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却不料江可蕊“嗯”了一声,一本正经的说:“不摸,一摸你就来精神。”

    季子强颇受打击,笑不出来了,嘟囔着脸说:“你这人,忽冷忽热的。”

    江可蕊笑起来,说:“傻瓜,逗你玩呢,来让我摸,呀,真的很烫啊,你这是肉做的吗,也不怕烧成了火腿肠。”

    季子强跟着傻笑,满怀感激的抱住江可蕊,情不自禁的去吻她。

    这时候,江可蕊身上的香气弥漫在空中,织成了一张柔軟的网,把所有的东西包括人的慾望都笼罩在里面。

    季子强像一只昼伏夜游的动物,分外精神,总觉得自己要干点啥,才不至辜负了这沉沉遥夜,那一刻间,他像是服下了一颗疗效强劲的春藥,霎时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性感多了。

    季子强低声说:“想了。”

    江可蕊幽幽的故意问道:“想什么呀?”

    季子强说:“我想那个了。”

    她追问了一句:“那个啊?”

    季子强嘿嘿的笑了,说:“想帮你活动一下身体。”

    江可蕊娇嗔道:“油腔滑调,”

    看着江可蕊的娇柔模样,那最初的惬意,梦幻般的感觉,一颦一蹙,一言一笑,如面春风,淋浴霏雨,季子强那种心悸怦然,那种患得患失,如火有焰,已成燎原之势,燃起了无边无际的慾望,他撫摸江可蕊的身体,犹如火上浇油,仿佛要让这团美妙的火焰永不熄灭一样。。。。。

    第二天一早,齐玉玲就出现在了冀良青的办公室里,今天的齐玉玲是信心满满的,因为她有一个重要的消息可以讨的冀良青的欢心,这一点齐玉玲还是很有把握的。

    冀良青似乎也觉察到了齐玉玲与众不同的表情,他在心中暗自想,看来是有情况了,季子强到底还是不够沉稳。

    “来坐吧齐主任。”冀良青热情的招呼着齐玉玲。

    “谢谢冀书记,我想给书记汇报一点工作。”

    “好啊,好啊,也不用搞的这样正式的,我们随便聊聊。”

    齐玉玲答应着,说:“是昨天和季市长在一起的时候,他表露自己的想法,想要私自动用一些市里的资金来给影视城项目垫资,我有点吃不准这样到底对不对,所以来请教一下书记。”

    “奥,这样啊,他没说什么时候用吗?”冀良青对此是很感兴趣的。

    “应该就这几天吧,我看影视城的很多施工方确实资金都有点问题了,昨天我们过去转了转,很多工人都说好久没领钱了。”

    “嗯,要是这样确实是个问题,但季市长私自动用市里的钱,这恐怕会出问题,这样吧,你继续的关注这个问题,我也会关注的,有什么新的情况我们及时沟通啊。”

    齐玉玲连连的点头,说:“没问题,没问题。”

    冀良青就微微一笑,拿出了一支烟点上,说:“听说昨天季市长和你一起在伙食上吃饭了,看来你们关系恢复的不错啊。”

    齐玉玲心中就大吃一惊,她没有想到冀良青连这点小事都在关注,这样的人太深沉,太可怕了,齐玉玲说:“我也纳闷的很,感觉季市长一点都没有嫉恨我的样子。”

    冀良青冷然一笑说:“这一点都不奇怪,要知道,你现在的位置很重要,很多事情他是绕不你的,所以他只能拉拢住你。”

    齐玉玲点点头,看来确实是如此了。

    然而,让冀良青和齐玉玲谁都没有想到的是,过了几天,季子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了一笔资金,一下就解决了影视城暂时的资金问题,可是不管是冀良青在政府怎么打听,都无法查出季子强是从什么部门调集的资金,而齐玉玲也是一样的,在冀良青问她的时候,她回答的也是迷迷糊糊的。

    再后来,冀良青总算知道了季子强资金的来源,他从二公子的高速路工地上筹借了几千万垫到了影视城的项目里。

    这就让冀良青心生疑惑,齐玉玲不是说季子强要从政府里动用资金吗?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而且自己问齐玉玲的时候,她为什么遮遮掩掩的,根本不给自己一个准确的答案?

    作为冀良青这样的一个心思多虑的人,他的疑心还是很重的,他在分析和判断问题的时候,总要先从最不利于自己的角度来思考,现在他就有点担心起来,这会不会是季子强和齐玉玲做出的一个局,想让自己钻进来。

    特别是齐玉玲是知道自己的想法的,他们完全可以给自己一个**阵,让自己在资金问题上出现误会,最后等自己动手之后,才知道资金是借的私人的,这肯定就会让自己出于被动局面,在一个,这个齐玉玲是什么东西?一个唯利是图,变化莫测的女人,希望她给自己忠诚那只怕比登天还难。

    不过冀良青还有一个问题是要认真的思考,那就是季子强到底用什么来转变齐玉玲的想法,让她改弦易张,这一点到最后冀良青也没有想出来,因为季子强肯定不会给钱,给权好像他季子强也做不到,那么是什么呢?

