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作为王稼祥的个性,他还是敢给季子强提出自己的想法的:“老板,我看还是缓缓吧,这齐玉玲资格还是有点浅啊。请大家搜索(¥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我怕提出来也是通不过的。”

    季子强不以为然的说:“工作能力和工作资格是两个概念,这一点是不能论资排辈的,我看还是差不多的,你提就是了,我也不指望一次就通过,但提出来让大家思考一下,为下次做铺垫吧。”

    王稼祥歪着头想了想,那就提吧,季子强既然说出来了,不提好像也不给他面子,不过王稼祥还是有点想不通,按说季子强在用人上还是很讲究的,怎么会这样盲目和毫无把握的就冒然提出这样的一个想法,这是有点于情于理都不合适,莫非是季子强被那个齐玉玲给迷住了。

    王稼祥的脸上就露出了一种坏坏的笑容。

    季子强当然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也是不置可否的微微一笑,两个臭男人就一起的很曖昧的意~婬了起来。

    到了下午开会的时候,冀良青先讲了一些工作上的问题,让后季子强也把最近的情况给与会者做了一个简述,另外提出了在最后这几个月中需要注意和准备冲刺的一下工作,其他一些副市长也都大概的谈了谈自己的分管工作。

    这个会议要说也没有多少实质性的事情,就是每月的一个工作例会,不管是政府,还是市委,都会在一个月中集中召开一次工作会议,有没有事情那是另外一说,但这已经成了惯例,就像女同志那个什么一样,一月一次,必不可少。

    大家看看说的都差不多了,也就准备疙瘩疙瘩散散了,有人已经开始收拾起桌子上的东西了,可是一直没有说话的王稼祥却冒了一句:“对了,各位领导,我还有个事情想说一下。”

    大家就停住了手,心里有点埋怨,但也只能耐性的等他说。

    季子强点点头:“王秘书长有什么事情就说吧,不过简单一点。”

    王稼祥心中好笑,你季子强装的真好,他看看大家,就说:“政府到了年底,这工作越来越多,我感到压力太大,季市长每天的安排也是满满的,所以我看是不是给季市长再配一个助理啊,现在就一个助理,真的有点紧张啊。”

    冀良青瞪了王稼祥一眼,心里有点不很满意,这个王稼祥啊,现在整个人都扑到季子强的怀抱里去了,连自己这么多年的栽培之恩都一点不顾,要不是看到王老爷子的面子,真想抽机会给他个难堪。

    其他人感到这事情和自己关系不大,都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尉迟副书记看了季子强一眼,就说:“王秘书长这个建议也可以考虑,老周啊,那你们也帮着物色一下,看看谁合适。”

    其实一个市长助理权利并不太大,级别也要求不是很严格的,他们和副市长,和一些大局的局长相比,权利错的太远,说好听点是个市长助理,说的不好听一点,也就是个秘书跟班,对在座的这些人来说,谁也不会太看重的,当然了,要是换一个地方,那作为一个市长助理,也还是能黑唬一下人的。

    王稼祥却没等组织部的周部长说话,一口就接过了尉迟副书记的话,说:“我看发改委的齐玉玲同志就不错,要不组织上可以考察一下。”

    说别人,谁都肯定不会在意的,但说到了齐玉玲三个字,大家的想法就复杂了,和季子强要好的这些人就想,这齐玉玲是季子强的同学,王稼祥的提议肯定是季子强背后授意的,想一想,同窗同窗,关系肯定杠杠的。

    但大家还是觉得有点玄,这齐玉玲终究是级别太低了,就算助理没有明确的规定,但至少也要是个处级以上的吧,再说了,男市长,女助理,还想也有点不太合适,不过由于他们和季子强的关系,所以这些人还是都点点头,认可了王稼祥的提议。

    而另外的一些人就不愿意了,特别是冀良青,他在听到了王稼祥的这个提议之后,一霎拉什么都明白了,难怪齐玉玲最近有点难以猜测,不仅给自己假情报,设陷阱,还在电视上给季子强摇旗呐喊,原来季子强答应了她这样一个好处啊,这季子强真是一点都不简单,一下就看准了齐玉玲的内心,知道了她对权利的渴望,正是对症下药。

    不过季子强啊季子强,你忘了一点,这个新屏市虽然你算的上强势了,但在人事问题上,没有我冀良青点头,恐怕你想也是白想,许下的什么愿也是能再自己吞回去,而且这个件事情自己是不怕和你对阵的,首先你季子强和齐玉玲有一个难以掩饰的破绽,那就是同学关系,有了这一点,说到什么地方去,我都不会输与你。

