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然,对这些队伍来说,影视城是一个少有的大工程,让他们就这样放弃,他们也是心有不甘的,万一自己撤了,项目突然又盘活了,自己在丢失了这个项目真的是不合算。请大家搜索(@¥)看最全!

    所以他们和季子强一样,每天都在坚持,都在等待和盼望着。

    可是季子强这种看似有点愚昧的动作在新屏市就成了一些人的笑柄,他们感到季子强真实受刺激了,自己都让人家停职了,还关心着一个项目,而且这个项目还是差一点就和公~安局火拼的萧博瀚的项目,这和你有关系吗?就算有关系也应该躲的远远的。

    一个字啊,傻。

    冀良青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一点都没有感到好笑,所以他对坐在对面的组织部的周部长说:“季子强这个人啊,他是具有坚强的意志的,我们不要把他等同于其他那些领导,很多人都说他受刺激了,所以才会有如此举动,其实这些人很幼稚,他们根本都不了解季子强。”

    组织部的周部长也是点头说:“是的,季子强没有常人想象的那样愚笨,这样做他也是很有深意的。”

    冀良青叹口气说:“是啊,这人真的不可轻视,这次我有点大意了,我是被胜利冲晕了头脑,季子强却很冷静的抢在了我的前面,本来我也想等事情稍微稳定一下之后,到省里谈谈影视城的项目的,现在季子强扔给我了一个困局。”

    周部长在冀良青这些铁杆中算是一个最明白事理的人,他也看出了这个问题:“现在冀记进退都难,去给省上说这个项目,好像有点拾人牙慧,跟着季子强的屁股跑,不说吧,会让王记和李省长他们感觉你一点都不为新屏市的发展着想,这才是最恼火的事情。”

    “是的,本来我是有很多的想法,但让季子强这样的一搞,我反倒有点不好动手了。”

    周部长忙问:“那最近的干部调整暂停了?”

    冀良青无可奈何的说:“不暂停还能如何?季子强在干实事,我们在搞争权,这样的做法会给我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谁知道季子强还有什么反击动作呢?”

    周部长也不得不承认:“这倒也是,这个小子一天不死,就会让人一天不敢掉以轻心啊。”

    冀良青也感慨的说:“是的,这个人永远都是让人畏惧的。”

    冀良青不是一个妄自尊大的人,他会经常的整理,反省自己,此刻他必须承认这一点,这让他也生出了许多的伤感来,在大智大慧上面,自己和季子强相比很多时候都实实在在的要略逊一筹。

    自己在事情出现变故之后那样做本也没有错,先稳定军心,在谋求行动,这应该是对的,错就错在自己低估了季子强的能量,他用了不到10天的时间,就已经完成了一次异变后的心理调整,他的智商和精神恐怕只有在最初的那几天受到了影响,这太有点匪夷所思了,换着其他的任何人,没有半年两载,哪里能够抹平心中的巨伤。

    自己大意了,季子强在败退之余,还是给自己刺出了冷冷的一枪。

    在周部长离开了冀良青的办公室后,冀良青给远在省城的季副记去了一个电话:“季记你好,最近身体健康,我就像问一下,省委对新屏市下一步工作还有什么设想。”

    季副记最近也是气闷的严重,自己精心设计的一个陷阱,到今天为止只是捕获了一个小小的猎物,这还不算,本来毫不相干的李云中省长,真是老糊涂的,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却向王封蕴明显的倾斜了过去,两人在不知不觉中就构筑起了一道牢不可摧的战线,这个变故正是季副记没有想到了,他以为,就算套不住李云中,也至少能让李云中按兵不动,因为击垮了王封蕴,他李云中得益并不会少,这是任何一个精通权谋的政客都能够分析出来的问题。

    但你说他李云中怎么就看不出来这一步棋?

