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淡淡的说:“什么原则不原则的,将来有什么事我顶着。 ”

    说完就把钱交给了郭局长说:“你好好点下”。

    郭局长局长清点完以后,说:“那这样,我回去就安排局里的会计给你开了个证明和收条。”

    季子强不置可否的笑笑,没说什么了。

    下午,哈县长突然通知在家的县长召开一个工作会议,季子强的秘书小张就把这个通知汇报给了季子强:“季县长,一会有个政府工作会议,你看看需要我准备点什么资料。”

    季子强奇怪的问:“开会,现在才通知”

    小张也有点畏畏缩缩的说:“是的,临时通知的,办公室说哈县长刚刚安排的。”

    既然是哈县长安排的,季子强也就不多问了,他对小张说:“那就不准备什么资料了,还不知道是什么议题呢。”

    拿上包季子强就离开了办公室,带着小张一起到了会议室,一进去,季子强就感觉气氛不对,黄县长没有象往常那样招呼他,脸转向一边在看墙,季子强想想自己也没惹他,就不很在意,径直的走到了自己常坐的位置上。

    会议室已经来了好几个县长了,季子强看来看,除了雷汉明副县长,其他的人应该都还没来得及出去,就被拉到了这里。

    哈县长不招呼他,但其他的同志都热情的和他点头示意,还有人问起他最近是不是身体不大好,脸色太差,季子强就简单的说说,随便的找了个借口搪塞一番,一边在这聊着,季子强也有点心虚了,感觉哈县长今天来者不善,但到底是谁惹了他,季子强就说不上来了,只要不是自己就好。

    果然,在讨论了几个投资项目以后,哈县长就话锋一转,人也严肃起来,说到了组织性上:“我们现在的工作是繁重和复杂的,但组织原则不能因为这样的工作就可以不要,我们有的同志是为县上作了一定的工作,但功是功,原则是原则。”在他说话的时候眼睛不时的瞟向了季子强。

    其他的几个县长一看就知道,这炮是向季子强开的,大家也有些奇怪,最近感觉哈县长对季子强态度变好了很多,今天怎么直接就开火了。

    季子强一看哈县长的目光,就心里一咯噔,看样子今天哈县长是冲自己来的,但是因为什么事情呢

    季子强想不出来,不过他也就抱定一个办法:你老哈就有千条计,我还是我的老主意,不和你硬顶,该干嘛干嘛。

    哈县长说了一会,不见季子强反应,也不接话茬,反倒不好再说了,会场上一下就显得异常的安静。

    在几分钟的静默后,黄县长还是决定把话挑明了说:“季县长,你说下组织的分工大家应该不应该遵守。洋河县的公安局不是那一个人的,它是洋河县人民的,它也应该在县党委和县政府的领导下,对不对。”

    季子强算是明白了,是为那天自己让老郭不要等哈县长的回话,直接安排人员进行抓捕的事,但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还怕我和你抢权啊,真是小气。

    季子强感觉应该解释一下,他就笑着回答说:“洋河县的公安局当然是在县党委和政府的领导下,那天我让老郭安排人抓捕,本来要和你商量的,后来担心你工作太忙,想象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没汇报,你老领导了,原谅原谅。”

    季子强当然是不能说怕你哈县长不让动那农业局的款项,所以不告诉你这话了。

    哈县长依然平板着脸说:“你有能力,有闯劲,这是好的,但一定要记得我们是个组织,不要什么都想一个人管完,那还要大家做什么。”

    在座的几个副县长看着这他们说话,都不敢随便插言,很多人也是不了解情况,不知道两人到底为公安局的什么事情给卯上了。

    季子强也不想为这小事和他闹翻,到不是怕他,只是认为这事太小,闹起来也没意思,他现在的原则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为这无谓的小问题,真不值得。

    哈县长还在说,但不管他在讲什么大道理,季子强都光听,光点头,再不说话了,自己已经把这事情做了个解释,话多了无益,你想说你自己说。

    哈县长看他不再辩解,也不再表态,自己的目的也达到了,就收了口:“季县长,我今天也不是想批评谁,就是提个醒,以后大家还是要很好的一起配合工作麻,我长你几岁,有什么说的不对,你也不要往心理去啊。要是你没什么要讲的就散会。”

