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个情况让季子强有个模糊的感觉,会不会是嫌疑犯得到了这面的消息,如果是,那这个漏消息的人会是谁,他就对郭局长说:“老郭,这次行动你们局有多少人知道,那个枪械库的管理员叫什么来着的,她会不会知道。品 书 网 ”

    郭局长也很有同感的说:“你意思还是认为我们内部有只是很奇怪,这次任务局里没人知道,包括你说的哪个管理员,她也不知道,也许这次抓捕失败会不会就是个巧合。”

    季子强也不敢肯定,但他总觉得此事有点问题,为什么早不走,晚不走,我们人去的当天就走,上次的杀人也是抢在我去的前几分钟,这两次都是巧合吗。

    他不这样看,但一切没有任何证据,光怀疑是没有用的,再一个,怀疑的对象现在都无法圈定。

    季子强一面在院中走着,一面对电话里的郭局长说:“不要气馁,对手是狡猾的,我们也要静下心来,你不用有心理负担,上面有什么问题,我来对付。”、

    郭局长显然很是感动,季子强没有其他领导那样的推诿责任和抢功买好的恶习,这对一个在他手下配合的人来说,是最为难得。

    挂断了郭局长的电话以后,季子强徘徊在政府的大院中,这个案件的很多问题都让他疑惑不解,他必须集中精力的好好想想,暂时放弃每日每夜对华悦莲的牵挂了。

    就在季子强仰望天空漫步在县政府大院想问题的时候,还有一个人也在绞尽脑汁的思考着下一步的行动,这人就是北山煤矿的老板范晓斌,他正在酒店一个豪华的房间里,他邪魅的眼眸中满是焦急和不安,坐在床上的是他最喜欢的小姐艾玛,但看到他这样的眼神也不敢说话。

    公安局对他的监视他早就知道,公安局对他的保安蒋林志的追捕他也清楚,他有时候也想过逃跑,但矿山每天那白花花的钞票他又舍不得,他盘算来盘算去,现在公安局还没有他任何的证据,只要是抓不住蒋林志,自己就没什么危险,更何况,他还有一个大靠山。

    不过这样的监视也让他头疼,过去风花雪月的日子现在都收敛了,老实了很多天,今天想找艾玛玩下,也是费尽了心机,总算此刻在这相会了,但心里的烦恼让他始终难以兴奋起来。

    艾玛大着胆子用吐气如兰的樱唇轻轻的吻了他一下说:“斌哥,今天烦什么呢人家坐了这么久你也不理我。”

    范晓斌叹息了一声,用手摸着艾玛的冰雪般白皙、凝乳般光洁的腿说:“哥哥最近闹心啊,麻烦多了点,不过今天见到宝贝你了,现在心情不错,好多了。”

    这个名字叫艾玛的小姐,其实并不是什么国外的人,纵然她皮肤白一点,说话有点嗲,就算她染了个金色头发,眼眶也描黑了很多,但怎么看还是一个中国人,而且还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

    有时候很多事情都让人想不通的,你是中国人就是中国人吗,何必要装出一幅狼狗的样子。

    艾玛穿的很少,上面就穿了件透视的短坎肩,下面也就是最多有一巴掌那么大的个小裤头,人很漂亮,妖气不小,她就挺着那颤抖的胸向范晓斌靠了过来。

    她见范晓斌情绪好了很多,也就胆子大了起来,问到:“是不是有人找你麻烦,以斌哥在洋河县的威风,什么人这样胆大。”

    范晓斌继续说:“一般人我当然不放在眼里,可这次是公安局郭局长和季县长在找麻烦,你说我不头疼行吗。”

    艾玛一听是公安局长和县长就楞了下才说:“那斌哥不会去拜访下县长啊,这个世道,那有打不开的门。”

    这话一下让范晓斌坐了起来,对啊,老子一直被他们盯的心虚,怎么把这茬给忘了,我就不相信他那么清,就是用钱砸,老子也要把他咂晕呼。

    想通了这个问题,他就全身放松下来了。

    一会的时间,范晓斌的火就从下面串了上来,他一把抱住她,狠狠的在她嘴唇上吻了一口。她闭着眼睛,舌头配和着他的缠绵,这个假外国女人也抱着他,吻他,他每一次跳都让她真实地感觉到他征服了自己,同时也让自己感觉到自己征服了他。

