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李省长,你好,我是季子强啊,刚刚接到了省纪委的电话,我已经到办公室上班了。”

    “嗯,嗯,我知道,昨天我们开会专门研究了你的事情,这些天你受委屈了,不过我想这不会让你气馁,更不会让你怨恨吧,人生中这样的误解会经常发生的。”

    季子强谦恭的说:“谢谢李省长的开导,我没事,我就想打听一下萧博瀚的情况,我们朋友一场,我还是很担心他的。”

    李云中就犹豫了一下,说:“我理解你的心情,但这个事情说实在的,我也真不清楚,不过有的事情要相信自己的判断,按你心中的想法走。”

    “奥,这样啊,我还以为省长你多少知道一点情况的。”

    “我哪知道啊,就是知道了,现在也是不能随便说的,对不对,呵呵呵,好了,你安心工作吧,不要在有什么担心了。”

    季子强在挂上了李云中的电话之后,已经有了一点头绪了,特别是李云中最后的那几句话,让季子强在仔细的玩味了一会,他的嘴角就露出一丝笑容,不错,王书记也罢,李云中也好,他们都不是莽撞的人,可是他们现在正在慢慢的踏入对方设置的陷阱,为什么要如此呢?他们不过在编制一个更大的陷阱,等着对方的机关开启。

    季子强已经大致的明白了这个设想,所以在后来的一整天,当有人谈起了萧博瀚的时候,季子强还是唉声叹气的表示了一种对萧博瀚的担忧,他让所有的人都明白,自己不过是依仗着省委王书记对自己的垂爱,而躲过了本来足以让自己灰飞烟灭的这个大劫难。

    一点都没有错,连冀良青都已经是如此认定了,季子强的突然复出完全让冀良青慌了手脚,他很多想法,很多对新屏市的构思,都在昨天晚上接到季副书记的电话的时候粉碎了,季子强再一次的大难不死,必将让季子强在新屏市所有的干部中成为一个传奇,成为一段佳话,所有的人都会对季子强的份量从新估算一次,过去那隐隐约约在季子强身后的一些身影,在这次的重大变故中都清晰的冒了出来,让季子强身上的光环给为耀眼夺目。<>

    这就为自己以后对新屏市的掌控带来了极大的阻力,只要季子强不倒,他任然可以和自己形成势均力敌的局面,尉迟副书记不用说,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里恢复和季子强的联盟关系,而更多摇摆不定的干部,也会想着季子强身后的那些大佬,而变得对他俯首帖耳,相信,在消息逐步明朗之后,整个新屏市会出现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势力调整。

    只有一个办法能改变目前的这个状况,那就是季副书记在省上的行动能够顺利得手,只有那样才能让季副书记获得一次质的变化,有了他的这个变化,也就能对新屏市形成自己想要的影响了,但他到底能不能得手,什么时候动手?这些都不是冀良青能够预测和干预的事情了。

    季子强是不会去管冀良青此刻的想法的,他在上班之后就开始忙绿了,他最先找来了相关建设部门的一些领导,开了一个短会,在会上季子强以不可辩驳的语气,强硬的下达了一个新的任务,让市里这些部门当天组织人员,对影视城进行接管,从施工,到监理,再到技术的指导等等,完全的参与进去。

    这个决定让几个关键部门的领导都有点惊讶的,影视城不是萧博瀚的项目吗难道现在市里要接管了?可是季子强今天展示给他们的气概,又让他们不敢多问什么?

    在会的每一个人都是对新屏市的时局很清楚的,季子强在这样重大的一个事件中,都没有受到致命的打击,这不到半月的时间,他就能鹞子翻身,重新出头,可想而知,他的能量有多么的巨大,对这样的人,你只能顺从,不要违逆。

    任务都下发之后,季子强又找来了新山市那个给萧博瀚做主体工程的祝安祝老板,这个人在影视城项目施工队伍中是具有很大份量的,萧博瀚当初也是看着季子强的面子,所以把很大一部分的图鉴工程都包给了祝老板。

    现在这个祝老板也是紧紧张张的,项目不错,可是风险也不小,先是萧博瀚被带走,接着就是季子强的暂停工作,这两大变卦在加上工程的暂停,差点就让祝老板魂飞魄散,这个工程他几乎把老本都垫进去了,现在要死不活的等着,他是度日如年。<>

    所以在他走进了季子强的办公室的时候,他神情有点沮丧的,进来没等季子强招呼,就过来诉苦说:“季市长啊,你一定要帮帮我,但现在我垫进去将近上亿的资金了,我几百名工人天天在工地闲着,在不解决我就垮掉了。”

    季子强当然能体会到他的心情了,就哈哈的笑着说:“先坐下,先坐下,今天请你过来就是商议这件事情的。”

    祝老板忙问:“萧博瀚那里是不是有什么新情况了,我就说吗,萧老板怎么可能是坏人呢?”

