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李云中点头,沉吟着说:“书记你说的一点没错,我也知道,就拿省里高层来说,到现在还是一个四分五裂的局面,这会潜移默化的影响到下面干部的认识和工作方式,但这个问题又是很难解决的事情。”

    “是的,我赞同你的看法,所以啊云中同志,以后我们两人还是要加强沟通啊,至少我们代表着北江省的主流。”

    李云中也点头同意,确实是这样,如果自己早一点认识到这个问题,早一点放弃自己的一些想法,今天的北江不至于如此不堪。

    两人在交流了很长时间之后,也慢慢的有了一个统一的思想。

    后来王封蕴说:“云中同志,这次我到北京还解决了另一个问题,新屏市冻结的萧博瀚的资产,很快就能解冻了。”

    “奥,这很好啊,没想到季子强这个想法还真的变成了现实。”

    王封蕴点头说:“是啊,不过项目还是让对方来做,我想和你商量一下季子强的问题。”

    李云中很敏感的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听书记的意思,是不是萧博瀚的事情有了转机。”

    王封蕴静静的点点头:“总理没有明说,但我已经觉得事情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复杂一点,但这个复杂应该是往好的方面在发展,否则怎么可能让他们在下一步继续开发影视城呢?”

    李云中仰起头来,把头完全的靠在了沙发后背上,思考着说:“要是如此的话,我们就可以马上恢复季子强的工作了,在会上有这个理由我想就足够了,谁也无法来驳斥。”

    王封蕴却笑着摇摇头说:“我到不这样想,云中啊,这个萧博瀚的事情也只能算是我们的一个推测,做不得数的,我看在季子强的恢复工作上,这事情就暂时不要提。”

    “不提?那……”李云中就看到了王封蕴的微笑了,他想了想,也微微的露出了笑容。

    在省委大院的一个树木环绕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办公楼,很小,小的都有点似乎派不上用场了,但就在这个小楼里,却有一个会议室,这个会议室被王封蕴他们几个人称之为小二楼会议室,但被省委的其他干部称之为“常委会议室”。

    应该说,在整幢省委大楼里,它的地位,从理论上来说,应该说是“至高无上”的,常委们在接到了通知之后,就不约而同地在等待着这个开会通知,在家的成员很多,所以今天的会议人还是比较齐的,很快的,他们就看到了王封蕴和李云中两人一起走进了会议室,,由于连续好多天的时间没有得到充分休息,王封蕴的眼圈有一点发黑。

    几个常委都很客气的和他招呼了一声,还有人说王书记应该好好休息一下,王封蕴也客气的回应了两句,就在会议桌的端头坐了下来。

    没等公务员把水倒好,王封蕴就讲话了:“同志们,我来传达一下此次进京面见总理的情况,也传达一下总理对我们工作的要求和希望……总理同时又非常严肃地批评了我,他说北江省的问题,的确需要认真总结教训,他说他完全相信北江省一班人能够解决好以省钢为突破口的特大型国有企业的改造问题,让北江省的工作再上一个台阶……”

    王封蕴在向常委们简单报告了此次北京之行的过程以后,单刀直入,先把所有人最关心的那个结果做了宣示,这时,“小二楼”会议室里静得简直可以听到大头针落地的声音。

    正在做记录的组织部谢部长这时停下了笔,似乎分心了,走了一下神,但很快又控制住了自己的注意力,接着埋下头去继续记录王封蕴的讲话。

    王封蕴继续的说:“……总理认为,当前解决省钢的问题,重要的有三点。一个是人的问题,也就是领导班子问题;一个是调整产业结构问题;第三,就是要有灵活的思路。他还问了一下我们去年搞的农业产业化试点的情况……”

    在讲完了这些问题之后,王封蕴请大家都讨论了一下,各自都提出了一些自己的看法,这个时候大家还是活跃的,叶眉也做了很详细的一个发言,对省钢的重组和搬迁,作为北江市的市委书记,叶眉比别人更迫切,因为那些都是在她管辖的地盘上,对这个工作,她有责无旁贷的义务。

