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事情看来和自己预料的差不多,在整个这盘大棋中,关键的点位就是萧博瀚,现在不管是季子强,还是省委的王书记,他们都必须先解决这个问题,解决了萧博瀚的事情,也就走活了满盘大棋,只要萧博瀚没事,其他的人都不会有事。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鉴于这种现状,王书记等人就必须要冒险的启用季子强,让他把萧博瀚的工程继续做下来,一个是增加了影视城项目的影响,一个是造成一个事实,那就是影视城已经成了新屏市,乃至北江省的一个重要项目和窗口,这就会促使上面的部门在处理萧博瀚的问题上多加考虑了,现在不管是全国还是各省,发展经济已经成了一股不可阻挡的大趋势,为这个趋势,很多事情都会有所顾忌。

    这应该说是典型的一招围魏救赵,拿下影视城,必然救出萧博瀚,也必然能让季子强不受牵连。

    这也就是季子强为什么在恢复工作之后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强势启动影视城了。

    现在摆在冀良青好季副书记面前的就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在季子强没有完成影视城之前必须动手来打乱这个步骤,一旦影视城项目初具规模了,再想动就有点晚了。

    而且就在昨天,北江省的日报还专门刊发了一个头条报道,里面对影视城项目大加赞誉,对季子强也做了专题的采访,这一系列的行为,无外乎都是为影视城在造势,也都是为了救活被困在死角的萧博瀚。

    所以现在就是一个相互的赛跑,谁走在前面,谁就最先解套。

    情况真的是如此吗?其实并不是冀良青想象的这样,本来这个套和他们是没有太大关系的,只要他们放手,让一让,不再处心积虑的想要用陷阱装进别人,他们也完全可以置之不理,不管形式怎么发展,对它们都没有决定性的危害。

    问题在于人性却不是如此的,当人类还没有火种的时候,认为吃到烧熟的肉是最幸福的,倘若那时候信神,一定会认为这是上天赐予;当人类还没有汽车的时候,认为有一匹马作为交通工具是很高档的;当人们还没有飞机的时候,认为坐上火轮车是最快的,难道还有比这个更快的吗?

    可是没有人会认为“这就够了”,而是想“为什么不能更好呢?”人们为了满足自己的贪欲,破环自然,屠杀同类,时至今日世界仍然动荡不安,随时会有战火的危险。一个个道貌岸然的专家、学者、政客天天满嘴救世的理论,却让世界一天天沦入黑暗之中。由此波及到普通人,大家无辜地承担着大气变暖带来的危险,承担物种灭绝的可怕后果,承担金融危机带来的惨痛代价。承担就承担吧,我们曾经犯了错,现在挽救也许还来得及,然而很多人在想“为什么不能更好呢?”

    人是有贪欲的动物,没有人愿意安于现状。人们仍然在为自己的利益不停地争斗,于是世界动荡了,人们天天研究核武器用来杀人,天天开采资源,屠戮动物。人们并没有与自然和諧共处,却参与到了整个世界的角斗,每个人都这样。

    人的贪欲好比一个黑洞,你填进去的东西越多,它的力量就越大,能够吸进去的东西就会更多。

    冀良青和季副书记都是一样的,他们有更大的渴望和贪婪,作为冀良青,他不希望在新屏市有人和他分享权利的快感,他想让季子强尽快的消失在这个大地上,让自己早一点达到一言九鼎,一手遮天的盛世。

    季副书记呢,他本身具有绝对的实力,也有足够的智慧和机会,他也是不会轻易的放弃即将到手的一次飞跃,所以这就注定了他们只能走下去。

    在齐玉玲离开后,冀良青把这个最新的情况告诉了季副书记:“季书记,情况现在正在往有利于我们的方向发展。”

    季副书记在沉吟着,在思考着,好一会才说:“正如你说的那样,他们想解套。”

    “是的,按说这是一步很高明的招数,不过遇上了季书记你,就显得有点幼稚了。”冀良青顺手拍了一下季副书记的马屁。

    季副书记早就听惯了多年这样的奉承,所以根本都不会为之所动,依然若有所思的拿着电话,说:“你觉得这个项目没有萧博瀚的资金解冻,他们撑的下去吗?”