    冀良青的烦恼才刚刚开始,就在这个晚上,电视台就监制好了齐玉玲的采访节目,在新屏市电视台滚动播出了,整个晚上几乎都是齐玉玲的节目,更让冀良青怒不可抑的是在节目中,齐玉玲对季子强在影视城和建材市场的项目上所做的工作大加赞扬,几乎到了厚颜无耻的地步,说什么季子强亲自上省里,跑北京批项目,说什么建材市场是季子强通过多次谈判才引进新屏市。

    那根本就是对前一段时间市委在这个项目中的宣传在进行反击,让所有新屏市的百姓和干部,都会对上次的那个宣传感到好笑,直接就把市委的嘴脸公示在了光天化日之下。

    这实在让冀良青生气,他看着上面齐玉玲夸夸其谈的样子,恨恨的关上了电视,一个电话就打到了宣传部何部长的家里:“老何,你们怎么搞的,看看电视都在讲的什么,乱弹琴。”

    何部长今天刚在外面喝了一场酒,才回到家里,还没来得及看电视,现在忙打开,一面说:“怎么了书记,新闻有什么问题吗?”

    “你这宣传部长怎么当的,你连电视上演什么都不知道吗?自己看吧?”说完,冀良青就挂断了电话。

    何部长就愣了一会,赶忙认真的看了起来,后来何部长也看懂了,他吓的一个激灵,这不是存心和市委唱对台戏吗?这个齐玉玲,真她娘的满嘴跑火车。

    何部长又把电话打到了冀良青的家里,道歉说:“书记,这个是有点问题,但是这个节目不在新闻上,所以我们没审。”

    冀良青懒得多说:“我不管你审不审的,马上让停播。”

    “这。。。。。唉,好吧,我给电视台亲自打电话,不过这齐玉玲真是胡说八道,我看有必要找时间批评一下。”何部长有点添油加醋的说。

    “这是你的事情,反正我不希望明天还看到这个节目。”

    冀良青就挂断了电话,在一联想到齐玉玲汇报的季子强动用资金的事情,冀良青眼睛就慢慢的眯了起来,暗暗的想,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常言道,为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屁屁屁,什么逻辑,我就喜欢女子,怎么会不好养呢?主要是我穷,真有钱了,就养她三五个,小三,小四,小五的挨个排,晚上睡觉我拿个装清蒸鱼的那种大碟子,里面放上她们的名字,我翻牌。)

    不说冀良青心里异常的郁闷吧,且说过了几天,本来有一个工作例会定在下午到市委召开,在开会前的一个小时,季子强电话叫来了王稼祥,说要和他商量事情。

    王稼祥现在已经是季子强忠实的信徒了,这和他的工作也有关系,政府秘书长就是为政府一号人物服务的,所以在接到电话几分钟之后,王稼祥就出现在了季子强面前。

    “老板,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就得了,还搞一个商量的词汇出来,你想寒碜我啊?”一进门,王稼祥就说了起来。

    季子强呵呵的笑着,对这个王稼祥,他还是很满意的,这人不管是能力,还是通明事理,都没什么说的,季子强笑完说:“你真贱,给你客气一下你就不习惯是吧。”

    “嘿嘿,我可不希望你客气,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们还是保持点距离好。”王稼祥嘻嘻哈哈的说。

    “看你现在说的话,怎么听着怎么就像是个村干部,算了,说正事,你坐下。”季子强说着话,就隔着桌子给王稼祥扔过来一支香烟,王稼祥很是敏捷的用手接住。

    季子强自己也点上一只,说:“稼祥啊,下午到市委开会,我有个想法啊。”

    “奥,什么想法?”王稼祥问。

    季子强郑重其事的说:“我在想啊,这个发改委的齐玉玲同志,还是很不错的,下午你开会的时候要不就提一下,看能不能让她做我的助理,这也能帮我减轻一点工作压力。”

    王稼祥有点犹豫起来,他知道齐玉玲是季子强的同学,这也不是他一个人知道,几乎所有的领导都知道,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提齐玉玲做季子强的市长助理,恐怕有点嫌疑了,在一个,齐玉玲到新屏市才多长时间啊,这就提起来,其他人只怕也心有不服。<=":"><="="/js/"></><="age">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js/"></><="nfx">读权谋:升迁有道,请记好我们的地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