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e="n;:#;">

    何况今天自己在会上直接否定和反对命令季子强对齐玉玲的提拔,这肯定会让齐玉玲心生怨恨的,女人一点怨恨起来,也是可怕的。品书网

    这就会给下一步的计划带来很多可变的因素,所以一定要想办法采取行动,封住齐玉玲那张烂口。

    冀良青就在思考之后,给季副书记去了个电话:“季书记你好,我冀良青。”

    “嗯,嗯,你好啊。”季副书记回答。

    冀良青有点沉重的说:“新屏市出了一点小麻烦?”

    “奥,怎么了?”季副书记生怕节外生枝,就忙问。

    冀良青说:“现在看起来啊,齐玉玲和季子强开始走的有点近了,我担心啊。”

    季副书记听说之后,问:“你确定!”

    “应该是这样,我不会看错的。”冀良青很难笃定的说。

    季副书记哼了一声:“这女人,算了,你别管了,我和老谢商量一下,马上调她到其他市去,嗯,不行,调到其他县上去,基层更能锻炼一个同志啊。”

    冀良青就笑了,说:“那是的,从基层的最下面做起,对一个人的成长会有很大帮助的。”

    “好了,这事情就这样了,至于你那面,最近多关注一下影视城的项目,时间不等人啊。”

    冀良青忙郑重其事的说:“我会的,这一点请季书记放心。”

    “好吧,那就这样。”季副书记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冀良青也感到轻松了许多,一个危险的人物就这样在谈笑间,化为青烟飘散了。

    在人们都还没有忘记*在工作会议上对齐玉玲的提议之前,新屏市的市政府就接到了另一个调令,调令的内容就是把齐玉玲调往了外市的一个山区县,职务是那里一个省管工厂的工会副主席,这个调令让很多人都感到莫名其妙的,这前段时候还在准备好好培养的一个年轻人,怎么就调到那样的一个破厂去了,而且还是工会,还是个副主席,这不是糊弄人吗,锻炼也不是这样锻炼的好吧。

    但谁也没有太关注这件事情,如果说一定有人在关注,那就是上次参会的一些很有心机的领导了,他们似乎觉察到,这是冀良青对季子强的一次有力的反击,这个反击来的很快,也很干脆,一下就击到了季子强的要害之处,季子强是一定会难受的。

    是的,他们想的一点都不错,季子强确实很难受,齐玉玲就要离开新屏市了,不管齐玉玲做过什么,她都是自己的同学,自己这次下手有点重了,但没有退路,也没有办法,在这场你死我活的大博弈中,容不得一点点偏差,在一个,自己这样做未尝不是给了齐玉玲一条反省之路,这个的搏杀太残忍,她如果依然留在新屏市,不知道以后会陷入到何种程度,到了无法自拔的时候,或许会有更为悲惨的下场,这个游戏的残酷性是很让人心悸的。

    所以这天的季子强一个下午都没有出去,他没有一点点的高兴,没有因为齐玉玲的离开让自己轻松下来,季子强就在想,阴谋的使用,也同样会给自己带来伤害的,这伤的是良心。

    他点上了一支烟,慢慢的抽着,回忆着过去上学的时候,会议着自己初次见到齐玉玲的时候,那时候青春,质朴的齐玉玲刚一出现,就耀化了所有男同学的眼,自己也有点痴迷的欣赏着她,再后来自己有点暗恋她了,不过来之农村,有家底单薄的季子强,自然不是高富帅的对手,很快的,这个暗恋的对象就让季子强望洋兴叹了。

    还好,接着季子强就恋上了安子若,那一场风花雪月般的爱情让季子强忘记了齐玉玲。

    可是没想到这么多年之后,两人却以这种方式见面,又以这样的结局而告终。

    季子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也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们开了,齐玉玲出现在了季子强的面前,她的脸色有点惨白,她的脸上更是写满了忧伤,她知道,自己被彻彻底底的抛弃了,抛弃的连一点幻想都没有。

    季子强有点怜惜的看着她,说:“你来了。”

    齐玉玲没有说话,她走过去,打开了窗户上的纱窗,让房间里浓浓的烟气尽快的散发出去,然后回身坐在了季子强的对面,说:“以后少抽点烟,这样对身体不好。”

    季子强点头说:“知道了,谢谢你。”

    “说什么谢啊,我是来给你道歉和忏悔的。”齐玉玲喃喃的说。

    摇摇头,季子强说:“谈什么道歉呢,每一个人的历程不一样,选择的处事方法也不尽相同,这没有什么值得谴责的。”

    “不,你说错了,子强,我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做过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在失落中的齐玉玲有点沮丧的说。

    “不要说了,我记得我给你说过,过去的就让他过去,谁没有点后悔的事情啊。”

    齐玉玲悠悠的说:“我要说,我真的对不起你,对不起老同学,其实最初我真的以为我在帮公安厅调查萧博瀚,再后来我身不由己的跟着冀良青他们想要对付你,这里面有我的情绪,有我的野心,还有我对你的惧怕,你能理解我吗?”

