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别,老同学,我相信你能够撑起建材市场,不过,我没有能力当好市长,说实话,老同学,我挺佩服你的,我们都沿着各自的道路往前走,对了,有一件和重要的事情,我正准备和你商议的,是这样的,建材批市场正式开始运营了,市政府给予了大力的支持,所以,我决定拿出来5(百分号)的股份,由你来掌握,也表示我的感谢和心意。请大家搜索(¥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季子强顿时警觉了,这是什么意思,企业自主经营,政府全力扶持是应该的,如果自己从中间获取股份了,那么,整件事情的性质就生变化了:“洪仁昌,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老同学,你紧张什么,南方省的乡镇企业,大都是这样操作的,也没有看见出什么问题,我不过是表示感谢,没有贿赂你的意思。再说了,我不说,谁知道你们在建材市场有股份啊。”

    “这件事情我不同意,新屏市不比南方省,是内地,无论是经济展度,还是人们的认识观点,和南方省都有很大的不同,这样的事情,在南方省不算什么,在这里就是大事情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老同学,你真是死脑筋啊。”

    季子强却心中疑惑不断,沉吟着说:“我多一句嘴,这真是你的主意吗?”

    洪仁昌脸上的表情有点变化:“老同学,你不同意,就不要问那么多了,就当我没有说。”

    季子强心头疑虑重重,如果这件事情不是洪仁昌或者是他们洪家的意见,那么,这中间就有问题,季子强就冷冷的看着洪仁昌说:“到底是谁给你出的主意,说出来我才会认真考虑。”

    洪仁昌见季子强口气中有点转变,忙说:“嘿嘿,人家齐玉玲也是为你好,说你辛苦了这么长时间,对这个项目也是如此关心的,就建议我给你一点好处。”

    “奥,原来是如此啊。”季子强什么都明白,看来这个齐玉玲不仅背叛自己,还想在背后给自己来上那么一下,其心狠毒。

    季子强强迫自己冷静,他点燃了一支香烟,在办公室坐了好久,他没有挽留洪仁昌,也没答应陪他出去娱乐消遣,他他一个人慢慢的平息着自己有点烦躁的情绪。。。。。

    第二天,季子强就叫来了齐玉玲,让她陪着自己到建材市场和影视城工地都去检查了一圈,当然,现在正是影视城和建材市场最热门的时候,电视台少不得有人驻场采访和摄影,季子强当然是低调惯了的人,这个出风头的事情就只好勉为其难的让齐玉玲来做了。

    而季子强就兴致盎然的在旁边欣赏着齐玉玲的应答,看的齐玉玲有时候都不好意识了,在一个空档的时候,齐玉玲就对季子强说:“季市长,还是你来接受采访吧,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季子强哈哈大笑,说:“你接受采访比我有三个优势啊。”

    “不会吧,还三个优势?”齐玉玲夸张的瞪大了眼睛。

    “当然了,其一,你长的比我漂亮,更上镜头,第二,你口才比我好吧,第三点,也是最主要的,我有的话不好说啊,我说出来是自吹自擂,你说就不一样了,你说出来就很自然,对不对。”

    齐玉玲听到季子强对自己的夸奖,心中还是蛮高兴的,不管自己对季子强是个什么心态,但现在季子强毕竟还在市长的位置上,县官不如现管,他能不对自己发起攻击,那自己就暂时得以安全下来,也可以从容的等待冀良青等人搞掉了季子强了。

    不过在听到季子强说的最后一条优势的时候,齐玉玲嘴角露出了笑意,看来这所有人都是一样的,都喜欢听好的,那么好吧,不要钱,不要命的好话自己是可以帮你季子强说上几句的。

    所以在接下来的采访中,齐玉玲总是把季子强在这两个项目中的作用和辛苦都说了出来,一下子就改变了上次建材市场开业仪式上政府太多低调的状况。

    这一点,季子强是很高心的,所以在转完这些地方的时候,季子强又刻意的邀请齐玉玲一起吃了个晚饭,虽然只是在政府的食堂吃,但两人亲密无间的样子还是带来了很多人羡慕的目光。

    在吃饭的时候,季子强也给齐玉玲谈了自己的想法:“最近啊,影视城的资金还是有点问题,几家建筑商都垫进去的太多,有点转动不开了,下一步我想啊,还是从市里挤点资金出来,先帮他们度过一线难关。”

    齐玉玲就放下了筷子,偏着头想了好一会说:“那恐怕要开会研究一下吧?”

