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电话是市政府办公室资料员宋丽若来的:“季领导,好久不见了,最近忙什么呢,升官了就不记得我们这帮平头老百姓了。 ”

    季子强听到她这连珠炮一般的话,人也轻松了一点,就说:“我们小县城的人,怎么敢随便去打扰你们府里的领导啊,见了你们紧张。”

    “呵呵,那是不是找到小妹妹了,就忘了我们这大姐了”那面宋丽若咯咯的笑着,估计是记起了那次看到季子强异常阳刚的气概。

    季子强“切”了一声说:“多大的个丫头,到处装大姐,也不怕把自己说老了。”

    宋丽若嘻嘻的笑了起来,两人聊了一会,宋丽若告诉季子强,听说有人关照了,要求柳林市委能够任命方菲同志为洋河县常委呢。

    这消息着实让季子强吃了一惊,方菲她要是进了县常委,对自己应该是很有利还是有害啊,她会不会在权利增大的同时,对自己形成威胁。

    还有一点让他也明白了,方菲背后的实力确实不能小瞧,自己还是要想办法和她和平共处,把过去那点恩恩怨怨都抛弃吧。

    季子强明知故问:“丫头,这方菲怎么如此看涨,有什么特别来路吗”

    宋丽若在那面嘿嘿的一笑说:“这我倒是不知道,但听说上面有个厅长对她很欣赏,不过这话你知道就行了,千万不要在她面前提厅长什么的,嘿嘿,懂了吗”

    季子强心领神会:“奥,这样啊,知道了,谢谢你啊,小丫头。”

    “你季子强叫什么呢不叫姐姐还到罢了,我没名字啊。”宋丽若在那面装着生气的口吻说。

    季子强了解她的很,一点都不怕她生气,继续说:“就不叫你名字,怎么的,就是叫你丫头。”

    两人就在电话里扯了一会皮,才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季子强心里不由的又多了一层警惕,看来这方菲和木厅长的传言是真的了,如果是这样,那自己对方菲更是应该谨慎处理了,很多事情的演变,往往是无法预测的,当你自以为是占了便宜的时候,也许刚好就是你要走背运的开始。

    季子强还没有想清楚这件事情,电话就又响了起来,季子强叹口气,抓起了这又给人带来极大的方便,又给人不断的带来麻烦的话筒说:“我季子强啊,你那里”

    黑岭乡的刘乡长就带着惊慌的语气说:“季县长,你快来一下,我这一群村民在乡政府闹事呢,把乡政府都给围了。”

    季子强也吃惊不小的问:“为什么事情”

    对于现在群众这种,不管是哪级政府都会感到很棘手的,深不得,浅不得,闹大了上面不问青红皂白的就是一通的批评。

    黑岭乡的刘乡长就说:“好像是因为征地的问题。”

    季子强有点不耐烦了,说:“什么好像不好像的,到底为什么。”

    刘乡长见季子强发了火,只好实说:“这供电局要在这修电站,征用了一些土地,他们是嫌征地费没拿到,就吵闹起来了。”

    季子强有点不解的问:“你们那征地涉及的也没多少啊,在说供电局给你们的钱是国家统一发放的,怎么会没有。”

    刘乡长就说:“好像是里面有人在煽动,起哄的。”

    季子强自己感到对这件事到目前为止还没必要介入,还是让他们搞清了事情的原委,把矛盾找出来,如果刘乡长能解决就由他去解决,确实无计可措了自己在介入为好。

    虽然自己是管农业的,但这个问题是很难说清该谁分管,自己上手了麻烦就不说了,万一那个领导还说自己手太长,那多没意思。

    季子强就说:“要不你给哈县长也汇报一下,看他是个什么意思。”

    刘乡长说:“我已经给他汇报了,他说让我找你协助解决。”

    嘿,季子强一听,你老哈真不错啊,一会说我管的宽,一会是遇上难事了就让我出面。

    他就想赌气不管,但听到那面刘乡长可怜兮兮的哀求着,他也只好说:“那行,我现在过去,你先劝慰住他们,尽量不要把矛盾太激化了。”

