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就这么胡乱的东想想,西怨怨的,冀良青象头疯了的狮子一般傻坐在自己的客厅里,脑袋里忽然又觉得空空的,仿佛自己都不能知道置身于何处,心头茫然至极,到后来,他突然的感到,自己必须要提前动手了,在这样下去,季子强肯定会有多的奇思妙想来对付自己,一旦影视城的项目走入正规,再动季子强就势比登天。品书网

    但想到了影视城,冀良青却有感到心头豁然开朗,不错,不管季子强有多少好i的办法,但影视城终究是季子强的死穴,季子强手里的钱能有多少呢?只要影视城工地上没有了钱,那么季子强也就要面临两种选择,要么停工,要么就动用市政府的钱,除此之外,他别无选择,而只要这另种状况出现一种,就给自己带来了机会。

    冀良青慢慢的情绪也稳定下来了,但这一静下来,冀良青也要面临一个选择,那就是这样等下去,还是自己积极的促成这些问题的提早爆发。

    冀良青在两者之间思考了很长的时间,最后他还是选择了让事情提前爆发,他不想在继续等了,他不愿意在这个地方继续的面对那个奸诈小人,他要把季子强远远的踢开。

    一旦这样决定了,冀良青就在不耽误,他拿起了电话,很快的拨通了几个号码,他对他们说的都是同样的一句话:“马上到我家里来一趟。”

    然后,冀良青就等待着这些人的到来,这完全不需要等待太长的额时间,因为这些人冀良青是知道的,他们会在第一时间里赶过来的。

    一点都不错,不到半个小时,何部长,纪检委书记蔡国章,还有两三个冀良青在下面局里的老班底都陆陆续续的到了冀良青的家里,冀良青的脸色已经恢复了以往的笃定和深沉,半个小时之前的那种情绪现在荡然无存,强硬,威严的冀良青再一次的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来来,都坐下,老蔡啊,没有影响到你照看孙子吗?”

    蔡国章嘿嘿的一笑说:“哪有照看孙子那一说啊,你当书记的人,不要造谣。”

    何部长就说:“还说没有,上次我可是亲眼看到了,你抱着孙子,后面跟的儿媳妇,亲热的很。”

    冀良青哈哈哈的大笑,那几个局级领导在面对蔡国章的时候,还是有点不敢过于放肆的,都露出一点笑容,但绝不敢笑出声来。

    冀良青的老伴就出来,给大家都倒上了水,这五六个人一起坐了下来,先是海阔天空的闲扯了几分钟,但每个人都能很好的把握分寸,在说上几句话之后,都闭上了嘴比,谁都知道,在这个时候被冀良青突然的叫出来,肯定不会是坐着品品茶,聊聊天这么简单的事情,像这样的紧急召唤,在他们的记忆力已经是很古老的事情了,记得曾经在全市长还没来的时候,对,是他上任的那个市长任上,曾经有过几次这样的集会,想起来这里的几个人现在还是心有余悸的。

    要是那次没有冀良青果断的冒险,没有那一击重杀,可能下台的就不是那个市长了,说不上在座的各位早都被新屏市政治边缘话了,说起来啊,真的感谢当初冀良青的雷霆一动。

    冀良青在大家都安静下来之后,才慢慢的收敛起了刚才随和轻松的表情,他看着茶杯,好一会说:“今天请你们几位过来是有点难事情啊。”

    何部长皱眉看了看蔡书记,就问了一句:“冀书记有什么烦心的事情,说出来我们大家听听,要是需要我们出力的地方,也只管说。”

    蔡国章见何部长表态了,自己不表态也不好,就说:“是啊是啊,常言道,三个臭皮匠,比过诸葛亮,我们一起想办法。”

    因为蔡国章感觉到冀良青叫自己这几个人来,必定有事,而且十有**的恐怕是和季子强有关系的,要从心里说,蔡国章实在不想和季子强为敌,他是搞纪检多年的干部了,对人的好坏往往具有很强的辨别能力,从和季子强第一次见面,再到后来这几年的交往中,他逐渐的感觉季子强还是一个很值得敬重的人。

    相比起自己每年手上过的那些贪官污吏来,季子强比他们不知道强多少倍。

    和这样一个连自己都认为是好领导的人做对,实在不是蔡国章的本意,而且蔡国章也在这几次的冀良青,庄峰等人和季子强的较量中发现,季子强具有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找上这样的人对战,真不是一件明智之举,何况现在已经挑明了,季子强的背后还有省上的几个重量级的大佬在撑腰,这样的一个强者,何必去碰他,躲都躲不及呢。