    季子强也停住了筷子,叹口气,摇摇头说:“一但开会,人多嘴杂,再说市委那面恐怕也很难答应这个想法,我的意思是直接从财政先弄点钱出来,垫付一下,应个急。”

    “这怕不好吧?”齐玉玲思索着说。

    季子强满不在乎的辉辉手:“没什么的,一个市长连这点事情都拿不下来,那还算什么市长,不过这件事情暂时不要对外声张,以免有其他阻力。”

    齐玉玲眼光一闪,赶忙低头吃起了饭,但同时,她也知道了这个消息的重要性。

    吃完了饭,季子强就回到了家里,江可蕊也在,正逗着小雨玩呢,季子强也就加入了这个行列,娘母三人闹腾了好一会,最后还是老娘出来发话了:“你们不要逗他太疯了,这就像小狗一样,逗疯了晚上闹腾的很,不好好睡觉。”

    季子强也呵呵的笑着,回到了卧室。

    晚上上了床之后,季子强抱着江可蕊亲热了一会,却想到了一个事情,说:“可蕊,今天我到建材市场和影视城去转了一下,你们台的记者都在,给齐玉玲做了好多采访。”

    江可蕊往季子强的怀里挤了挤说:“嗯,我们现在要大力宣传这个两个项目的。”

    季子强就一手撫摸这江可蕊的上方,一面说:“你看这样行不行,这次齐玉玲的采访你们作为重点,多宣传一下。”

    江可蕊笑笑说:“是不是上次开业仪式给你们的报道少,你想报复一下。”

    “是啊,有这个想法。”季子强很委屈的说。

    “唉,上次也没办法,整个新闻都是宣传部审核的,好多你们的镜头都给拉掉了,这次你放心,我安排到别的栏目上,不走新闻的路子,让他们无法下手。”

    “好好,记着多播放几次,时间段也要给好的。”

    “不过听说采访的不是你啊,是人家齐玉玲吧。”

    “嘿嘿,一样的,她当然是赞美我的更多了,这比我自己赞美自己还要真实一点。”

    江可蕊就摇摇头,看来老公这次也是有情绪了,那好吧,自己就满足他的愿望,搞了这么多年电视台的工作了,这点小事情简单的很。

    两人就一起沉默了,似乎都觉得好长时间没有亲热了,今天应该活动活动,江可蕊的身体也变得柔軟起来了,她异常乖巧的拥着季子强,要不了几秒时间,季子强膨胀的雄心连同脐下三寸一起逐渐壮大起来,江可蕊就说:“我有点冷。”

    季子强想,鬼话,这才10月份,怎么可能冷,不过听了这话,季子强心中还是暗自狂喜,嘴都有点喜歪了,这话不是很明显的吗,男人没点智商那是不行的,季子强一直认为,自己比以下两种人聪明一点,一是女人。二是不会数数的人。

    为什么季子强觉得自己比她们聪明一点呢,因为在很久很久以前,上帝先创造了男人。男人闲着没事做,天天拿脚趾头数手指头玩,活着太没劲就问上帝:“为毛你要创造我?”

    上帝怅然道:“那是在我激情燃烧的岁月,漫漫长夜,我无心睡眠,一边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一边无聊的编造起谎言。哥们你知道不,如果没有比我笨的动物相信谎言是多么痛苦的事,因此才有了你。”

    男人说:“算你狠,我回去也编谎言定要哄倒你。”

    上帝知道源于谎言的谎言,比可怕更可怕,心虚了,为了摆脱纠缠,抽出了这个男人一根肋骨,变成處女。上帝又一次哄骗男人说:“为了你不再像我当初那样痛苦,我创造了一种比你稍微笨一点点的生命,现在交给你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用你的谎言,去把她们变成妇女。”

    男人听了眉开眼笑的去了。

    有了这个故事作为依据,所以季子强一直觉得自己比女人聪明一些,当然,季子强这个话是自欺欺人的,我本人绝不提倡这个说法,也有很聪明的女人的,虽然那都是在遇上很笨的男人面前相对的比较。

    听了江可蕊的话,季子强眉开眼笑的说:“好,冷了就过来睡一点,我身上暖和。”

    江可蕊笑着问:“真的吗?”

    季子强头点的跟拨浪鼓一样,信誓旦旦,频频说:“真的,真的,来,你摸一摸”。<=":"><="="/js/"></><="age">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js/"></><="nfx">读权谋:升迁有道,请记好我们的地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