    “那是肯定撑不下去的,要不了多久,就会因为资金的问题再次停下,当然,市里是可以解决一部分资金,不过我不会让这个想法实现。”冀良青很笃定的说,因为在重大项目和投资的决策上,市委是有很大的发言权的。

    “那么良青啊,如果等他资金跟不上的时候,会不会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呢?”

    冀良青恍然醒悟过来,不错,要是在影视城资金短缺,不得不再次停下的时候,季副书记突然的发难,就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冀良青连连点头,虽然两人使用的并不是可视电话,但冀良青还是忍不住这样的表达方式。

    “嗯,要是那样的话,再加上民工闹闹事,我看他们真的只能饮下今天的苦果了。”

    季副书记就很果断的说:“行,那就先这样静观其变,另外啊,我提议,要是影视城项目在动用市里少部分资金的时候,你也可以不闻不问的。”

    冀良青愣了愣,很快也就明白了季副书记的意图,不错,既然是让他烂,那就让他烂的深一点,当影视城项目在季子强独断专行的指挥中,陷入了新屏市的资金,最后还是没能救活这个项目的时候,季子强该拿什么来给组织做出交代呢?他又怎么能应对接踵而来对她的打击呢?

    想到这里,冀良青就在嘴角勾起了笑容。。。。。。

    在过了不长时间,建材批市场已经基本建设完毕,3个多月的施工,因为有雄厚资金的支持,工程没有丝毫的耽误,如今,有不少的商家进入了建材市场,装修门面了,按照洪仁昌的计划,10月1日是黄道吉日,适合进行运营典礼。

    季子强也感到这样很好,季子强不相信什么黄道吉日之说,但在国庆开业至少人气很望,时间上也是秋高气爽的,阳光灿烂的,大家就初步的确定了下来。

    建材市场的运营,是新屏市的大事,市委、市政府高度关注这件事情,冀良青也暂时放下了手头的很多工作,亲自牵头,组织庆典仪式,市委宣传部、广电局派出了大量的人,跟踪采访建材批市场的一举一动,新屏市的新闻滚动播出新闻,新屏市的百姓全部都知晓,建材批市场马上要开始对外营业了,小地方也没有什么其他新闻,所有百姓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建材市场。

    不过就在这个环节中,季子强还是发现了一些不和諧的因素,宣传部的采访和宣传,渐渐偏向于市委,播出的新闻中,市委记冀良青占据了大头,然后是市委副记尉迟松,最后才是市政府的人员,冀良青大谈建材市场的建设过程中,市委、市政府高度关注,大力支持,建材市场的未来一定是红红火火,将为新屏市经济展做出巨大的贡献,成为新屏市经济的又一大亮点,信誓旦旦保证维护建材市场的良好运营,决不允许扰乱市场的情况出现,他要求全市的政法机关,保驾护航,坚决打击各种针对建材市场的违法犯罪行为。

    季子强的说辞简单很多,主要是介绍建材市场在建设过程中,全市干部职工齐心协力,保证了工程进度,使建材市场能够顺利开始运营。

    季子强的心中有些不满意了,但新闻宣传的思路是市委确定的,季子强不好说什么,新闻播出了,责备已经没有意义,不过,季子强感觉到了很不舒服,整个新闻宣传中,市委的地位被高度突出,政府始终处于从属的地位,不了解内情的人看了新闻,会以为一切事情都是市委决策和实施的,与市政府没有什么关系。

    9月30日,省政府苏副省长,省经贸委的主任、以及其他一些相关部门的主要负责人抵达新屏市,他们是专门来参加建材市场运营剪彩仪式的。

    当天就少不得汇报,宴请等等之事。

    在下午的接待宴会中,苏副省长无意间说出了一句话,让新屏市忙乎了几乎一个通宵,原来,苏副省长在刚才现场看了看建材批市场,很是赞叹,宴会中间,他信口提出,这个建材市场,对外可以宣传是新屏市的工业园,现在,全省上下,都在兴建工业园,新屏市以工业园命名建材批市场,能够引起更大的反响,也能让上级高度重视。

    苏副省长的一席话,引起了满堂喝彩,不过,冀良青却是无法安心吃饭了,他安排尉迟副书记和齐玉玲等人提前离开,组织市委办公室、政府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将所有的横幅、讲话稿重新修改,加上新屏市工业园的称呼<=":"><="="/js/"></><="age">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js/"></><="nfx">读权谋:升迁有道,请记好我们的地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