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后来快下班的时候,季子强还是让二公子给拉了出来,这小子才不管季子强有什么借口呢,而且关键的是,他已经对季子强比较了解了,所以季子强的借口往往糊弄不了他,季子强在面对二公子的时候,往往也是有点力不从心的。

    季子强是坐二公子的车到的酒店,没想到他一进包间,就看到了一堆的人,柯小紫,武平,还有*等等人都在,季子强才知道自己上了二公子的当,刚才他还说就他们两人单独吃饭然,看来这小子是早有预谋,而且还有*等人给他通风报信,让二公子知道自己今天没有安排的情况,所以刚才在办公室自己说了半天,人家二公子根本都不会相信的。

    季子强很是无可奈何的指着这些人说:“你们啊,真是够坏的了。”

    柯小紫一下站过来说:“季市长,话不能这样说,我们还不是想让你轻松一下啊,你看看你最近那个神情,我们都心疼呢。”

    这话一说,四周就响起了一片笑声,季子强忙说:“得得,柯小紫同志,你好好的心疼这位公子就得了,不要吓唬我。”

    柯小紫嘴一歪说:“才不管他呢,我就要心疼你,大家说行不行啊?”

    其他人当然是看热闹不怕事情大,一起轰然较好,连说行行行。

    季子强也就没有办法了,赶紧找个地方,坐了下来,再不和这个疯女人多说话了,一时间

    宴会开始了,佳肴珍馐、鲍参翅肚满桌,众宾客觥筹交错、推杯过盏。

    待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酒酣耳热之际,二公子手举酒杯,站起身来。环顾四周,缓缓说道:“女士们,先生们,今天是为季市长压惊酒,所以我提议,大家一起共饮一杯,祝贺季市长官运亨通,步步高升。”

    所有的人都陪着喝你起来,再后来,每一个人又单独的过来给季子强进酒,这场酒喝的很是惨烈,季子强也好久没有像今天这样敞开酒量无所顾忌的大喝了,等喝完之后,季子强也有点晕晕乎乎的。

    但就是在这晕晕乎乎之中,季子强却还是听到了一个让他很感兴趣的事情,二公子在无意间说:“前几天季书记的儿子到新屏市来了一趟,你没见到吧。”

    季子强已经喝的有点晕了,摇摇头,喘着粗气说:“没有见到,我见他做什么。”

    “嘿嘿,说的也是,这小子,不过听说老冀给她帮忙在大宇县弄了几个亿。”

    季子强一惊,差一点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忙问:“大宇哪来的钱?”

    “这就不知道了。”二公子摇摇头,又说:“这小子,迟早要倒霉的,远离股市,远离毒品,这话他都不懂。”

    季子强沉默了,不过二公子也没有把这事情当成一个事情,那是人家季大公子自己的事情,倒不倒霉和自己屁事不相干。

    可是季子强就要思考了,他想起了凤梦涵给她说的情况,凤梦涵在说这件事情的时候,还提到了季大公子和在张光明陪同下,和一些矿老板做了接触,如此来看,那钱恐怕是这些矿老板借给他的,这到也无法去管,人家是私人借贷,和政府没有太多的关系。

    不过在这件事情中,张光明和冀良青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这一点是季子强比较关注的,特别是张光明这个人,季子强对他也是失望透顶了。

    吃完饭季子强也没有参加他们的活动,他让*开车送自己先回了家,一路上,季子强都在想着大宇县的事情,等回到了家,季子强季给凤梦涵去了一个电话,把自己听到的事情告诉了凤梦涵,让她帮着查一查,看看张光明在这次季大公子的借贷中有没有什么问题存在,当然,前提是要隐秘的进行。

    凤梦涵就答应了,说自己会从侧面了解一下事情的状况。

    季子强已经对张光明有了看法,从他最近的表现,以及他明明知道在和冀良青以及季大公子的关系不好,他还如此讨好对方,显然是做好了背信弃义的准备,季子强在经受了齐玉玲的背叛后,更是对这样的行为感到深恶痛疾。

    打完了电话,季子强一个人在沙发上坐着,家里现在没有人,老爹老妈和江可蕊他们带着小雨看电影去了,季子强看着这个空旷的家,还真的有点不太习惯。

    季子强给自己泡了一泡茶,然后慢慢地喝着,喝得嘴里留有一丝茶香了,就背靠在沙发上。

    这时候,他听到了楼下的汽车声,想是江可蕊他们回来了,果然,很快自己家的们就响了起来,季子强打开门,就看到了一家人,小雨张开双手,扑到了季子强的怀里,季子强一下就感到了充实和幸福。。。。。。

