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到很让王书记诧异的,一个宦海沉浮多年的赫赫大员,会受到一个级别低下,年纪轻轻的市长的影响,这还是闻所未闻的一个稀奇事情。品书网

    看到王书记脸色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李云中自己也笑了,是的,这个话说出来谁能相信呢?只有自己知道,就在那次季子强为影视城争取项目的时候,他对自己说的那番话,让自己恍然中明白了很多道理啊。

    李云中还清晰记得季子强当时说:“我总是认为,官场的斗争只是一种手段,绝不是一种目的,为了完成自己正确的目标,我并不在乎其他的东西。”

    季子强的话让李云中有了一种更多的认识,它一下子颠覆了李云中多少年来对官场,对仕途的理解和洞悉,季子强用事实告诉了李云中,政治斗争不是人们说的那样玄妙,其实它也可以很简单,但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不能有私心。

    所以李云中在这个时候又把季子强当时的话给王书记重复了一遍,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给王书记带来了同样的震撼,他总算彻底的明白了,为什么连一个像李云中这样的高级领导都会为了季子强而放下隔阂,放下了架子和自己谋求一种精诚合作。

    这就是季子强所带给别人的人格魅力,他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份低下,就畏畏缩缩,也没有因为对方是上司,就遮遮掩掩,他说出了他心中的理想和宏伟的志愿,这就是季子强不同于其他人的品格。

    王封蕴感到有点心潮澎湃起来,要是我们的干部都能有季子强这样的胸襟,都有季子强这样情怀,那么,神州大地还有什么不能完成,神州大地还有什么不能超越的。

    王封蕴站了起来,他走到了自己的窗口,俯视着外面的大地,看着楼下花岗岩的朴素堅硬和质感大气,他认为这是一道无声的命令、一种有形的脚注、一种潜移默化的渗透和辐射,还有那一颗颗雪松和翠柏,他们映衬着两座大楼生硬坚定的线条,让这个院子里升起一种难以名状的安静和洁净,开阔、幽深、包容、淡定,显现着雄浑厚重而又孤独的背影。

    王封蕴挺直了摇杆,不错,自己处在这样一个伟大的年代里,那就要勇于开拓,敢于承担,季子强这个人自己一定要保,绝不能让这样的一个好干部就这样销声匿迹在北江市的政坛上,不仅如此,假如还能有机会,自己还要让季子强成为一刻璀璨耀眼的政治明星在这片大地上冉冉升起。

    王封蕴转过生来,看着李云中,凝重的说:“让我们同心协力起来,不仅要保住季子强,还要维护住北江省这一片繁荣昌盛的发展。”

    李云中一下站起来,走到了王封蕴的身前,说:“好,只要封蕴同志你有这个决心,我一定为你添砖加瓦。”

    他们四只大手就紧紧的握在了一起,这样的握手,不是单纯的友谊,它将开启北江省一个新的时代,这个握手也将是北江省结束三足鼎立的一个划时代的起点。

    而在山庄避暑和躲避骚扰的季子强却慢慢的散去了紧张的心情,有时候他也会想到一些可怕的结局,但更多的时候他就自己安慰自己,有什么大不了了,最多就是做不了市长而已,哪又能怎么样,是金字总会发光的。

    这好像是季子强小学的老师给他们讲的话,虽然这个话在现今这样的时代已经很难立足,不过有时候拿来聊以安慰一下自己还是能有点效果的。

    所以季子强就在不断变化的情绪中度过了一个美好的日子,晚上在山庄的房间里,江可蕊经常的把身子贴了过来,很讨好的抚慰着季子强变化莫测的心情。

    说真的,江可蕊到不是很担心季子强的未来,因为她坚信,凭借季子强这样的聪慧和能力,不走官途,随便的走哪条路都会走得很出色,对官场,江可蕊并不很喜欢,这里缺少了她喜欢的诸多元素,包括人和人之间的真诚。

    但是,季子强他自己会这么认为吗?他肯定不会这么认为。他早已认定了他只能走这条路,一辈子走这条路,不让他走这条路,可以说,等于要了他的命,他接下来的人生一定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了,一辈子都郁郁寡欢了。

    江可蕊当然不想季子强对什么都失去兴趣,不想看到一辈子都郁郁寡欢的季子强。

    于是江可蕊就只能安慰着季子强,同时也在心中祈祷着,她想,上苍总不会如此的残忍吧,就这样生生的夺取自己男人痴爱的事业。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季子强放松心态,让他去掉烦恼,她要好好给予他,也要好好地享受他,好好地让他给她更多更多的温存,她甚至想,她要比过去还疯狂,要让这个山庄的每一个角落都留下他们爱的痕迹,包括房间,包括大小水池里,包括在那些树荫的石椅上。

