许我会有清醒的时候,但绝不是现在,来吧,抱着我,我要在你怀里睡觉。”

    季子强抱紧了凤梦涵,不一会,季子强感觉到胸脯上凉凉的,他扶起凤梦涵的脸,发觉凤梦涵眼里的泪珠。

    朦胧中,季子强问:“你怎么了。”

    “不要担心,我高兴,你心疼我,我知道。”

    季子强被凤梦涵感动了,凤梦涵心思敏锐,善解人意,还救过自己的命,这样的女孩子,却没有遇上一个称心如意的郎君,老天太不公平了,想到当初凤梦涵救自己时候的那种义无反顾,季子强主动将凤梦涵抱在怀里,亲吻着凤梦涵,凤梦涵回应着季子强。。。。。

    但在凤梦涵睡着之后,季子强还是离开了,因为他不会因为纏绵在儿女情长之中还忘记有那么一件大事,自己明天一早就要到大宇县去,所以现在必须离开这里,只要到了大宇县,就能逼迫张光明做出他必须的反戈一击,那样,或许也就可以化解自己眼前的危机了。

    回去的路上,季子强没有打车,他想好好的走一走卢,让自己冷静下来,夜已经浓郁了,天山的残月也高高的挂起,迷離的月光下,季子强放飞自己的思绪,将所有的思绪都融合再了这月光里,季子强想到了明天的事情,他的心头就充满了斗志。

    早上季子强醒的很早,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了江可蕊,江可蕊问了一句时间,还早,她不想起床,嘟嘟囔囔叫着季子强老公,让他快去给自己买早餐,季子强梳洗一番,下楼给全家匆匆买了早餐。

    吃完早餐,季子强很快要赶到市政府,政府里面今天异常的安静,只有几个老一点的巡视员在大院里面打着什么拳,季子强一下想起,自己也很久没有练习太极了,不是他不想练,每天总有这么多高兴,或者失望的事情在缠绕着自己,根本就没有心思去平心静气的练习。

    也就在这个时候,季子强有恍然觉得,自己本来是不是也不适合去练习那样的太极,只有心无旁骛,失势落魄的人才真能练好,也许几十年之后,自己才能真正的静下心来。

    季子强没有去打扰那几个老头,他独自上楼。办公楼里面也更是安静,季子强的脚步声带来了一阵阵的回音,季子强给自己泡上了一壶茶,在过去,他来早了会自己打扫一下卫生的,但今天他不想做,他什么都不想做,他一边品尝着茶水,一边想着今天要做的事情。

    等大楼里不断的传来嘈嘈杂杂的一些脚步声时,小赵也来了,季子强就说:“小赵,先不要打扫卫生了,你通知一下王稼祥和大宇县的张光明,凤梦涵,我一会要到大宇县去看看,”

    小赵忙点头,说:“那马上就去吗?<=":"><="="/js/"></><="age">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js/"></><="nfx">读权谋:升迁有道,请记好我们的地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