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这事情能不能成,季副书记还需要做最后的一个考证,那就是开完会之后,一定要和黄副部长联系一下,从他哪里打听打听萧博瀚的事情,要是萧博瀚确定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自己所有的想法也只能就此打住,这是一个前提,也是一个关键点。

    所以在会议结束的时候,已经基本上确定了恢复季子强的市长职务的决定,王封蕴就对纪检委的书记说:“明天请通知新屏市,让季子强尽快到岗展开工作。”

    纪检委的书记连连点头,当初季子强的工作是常委会决定暂停的,但却是以纪检委的名誉发出的决定,自己解铃还需系铃人,恢复工作也就由他们来执行了。

    下午6点多才结束会议,王封蕴匆匆到楼下机关食堂要了一碗热汤面,面还没有下好,王封蕴就低头走进了机关食堂的小餐厅,却发现叶眉也在小餐厅坐着,准备吃饭,王封蕴很奇怪的说:“你也不回家了,怎么在这吃饭。”

    叶眉一面站起来客气的招呼,一面说:“我晚上还有一个事情要处理,所以就凑合着在这先吃点,书记也不回家?”

    王封蕴摇摇头说:“我和你一样啊,孤家寡人一个,回去也是冰锅冷灶的。”

    叶眉就说:“那书记怎么不把嫂子接过来一起住?”

    王封蕴一愣,神情黯然了下来,缓缓的说:“她走了几年了。”

    叶眉也一下就明白了什么意思,她呆呆的愣了一会,才说:“不好意思啊书记,我不知道这事。”

    王封蕴苦笑了一下说:“这没什么的,我也习惯了,不过你要给我保密啊,当初她走的时候,北江省谁我都没有告诉,你是第一个知道情况的。”

    叶眉有点震惊,原来王书记的爱人是在他北江省书记的任上去世的,他都没有惊动一个人,连办公厅都不知道,这需要何等的坚强啊。<>

    “不过现在也习惯了,真的,当时我都觉得我会缓不过来的,但人啊,有时候就是这样,没有发生的时候想的太多,真正到了那一刻,挺一挺,也就挺过来了。”

    叶眉也是有很深的体会的,

    丈夫刚走的时候,叶眉陷入无尽的悲伤,无法自拔,悲伤把她掩埋,她知道这样是不行的,生活还得继续,为了孩子,为了自己,为了工作,她都应该尽快坚强起来,可实际情况是,叶眉每天都无法停止对他的想念。生活里的点点滴滴都会触动她对他的回忆,她越想压抑自己的念头,越是感到痛苦。

    那段时间里,叶眉失去了对生活的所有兴致,不想说话、无心工作、常常有想哭的冲动,总是走神。

    虽然现在王书记说的轻描淡写的,但实际上,他一定饱受了巨大的伤痛,这种感觉是外人无法体会,也不可能想象的,叶眉歉疚似看看王书记,说:“我理解,我也有个这样的经历。”

    王封蕴看着眼圈红红的叶眉,似乎是在琢磨她脸部神情的每一点细微变化,好一会才说:“同是天涯沦落人啊,算了,不说这些了。”

    这时候叶眉的面已经来了,但叶眉说什么也不吃,一定要王封蕴先吃,王封蕴深深的看了叶眉一眼,什么话都没说,很快的把一碗面吃了个干干净净,然后他没有离开,又等着自己的面来了,看着叶眉优雅的吃了起来。

    叶眉几乎有点不好意思了,说:“书记,你吃完了先忙吧。”

    王封蕴摇摇头说:“你不要急,慢慢吃,我陪你吃完了离开。”

    叶眉就有点不好意思了,让一个省委書記陪着自己吃饭,确实有点过了,但不管她怎么说,王封蕴就是不离开,后来王封蕴还说:“你这个叶眉,我为什么就不能等你吃完再离开,这里可是公共场所。”

    叶眉也只好笑笑,低头吃起了饭,不过在偶然的抬头中,她还是能看到王封蕴有点痴痴的目光。<>。。。。

    在新屏市的一个不太奢华的饭店里,季子强也正在吃饭,他的对面是大宇县的县长凤梦涵,她脸通红通红,她喜欢这样的场景,也喜欢这样的浪漫,在好多天没有见到季子强时候,凤梦涵还是鼓足了勇气,给季子强去了个电话,说自己刚回到市里,想和他见见。

    凤梦涵一直都对季子强很担心的,怕他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她认为自己有责任来安慰一下他,两人在那个荒山的特殊环境中,他给予她的一切也随着环境的改变而改变了,他又回到正常的生活,回到正常的思维,必定也就回到了正常的生活轨道,回到了他自己女人的身边。

    可是自己呢,自己是不是也能忘记那段纠葛?他爱自己吗?在那荒山里,或许他曾爱过她,但那种爱只是一瞬间的爱,只是一种死亡降临前一闪亮的爱。他真正爱的人永恒持久爱的人并不是她凤梦涵吧。既然,他对她那一纵即逝的爱已结束,她还能要求他什么呢?