    她相信,他是很有能力给她一回又一回,在山庄的每一个角落折腾得她死去活来,甚至于让她疲软得没骨头似地。

    江可蕊柔軟而濕润的嘴唇颤抖着贴住季子强的额头,在季子强的面颊上凌乱地漂移……。

    第二天的下午,山庄里住进了一批客人,像是有一个什么会要在这里召开,让季子强惊讶的是,在这批客人里,竟有认识季子强的人,他们是在晚上去游泳的路上遇见的,那时候,江可蕊和季子强都换了泳装,在身上披一块浴巾,穿着房间里的拖鞋顺着弯曲的小径向水池走着。

    江可蕊显得很兴奋。她说:“今晚的活动由我来安排,我们先去标准池游泳,晚上一起看月亮吧。”

    季子强说:“当然可以了,今天晚上全交给你。”

    江可蕊就嘻嘻的笑了,又说:“今天,我们就好好地游一游。然后我们再去泡情侣池,然后就看月亮,在然后回房间。”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似乎怕被人听见了,脸也红了。

    季子强就开玩笑说:“你好像还没把话说全,话里好像还有一层意思?”

    江可蕊脸更红了,羞涩地说:“你知道就好。”

    这时候,就听到身后有人叫他:“是季子强吗?

    季子强回头看,却是过去上党校时候的一个同学,那时候季子强还在洋河县,都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当时这个同学是北江日报的一个编辑,后来两人毕业联系到不是很多,因为毕竟两人的工作交叉点不在一起,但偶尔的,两人还是会通个电话。

    这个同学叫谢亮,他一见季子强回头,就“哈哈”大笑,说:“真是你个季子强啊。”

    两个便握手,季子强说:“谢亮,你怎么也跑到这来了?”

    谢亮一面打量季子强,一面说:“开会,一个新闻研讨会在这里开,所以,就过来了。”

    季子强见他看了江可蕊一眼,忙介绍就说:“我老婆江可蕊,这是我党校的同学谢亮。”

    两人都客气的招呼了一声。

    谢亮对季子强说:“你可没变样啊,我们有好几年没见了吧?”

    季子强说:“身体没什么变化,但心理变化大,天天有烂事,折磨得够呛!”

    谢亮就哈哈的大笑说:“你们当领导的就是心累。”

    季子强颔首赞同说:“还是你们搞文字的轻松,无冕之王啊。”

    谢亮也是一副去泡温泉的打扮,穿着泳裤拖鞋,披着浴巾。

    季子强问:“你怎么一个人?”

    他说:“一个人清静。”

    季子强说:“我还想邀你一道游泳呢,你这话就把我给拒绝了。”

    谢亮忙说:“哪能啊,我是躲他们,又不是躲你,现在见了你,就想和你好好聊聊了,只是冷落了江弟妹,不会不方便吧?”

    江可蕊心里不愿意,好容易和老公一起清闲一天,这看来今天晚上的花前月下又要虚度了,只是她嘴上却只能说:“不会的,不会的。”

    季子强也说:“我们也算是老夫老妻了,不影响的。”

    谢亮问:“你是来休假吗?”

    季子强说:“也算吧。还外加風~流風~流。”

    江可蕊急得直跺脚,说:“有你这么说话的吗?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两个男人便“哈哈”大笑起来。

    三人到了公众池,江可蕊便要到那标准池游泳,谢亮说:“你们去吧,你们别管我,我就在这小池里游一会”。

    季子强不好意思冷落了他,对江可蕊说:“你去游吧,我陪谢老弟聊天。”

    谢亮却说:“你们现游一会,闲了我们好好的聊聊。”

    季子强也不想太过客气,就答应了,带着江可蕊都是很标准地跃入游池的,然后,便奋力地向对岸游去,江可蕊游的是标准的蛙泳,头便在水里一沉一浮,每沉浮一次,就向前冲出好几米,季子强游的是标准的自由泳,水面上便激起一片水花。那速度却是比江可蕊要快许多,两个的泳姿很快就博得了在场游客的欢呼声。<=":"><="="/js/"></><="age">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js/"></><="nfx">读权谋:升迁有道,请记好我们的地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