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e="n;:#;">

    冀良青点点头,接过了王老爷子给倒上的一杯酒,用拇指和食指来回旋转着酒杯说:“你说的是对的,问题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有时候我想停下,但停不下来,对我们自己的命运,其实很多时候我们自己并不能做主。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王老爷子一笑,说:“看来冀书记又有什么大动作了,只是不知道这次会是什么样的一个效果,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想请书记你三思而后行。”

    冀良青猛然的一怔,从刚才的感慨抒情之中摆脱出来,他盯着王老爷子说:“怎么?莫非你也觉察到了什么?”

    王老爷子叹口气说:“还用觉察吗?用点心的人都会感觉到新屏市最近大有疾风暴雨之势。”

    “此话从何而来?”冀良青很震惊的问。

    “冀书记啊,你也不要想来考我了,说实话,我不仅知道新屏市接下来会有一场大战,还知道这场争斗的主角是你和季子强。你要知道,我并不是什么世外高人,我也很庸俗,我的身边也会有很多达官贵人,所以在对全局的信息和研判上,未必就比你差多少。”

    冀良青皱了一下眉头,说:“是稼祥那小子给你说的吧?”但冀良青在这个时候,心里还是有点惴惴不安起来,连远离了红尘的王老爷子都看出了接下来新屏市的厮杀,难道季子强会看不出来?

    但他季子强看出来,还是这样低调很镇定,这会不会是他已经有了破解之法。

    王老爷子说:“我说的这些跟稼祥那小子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是不会和我谈这些的,那小子,在他的眼里,我们这些老梆子根本都一钱不值。”

    这话冀良青是相信的,现在年轻人总是自以为是,以为自己什么都懂,什么都会,对前人或者自己这样的前辈只是表面上的应付,不过这也很正常,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是如此,只有在经过多次的磨练之后,才知道经验的可贵,才知道自己的不足。

    冀良青略一沉吟,又问:“那么以老爷子的判断,这场纷乱最后会是什么样的一个结果呢?”

    王老爷子很是凝重的摇摇头,说:“我不是神仙,我算不出来,但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季子强的气势未倒,所以。。。。。。”

    “所以就是我要败了?”冀良青急切的反问了一句。

    “非也,你的气场也很强大,所以我才无法推测啊,但气场也罢,气势也好,都不是万能的,我只能担心,两虎相斗必有一伤,这应该是不会错的。”

    冀良青也沉默了一下,端起了酒杯,缓缓的喝了一口,想想说:“是啊,这季子强是一个很强悍的对手,我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从政几十个春秋了,这一次我感到压力很大。”

    “但在这样大的压力下,你还是连连出手,让季子强接连受挫,这样看来,还是你冀书记技高一筹。”

    这话冀良青是爱听的,至少说到了自己的心窝上,自己在最近这段时间,确实是旗开得胜,这或许是一个好兆头,就算季子强的气数未尽吧,但只要把他赶出新屏市,管他到什么地方腾云驾雾,尊贵显赫。那就和自己没关系了。

    不过冀良青心中对王老爷子刚才的话还是有点耿耿于怀的,他能看出新屏市未来的大战,那么季子强更应该明白,也不知道他明白了多少。

    冀良青需要好好的思考一下,所以在后来的这段时间,他们两人说话就明显少了许多,经常的,冀良青都是看着窗外呆呆的发愣,他开始有了一种隐隐约约的担忧,他怕季子强会看出自己的想法,更怕季子强会看出季副书记的意图,那样的话,他绝不会俯首就范,一旦他展开反击,恐怕绝不会是轻轻松松的一件事情。

    两人喝了有半斤酒的样子,就都不喝了,他们都有酒量,但两人不管在什么时候,也都能控制住自己的举止,不会让自己在任何的时候出现神志不清。

    等撤掉了酒菜,王老爷子就拿出了好茶,和冀良青依然坐在这个窗口品起了茶,这时候外面已经有点黑蒙蒙的样子了,但窗外的竹林在月色的映照下,摇曳着婀娜的身影,充满了一种凡尘未见的优美和诗情画意。

    一弯残月下,一片竹林中,月光从空中洒下,映着交错的竹枝,枝叶静寂。泉水旁,小路上,有淡淡墨痕,浅浅清韵,稀疏浅淡,风过处,一片斑驳,光影于此交错,时间于此停滞。名为虚,利为空,一切的一切,面对此时此景,也已微不足道了。

    两人都静静的看着外面的月色,各自想着自己的心思。

    这样的情景持续了好一会,知道王老爷子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了手机:“稼祥,什么事情?”

