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e="n;:#;">

    剩下季子强一个人,他有点忧虑重重,冀良青到底还是冀良青,这一刀砍的位置是恰到好处啊,当然了,冀良青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并不是想用这个事情来为难自己,他只是想要借这个力,易完成季副书记心中的那盘更大的棋。品书网

    但想要化解这个事情,却颇费脑筋了,除非是谁能拿出一大笔钱来,但谁能呢,事情一闹开,连政府的钱都不能动用了,上次借了二公子的钱,也是早就用完,看二公子那样子,短期也很难拿出一笔足以对付影视城项目的资金了。

    季子强越来越感到事情的严峻。

    到了第二天,祝老板就给季子强来了一个电话,他有点惊恐的对季子强说:“季市长,不好了,不好了。”

    季子强心里咯噔的一下,但还是强压住自己的紧张,问:“怎么了,慢点说,不要惊慌。”

    这祝老板喘口气才说:“昨晚上我找了一个包工头自,拉出来喝了一场酒,我就慢慢的套他的话,后来这小子还真说了一点事情。”

    “什么事情?”季子强很迫切。

    “这小子说,有市里的领导已经在联系他们了,让他们就在这两一起闹事呢?他们现在已经在暗暗的准备了,所以季子强啊,你可是要想个办法啊。”

    季子强一看,事情果真是从这个地方来了,季子强问:“他们闹事的理由是什么?”

    “他们要求政府给一个说法,他们在影视城垫资太多,民工干了活拿不到薪水,而且现在甲方萧博瀚也无踪无影,你前一阶段又说市里要来接管这个项目,但这么长时间也没有动静,他们怀疑这就是一个官商勾结的陷阱。”

    季子强点点头,冀良青真是手段不错,这个借口用的恰到好处,而且让季子强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了,只要你拿不出钱来,怎么样的解释都是徒劳的。

    “祝老板,你估计他们总共有多少人?”

    “听他的口气,除了我们一两家是你引来的之外,大部分的本地施工队都会闹事,算下来应该有几百上千人啊,市里的领导还说,只要这样一闹,市里肯定会给他们把垫资的钱掏出来的,所以这事情没法避免了。”

    季子强挂上了电话,缓缓的站起来,在办公室度起了步,但这个问题却不是一个想一想就能解决掉的问题,所以到后来,季子强的脚步越来越沉重,他的眉头也越皱越紧了,但这一点都不起作用,季子强感到自己正在走进一个死胡同。

    冀良青提前发动攻势是好事情,但用这样的方法来对付自己,会让事情变得很复杂,这超出了季子强提前的预计。

    和季子强情绪相反的是,此刻在在省城省委的季副书记情绪是很好的,几天之前他就接到了冀良青的电话汇报,知道冀良青正在给自己制造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起初季副书记还想在等等,在看看,最好是等事态自然的形成,那样就能水到渠成的展开自己的攻势了,但后来冀良青还是说动了,冀良青说,季子强好像已经看出了他们的企图,所以在资金这一块季子强一直都没有从市里解决,而且季子强正在到处筹集资金,这样继续下去,恐怕会坐失良机,一旦影视城的修建出具规模,那就生米做成熟饭了,最后就算资金在紧张,市里和省里也只能帮这把这个项目完成了。

    季副书记仔细的想想,也是这个道理,所以当他听到了冀良青准备提前发难的时候,季副书记也就默许了,但他还是要求冀良青把爆发的时间稍微延后几天,给自己流出一点点的准备时间来。

    冀良青也同意了,于是季副书记就展开了自己的行动,他必须抢在新屏市**爆发之前,完成自己的一些工作。

    现在他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工作,他把一份意见书递到了组织部黄副部长那里,意见书里不仅有他对北江省这几年经济滞后的一些分析和建议,还在意见书里刻意的提到了北江省在使用干部问题上出现的很多漏洞,作为举例说明的就是新屏市季子强的使用问题。

    在这个意见书里,季副书记详尽的描写了季子强和王书记很不正常的一些关系,还写到了在对季子强的使用问题上,自己在省常委会受到挤压的情况,他说,让季子强这样一个本身具有很多问题的干部再次走上市长岗位,这是北江省管理上的极大错误,而且他还预测,新屏市的影视城是某些人别有用心的一个工程,这样的工程,最终是一定会出问题的。