    等所有人都谈完了自己的看法之后,李云中和王封蕴有坐了一个概括性的总结,希望每一个在座的常委,在下一步省钢的洽谈,搬迁过程中,都能够发挥积极作用。

    这个话题谈完,大部分人认为今天的会议就要结束了,可是王封蕴话题一转,却滑倒了新屏市的工作上面,说到了新屏市的工作不能停顿,同时王封蕴还说:“对于新屏市的问题我看不能按常规的方式来处理,特别是新屏市的市长季子强同志,我认为鉴于目前新屏市的工作情况,提议恢复季子强同志的市长工作,今天就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这个提议却迎来了一阵短暂的沉默,很多人没有想到王封蕴说出了这个事情,连叶眉都有点意外的,因为上次她和季子强也谈到了这个问题,季子强也说时机不是很成熟,贸然的给她恢复工作恐怕会带来不利的状况出现,但现在王封蕴却主动的提了出来,叶眉就有点犹豫。

    也不是他一个人有犹豫,其他不管是隶属于谁的常委,他们都要好好的考虑一下这个问题,但李云中却没有给大家太多的考虑时间,他说:“我也同意封蕴同志的这个建议,不管怎么说,萧博瀚的事情到今天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结果,我们不能因为这件事情就让一个市长整天无所事事,我支持这个提议。”

    本来季副书记还在担心,会不会这次王封蕴到北京听到了什么关于萧博瀚的情况,现在见李云中如此说,季副书记就明白了,王封蕴还是没有听到什么,那么他应该是忍不住了,活着不是他忍不住,是季子强忍不住了,据说前段时间季子强到过一次省城,特意的见了王封蕴一面,现在看来,季子强是来抱怨的,是来请求恢复工作的。

    要是这样的话,自己当然要反对了。

    季副书记在李云中的话一说完,就接上了发言,说:“书记,省长啊,我理解你们两人的好意,你们也吃出于对同志的关心,但是我人为,在萧博瀚的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季子强同志的工作还是以维持目前状态为好,不管怎么说,季子强同志还是有些问题的。”

    王封蕴刚要说话,李云中就反驳了一句:“那要是萧博瀚三两年都没有搞清楚,新屏市就这样三两年没市长?这说不过去吧?”

    “怎么会没有市长?还有很多的副职都在,冀良青同志也可以代管,也或者我们现在可以委派一个市长下去。”季副书记并不太在乎李云中,所以说话的口气一点都不软。

    李云中正要说话,王封蕴却摆摆手说:“嗯,季书记的话也有道理,但我想啊,不管用何种方式来处理,都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季子强到底有什么问题,如果这个事情没有说清楚,我们这样做就不妥,总不能莫名其妙的就把一个市长免掉吧。”

    由于李云中的发言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所以几个跟他走的近一点的常委就也表明了赞同王书记和李省长的态度,叶眉看着这个局面,虽然她也记得季子强前些天给她说过的话,但现在自己总不能和王书记,李省长唱反调吧,人家都是为了季子强,自己在怎么说也只能赞同了。

    所以叶眉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我觉得目前恢复季子强同志的工作是恰当的,既然我们暂时拿不出他违法乱纪的证据,那就只能先恢复工作,如果有一天查明了他确实有问题,我们还是可以按组织的程序免去他的职务,现在这样做只是个临时性的处理,不能长久如此。”

    从整个常委的分布情况来看,王书记和李云中肯定是具有绝对的实力,而谢部长作为季副书记的中坚力量,但在季子强的这个问题上,他却显得很摇摆,他也很为难,一面是季副书记这个多年的老搭档,一面是乐世祥这个女婿季子强,所以他只好沉默了。

    在如此次实力明显差异下,季副书记也很快做出了撤退,他最后笑着说:“好吧,好吧,我少数服从多数,但我还是要声明一下,我保留自己的意见。”

    其实作为季副书记来言,他的反对本来也是无力的,他也需要一次这样无力的反对以彰显他的观点,但仅仅如此,他并没有真的想要阻止这个决议,为什么要阻止呢?现在王封蕴和李云中正在往自己最希望发展的方向在移动,那自己当然是愿意的。<=":"><="="/js/"></><="age">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js/"></><="nfx">读权谋:升迁有道,请记好我们的地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