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e="n;:#;">

    季子强对这个信有自己的理解,不是他不相信信里写的东西,但有点金额也太小了,根本就算不上**行为,季子强说:“冀书记,我认为,仅仅凭着这封检举信,就怀疑我们的干部,不合适,再说了,牵涉到这么多人,究竟这些钱是什么性质,暂时也无法确定,说不定是礼尚往来的资金,也有可能,比如说这几笔几百元的,这个造纸厂的厂长,我接触过了,人品是很难恭维。品书网”

    冀良青却摇摇头说:“季市长,这件事情不好办啊,这封检举信,到处都寄了,刚才,纪检委也打来电话,询问这件事情,要求严肃处理,举报人是署名举报的,这样的事情,按照规定,是必须要查的,我的意见,交给纪委先查。”

    季子强觉得这样处理有点小题大做了:“冀书记,我认为还是要慎重,我的意见是,纪委、监察局暂时不立案,展开前期调查,涉及到的干部中,有副科级以上的领导干部,我们要对他们负责任。”

    季子强非常清楚,如果纪委、监察局立案,对于这些人意味着什么,按照现在的标准,贪污受贿500元以上,就可以立案,给予相应的党纪政纪处分,贪污受贿5000元以上的,检察院可以判刑。这件事情,说起来,完全是查处造纸厂引的事端,如果大批干部受到处分,罪魁祸不是造纸厂厂长,是他季子强。

    冀良青很平淡的看了季子强一眼,说:“季市长,你多虑了,让纪委去办,具体怎么处理,不是还要经过常委会吗。”

    季子强听冀良青这样说,自己也就不好多反对了,不过想想也没有多少钱,应该影响不会太大,不过在季子强离开冀良青办公室的时候,季子强却还是感觉到了一种异样,从事情本身来说,不是什么大事情,冀良青完全可以暂时压一压,看看风声以后,再做出决定,他为什么要对这样的一件事情充满兴趣?

    在季子强还没有完全明白冀良青的想法之前,事情的发展就有了变化,当天,纪委拿到了检举信,马上召开了纪委常委会,立案调查,检举信涉及到的15人中间,除了金额不足500元的3人,其余的都成为了被查处人,那个分管工业企业的副镇长甚至被纪委、监察局雙规了,造纸厂厂长的家属,天天到纪委,闹着要严惩**分子,一定要纪委禀公办理,扬言要将这些人都送进监狱。

    新屏市的老百姓议论纷纷,产生了几种不同的观点,有的认为,不是什么大事情,没有必要大动干戈,现在的形势就是这样,几千块钱,算个屁,有的认为,一定要严惩,当领导的,坐在办公室,手里有权力,就可以轻轻松松收钱,老百姓怎么办。还有一条最重要的消息,造纸厂厂长是因为厂子被关停了,所以才告状的。言下之意很是明确,造纸厂是政府要求关停的,这些被纪委查处的人,不是倒在了造纸厂手里,是倒在了政府的手里。

    随着这些议论的流传,舆论方向渐渐变了,很多人认为农民创业不容易,投入了这么多钱,政府说关就关了,根本不考虑老百姓的利益。

    季子强非常愤怒,造纸厂关停了,再来处理造纸厂的厂长,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卢局长的伤势差不多好了,已经出院,卢局长专门找到了季子强,表示造纸厂已经关停了,就不追究厂长打人的责任了,显然的,卢局长也受到了一定的压力。

    而季子强也就慢慢的明白了,自己被冀良青从背后戳了一刀,这一刀来的很是巧妙,情况越来越明显,纪委大张旗鼓处理这件事情,肯定是冀良青的意见,如今的形势,明显对他季子强不利,因为要处理造纸厂,结果,12名干部被纪委处理,事情都不大,这会造成两个不利舆论,干部职工会认为季子强不讲人情,处理干部职工不手软,纪委肯定是遵照季子强的意见办理的,普通百姓会认为,造纸厂这么小的一个企业,就牵出来了如此多的干部,那些大型企业,还不知道会有多大的**在里面。

    *等人都询问了这件事情,连在大宇县的凤梦涵在听到很多版本的谣传后也打来了电话,他们都是关心季子强的,季子强没有做过多的解释,他知道,纪委总是要将调查结果上报市常委会的,到时候,在常委会上,季子强要认真表自己的意见。