    她想,她是不能要求他更多地给予她了。

    这么想,凤梦涵心里便隐隐地痛,她发现,在荒山的那些日夜里,她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这个男人。她甚至想,她向他提出那个激~情的要求时,应该就是一种爱的施放,于是,以后的这些天,她总在回想那段日子,回想他给予她的勇气,给予她的坚强,回想他给予她的关心,给予她的呵护。当然,她也一遍遍地回想他给予她那男人的力量,猛烈的冲击,给予她那撕心的痛,那慾仙慾死的欢畅。

    她很想很想,地球就在那一刻停止转动,所有的计时器都在那一刻戛然而止,那么,他和她便永远永远在一起,她就永远永远沉浸在他给予她的欢悦里。

    她知道,这是不现实的,地球还会转,所有的计时器不可能不移动,本不是她的也不可能是她的。她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

    但是她还是想见他,毕竟,他们走过了一段生与死,毕竟,她也是他的女人,且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现在见到了季子强,还算不错,季子强的脸上一直挂着随和的微笑,就像见到每一个人一样,他看着她那笑,那标准的礼貌的笑。

    凤梦涵就问他:“你最近怎么样,过的还好吗?”

    季子强回答:“还行,你要明白,我不是随便什么事情都能压垮的。”

    凤梦涵笑着说:“看样子恢复得不错。”

    季子强说:“还好吧,感谢你来看我,不过我更想了解一下你们最近的工作,说说,最近怎么样?”

    说到了工作的时候,凤梦涵却表情有点黯然,她本来不想给季子强说的很详细的,但她除了可以和季子强说说,其他的人她有不能去倾述,她说:“最近工作上到没什么,可是我总感觉有点不对。”

    “奥,说说,你感觉到了什么?”

    “你最近也看电视了,上面对大宇县和张光明的宣传有点太过了,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还有啊,昨天冀良青的秘书陪同季副书记的儿子到了我们大宇县,好像很神秘的样子,张光明陪了一整天,然后又找来了很多矿老板,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对我也是防备的严严实实的。”

    季子强一边听,一边点头,一边注视着她脸上的表情。他不但要从她的谈话中得到他想要了解的东西,还想明白她真实的感受,他说:“那么你在担心什么?

    凤梦涵犹豫着说:“我不知道我在担心什么,但总有一种很不寻常的感觉,总觉得他们会弄出什么事情,后来我给那几个矿老板也去了电话,我不好明着问,可是还能感觉他们遮遮掩掩的那种味道,这太奇怪了。”

    季子强就邹起了眉头,不错,这事情是很奇怪,以季大公子那样的人,他从来都是好高骛远的,他怎么会想到去一个穷山僻壤的大宇县,他跑到大宇县去做什么?

    “看来啊,梦涵同志,你们大宇县是有点不太平静了,说个私心话吧,我这件事出了之后,你们书记张光明好像也是很冷漠的,就来过一个不腥不素的电话,当然,我并不是要求别人对我来安慰,或者关心,我还没有脆弱到那个地步,但张光明这样做,就有点让人意外。”

    “可不是吗?你没见冀书记去了那次,他张光明都成什么样子了,比迎接一个省长的到来都要殷勤,最近他跑过几次市里,据说都是来看望冀良青的,难道他真的那么忙,连看看你都没时间,我不好来那是因为。。。。。那是有原因的,他不一样啊。”

    季子强当然知道凤梦涵不来看往自己是什么原因,她怕见到江可蕊,她也想和自己在感情上有个切割,其实这也是自己希望的,但张光明就完全不一样了,既然你能来看冀良青,难道就不能来和我聊聊,这样看来,季副书记的大公子找上张光明也就不足为奇了,因为在他们之间,有一个共同的纽带,那就是冀良青,看来啊,张光明已经在第一时间投靠到冀良青的麾下了。

    季子强摇摇头,叹口气,有时候真的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