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e="n;:#;">

    冀良青下车挨个的和他们都握手,应答着他们殷勤的问候,这个时候,冀良青却看到了张光明眼中闪烁着一种焦虑和渴求,是的,绝不会错,以冀良青的眼光,就算比这更加微妙的情绪他都能看的清清楚楚。品书网(;)

    冀良青心中暗自好笑,他知道张光明在忧愁什么,也明白现在的形式对自己多么的有利,人啊人,不怕你再有个性,现实都会磨灭掉你心中的那份狂热和坚韧的,你张光明也不例外啊,季子强的倒下,会让你惶惶恐恐,因为你怕接下来我对你展开的打击和清理,因为你过去跟季子强太紧,你自己都在担心自己的未来。

    张光明有点紧张的问候:“欢迎冀书记到大宇县来视察,我代表县委和政府的所有领导,也代表大宇县所有百姓,对冀书记你的到来表示诚挚的欢迎。”

    冀良青微微一笑,拍了拍张光明有点冰凉的手,说:“谢谢张书记啊,我也谈不上检查工作,就是来看看大家。”

    张光明连说:“冀书记客气了,你能来亲自指导我们的工作,真是很荣幸。”

    张光明不能不这样紧张,在这次冀良青对整个新屏市的巡视中,大宇县放到了最后一个,这实际上已经让张光明感到惴惴不安了,不管从大宇县在新屏市的名次,大小,经济状况,以及整个排名地位,地理环境来讲,这次冀良青的视察怎么也不能就把大宇县放到最后一个,前些天冀良青从大宇县还路过了一次,他都没有停车,这也说明了一些问题了。

    冀良青任然没有忘怀掉自己和小魏抢夺县委书记的那段纠葛,他更忘不掉自己是季子强的铁杆羽翼,季子强彻彻底底的到了,冀良青又怎么能放掉自己,自己刚刚想要一展抱负,刚刚获得了对大宇县的控制和管理,却又将要一下子从顶点跌落下来了。

    冀良青哈哈大笑,说:“张光明啊张光明,你这样会捧杀我的。”

    冀良青放开了张光明的手,凤梦涵就赶忙伸出手来,说:“欢迎书记到来。”

    冀良青点点头,对这个凤梦涵,他是有另外的一种心态的,这个人算起来也跟的季子强很紧,但自己绝对要区别对待,因为凤梦涵的老爹可是自己的战友,从这一点上来讲,总好像有一种不同于一般人的感情在,所以自己是可以原谅凤梦涵的,只要以后她跟上自己的步点,一切都可以重来。

    不过回过头来想一想,季子强倒了,凤梦涵不跟上自己,她还能做什么呢?何况还是个女孩子,这样的人一点都不会对自己产生什么威胁。

    冀良青只是轻轻的握了一下凤梦涵的手,说:“不要太辛苦了,多回家看看你爹。”

    凤梦涵点点头,她也不想,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凤梦涵的心情最近一直都很压抑,季子强让她有太多的牵挂,但现在自己反而在季子强最需要自己的时候无法给与他一点点的安慰,自己想回去看他,想让他躺在自己的怀里忘记一切,但他不上班,每天都在家里窝着,自己却怕到他家里去。

    现在冀良青有来了,这显然就是来宣誓主权和胜利的,自己还必须讨好和应付他,因为除此之外,自己实在也不能做其他的什么。

    冀良青点点头,就着另外一个县上把自己送过地界的干部摆摆手说:“好了,你们都回去吧,给你们说的话都要记住了,好好干,争取年底我为你们开庆功大会。”

    那些个领导都低头哈腰的一面后退,一面招着手,很有一副不忍离去的模样。

    这面冀良青等人都重新的坐上了车,上车的时候,冀良青特意的对凤梦涵说:“凤县长,你坐过来吧。”

    凤梦涵犹豫一下,还是在众人嫉妒的眼光中坐上了冀良青的01号小车,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一路往大宇县的县城而去。

    到了大宇的县城,冀良青发现大宇县的县城早就打扫的干干净净的,所有的摊位也都整整齐齐,就连街头巷尾也悬挂起了欢迎检查的大幅标语,整个大宇县城就像过年一样,这让冀良青不禁苦笑一声,对凤梦涵说:“梦涵啊,这可是有点过了,是不是你的主意啊?”

