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晚上9点,在送苏副省长等人休息之后,冀良青主持召开了一个临时的市委常委会,常委会半个小时便结束了,主要任务,就是通过工业园称呼的事情。品书网

    季子强对此是很不以为然的,他认为,一个项目的好坏不是换个名字就能解决的,季子强对苏副省长的说法并不是很赞同,工业园的规模,一般都是很大的,新屏市如今重点是在建设建材批市场,单一的批发市场,贸然对外宣传说是工业园,称呼有些大了。但身为下属的他,也无法多说什么,只能听之任之,他突然的发觉,当建材市场修建完成之后,似乎和自己的关系就越来越远了,

    第二天,也就是10月1日上午10点,剪彩仪式在临时搭建的平台上进行。

    苏副省长等人在主席台的中间,冀良青主持剪彩仪式,真正的主角季子强、洪仁昌反而被挤到了边上。参加剪彩仪式的人很多,新屏市的百姓因为看了电视新闻,一大早便赶到了建材市场,围在主席台下面,季子强看见的是黑压压的人群。

    苏副省长和其他几个领导都分别讲话,洪仁昌代表建材市场也言了,最后是众人拿着剪子,剪开了红绸布。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响起来了,进入建材市场的商户,自购买了鞭炮,一时间,整个建材市场沉浸在喜洋洋的气氛中。

    二公子没有出现在这个剪裁仪式上,季子强和二公子通过了电话,二公子大致说了他和洪仁昌协议的情况,他自己已经做出了决定,依旧主打高速路建设,建材批市场只是顺带的事情,而且还要回避一下今天这个的场景,他不希望知道他也参与其中的人太多。

    季子强听了二公子的电话,心中还是很满意的,至少二公子现在懂得了低调,这很不容易,所谓的低调,就是人的住寂寞和炫耀的机会,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的。

    剪彩仪式结束之后,苏副省长饶有兴致在市场里面巡视,市场分为两大块,一块是铺面,占地约1500亩,一块是仓库,占地约500亩,3000多商户,有的开始营业了,有的还在装修,整个市场里面,一片忙碌的景象。

    回到宾馆之后,冀良青特意安排所有领导,观看了这个名为新屏市工业园的电视专题片,专题片是临时剪辑的,冀良青,尉迟副书记,还有齐玉玲等人在专题片中间一一露面,唯独没有季子强的身影。

    苏副省长看得津津有味,建材批市场前前后后的过程,他是大致了解的,知道这是季子强的功劳,但影片中没有季子强的镜头,这让他感到新屏市这块土地真的已经达到了风声鹤唳,一触即发的局面,所以在观看专题片的过程中,苏副省长的脸上,一直都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他喜欢这个局面,从整个大势上来讲,他不喜欢冀良青,因为冀良青从来都没有对他俯首称臣过,当然,这是说在真正意义上的俯首,而不是工作,在工作上冀良青还是从来没有对他马虎过。

    但相对于冀良青的表现,苏副省长就更加的痛恨季子强了,这个小子不仅没有对自己俯首,还一直和自己做对,上次自己差一点就因为大宇县的石壁问题受制于他,最后自己不得不忍痛夺爱,把那个石壁捐给了省博物馆,可以说这个小子让自己每次想到他的名字的时候,都有一种怨气。

    而现在的局面更为微妙,从种种迹象上看,省长李云中却开始对这小子发生了兴趣,作为从来都是李云中的手下苏副省长,他只能暂时放下对季子强的打压和封杀,但他并没有改变对季子强的一丝看法,他也不会在乎别人对季子强的打击,就像上次给季子强停职一样,苏副省长是第一个举手赞同的。

    现在他看到了冀良青对季子强的排挤的打压,苏副省长当然是不会制止,不仅不会制止,他觉得自己还应该做点什么,所以在看完了影片之后,苏副省长还刻意的做了讲话:“不错啊,新屏市市委对这个项目的管理和支持是显而易见的,良青同志你为这个项目也是劳心劳力,我代表省政府对你表示感谢。”

    苏副省长的话中压根就没有提一句市政府和季子强在这个项目中的作用,这在善于捕风捉影的官场中人的心中,就隐隐约约的明白,这个苏副省长一点都不看好季子强的,大家绝不会相信苏副省长不知道这个项目的真正情况,这样的讲话往往就是一种态度,而苏副省长和李云中的关系那又是人所共知的,这就让季子强和冀良青的相斗披上了另一层扑朔迷離,变化莫测的黑纱,大家都又迷茫了,不知道最后到底他们的胜败任何。