    冀良青冷冷的一笑,很不屑的看了季子强一眼,鼻子里哼了一声,转过头有看看组织部的周部长。

    这周部长就知道冀良青的意思是不同意了,他清了一下嗓子,说:“稼祥同志啊,这个事情我们要从长计议的,首先齐玉玲同志这个级别还是有点问题,在一个她来新屏市的时间也太短,我们冒然的提起,会让其他同志心理上难以接受,我看缓一缓吧。”

    季子强在这个时候就说话了:“周部长,事情也不是你说的这样,级别其是好像不存在什么吧,在一个人家来的时间短也不是主要因数,这个还要看工作能力,我觉得齐玉玲同志在新屏市之后,能力已经得到了展示,她完全是能够胜任这个新的工作。”

    周部长苦笑一下,对王稼祥他是可以驳斥的,但面对这个人见人怕的季子强,周部长还是有点虚火的,不敢轻易的正面还击,他就求助似的看了冀良青一眼。

    冀良青自己也知道,自己不说话看来不行了,虽然这里面自己的嫡系很多,但让他们面对季子强,都还是有点份量不足,季子强的凌牙俐齿,等闲的人哪是他的对手。

    冀良青就摁息了手中的烟蒂,说话了:“季市长,话不是这样说的,我个人认为,挑选干部是组织部门的工作,如果谁都随随便便的参与进来,那还要组织部干什么?在一个齐玉玲同志我们承认她的能力不错,可是在不错也要有个时间来检验,对不对。”

    季子强反唇相讥说:“那要检验到什么时候?一年还是两年?”

    冀良青轻蔑的一笑说:“检验到组织部门感觉合适的时候,另一个,这样其实对你的威信也是一种维护。”

    “这和我的威信有什么关系?”季子强有点听不懂了,他疑惑的看着冀良青。

    冀良青淡淡的说:“因为你们是同学,这动得太快会不会让其他干部联想到什么,当然了,你不会假公济私的,这我相信,但众口悠悠啊,谁知道别人会怎么说。”

    季子强一下就长大了嘴,想要反驳,却无从说起,他愣怔了一会,有点沮丧的低下了头。

    冀良青就在心中暗笑起来,季子强啊,你总算今天在我们面前吃瘪了吧。

    其他人也看出了事情确实对季子强不利,本来季子强和齐玉玲是没什么关系,但有的事情你无法解释,冀良青也刚好利用了这一点,一击之下,就让季子强无力反抗了,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啊,冀良青看问题,找重点的能力也就是不错。

    王稼祥的这个提议在冀良青的三言两语中就给否决了,王稼祥心中也有点不舒服,但没有办法,自己的主帅季子强都无话可说了,自己还能干什么,人家今天说话也说的够清楚了,你王稼祥也不是组织部门的,真有点吃家饭,管野事的味道。

    尉迟副书记看了好一会季子强,见他也偃旗息鼓不想力争了,他也就闭上了嘴,从内心讲,尉迟副书记也觉得在这个事情上季子强有点唐突了,事情名不正言不顺的,就算闹起来也占不到多少便宜,所以他给季子强递个眼色,让季子强忍一下不要在提了。

    季子强当然忍的住,否决就否决吧,季子强也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开了。

    回到了办公室之后,王稼祥心有不甘的说:“市长,刚才其实我们是有点不利,不过你今天也有点太软弱了,不就是同学这事情,同学就同学,又有什么了不起的,你就该据理力争。”

    季子强淡然的说:“我把问题想的有点简单了,算了,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就这样放弃了?”王稼祥有点难以置信的看着季子强,这可不是季子强的性格啊。

    “不放弃还能怎么样啊。”季子强还是无精打采的说。

    王稼祥想想也是,为这样一个小事情闹起来也没什么意思的,他也就不再提及了。

    而冀良青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心情并不好,虽然在刚才会议上,自己轻描淡写的就把季子强逼退,但想想这件事情总的有点不舒服,齐玉玲这女人真让自己有点头大了,自己就算没有什么把柄落在她的手上,但自己和她几次谈话的意图她肯定是清楚,还有季副书记的想法隐隐约约的让齐玉玲有所觉察,就算他愚笨,看不出来,但只要假以时日,她给季子强详细的汇报之后,以季子强的智力,很多事情背后的想法他大概都能猜出了。<=":"><="="/js/"></><="age">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js/"></><="nfx">读权谋:升迁有道,请记好我们的地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