    季副记郁闷就郁闷在这个地方,而且在把萧博瀚做为诱饵的时候,谁也想不到出现了一系列的状况,先是季子强不给上面打电话求援,再接着这个不知道死活的小子还真是不顾自己的前途冲了进去,更难以理解的是,最后国安局突然的出手,这一大堆的意外就让自己的这个计划变得不伦不类了。

    而也正是这样的变化,才让季子强得以苟活,也给了王封蕴和李云中一个很好的机会,他们借助着萧博瀚的事情没有定论,所以对季子强也不过是停职而已,这其间就更加大了很多未来的变数在里面。

    不过现在也不是全无机会,季子强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随着时间的推移,也许他就会躁动起来,在也许或者王封蕴就会让他复职,要真的是这样的话,说不上又给了自己一次意想不到的机会,自己完全可以借助这件事情做点文章出来,一个具有极大嫌疑的人,怎么能又委以重任,这到哪说都是说不通的。

    所以现在当冀良青这样问他的时候,季副记就说:“暂时还是这样吧,下一步会怎么处理季子强,这要看萧博瀚定罪的情况了,你只需要耐心就成,对了,季子强最近怎么样?”

    冀良青苦笑一声,就把季子强最近在影视城工地的情况给季副记做了个简要的汇报,季副记在听完了冀良青的汇报之后,久久没有说话,他很感叹,这个季子强实在算的上一个劲敌了,他还是抢到了先手。

    季副记有点落寞的说:“良青同志,看来你有点疏忽了。”

    冀良青也连连的承认自己的错误:“是啊是啊,季记你批评的对,我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了,我给领导你做检查,我大意了。”

    “检查有什么用处呢,算了,从现在起,一定要严阵以待,不能掉以轻心,这个季子强啊,总是如此的强悍。”

    冀良青也有点沮丧的说:“可不是吗,临死他还要来个诈尸。”

    季副记摇摇头,想要挥去季子强带给自己的烦恼,毕竟来说,在这盘大棋中季子强只能算一个卒子,不值得自己如此牵肠挂肚,倒是该考虑一下下一步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局。

    “好了,良青,现就说到这里吧,我马上要开个会,嗯,对了,良青啊,可能最近我家天裕要过去找你办点事情,你到时候抽空帮他参谋一下吧。”

    冀良青心里一紧,这个季大公子找上门来可不是个好事情,这小子除了人麻烦,就没见他干过好事,不过眼目之下,自己是万万不能得罪季副记的,肯定现在王记已经恨上自己了,自己在失宠于季副记,那真是没得活路了。

    冀良青就隐忍着心中的不爽,嘴里还是不断的答应了。

    也就在他们来两个人通电话的时候,王封蕴也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总理办公室来的,说总理请他务必在今天晚上10点之前赶到中南海办公室去,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他商量。

    王封蕴在接到了电话之后,敢忙的让自己的秘张亚明给自己联系今天最快的班机,自己是无论如何要在晚上赶到北京的。

    对今天的“紧急召见”,王封蕴既感意外,又觉得在意料之中,王封蕴进入北江省省委领导班子,作为一把手全面主持省委工作,已有几年了,从来还没有被“紧急召见”过,和几年来,王封蕴一直告诫自己,居此高位,当然要尽可能地做至“俯仰天地”“泰然处之”,“举重若轻”“游刃有余”;但是,肩负这么一副重担,上对集民意于一身的中央,下对化生灵于千万的百姓,累卵系于一发,不能不持一种“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心态。可以说,任何时候,任何事情,都不可疏忽大意,要慎之又慎。他觉得自己一贯以来,是坚持这么做的。所以,一旦接到紧急召见的命令,还是感到“意外”,“突然”。

    但从另一个角度说,近一段时间以来,他一直预感要出事--而且是要出大事。在省委和省政府的决策层中,这一段时间以来,有这种“预感”的,远不止他一人,所以,对这样的“紧急召见”,隐约之中,似乎又觉得是早晚要发生的事,是“文中应有之义”,只不过,它终于在今天发生罢了。

    事情的缘起,大概都因为省钢的搬迁问题吧,多年之前的省钢,在高耸的烟囱和庞大的炼铁炉炉体群背后,常年生活着二十万到三十万人,它几乎就成了一个小小的城市,省钢在过去的强大是可见一斑的,几十年来,它们给北江省输送过好几位省长,给国家冶金部和煤炭部输送过好几位部长和部党组记。

    有人说,它是我们这个共和国“国宝级”的特大型工矿企业。有人说,共和国的工业化进程,曾经是踩在它的肩膀上起步的。还有人说,四五十年前,北江省钢铁厂发一天高烧,中国的工业生产就得报三天病危等等等等,所有这些说法,即便稍许有一点夸张,但确确实实并非故弄玄虚,骇人听闻。<=":"><="="/js/"></><="age">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js/"></><="nfx">读权谋:升迁有道,请记好我们的地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