    从季子强复职以后,其实不管是其他人,还是季子强和冀良青本人,也都深刻的明白,他们两人的关系已经到了无法调和的地步了,季子强九死一生的遭遇,其中本身就有冀良青的很多影子在,而现在季子强对影视城的大力督促,也不过是针锋相对的一步棋而已。

    只是作为官场的人,大家都在等待,都在算计,在一切还没有结果的时候,相见之际也还是都能笑得出口的,只有等到自己有了决胜的那个机会的时候,才会毫不留情的出手相搏。

    省领导离开新屏市之后,依旧是市委举办庆功宴会,季子强强忍着心里的不快,参加了宴会,他是主角之一,不能缺席庆功宴会。吃饭之前,季子强单独告诉了洪仁昌,吃饭之后,有事情要交谈。

    洪仁昌似乎明白季子强要说些什么,微笑着点头。

    宴会还是老一套,每个人都带上面具强颜欢笑,季子强和冀良青也都相互勉励,碰杯共饮,客客气气,友好礼貌。

    下面的人也是一样,用各种自己学过的溢美之词对冀良青和季子强加以赞美,殷勤的给他们倒酒,点烟。

    季子强对这样毫无意义的粉饰太平景象的宴会一点都没有兴趣,所以吃了不一会,他就借口离开了,一个人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关上门,泡壶好茶,静静的想着心事。

    一会,洪仁昌就到了办公室,他已经喝的面红耳赤了,一屁股坐在了季子强的沙发上,说:“老同学了,你有什么话直接说吧。”

    “洪仁昌,你和容采菊离婚了吗。”季子强开门见山的问。

    “是啊,前些天办的手续,老同学,你关心这些事情干什么,准备谴责我吗?”洪仁昌大不咧咧的说。

    季子强就皱了一下眉头,说:“洪仁昌,我谴责你干什么,婚姻自由,结婚离婚都是自愿的,不过是你们的情况有些特殊,我关心关心罢了。”

    “老同学,不要说了,你的意思我都明白,容采菊跟着我,付出了很多,我很感激她,不过,我也是没有办法,具体情况,想必你也知道,这么多年了,我们的日子都不好过,长痛不如短痛,早点结束关系,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

    这话说的也还是有点道理的,季子强颔首说:“我知道,你也是迫不得已的。”

    “老同学,我不想说这件事情,不过,我们之间的关系不同了,我知道,你是关心容采菊今后怎么办,我已经留下了足够的资金,够容采菊一辈子生活了,我和容采菊之间,缘份已经尽了,谁对谁错,现在说,都没有意义,我也希望她今后生活幸福。”

    “洪仁昌,不说这件事情了,今后,建材市场的挥,需要付出极大的艰辛和努力,不知道下一步,你准备怎么办?”季子强就把话题转到了工作上面。

    “老同学,你放心,今年的任务,已经基本完成了,现在,进驻的商户有5400余户,正在联系、有意向的,还有2000多户,第一年,能够进驻三分之一,我就很满足了,毕竟,这个市场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完全兴旺起来的。”

    季子强对洪仁昌在生意上的判断还是比较满意的:“你能够有这样的认识,我就放心了。我们是同学,是我拉你进入新屏市展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在新屏市赚大钱,证明自己的能力,有些话,我是不该说的,你已经是独身了,条件这么优越,今后,在生活方面,谨慎些,男人嘛,都喜欢美女,我也一样,有的美女,对自身的展有很大的帮助,有的就不一定了。”

    “老同学,我知道你会这么说,你已经说的很客气了,不错,我洪仁昌喜爱美女,食色性也,男人一辈子追求什么,事业、美女,我就不习惯官场上虚伪的表现,一方面喜欢美女,一方面遮遮掩掩,我不同,没有那么多的清规戒律约束,老同学,倒是你,工作这么忙碌,生活如此单调,为的什么啊。”

    这话把季子强说的有点难为情了,好像自己在洪仁昌的眼中就是老古板一样,季子强要不是一个理智很高的人,真想说出来自己和哪些女人的故事,保证能吓的洪仁昌一个坐蹲,季子强摇着头说:“好了,不要说我了,没有办法,要不,我们俩换换。”<=":"><="="/js/"></><="age">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js/"></><="nfx">读权谋:升迁有道,请记好我们的地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