    >

    但现在他没有办法来躲避,因为身在冀良青这个战车上的他,已经习惯和适应了这样的一个状况,他在惧怕季子强的同时,更害怕冀良青的反目,他就像一匹被蒙住眼睛拉磨的马,只能围绕着冀良青这个中心来回的运转,别无他途。

    冀良青就在他们的脸上挨个的扫视了一圈,才缓缓的说:“新屏市的局面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刻,而这次,我们的对手是强大的,强大的足以让我们从这个舞台上消失,我不想开战,但无可奈何,只能展开一次反击了。”

    房子里的人一下都没有声音,几乎在同时,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对手是谁,是季子强,这个的能力是足以让他们心胆俱寒的。

    事情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了,看来冀良青已经决定不惜一战,那么这场战役到底是鹿死谁手,从目前来看,这些人没有一个抱着乐观态度的,就连对季子强一直担忧,惧怕,恨不得的让季子强马上倒台的何部长,也有点心有余悸起来。

    冀良青看到了他们的惧怕,也体会得到他们的感情,一个连自己都经常束手无策的人,是会让他们担忧的,但没有办法,战车已经启动,没有人能独善其身,不管最后的结果是什么,这些人都必须和自己一起抗争,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感觉你们有点担心,哈哈,其他季子强真的有这么可怕吗?我看未必吧,难道你们忘了最近一个阶段我们不断的对他展开的打击吗?你们忘了齐玉玲是怎么被调走的吗?虽然季子强有后台,但事情还是在他眼皮子底下发生了,他依然是束手无策,眼看着自己的同学被调走,一点忙都忙不上,所以说,有的事情是我们太过高估他了。”

    冀良青用笃定和从容的口吻,给这些手下打气,就连他最为切肤之痛的齐玉玲之事,冀良青都能说的如此淡然,真可谓老辣沉稳。

    冀良青的话多多少少的还是起到了一点作用,几个刚才还忧心忡忡的人想想,也确实是这样的一回事情,季子强在貌似强大的背后,其实也是有很多软肋,冀良青或许就刚好是他的克星。

    何部长就鼓起了勇气,说:“行吧,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也确实没有退路了,冀书记你直接安排吧,该怎么做,我们眉毛都不眨一下。”何部长在说这话的时候,一点文人的样子都没有了,脸上也布满了阴狠和歹毒。

    冀良青很满意,也很欣赏的看了看何部长,点点头说:“其实也谈不上安排,因为季子强本身就存在一个漏洞,我们只要帮他把这个漏洞展示出来,他也就回天乏术了。”

    “奥,什么漏洞?”几个人都一下来了精神,原来冀良青早就有了对付季子强的办法了,谢天谢地啊。

    冀良青冷冷的笑了笑,说出了自己的计划,一时间,这几个人一个个听的目瞪口呆的,他们没想到冀良青还有这样一步棋可走,特别是蔡国章在听完了冀良青的这个想法之后,暗自的叹口气,看来季子强也只能败在冀良青的手上了,因为要按冀良青的这个想法一做,不要说季子强,就是上面的人也恐怕帮不了季子强一点忙了。

    一霎拉间,蔡国章的眼前就出现了多年之前那个市长黯然离开时的情景,看来这样的事情在多年之后,又要再一次的在新屏市上演了。。。。。。

    面对冀良青的有一个陷阱,季子强浑然味觉,他依然是在忙碌着,今天一早刚刚上班,季子强就到了开发区的几个企业检查了一下,最近开发区的形式还算不错,过去那要死不活的样子已经是大为改观,走到那里,都能感到了一片欣欣向荣的情景。

    季子强对此还是很满意的,在自己的辛勤努力下,优化经济结构、提升发展质量,让开发区生机勃勃、活力奔涌,季子强现场观摩、了解情况,对项目工地、厂矿企业、生产车间都做了重点检查。

    在最后一站,季子强集中对开发区的钒电池项目、繁盛昇煤机设备有限责任公司、华电朔州热电等项目等地进行现场观摩。几乎所有同来的人都发自内心的感慨:开发区工作力度大、变化大,这已经和几年前的情况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js/"></><="age">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js/"></><="nfx">读权谋:升迁有道,请记好我们的地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