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一谈就是两个小时过去了,看着总理略显疲惫的神情,王封蕴感觉到今天谈的也不少了,总理也该休息一下,自己也要回去稍微准备一下,天亮之后还要和发改委的同志一起商议会见外国钢铁总裁的事宜。

    王封蕴在汇报完之后,说:“总理,我的汇报基本就是这些,总理还有什么指示。”

    “我该说的也都说够,后面就看你们自己的努力了。你呢?封蕴同志,还有什么需要中央支持的地方吗?”

    王封蕴刚要说没有了,却突然的想到了新屏市萧博瀚被冻结的那十多亿资产了,他就想让总理帮着协调一下,看能不能把这笔钱盘活,但看看时间也太晚,总理已经很劳累,王封蕴略微的一迟疑,就摇摇头说:“我没有什么了。”

    总理杨了杨眉,说:“怎么,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啊,有就说,今天就是解决你们北江省问题的,不要过后了你后悔啊。”

    王封蕴见总理看出了自己的心思,也就不再回避了,说:“确实还说有一点小问题想让总理帮着协调一下。”

    总理就笑了,说:“能让封蕴同志你忧心忡忡的事情,恐怕也不是小问题呦,说出来看看。”

    王封蕴就把新屏市萧博瀚的事情说了,还说道了新屏市的市长季子强想要继续启动影视城项目的想法,最后说:“我就想问问,看能不能解冻这笔资金?”

    总理脸色就沉了下来,似乎在考虑着什么问题,王封蕴也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口,深怕自己的这个要求给总理带来不快。

    这样过了还一会,总理才说:“好吧,这件事情迟早总要解决的,至于这笔钱,很快就会解冻,另外啊,也不用你们那个市长负责这个项目,对方的人马上会到新屏市去继续项目的开发的。”

    王封蕴就有点吃惊起来,这是什么意思,莫非萧博瀚的事情已经出现了转机,他就接了一句话:“总理,你知道这件事情啊,那么这个萧博瀚到底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总理摇摇头说:“什么情况暂时还不确定,但这笔资金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所以我们不能继续冻结。”

    王封蕴又是一愣,他不大相信的喃喃自语:“连总理都不知道情况?”

    总理笑了笑说:“不是我不知道,只是现在很多事情还不好说,只能拭目以待,最后的走向到底怎么样,很难预测,不过封蕴同志,你为什么这么注重他的状况?”

    王封蕴斟酌字句的说:“因为这个人牵扯到我们新屏市的另一个同志的处理方式,我们吃不准啊。”

    总理浓眉一杨:“你说的这个人应该是新屏市的市长季子强吧?”

    王封蕴很吃诧异:“总理,你,你也知道这样的一个人,这有点太出人意料了,你怎么会知道他?”

    总理饶有兴致的看着王封蕴那错愕的表情,哈哈哈的朗声大笑,说:“很奇怪是吗?那就告诉你得了,前几天我看到了一份新华社的内参,这是一个叫谢亮的记者特发的,在这个报道中很详细的记述了新屏市那件事情的经过和结果。”

    王封蕴这也就一下明白了,这他也是知道的,在全国各地都有新华社的驻外分社,这里的记者就像过去的御史大夫一样,他们是能够直接发内参报道的,他们把在地方上看到了一切情况,都直接送到了中央首长的案头,这些就是为什么首长们能随时掌握各地的情况的一个因素。其实这个内参还有个名字,叫“国内动态清样”————这也就是传说中的大内密参。

    当然了,你绝不要把内参当成参考消息什么的看待,那个报刊除了中央首长,一般人是看不到的。

    总理又说:“这个叫谢亮的记者啊,是亲自到新屏市去调研了一周才写出的这个内参,从文章里我却感到,这个新屏市的季市长,在关键时刻,置个人安危于身外,只身闯进别墅谈判,力劝对方放下武器,和警方配合,避免流血事件。这种在紧急关头奋不顾身赴危的行动,体现了一个党员干部无私无畏的坦荡胸襟和大义凛然的英勇气概!这有何错?又谓何罪?”

    王封蕴就眼神一亮,他没有想到总理竟然会如此看待这个问题,这就给季子强带来了一个微妙的转机。

    王封蕴难以掩饰自己的表情说:“这么说总理认为这个市长还能继续使用?”