    接下来的情景就跟一般的欢爱没什么大的区别了:男的埋头苦干,女的娇婉承欢要勉强找区别,那就是艾玛的床声很特别,带点欧洲女人的口音,这或者就是专业和业余之间的区别了

    第二天,季子强正在办公室写东西,秘书小张来电话说北山煤矿老板范晓斌想见他,问见不见。

    季子强就纳闷了,他来见自己做什么,难道是来交代自己的问题,他不会不知道公安局对他的监视吧管他的,见见又何妨,季子强就对电话那头的小张说:“你带他过来吧。”

    过了几分钟,小张就把范晓斌引了进来,见季子强点了下头,小张就带上门出去了。

    季子强原来是见过范晓斌几次的,但都是在人多的时候,像这样单独相处好像还没有过,范晓斌进来就说:“季县长啊,久仰久仰,你的大名我是如雷惯耳,只是你忙,一直没拜访你,原谅,原谅。”

    季子强懒得和他客套就直接问:“你范老板今天来有什么事吗。”

    范晓斌嘿嘿的笑下说:“想给季县长汇报汇报工作,你来这么久了还没到我那矿上去视察过,今天我自己来汇报。”

    季子强知道他和那起案件肯定有关联,就不怎么想和他绕太多弯子,直接说:“我最近也很忙,再说了,你那工矿企业也不在我的口上管,汇报就不用了吧”。

    范晓斌就说:“虽然我的企业不归你分管,但我早想结识一下季县长了。”

    季子强打个哈哈说:“我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让范老板如此费心。”

    范晓斌说:“季县长,不瞒你说,我在社会上也跑了多年,就感觉你季县长很不一般,现在洋河县都在盛传你做过的那些为民,为公的好事。”

    季子强不在玩笑了,很严肃的说:“范老板就直说吧,今天大驾光临有什么事情”

    范晓斌碰了一鼻子的灰,这季子强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他有点怨气,但也早就知道今天季子强是不会给自己好脸色,他也不气恼,还是笑嘻嘻的坐那说:“我知道季县长忙,也就不多打扰你,今天来的唐突,我给县长买了个新包,也算个见面礼吧。哈哈,那我就告辞了。”

    说着话就把刚才他自己提的一个黑色皮包放到了季子强的办公桌上,准备离开。

    季子强见给自己送个包那一定有蹊跷,怎么可能莫名其妙给自己买个包,送礼也不是这样送的吧,就把他叫住说:“范老板,你等下,这个包你是什么意思,我包多的很,你这个就算了吧。”

    范晓斌转过头来神秘的一笑说:“季县长,包和包不一样,你仔细看好了。”

    季子强就随手拿起那黑包,感觉手上一沉,明白包是假,里面东西才是真的,就拉开了拉链,朝里面扫了一眼,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就见里面整整齐齐的好多叠的大票,足足有上56万元,他想马上退还给他,提着那包站了起来。

    范晓斌也在密切的注视着季子强的反应,见他站起来心里就是一惊,知道今天算是白忙活了,人家不收,自己还要赶快想办法解释这个钱的问题。

    正要开口,却见季子强又把包放在了桌上,人也坐了下去,望着包发起呆来,这一下范晓斌心里是一阵狂跳,看来有门,他就不再说话,满怀窃喜,悄悄退出办公室。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季子强痴呆的表情变成了贼贼的笑容,他自言自语道:“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不该叫范晓斌,你应该叫及时雨宋公明,我正愁这公安局的费用呢,你就把钱给送来了,好,不错。”

    带着坏坏的笑,他拿起了电话就给公安局的郭局长打了过去,让他过来一下。

    等郭局长来了以后他就把那个包打开,郭局长一见这样多的钱心里是疑惑不解,季子强就把刚才范晓斌来送钱的事给他讲了,郭局长听后也很吃惊,就问:“季县长,你打算怎么办,现在就把他叫过来退了吗。”

    季子强笑着摇摇头说:“退了,太便宜他了吧。”

    郭局长以为他还要用这事去收拾范晓斌,就问:“那你的意思是。”

    季子强没有正面回答:“你应该拿这钱先给农业局还掉你们借人家的,剩下的你就留在公安局,慢慢的都用在人家范老板身上,这不是一样的吗”。

    郭局长这才知道季子强原来动的这个歪脑筋,但也不无担忧的说:“这样只怕有点违反原则。万一将来他咬你一口,那你就麻烦大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