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e="n;:#;">

    季子强有点不舒服的说:“冀书记,造纸厂的污染太大了,镇上没有切实履行职责,环保局去执法的过程中,镇政府的班子成员,没有一个在现场的,这件事情,我认为,一定要严肃处理。品书网”

    冀良青就说:“当然要严肃出来,但作为一级政府,我们还是要尊重的,你说呢?”

    季子强在这样的事情上是没有办法顶牛的,在一个,现在想想,他自己也觉得先让下面处理也许更稳妥一点,季子强同意了:“那好吧,我同意冀书记的意见,让镇政府自己去处理。”

    可是让季子强没有想到的是,几天之后,季子强接到了环保局的汇报,造纸厂开工了,在继续生产,厂长也放出来了,在厂里指挥生产。

    还在医院养伤的卢局长得知了这个消息,一气之下,写下了辞职报告,托人直接交给了季子强。

    季子强在电话里毫不客气批评了卢局长:“一点点小挫折,就闹着辞官,给谁看,威胁政府吗。”

    那卢局长当然也不舍得真的辞职,不过是有点气氛,季子强说他几句,他也就不在坚持了。

    但季子强却对造纸厂的事情再也不敢小觑了,自己曾经花这么大的气力督办,才几天时间,就是这样的结果了,看来,这个厂长很嚣张、有背景啊,季子强想了想,给镇上的书记打电话,询问处理情况,书记在电话里说造纸厂是镇长主抓的,目前具体情况不知道。

    季子强冷哼一声,慢条斯理说:“这样啊,你真不错,只抓宏观。”

    说完季子强就挂了电话。

    半个小时不到,这个书记就满头大汗的进了季子强的办公室,他怎么能听不懂季子强那句很不满意的讽刺呢。

    等这个书记坐下了,季子强也不多说,书记自己就开始汇报起来了,这一回报,季子强才

    终于知道了造纸厂的“背景”,造纸厂的厂长,是宣传部何部长的亲戚,镇政府曾经也想着严肃处理,可是,冀良青打来电话,要求镇政府慎重处理,镇委、镇政府不知道该怎么办,索性没有理睬,不知道怎么了,公安局就放人了,镇政府以为这是市委、政府的意思,对于造纸厂继续开工的事情,睁只眼闭只眼。

    季子强皱着眉头听完了镇书记的汇报,感到确实有点棘手,这里面要是单单涉及到一个何部长,那问题还不大,关键是冀良青也夹在了里面,季子强不得不谨慎一点,毕竟在现在这个时候,自己和冀良青发生的一切纠葛都要三思而后行。

    季子强就对这个镇上的书记说:“这样,你现在联系一下,让造纸厂的厂长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我和他谈谈。”

    镇书记见季子强准备亲自出面,当然心中也是高兴的,不然以自己的位置,真是有点力不从心,他满口的答应,说马上就和那个厂长联系。

    时间不算太长,这个厂长就在他们镇长的陪同下一起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虽然在这一阶段厂长很是嚣张,但见到季子强的时候,他还是有些畏畏缩缩的,这个40多岁的中年人,小绿豆眼,耸拉眼皮,一看就是那种外表老实、一肚子坏主意的人。

    厂长进入办公室以后,先赶忙给季子强发烟,季子强没有接,他要镇书记和镇长给厂长给他讲政策、做工作,厂长虽然有点胆怯,但依旧默不作声,一口接一口抽烟,就是不表态。

    季子强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这位厂长,看来是个见过世面的家伙,季子强最后开口了:“你不表态也行,我告诉你两个处理结果,一是环保局的卢局长已经是轻伤,按照法律规定,公安局可以正式逮捕你,移送检察院起诉,按照相关法律规定,法院可以判处你有期徒刑,二是造纸厂违背了环保法,依法可以强行关闭,政府将组织相关职能部门,直接关停造纸厂。”

    季子强的话语说出来,造纸厂厂长身体开始抖,大约一分钟后,这位厂长开口说话了:“季市长,我能够单独和您说几句话吗?”