    *在电话里说:“老爹,我刚喝完酒啊,想过去看看你。”

    “看就看呗,找不到路啊,还打什么电话。”

    冀良青就笑了笑,这爷儿两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蛮有意思的,但想到了别人的儿子,冀良青心中又有一点的心酸,自己最大的遗憾啊,就是没有后人,哪怕是个女儿也可以啊,可惜,上天总是如此的折磨人,给了自己高官厚禄,却不给自己天伦之乐,这就叫万事难全啊。

    *就说:“你以为我回家还需要给你打电话吗,我是和季市长一起过去,所以提前通知一下,弄点好茶啊。”

    “什么,季市长要过来,这个时候。。。。。”王老爷子就看了冀良青一眼,让这样两个对头坐在一起,谁知道会弄出什么天大的事情来。

    不过冀良青却突然的感到很有趣,看来啊,英雄所见略同这个话是没有错的,季子强之所以能成为自己的平生罕见的对手,也是有原因,连喝茶都是如此的相似,冀良青就对王老爷子点点头说:“这没有什么,他们过来也好。”

    王老爷子犹豫了一下,说:“好吧,好吧,那你们过来。”

    放下了电话,王老爷子看看冀良青说:“真奇怪,季市长很少过来的,怎么今天会和你想到了一起?”

    “这就叫缘分吧。”冀良青打个哈哈。

    王老爷子有点忧心忡忡的说:“你不会忌讳吧?”

    冀良青哈哈的大笑起来说:“事情还没有到你想象的那个地步,我和季子强经常还在一个会议室开会呢,你以为我们会吵架不成?”

    王老爷子喃喃的说:“那不一样,不一样,那是工作,你们回避不了。”

    冀良青严重闪出了一丝寒光,一字一顿的说:“难道我还有休息的时间,在这里个舞台上,每时每刻都是工作,都是战斗。”

    王老爷子长叹一口气,帮冀良青倒上了茶,也不好说什么了,其实此刻他最希望的就是冀良青推故离开。

    但他是不理解冀良青此刻的想法,冀良青却想要在这个地方和季子强做一次短兵相接,探一下季子强对事情到底预感到了多少,这在平常开会和工作中是无法做到的,今天这个场合也许就是天赐良机。

    20分钟之后,季子强和*就到了别墅,今天也是凑巧了,一个台商到新屏市的开发区来考察,招商局和开发区做东,请季子强作陪,季子强就带上*一起参加了宴请,项目谈的还成,所以季子强就多喝了几杯,吃完饭开发区要安排的唱歌,洗脚等一些娱乐活动。

    季子强就推了,他觉得那个臭脚有什么好洗的,还正儿八经的当成一个项目做了,开发区和招商局的领导挽留了好一会,也没有留住,*一看季子强不去,自己也肯定是不去,两人出来之后,*不想回家,说请季子强喝茶,季子强就莫名其妙的想到了王老爷子,因为最近工作太忙,估计*也很少有时间回去看王老爷子,既然今天是个机会,那就过去坐坐,一个是王老爷子那里的茶不错,比起茶楼的就完全不再一个档次,在一个,也让*回去看看。

    要是知道冀良青在王老爷子的别墅里,季子强肯定是不会来的,所以在踏进了别墅的第一时间里,季子强就有点不舒服了,他看着笑意曖昧的冀良青,也只好硬着头皮过去招呼了一声:“哎呦,冀书记也在啊,看来我们这不速之客打扰你们的清静了。”

    冀良青呵呵一笑,说:“谈不上打扰,只是没有想到季市长你在百忙中也有这样的雅兴,你能够找到王老爷子这里喝茶,那是很不简单了。”

    季子强听出了冀良青的一种讽刺,好像自己现在应该焦头烂额一般,季子强淡然一笑,也不想反击他,就在窗口坐了下来,王老爷子早就换好了一壶新茶,给季子强端了上来,一面说:“季市长你是稀客,很久没过来了。”

    季子强客气的说:“早就想来,但一直是俗事缠身,怕来了影响你老人家的情绪。”

    *在旁边说话了:“哎哎,你们能不能不要客气啊,说出来的话都这么酸呢。”

    王老爷子瞪了他一眼说:“你懂个屁,这叫礼数。”

    *不以为然的坐了下来,端起一杯茶,一口就喝了,喝的王老爷子那个心疼啊,这可最好的茶叶,你小子喝的时候也先闻一闻,品一下,感觉感觉啊。

    本书来自品&书#网//27/html<=":"><="="/js/"></><="age">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js/"></><="nfx">读权谋:升迁有道,请记好我们的地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