    季子强沉重的点点头说:“能,我一直都在理解呢,我知道你怕我报复你,所以只能更加卖力的对付我,其实假如你没有动员洪仁昌给我送股的话,我或许也就谅解你了。”

    齐玉玲有点惊讶的提起头,看着季子强说:“你知道那是一个圈套。”

    “当然,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齐玉玲一下用手捂住了脸,带着凄凉的语气说:“我真的怕你会报复我,你是市长,你可以让我在新屏市过的很惨,所以我发疯了一样的想对付你,我还给冀良青汇报了你的很多问题,你骂我吧,骂几句。”

    季子强站起来,从旁边的茶几上拿过了一盒纸巾,递给了已经在流泪的齐玉玲,说:“我没有资格骂你。”

    “你有资格!我这样对你,你还依然让*在会上提议让我做助理,你既然看出来了,知道了我的歹毒,为什么还要帮我?为什么还要对我那么好?”

    季子强的心就更加的收缩在了一起,他开始对自己有点自责,有点鄙视起来,自己让*提议对齐玉玲的提升是以德报怨吗?显然不是的,自己不过是在用同样卑鄙的手段针锋相对的展开了一次对攻,不错,自己胜利了,但带给自己的却没有一点点胜利的喜悦,更没有一点点的满足和自得,因为自己举起的屠刀砍下的是自己的同学,多么残酷的现实啊,这还是一个自己曾经暗恋过的同学,虽然那是昙花一现的情感。

    季子强又一次点上了一支烟,但齐玉玲止住了哭,抬手把季子强的香烟拿了过去,摁熄在了烟灰缸中,说:“少抽一点吧,唉,只有在此刻分别的时候,我才感觉到很多自己过去渴望的东西都是那样的虚无,平平淡淡多好了。”

    季子强点头说:“是的,但这样的大彻大悟却很难来到我们这样的人身上,因为我们是宦海中人,我们的前路充满了荆棘,所以我们在不断的拼搏,冲杀,一路上也总会有很多有意,或者无意卷入进来的无辜者,你或者就是这样的一个无辜者。”

    “我无辜吗?不,我是有需要反省和谴责的地方,我做错了很多的事情,特别是对你。”

    季子强真的忍不住想要告诉她自己也错了很多错事,但最后季子强什么都没有,一直看着齐玉玲黯然忧伤的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

    季子强慢慢的再一次点上了一只香烟,他眯上眼睛,久久的看着那齐玉玲刚刚离开的门,暗自想,假如自己有一天掌控了北江省的大权,有了可以左右齐玉玲命运的能力,一定要给她一个满意的补救,以减轻今天自己的内疚。

    这一整天,季子强的情绪都不是太好,晚上大家给齐玉玲设宴践行,季子强也借故没有参加,他一直心里都不好受,到了第二天,季子强就决定出去散散心,他带上小赵,准备到开发区的一个叫静冈镇的地方去检查工作。

    要说啊,这个静冈镇的地位举足轻重,其经济实力已经有和很凶猛的势头,究其原因,都是洪仁昌的建材批市场的兴旺带动的,这附近的很多村里的农民进入了建材市场打工,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不少村民议论,如果市政府再次在这里征地,他们举双手赞成。

    季子强到静冈镇,主要目的就是看看城郊附近的土地构成状况,计划着政府出资,再次购进一批土地,建材批市场已经稳定了,现在,该想办法,继续引进企业和资金了。

    小车在半道上就遇见了前来迎接季子强的镇领导们,季子强就简答的招呼一下,大家上车往镇上开去。驶出了10里地后,季子强忽然现路边有一个小造纸厂,从厂沟里流出来的脏水,散着一股难闻的臭味,流进了农田,附近好大一片土地不长庄稼了,季子强想不起来这里什么时候有了造纸厂,他让车停下,到厂里看了看。

    本书来自品&书#网//27/html<=":"><="="/js/"></><="age">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js/"></><="nfx">读权谋:升迁有道,请记好我们的地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