    季子强就给办公室去了个电话,一问,还有一辆车在,季子强就要了过来,带上秘书,赶往了黑岭乡。

    还没到乡政府,就见远远的一大堆人在乡政府门口围着,还有的人打着横幅,季子强就下车,步行走了过去,小张是有点紧紧张张的,生怕那激动的人群把他们也围了。

    这些人也看到了小车,等季子强走近一点,有几个就认出了季子强,知道这是县长,黑岭的小学维修和学生生活补助,都是人家给帮的帮,为这还差一点受连累了。

    他们就喊着“季县长,季县长,你要为我们主持公道啊。”

    季子强尽可能的让自己显示的轻松和蔼一点,对大家说:“你们先消一下气,对这事情我还不了解,我进去和乡上的领导碰个头,问清了事情,一定给大家一个回复,怎么样”

    这些人一听他就是专门来解决问题的,也都让开了一条道,把季子强和秘书放了进去,季子强刚走进去,这村民就一下子又把大门围严实了。

    还没到乡会议室,那刘乡长就迎了过来,季子强见他满面的惊慌,就拍拍他的肩膀说:“不要急,有什么好紧张的,出了问题我们想把饭解决就是了,来,你说说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说着话,季子强就和几个乡上的领导一起走进了会议室,这面有人就倒水,发烟,那面刘乡长就汇报说:“整件事说复杂也复杂,说不复杂也不复杂。”

    季子强看看他说:“简单点说。”

    刘乡长说:“说复杂是要回到好多年前,坡地划分的时候有一个山坡是属这个村的,相邻的一面坡地却属另一条村。后来时间一长,那山坡本来就没什么经济价值,两村的地界就慢慢的搞混了。”

    季子强可以理解,没效益,没有钱的时候,谁都不在乎那块不大的坡地。

    刘乡长又说:“现在人家那个村和供电局已经签了协议,把钱发放了,这个李村的人就来闹,说坡地是他们的,要把钱给他们。”

    季子强想想说:“这也不难啊,过去应该有依据吧,只要找到当初分地的文书,按那上面发钱就是了。”

    刘乡长心里也没底说:“我们当时谈的时候,那资料都是县国土局提供的,他们不会搞错吧”

    季子强说:“你再仔细了解一下。”

    刘乡长说:“好吧”他就准备去打电话,问乡上的文书要档案了。

    这时候季子强突然感觉找到了依据似乎更麻烦,政府就要严格维护政策的严肃性,一旦找到了依据,是他们的,那拿到钱的那些村名你又怎么能从他们的手上把钱要回来呢

    但就这样维持现状,万一是国土局搞错了,他们犯官僚,没仔细看怎么办,这不是亏了人家李村的村民了,他犹豫了一会,就没有说话。

    这样等了一段时间,刘乡长就回来了,他告诉季子强,找到了很有力的依据。

    在20多年前,进行了一次地界新划分,那本本上就清楚地注明那山坡不属于李村。

    季子强就接过了那张很破烂的,已经发黄的文件,看了看,心更凉了。

    上面写的很简单,许多关键的划分位置也没有标图,这样的文件李村的村民那会承认,何况在很多时候,不能单纯地用法律手段来解决农村矛盾,为了大局政府有时候还是会屈服于农民的这种无理取闹。

    看来这也算是一次无理取闹了,那么自己应该怎么处理呢,有没有办法来瓦解这种无理取闹。他开始思考着寻找突破口。

    季子强问刘乡长:“为什么李庄的人在过去供电局签协议的时候不来找”

    刘乡长说:“那时候他们也知道坡地是人家的,背后也没人煽风点火,鼓动他们,最近李村回来了几个刑满释放的混混,这三串,两串的,就把事情闹了起来,村民谁不想多分点钱,有人带头,他们当然欢喜了。”

    “原来如此啊。”季子强搞清了事情大概的情况,他就又问:“那几个混混你都有认识吗怎么不找来谈谈。”

    刘乡长有点畏惧的说:“那是几个亡命之徒,我和他们怎么谈的拢去。”

    季子强看他那胆小的样子,就眼一瞪说:“你怕什么,你代表的是一级政府。”

    刘乡长也无奈的说:“我们都是本地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不要说我,整个乡上谁都不愿意惹他们几个,那几个狠着呢。”

    季子强不屑的看了一眼刘乡长说:“你们这些人啊,为什么当今社会黑恶横行,你们都是间接的帮了他们,助涨了他们的嚣张气焰,这几个人的资料你都知道吗”

    季子强就想到了一句古话: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