    季子强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他也想知道,这个造纸厂的厂长究竟有什么依仗,季子强挥挥手,让镇书记和镇长先到秘书室坐坐,回避了一下。

    等他们走后,这个厂长关上门,突然跪在了季子强面前:“季市长,我知道我错了,不该打人,不该乱说,可是,我也是没有办法啊,造纸厂投资几十万元,要是关了,我就是倾家荡产,也赔不起啊,季市长,求求您,高抬贵手,放过我,我去给卢局长磕头认罪,我去照顾卢局长,端屎端尿,求求您了。”

    这一个40多岁的人,在季子强面前,像小孩一样哭出声来了,季子强是什么事情都经见过,但还真的没有看到过这样的一种状况,这在他多年的官路中尚属首次,一下季子强也有点手忙脚乱起来。

    季子强一把拉住这个厂长,说:“你快起来,这样像什么话,没有人不准你开造纸厂,只是你必须按照规定,不对周围的农田造成污染,污水直接排进了农田,怎么都不行。”

    这厂长还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季市长,我是农民,建造纸厂不容易,批手续的时候,我哪里都拜了,就差给人磕头了,好不容易造纸厂办起来了,现在要关,等于要我的命啊。”

    季子强真是见不得这个样子,他几乎有点心软了,但想一想那些被污染的田地,还是硬下了心肠,他知道,现在不是心软的时候,也许,造纸厂的厂长是吃了很多亏的,也许,这就是厂长的一种办法,博得他人的同情,依旧可以生产、污染环境。

    季子强不得不加重语气说:“我的态度很明确,不解决污染问题,造纸厂必须关停,没有任何价钱可以商量,怎么样整改,怎么降低污染排放,你去找环保局。路已经指了,如何选择是你的事情,如果没有其他事情,今天的谈话就到这里。”

    “季市长,您等等,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吗?”

    “你以为政府会和你讨价还价吗?”

    这厂长一下就站了起来,脸上也没有了刚才痛不欲生的表情,有点蛮横的说:“哼,那我也豁出去了,我那几万块钱不是白白扔出去的。”

    季子强现在看到这造纸厂厂长的表情,听到他这句话,刚才的同情心就一下消失了,果然就是在装,也真够无耻了,季子强冷冷的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威胁我吗?”

    “季市长,我不敢威胁你,我知道你看不上我们小老百姓,我无权无势,开了一个造纸厂,还是求了很多人才办成的,不过,你手下的有些人,拿了钱不办事,我就是开不成造纸厂了,也不会让他们的日子好过,当初是怎么承诺的,什么没有问题,什么大胆生产,假的,都是假的。”

    季子强感觉到心惊和悲哀,造纸厂厂长态度变化他不在乎,没有必要和农民一样见识,厂长是不会说假话的,可能真的拿出了几万元钱走关系,季子强悲哀的是新屏市的某些干部,什么样的钱能够拿、什么样的钱不能够拿都分不清楚,造纸厂的钱能收吗,真是想钱想晕头了,什么都不顾。

    季子强很认真的吻:“你说的情况,如果有证据,可以举报,这是你的权力,纪委和司法机关会处理的。”

    说完这话,季子强就过去打开了办公室的门,他有一种想呕吐的感觉。。。。。。季子强什么话都不想说了,事情不管怎么样,这样重污染的企业是必须关闭整改,至于他们和那些官员有什么样的纠葛,自己是顾不上,到时候该谁承担责任就是谁来承担。

    所以到了第二天,造纸厂停业关闭,在没有技改消除污染之前,是不会在上马的,但麻烦跟着就来了,下午季子强刚到办公室,准备清理近来的文件,电话响了。

    是冀良青的电话:“季市长,到我的办公室来一下,我们商量一些事情。”

    “现在吗?”

    “是啊,怎么?季市长不方便吗?”

    “我马上过去。”季子强本来很不想看到冀良青的,最近两人如果不是回避不开的事情,一般总是都不希望看到对方。

    看来今天是无法回避了,季子强稍微的收拾了一下,就到了冀良青的办公室,冀良青坐在办公椅上,在季子强走近之后,扬扬手,说:“季市长,这是造纸厂厂长的刚刚递来的一份检举信,你看看。”

    季子强默不作声的在冀良青的对面坐下,接过了那个检举信,心中却有点不以为然的,这样的事情何必让自己过来。

    季子强低头阅读了检举信,信写的很流利,没有什么废话,更没有那些危言耸听的词句,平铺直叙,就事论事,涉及的金额45万元,涉及到干部15人,包括过年送的礼物,都列出了清单,其中数额最大的一笔,是5000元,送给了业龙镇分管工业企业的副镇长,最小的一笔200元,信的末尾,要求市委、市政府惩治**。

    冀良青在季子强放下信之后,不阴不阳的说:“季市长,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本书来自品&书#网//27/html<=":"><="="/js/"></><="age">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js/"></><="nfx">读权谋:升迁有道,请记好我们的地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