    新屏市再一次回到了往昔的平静中来,不管是冀良青,还是季子强,都依然是客客气气的,见面之后谁也不会提及那些让彼此不愉快的事情,但两人都知道,这平静的背后必将是一场惊涛核浪的巨变。

    就上班之后,齐玉玲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她有点难为情的样子,所以很少敢用眼光直视季子强,季子强却始终在微笑:“齐主任来了,坐吧,坐吧。”

    齐玉玲低头坐在了沙发上,季子强过去亲自给她倒上了一杯水,然后说:“今天齐主任来有什么事情吗”?

    “我,我是来给你道歉的。”齐玉玲嗫嚅的说。

    “道歉,这谈不上。”季子强说。

    齐玉玲看了季子强一眼,又忙低下头说:“我当时有点气糊涂了,可能是我感情太过脆弱,突然的让你那样一拒绝,就有点不知所措了,事后我也冷静的反省了自己,觉得很对不起你。”

    季子强心中想,你齐玉玲真会避重就轻,难道你真的就是因为感情上受到了挫折才这样做吗?我看不是的,你还有一份功名利禄的野心在作怪。

    但这些话季子强是永远不会说出来了,他只是客气的说:“好啦,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看未来吧,要说起来我也有责任的,那次的态度太蛮横了一点,我也给你道歉。”

    两人就虚来晃去的说了一些费话,接着齐玉玲有给季子强汇报了一些工作,她说到了建材市场的事情,说由于前期影视城的停工,让打量的民工涌到了建材市场的工地,虽然时间只是几十天,但让建材市场的工程速度一下骤然提升了很多,本来建材市场也就是两层的开间房,修建难度不大,现在按这个的工期算,估计要不了多久便可以投入运营了。

    季子强听到这个消息当然也是很高兴的,就指示齐玉玲,在最近把建材市场作为一个重点项目对待,调动和协调好所有能使用的资源,让建材市场早一点投入运营。

    齐玉玲拿着笔记本把季子强的只是都做了记录,等季子强谈完了这个问题,齐玉玲又问:“对了,季市长,影视城项目最近再次启动,政府的力度也不小,但到底萧博瀚将来会是个什么结果呢?我担心政府投入过大,最后不好收手啊。”

    季子强摇着头,否定说:“收手?我们为什么要收手?现在萧博瀚的事情很难有个定论,但不管怎么说,我们都要搞好这个影视城项目,这样,或许能让他好过一点,在处理他的时候,要考虑到他对新屏市做出的贡献。”

    “这样啊,看来我理解的有点偏差了。”齐玉玲眼光流动,表情不定的说。

    “没事,现在情况是不太明朗,所以你考虑周到一点不是坏事。”

    “嗯,谢谢季市长的开导,那我现在就安排建材市场的工作去了。”

    “去吧,去吧,力争让他们早点开业,到时候我给她搞一个隆重的开业庆典。”

    季子强微笑着送走了齐玉玲,不过在看到她那窈窕,性~感的身躯在过道消失之后,季子强淡然的笑了笑,自言自语说:“你要是真想从我这套话,你恐怕会后悔的。”

    摇摇头,季子强就坐下来看起了文件。

    刚看了没几份文件,秘书小赵就进来说:“市长,北江日报的记者要采访您,你看见还是不见?”。

    季子强平常并不喜欢这样的采访,就摇摇手说:“不见,找个借口打发走吧。”

    小赵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门外传来了一个婉转清幽的声音:“季市长,你准备怎么打发我走呢?”

    季子强的目光就从文件上移过来,一看,原来是苏副省长的女儿苏厉羽来了,就见今天的苏厉羽依然如故的漂亮,一条洁白的长裙,风儿将单薄的衣裙一吹,便贴身的吹拂在她的身上,显露出浮凸美妙的身材,从窗口穿透进来的阳光在那么一照,一个青春靓丽,白裙飘舞的女孩,如同从天而降的天使一般,季子强一时间看得有些呆了。

    苏厉羽看到季子强有点傻傻的目光,脸一红说:“我们的大市长,你就不请我坐啊?”<=":"><="="/js/"></><="age">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js/"></><="nfx">读权谋:升迁有道,请记好我们的地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