    季子强笑笑摇摇头,还是不说话,哈县长遇上这样的人,也有点无可奈何,只好散会离开了会议室。

    新来洋河县任职的副县长姜瑜昆见他受了气,等别的人离开了会议室,就安慰他说:“季县长,你别往心里去。”

    季子强摇下头说:“我不是生气,就是感觉这是个很小的事,他小提大作是为什么”

    回到办公室,季子强还是有点想不通哈县长今天为什么这样大的脾气,他是怕自己抢他的权,应该不会吧自己一般还似乎很注重这一方面的事情,那他是为什么是从现在起就准备给自己紧螺丝了,是不是他已经知道自己和华悦莲的事情,准备又打压自己,讨好华书记呢要是这样,那自己还是要做点准备才好。

    庙小妖风大,水浅王八多,就这样一个小小的事情,到了第二天,全县上下就传开了,说季子强让哈县长在会上狠狠的收拾了一顿,说哈县长指着季子强的鼻子骂,季子强都没敢还口。

    到最后越传是越神乎,说最后季子强做出了深刻的检讨,保证以后多请示,多汇报。

    季子强听小张给自己说了这些传闻,感到真好笑,他对小张说:“随他们传去,我们不管,想说什么说什么去吧。”

    郭局长也听到了季子强受哈县长指责的事了,今天特意跑过来想安慰下他,没想到说说的反而让季子强心情更加沉重,因为最近他们专案组已经再无突破了,案件好像走进了一个死胡洞。

    如果对案件有所希望,那多少还好说点,季子强至少心理上好受点,现在这个样子,季子强对哈县长的指责就只能是干受了,看起来人家哈县长还是对了。

    郭局长又问:“那以后这案件你还管不管了。”

    他是担心季子强受挫以后来个大撒手,那自己去面对哈县长就有很多事不好说了。

    季子强不好回答他这个问题,他想管,因为被害人先找的是他,而且还在他眼皮底下被杀,但如果自己插手过甚,哈县长会不会继续的给自己找事情,他陷入了两难。

    在考虑了一会后,他说:“管,但我不能和哈县长对着干,人家是领导,我们还是要服从和尊重,有什么新情况你还是要给我通报,这样我也可以帮你出个主意,你看这样行吗。”

    郭局长想想目前也只好这样,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季子强突然想到了上次在专案组参加会议的时候,好像说过被害人贺军还有个奶妈,他在他奶妈那会不会留有什么证据之类的东西,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郭局长,过局长就答应自己会亲自去一趟。。

    季子强就叮嘱他:“这次你去,最好谁都不要说,以免再出现什么问题,我们不要害了那个老人。”

    郭局长也对这几次的失利有了怀疑,所以他很慎重的说:“我明白你的意思,这事情我会保守秘密的,到时候我就一个人过去走访一下,公安局谁都不说。”

    季子强说:“我不是怀疑谁,但总感觉那里不大对头,所以我们还是小心一点为好,你也不要多心。”

    郭局长笑笑说:“那怎么会啊,我其实和你想法是一样,感觉这案件很扑朔迷离。”

    季子强点头说:“看起来我们是想到一起了,这就好,相信有一天一切都会明了的。”

    郭局长走了以后,季子强坐在沙发上,脑海里那个长久的疑问再一次出现,为什么每次我们的行动都是晚了一步,一定有人在通风报信,那这个人会是谁

    这个问题一时半会的也想不清楚,坐了一会,他就又一次的想到了华悦莲,他站起来,走到办公桌旁边,犹豫了很长时间,最后还是拿起了电话,给华悦莲的手机打了过去,他也想好了,不管华悦莲说什么,自己绝不还口,就给他老老实实的承认错误,求得她对自己的谅解。

    他想得是不错,问题是电话已经不可能打通了,那面传来一个很好听的声音:“该用户已经停机。”

    季子强如坠冰窟,一阵阵的寒气从后背传来,华悦莲再也不愿意和自己联系了,她就这样离开了自己。

    放下电话,他刚要在好好的想想该怎么联系华悦莲,忽然刚刚放下的电话急促的响了起来,让季子强吃惊不小,电话铃声将他从那些缠绵悱恻的思绪里一把揪了出来,把他的注意力狠狠摔在电话上,连忙伸手去接电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