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王封蕴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说:“这样,我和李省长刚才还讨论过你的事情,我们准备让你恢复工作,现在的情况对你也是一个机会,萧博瀚的事情没有结论,你任然可以工作。”

    季子强很凝重的摇摇头说:“谢谢你们两位领导,但我是这样想的,正因为萧博瀚的事情没有定论,我才更不能恢复工作,在这扑朔迷離的状况,急于让我恢复工作是有很大的风险,也许有的人就是等着你们给我恢复工作。”

    王封蕴的心头一震,这也一直是自己担心的事情,自己的担心来源于两点,第一就是季副书记背后的影子,第二就是萧博瀚事情最终的走向,但想到一直这样让季子强闲置起来,自己于心不忍,就想冒点险,但现在季子强已经明确的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看来风险还是不小啊。

    李云中瞪了季子强一眼,自己今天好不容易才让王封蕴下定了决心,这小子却自己反倒劝阻起来,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啊,但细细的想一想,季子强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目前以静制动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王封蕴有感而发:“子强啊,我和李省长都是怕委屈你了。”

    季子强微微一笑说:“谢谢你们的厚爱,但现在时机确实很不成熟,不能授人以柄。”

    王封蕴和李云中都点点头,王封蕴挥挥手,让季子强离开了。

    季子强走后,办公室里剩下的王封蕴和李云中都在很长的一段时间没说话,他们的心中都在思考着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该怎么让季子强尽快的恢复工作,就如刚才季子强说的一样,现在是个机会。

    好一会,王书记才说:“云中,我考虑啊,可以分两步走,第一,最近我抽时间到北京去一趟,一个是活动一下这笔资金,在一个打探一下萧博瀚到底事情严重不严重,刚才季子强的话有道理,我们已经忍了这么长的时间,还是要稳住,不i要留给别人机会啊。”

    李云中也放下了心中对季子强的那份心情,就事论事的思考着说:“行,我看这样可以,要是萧博瀚的事情确实严重,那我们就要妥善处理季子强,要是事情没什么,就简单了。<>”

    “嗯,嗯,我也是这样想,就等最近地铁的事情忙过了,我抽时间上京城。”

    他们两人暂时就这样决定下来了。

    而季子强在离开了王封蕴的办公室,却没有马上返回新屏市去,他给叶眉去了一个电话,想要和叶眉见上一面。

    电话打通了,叶眉马上就答应了季子强,说自己下班就能见季子强,顺便的她也就让秘书订了一个包间,下午请季子强吃饭。

    季子强看看时间离下班还有一会,先去开了个房间,好好的休息了一下。

    这样到了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季子强就和叶眉在一个酒店的包间见面了,本来叶眉还想着自己是不是安慰一下季子强的情绪,没想到今天的季子强很满是精神,这也是肯定的,在见到了王书记和李云中之后,季子强知道了两位北江省的大佬一直还是这样的关心自己,他的心里当然是温暖的,有领导的理解和关怀,就算受点委屈也值当了,关键的问题还是,季子强这次感觉自己并没有委屈什么,说实在的,虽然事情是一个别人有计划的阴谋,但萧博瀚确实还是存在很大的问题,自己明明知道有问题,还要前去,那受点惩罚也理所当然。

    这也是最近几天季子强的心态有了一个根本的变化,他已经从最初的沮丧和郁闷中走了出来,变得能够接受现实,能够适应这个现状了。

    叶眉当然在心中感到了一种少有的轻松,这些天他没少为季子强担忧,怕她想不开,怕她自暴自弃,更怕他气坏了身子,现在看来,他还的状态还是不错的。

    叶眉一面看着菜单,一面瞅了瞅季子强,说:“不错,这才是我认识的季子强吗。”

    季子强就笑笑说:“我起初也以为我会伤心欲绝的,但后来这些天的适应中,我发觉人类的忍受能力还是不小呢。<>是不是我这人的神经麻木?”