    负面影响很快见到了效果,市直单位的负责人,没有工作上的事情,基本上不到季子强的办公室了,以前,有些负责人见到季子强,隔着老远,就打招呼问候,现在,问候是照旧,不过,很快就匆匆离开了。

    因为这小小的一件事情,却让季子强背上了一个心狠手黑的坏名声,为几万元的事情,一次收拾10多个干部,这样的市长谁还敢靠近啊,想想都会毛骨悚然。

    季子强却无能为力,冀良青的这一手干的实在漂亮,季子强想要反击无从着手,事情从表面上看,一切都是合情合理的,既然是**,纪检委就是应该查,就是应该处理,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副市长郁玉轩和季子强的关系不错,他想不通,季子强不是这样的人,所以,郁玉轩特意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借着汇报工作的机会,转弯抹角问及这件事情。

    季子强很快就明白了郁玉轩的想法,说:“郁市长,你不要遮遮掩掩的,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就是这些干部的问题,我告诉你,处理这些干部,我不清楚,为什么会形成目前的局势,我更不清楚,其他的话,我没有说的,玉轩啊,我们的关系不同了,所以我要提醒一下你,今后一段时间,新屏市也许会发生一些事情,你要有思想准备。”

    郁玉轩凝神想了想,也就明白,这应该是冀良青的一记偷袭,他也只能感慨的说:“季市长啊,这个老冀最近也是连连得手,我看他有点过了。”

    季子强理解郁玉轩说的冀良青连连得手是什么意思,不错的,从季子强的停职,到建材市场开业时候对市委的宣传,在到干部会上冀良青三言两语就回绝了齐玉玲升为阻力的提议,再到齐玉玲的被贬调离,这无疑不再显示着冀良青对新屏市绝对的掌控能力。

    而这次冀良青再出奇招,让季子强背负上广大干部的嫉恨的抵触,可以说冀良青的权路霸气,咄咄逼人,相对而言,季子强就显得有点反击无力,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季子强却无法对郁玉轩解释很多事情,他只能苦涩的笑笑说:“没办法啊,谁让人家是新屏市的一哥呢?”

    郁玉轩摇摇头说:“季市长,我说句不好听的话,你在这次复出之后,有点软弱了,这可不像你的性格,对他那样的人不,该强硬的时候还是要强硬起来。”

    季子强笑笑,他一点都没有感到冀良青胜自己了多少,这些小战役算不得什么,自己不会来计较这样一城一地的得失,笑到最后才算真笑。

    所以季子强说:“我也有很多苦衷的,不过郁市长,我只告诉你一句话,风物长宜放眼量,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郁市长似懂非懂的坐了一会,也是怏怏离开。

    但话是如此说,季子强还是要在这个件事情上有所动作,不能让新屏市的干部对自己产生太大的误解,自己还要在新屏市工作,绝不能成为一个让所有人担心的市长。

    检举信的事情不复杂,很单一,市纪委很快调查完毕,纪委常委会召开会议,决定了对12名干部的处理意见,其中有普通干部,有副科级以上的领导干部。

    季子强是市长,本来也是有权对纪委工作给予管理的,但多年来形成的一种分工和习惯,往往让身为市委副书记的市长很少去直接干预纪委办案的,不过,这件事情的起因是因为造纸厂的事情,季子强一反常态,直接给市纪委记蔡国章打电话,要求市纪委慎重处理,话语中,对市纪委如此大张旗鼓办理案件表示了强烈的不满。

    蔡国章不笨,他当然知道季子强会不高兴,也当然能听出了季子强话语中的意思,但身为冀良青派系中人,在很多事情上他也是身不由己,这个事情是冀良青亲自交代给自己认真督办的,冀良青没有明说,不过蔡国章也还是能体会冀良青这个借刀杀人的招式,现在既然季子强亲自打来了电话,最为老谋深算的蔡国章,他绝不会愿意成为季子强直接的对手,他自问,自己还不是季子强的对手,所以他采取了一个妥协的方式,暂时压下了普通干部的处分文件。

    过了两天,市委召开常委会,研究了其他的工作之后,冀良青就示意蔡国章谈谈这个事情,蔡国章一看是躲不过去,就在会上汇报了造纸厂厂长贿赂干部案件的查处情况。会议室里面非常安静,只有蔡国章的声音,大家都发现,季子强的脸色很不好看。

    本书来自品&书#网//27/html<=":"><="="/js/"></><="age">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js/"></><="nfx">读权谋:升迁有道,请记好我们的地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