    当然了,他之所以这样笃定的做出判断,自然是因为冀良青给了他足够的信心,当这封意见书送到总理的手上时,新屏市也一定会刚好爆发出一次规模盛大的**,而事件正和自己意见书里预测的一样,是季子强强行启动影视城带来的后果。

    有了这环环相扣的布局,季副书记是可以好好的松一口气了,搬到王书记,自己的机会就一下凸显出来,在加上黄副部长的推波助澜,自己问鼎北江省第一人的宏伟志愿未必就不会美梦成真。

    他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拿起了电话,打到了新屏市的冀良青手机上:“良青,我季啊,你那面情况怎么样了。”

    冀良青现在的状况是有点紧张,有点兴奋,又有点惶恐,好些年没有在这样大动干戈了,本来以为在新屏市自己再也用不着这些手段,没想到现在还是难以回避的用了起来,所以他用沙哑的语调说:“季书记你好,我这里一切就绪了,现在就等你一声号令。”

    季副书记很满意的说:“我这里也很顺利,相信此刻新屏市的事情已经引起高层的关注了,而你们的行动也务必在明天开始。”

    冀良青的表情也凝重了起来,事情正在按自己想象的方式发展,自己总算是说动了季副书记提前展开了行动,现在战车已经启动,不管是自己,还是季副书记,都没有了退路,成败也都在这一战之中。

    “季书记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误事的,明天一定会带给他们一次惊慌。”

    “嗯,嗯,这就好,规模可以尽量的搞大一点,这样才能引起上面足够的重视。”

    “我明白,一定不会辜负季书记的期望。”

    季副书记轻声的笑了笑,很小心翼翼的挂上了电话,他像是欣赏一件工艺品一样的认真的看着电话,顺着这根电话线,季副书记仿佛看到了冀良青惬意的笑容。

    冀良青当然是不可能不笑,就算他还有很多各种各样的情绪在夹杂在心里,但高兴是这些元素中最多的一种感觉了,他现在已经不再单单的把目光看在这小小的新屏市里,冀良青在这些年都没有萌动的一种豪情燃烧了起来,他在想,假如一切按季副书记设想的那样都一一实现了,那么北江省的格局就会发生一次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作为这个促使变化成为现实的有功之臣,自己难道就没有在上一层楼的机会吗?

    不,绝对不会没有机会的,大变革之后需要一种大换血,季副书记也需要一些有能力的人来帮他支撑北江省这样一个浩大的局面,而自己不管是能力,还是资历,都应该是其中的娇娇者。

    冀良青真的就在这时候,有了一种豪气干云的豪迈。

    他拿起了电话,把最后的指令一一的下达了出去,然后他就泡上了一壶好茶,一个人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面,慢慢的感受大战前的这一种激动。

    季子强在下班的时候,还是没有想到一个合适的办法,这主要是他从来对冀良青都是高估的,他绝没有想到冀良青会用上如此下三滥的手法,这一直以来,季子强都把冀良青划入到了那种胸藏珠玑,内敛沉稳,但老派保守的行列,季子强总感到,只有自己才能使得出如此下三滥的手法,冀良青应该比自己要高明一些,所以他计算了冀良青各种各样的攻击方式,却忽略了冀良青也会同样的使用以其人之道还置其人之身的手法。

    这一下就打乱了季子强的思路,让他有点束手无策了。

    而这样的打击还不是一个,当他刚刚走到市委家属院的时候,又接到了大宇县县长凤梦涵的电话,说有重要的工作要给他汇报。

    季子强今天真的有点疲惫,他问:“很重要吗?能不能明天在谈?”

    凤梦涵肯定的答复:“很重要,我怕耽误你对事态的分析。”

    “那好吧,你在哪里?”季子强只能答应。

    “我在滨江大酒店二楼餐厅,你直接过来吧?”

    季子强答应了,今天他是走路回来了,没有带车,这里到滨江大酒店还有好一截的路程,季子强也懒得在叫自己的车来接自己了,低头挡住了一辆出租车。

    本书来自品&书#网//27/html<=":"><="="/js/"></><="age">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js/"></><="nfx">读权谋:升迁有道,请记好我们的地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