    叶眉就哼了一声说:“有时候你真的够麻木了。”这话说的有带你曖~昧,也有点一语双关的味道,说出来之后,连叶眉都在脸上飞起了红云。

    这个样子就更加的富有风~韵,季子强有点看的痴痴的了,这张脸实在美丽得令人窒息,令人不敢逼视,再配上这样的躯体,世上实在很少有人能抗拒,就算是瞎子,也可以闻得到她身上散发出的那一缕缕甜香,也可以听得到她那销~魂~荡~魄的柔语,这已是男人无法抗拒的了。

    她的眼睛会说话,她的媚笑会说话,她的手,她的胸膛,她的腿……她身上每分每寸都会说话,她朣~体虽丰~满,肢摆动得却很特别,带种足以令大多数男人心跳的韵致。

    但是她身上最动人的地方,并不是她这张脸,也不是她的身材,而是她那种成~熟的风~韵。

    “看看看,看什么呢?都什么时候了,还贼心不死的。”叶眉嗔怪的瞪了季子强一眼。

    季子强笑嘻嘻的说:“你是百看不厌,这也好久都没见到你了,有时候真的很想你。”

    季子强的话给叶眉带来了少有的冲击,她感受到季子强对她的依恋的思念,也体会到这个相隔两地的牵挂和渴~望,她微红着脸,说:“谁知道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你这人啊,唉。”再说这些话的时候,叶眉有似乎变成了另外的一个模样了,她身上的和表情都有了些许的改变,像一个怀~春的少女一样,充满了柔~情蜜意。

    季子强伸出手来,握了握叶眉的手,说:“真的会想起你,想到我们在柳林市的时候,相比而言,那个时候才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光,纵然也有风波起伏,但我们却能在一起,那就是一种幸福。”

    叶眉也合上了菜单,有点缅怀起那过去的岁月,时光流失,转眼之间,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会议这走过的心路历程,叶眉也感慨万千。<>

    这顿饭他们吃的很温馨,整个饭桌上,两人也很少提及到到新屏市最近的麻烦,叶眉本来是想安慰一下季子强的,但现在看来,完全是没有必要了,季子强展现给她的完全是一种从容和稳定,根本都用不着自己在为他担心。

    、还是后来在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季子强自己说出了今天去见王书记的情况,也说出了王书记和李云中省长本来想要恢复自己工作的情况。

    叶眉在听完了季子强的述说之后,才颔首说:“是啊,你很有运气,其实我们都很有运气,我们遇上了真正的想要做事,而且体恤下属的好领导啊,现在你就放心的干好影视城项目吧,这里有什么情况,我会及时和你联系的。”

    “谢谢你,你也要多保重,感觉这次见你,你又瘦了许多。”

    叶眉长吁一口气说:“能不瘦吗,我们干的都是什么工作啊,社会上总是认为我们就是一伙吃喝玩乐的家伙,实际啊,哪一次吃好,玩好过?每天随时随地的都有很多麻烦的事情需要我们来处理啊。”

    季子强也深有同感,自己何尝不是如此。

    两人吃完了饭季子强把叶眉送到了她住的楼下,都有点舍不得分手,在车上他们坐了好一会,叶眉甚至想要挽留季子强,但终究最后难以张口,而季子强也是一样的,他在这次事情的巨变中,似乎一下子领悟到了很多生活的真谛,从心里说,他很想就此拥住叶眉,给与她温柔和激~情,也享受她的快乐和真情。

    但他决定不能这样做了,自己不能总是留给叶眉一些幻想和回忆,叶眉应该有自己的一份真实的生活,她还有条件,还来得及找到已然缺失的另一半,自己该放手了。

    季子强的眼中充满了爱怜,他很想摸一摸叶眉的头发,抱一抱叶眉豐~盈的身体,可是最后他忍住了,看着叶眉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自己。

    月光洒下,如轻纱般将万物覆盖。穿过树叶的缝隙,地面上点点的银光,拼凑出一幅幅美丽的图案。

    季子强看着叶眉那窗户中闪出的亮光,他带着难以名状的思绪在车上坐了很久很久。。。。。。

    季子强在回到新屏市之后,就完全的投入到了影视城的项目中去了,最近他开着江可蕊的车,每天都到工地上去,他向那些准备撤离的施工队做着动员,告诉他们,上面正在为这个项目运作,不会就这样成为一个烂尾工程,他不断的坚定着这些人的信心,特别是有几家施工队的老板,和季子强也是熟悉的,在季子强的努力下,这些工队就暂时没有离开,这就给整个影视城的施工队伍起到了一个稳定军心的作用。<=":"><="="/js/"></><="age">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js/"></><="nfx">读权谋:升迁有道,请记好我们的地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