    季子强叹口气说:“萧博瀚那里到底是什么情况我还不清楚,不过这个影视城的项目啊,市里决定还是要继续做下去,这一点你尽管的放心好了,不会让你在新屏市全军覆没的。”

    “哎呀,真要是这样那就阿弥陀佛了,对了,季市长你已经恢复工作了,一定有办法解决我们的问题,你说说,现在怎么做。”

    季子强就说:“还能怎么做,当然是开工干活了。”

    “开工?这不会吧?萧博瀚的事情没有着落,我们怎么干?”

    “我不是说了吗?市里准备接管项目了,所以你们暂时先干着,我马上想办法筹集资金,这样两不耽误。”

    祝老板却有点迟疑起来,他想了想说:“我不能再往里面垫资了,我要看到钱才干活。”

    季子强最怕的也就是所有工程队来这一招,要说市里是能想办法弄点钱来,但问题是这会涉及到很多手续问题,还要上会研究,等这一套的手续走完,只怕没几个月是下不来,但昨天和今天季子强已经听到了王书记和李云中的暗示,所以就必须抢时间再次的启动影视城项目了,这已经耽误了大半个月,在等几个月,那工期也是肯定要受影响。<>

    季子强心里急,但面子上却装着很平定的说:“也行吧,我们市里会研究并调集资金进来的,不过这个周期你也知道,可能是比较缓慢,政府工作吗,效率是比不上你们私营企业,反正你自己选择,一个是在垫资一点,先让工人动起来,一个是继续让工人休息,等我们资金到位,你自己看着办。”

    这祝老板就遇上麻烦了,要说他,他肯定是想赶快让工人动起来,现在工人天天的闲逛,惹事生非不说,关键你还得给适当的生活费啊,不然他们早就散伙了,但让他们干吧,那工资就高得多了,自己又的往里面垫钱,这两个他都不想。

    可是除了这两种方式,他也没有第三条路走,总不能不做这个项目了吧?所以季子强的一番话让他一下发起了愁。

    季子强见他好一会没有有说出个所以然来,自己便说:“要不这样,你先带人干着,最多一月,短了也许就一两周的时间,你们的问题肯定市里解决,这样即不耽误工期,也能让工人有事干,你看怎么样啊?”

    祝老板想了好一会,也实在是想不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最后也只能按季子强说的先那样搞了,毕竟季子强恢复了工作,对他来说也是一种鼓舞,事情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祝老板的一带头,这工地上就有了变化,下面那些小工头们在得到了消息之后,也都不甘落后的动了起来,这些人都是资本家啊,他们才不愿意看着民工天天晒着太阳闲逛着,最后每天还要问你要钱,所以他们宁愿稍微多垫资一点钱,也要让工人做起来。

    季子强再也没有自己开着江可蕊的那辆红色雅阁到飞燕湖工地去了,但他却派上了众多的部门领导不断的前往工地,给工地所有的施工者一个清晰的信号,看来新屏市确实要接管影视城项目。

    这样的信息不仅带给了影视城工地的包公头们,还带给了在季子强复出之后一直深居简出的冀良青,他很奇怪季子强现在的举动,据他从季副书记那里得到了消息,连季副书记都不能确定萧博瀚的事情结果,那么季子强却敢如此大张旗鼓的搞起了影视城的项目,而且他这架势还有想要新屏市直接接管项目的样子。

    这事情是很重大的,但季子强已没有给她汇报,二没有要求召开常委会商议,他就敢如此的做,他凭什么?他依仗的是什么?

    对这一点,冀良青在办公室坐了好长的时间,还是没有完全的想通,当然,他有几个分析,一个是有可能省里的主要领导能帮着季子强把冻结在银行的萧博瀚的资金解冻,如果是这样的话,季子强现在的行为也就不足为怪了,有了钱,他当然就不用真的把项目接到市里,看来季子强在摆**阵。

    本书来自//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