    总理一眼看穿了王封蕴的想法,不过他淡然一笑说:“你错了,我只是看了一篇报道而已,可以说对事情的来龙去脉也不是很清楚,也不全面,也很抽象,至于你们省里怎么处理这件事情,我绝不干涉,刚才我们的对话也仅限于一般性的议论,绝没有指导和建议的意思在里面,所以你不能拿我今天说的话做什么依据。”

    王封蕴点头说:“当然,我理解总理的严谨处事方式,我们会认真的研究这件事情,对我来说,我是很欣赏这个年轻的市长的,他要是因为这件事情毁了,真是我们党,我们国家的一个损失。”

    总理一下愣住了,王封蕴的话让他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也有点难以置信,王封蕴是什么人他太熟悉了,在自己认识王封蕴的这些年里,从来都没有听他对一个人有过如此高的评价,但他现在却对一个年轻人说出了这样的赞誉,可想而知,这个年轻人确实是非比寻常的一个干部了。

    总理看着王封蕴,凝视了好一会,才说:“假以时日,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王封蕴离开了中南海,这时候的夜还是很浓,他的车再一次的路过了天安門广场,天安門城楼彩灯闪烁,把整个城楼的棱角边线全部亮化,毛爺爺肖像在灯光的衬托下更加光辉动人!

    王封蕴让车又一次的绕着天安門广场转了一圈,他心想,这次和总理的见面自己收获颇丰,假如今天谈的好,那省钢的事情就能完全的解决掉了,啃掉这块硬骨头可是真不容易啊。

    在一个,季子强的事情自己也该有动作了,要让北江省快速发展,就必须扫清所有的阻碍,而季子强就是一个别有用心的人给自己设置的一个陷阱诱饵,那么自己有必要跳到陷阱里

    去一次的,不然太不给人家面子了……

    几天之后的一个下午,波音757客机在平坦的北江省机场降落了,不一会儿,王封蕴在来接机的一行人陪同下,乘坐由四辆奥迪车组成的车队,缓缓驶出机场大门,王封蕴一上车就吩咐张秘书:“告诉秘书长,通知在家的常委领导,一个小时后过来开常委会。李云中省长要特别的通知一下,请他务必提前过来一趟,我要和他单独先谈谈。”

    张秘书犹豫了一下,问道:“您是不是先休息一下……哪怕休息个一两小时,稍稍躺一会儿。”

    王封蕴只是简单的说:“快通知。”

    张秘书就不敢在多说什么了。

    王封蕴回到了北江省城自己的办公室,他在第一时间请来了李云中省长,他要和他预先的通报一下这次去首都的情况,还要和他商议一下对季子强的恢复工作的想法。

    两人在王封蕴的办公室见了面,稍作寒暄之后,王封蕴就把话题转入都了这次上北京的正题上,王封蕴给李云中介绍了自己面见总理之后谈论的几个问题,说自己已经和那个国际钢铁公司的总裁见了面,双方洽谈的还算顺利,下一步对方可能会组织一个考察团到被将来考察省钢以及北江的很多铁石矿山,最后王封蕴还是说了总理对北江省的要求,他告诉李云中,中央政府对北江省是有一点看法的,对北江省目前落后的局面是很不满意的。

    李云中默默的抽了一口烟,从王封蕴离开北江省的那一刻起,李云中心中也一直都是坎坷不安的,北江省发展到今天看起来是有不小的进步,但相比于其他那些省份,这样的进步算不得什么,全国都在突飞猛进,作为北江省的政府首长,他是感到责任重大,也感到有点惭愧,这些年北江省的内耗太多,已经影响到了整个北江省的健康发展,而这些内耗之中,自己难道就没有一点问题吗?

    对这一点,李云中是不能否认的,自己其实也在很多时候身不由己的参与了进去。

    沉默了一会,李云中凝重的说:“看来啊,我们两人都不称职啊,北江省在全国的排名一直不能提升,还有不断下降的趋势,这很让人心疼,我看有必要召开一个会议,我来检讨一下自己的错误。”

    李云中说的痛心疾首,这完全不是假惺惺的故作姿态,他是真的感到心里愧疚。

    王封蕴也很理解李云中的心情,叹口气说:“这不能全部怪你,我也是有责任的,现在我们再也不能找寻那些客观条件的借口了,不错,我们是有很多理由,也有很多和南方发达省份相比绝对劣势的地理条件,但这些都不是我们的理由,我不主张你在会上做什么检讨,哪有用吗?现在我们北江省缺乏的是一种整体向上的氛围的环境,克服了这一点,其他什么都好办。”<=":"><="="/js/"></><="age">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js/"></><="nfx">读权谋:升迁有道,请记好我们的地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