    凤梦涵脸一红,说:“我不敢贪功,这是张书记亲手抓的。”

    在前天接到冀良青要来的消息后,在县委工作会议上,张光明就提出了这个设想,他说一定要把这次的接待搞的轰轰烈烈的,让冀书记牢牢的记住大宇县的不同之处,当时凤梦涵是有点不以为然的,大宇县也不是第一次接待上级领导的检查了,过去季子强也来过几次的,你张光明为什么就没有郑重其事的搞一下,这次不就是季子强到了,你心里担心吗?为了你一个人的担心,让整个大宇县跟着你折腾,有意思吗?

    但凤梦涵的这句话却让冀良青眼皮跳动了几下,他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嘴里‘嗯’了一声,心中一动,如此说来,这个张光明现在已经是惶惶不可终日了?要是这样的话,或许自己应该改变一次策略了。

    凤梦涵看着冀良青沉吟不语的样子,就问了一句:“冀书记是不是觉得哪里不妥?”

    冀良青摇摇头说:“没有,都很好,对了梦涵啊,在大宇县还都习惯吗?”

    凤梦涵说:“还成,刚来的时候有点手足无措的,现在慢慢的也适应了。”

    “好啊,好啊,这就好啊,上次关于你到大宇县的问题,我还和季子强意见有过分歧,说真的,我可不想让你下来吃苦啊,一个女孩子,不需要这样的打拼,将来好好的找个老公,做个贤妻良母就罢了,唉,你该不会还对我有意见吧?”

    “怎么会呢?我理解冀书记对我的关爱之心,不过我可是不同意书记你的这个观点,现在男女平等,不能说女人就应该怎么怎么样。”

    冀良青一愣,哈哈的大笑起来,说:“看来我错了啊,这下到基层没多少天,你是作风泼辣了,好,赶明儿个我就调你到妇联去,专门维护妇女权益,怎么样?”

    凤梦涵也就笑了,面子上是在笑,可是冀良青那个让她做贤妻良母的话还是让她的心再一次的抽搐了一下,自己能做到那一步吗?恐怕很难了,季子强在自己的心里和身理上已经埋下了不可遗忘的种子,每当想到自己的未来和生活,自己总会把它和季子强连在一起,也不知道现在的季子强在做什么,他是不是还在痛苦?他身边有没有人在安慰他,劝导他,陪着他呢?自己多希望能够让她快乐起来啊。

    季子强快乐吗?一点都不快乐,最近这已经有一周的时间了,他每天都在家里呆着,他不想接受别人的邀请,就算是*,武平等人的邀请,他都婉言拒绝了,他知道自己的未来已经很危险了,这些人在这个时候任然不去回避的接近自己,他们不过是因为一种情感和义气,他们不愿意自己感受到门前冷落鞍马稀的落寞,但自己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牵连和危害到他们呢?

    自己假如离开了新屏市,自己假如收到处分或者更为严重的惩罚,他们却还要在新屏市里生活,工作,为了自己短暂的开心而让他们在以后受到冀良青更大的打击和排挤值得吗?当然不值得,所以不管这些人说什么,也不管他们使用起什么软硬兼施,威胁利诱的办法,季子强就是不出去,不出去就是不出去,他们也无可奈何。

    季子强这一周里几乎就成了家庭主妇,江可蕊每天还要上班,这带孩子,做饭什么的季子强都积极参与进来,当然了,老爹老妈是不会让季子强一个人忙的,再说了,指望他做出来的饭菜那也不是一般人能吃得下去的,可是他总是没有闲着。

    小雨到是很高兴,这小子一岁多了,牙也长了不少,闲着无事就在季子强的胳膊上磨牙,那劲挺大的,一点就不像自己咬妈妈的时候那样,每次咬妈妈,都会受到呵斥,但咬老爹,情况很好,他再疼也不会说什么,就像木头人一样,随便自己的在他身上磨牙。

    季子强不是不知道疼,但他觉得自己现在也只有这样的一个作用了,他无法上班,无法去发号施令,每天他都在想着办公室里的事情,他还想着已经干的红红火火的建材市场,想着已经暂停的,也很萧瑟的飞燕湖影视城项目,他能不心急,能不心焦吗?

    萧博瀚的消息一点都没有,他在新屏市的项目也因为突然的失去了主管人员而陷入停摆状态,有一天在一个下午,季子强坐上了江可蕊的小车,说出去兜兜风,但后来他还是让江可蕊把车开到了飞燕湖影视城的工地上,他看着那些残垣断壁,看着那挖的坑坑洼洼的地段,看着好多民工无所事事的在飞燕湖的荒野上闲逛着,季子强的心如刀绞,这是萧博瀚的项目,但包含了更多季子强的心血和希望。

    本书来自品&书#网//27/html<=":"><="="/js/"></><="age">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js/"></><="nfx">读权谋:升迁有道,请记好我们的地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